wangrijing对《安藤忠雄都市彷徨》的笔记(4)

安藤忠雄都市彷徨
  • 书名: 安藤忠雄都市彷徨
  • 作者: 安藤忠雄
  • 页数: 260
  • 出版社: 宁波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5
  • 第5页
    我想起了一些在年轻时曾造访过的亚洲诸国里所感受到的“能量”。而这些“能量”似乎隐藏着某种可能有所突破的原动力。
    那是人 生而为人的挣扎、喘息与呐喊,以及能够在一瞬间作出判断而存活下来的强悍的人类所具有的“味道”与特有的潜能。
    ……但在那些我们擅自称之为“亚洲”的落后诸国当中,“人类的味道”却仍鲜明地残留着。在曼谷、新加坡、香港……以及越南的古都顺化,我都清楚地嗅到了一种冲击性的“韵味”。
    2014-11-05 14:40:23 回应
  • 第20页
    P20 柯布西埃并没有接受过任何建筑专业方面的正规教育。他直接面对着前辈与师匠,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自由而大胆地学习着。同时那是一种没有任何人在后面驱策,仅有劳苦伴随着自己一路走来的生存之道。他这种生存方式给了我许多的勇气,使得我擅自对他抱有一份莫名的亲切感。
    P21 (朗香教堂)欣喜之际我钻进门里站在礼拜堂中,却仅仅在一小时之内便逃离现场。在那里向我袭来的,是来自于所有方向、掴打着我的身躯的充满了暴力的光。白天强烈的光线从倾斜的墙壁所开口的四角窗外射了进来。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光线,将鲜明的轮廓映照在地面上,分别呈现着红、青、黄等缤纷的色彩。在那儿只存在着如同让眼珠子一直不停般混乱的空间而已。
    所谓建筑的光,是具有颜色、温度、质感与深度的,并左右着人类精神的一种存在。例如,代表日本住宅的书院与数寄屋建筑,他们的光源是从下反向照射。屋檐和拉门将直射光遮住,自回廊下及庭园反射,将人温柔地包围住。对于已经习惯亲近这种光的我,朗香教堂的光就显得是会驱使我陷入“思考的混乱”那种程度的强烈存在。
    ……有些是隐约的,而有些则带有挑战性,似乎为了诱惑人的心而在那儿撩动、挑拨着。
    P24 这种恐怖而凄绝的爆发力创造出了无疑是从古代到现在的建筑历史,甚至是“建筑之光”一说的历史以来,最为异质而精彩绝伦的光的空间。
    2014-11-05 14:58:51 回应
  • 第28页
    P28 (安东尼奥·高迪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虽然那儿的空间紧贴着人体而令人不自在,而且又带有那种被挤压碾碎后粘稠的植物形态,但也各自有着蝰蛇、羊齿叶以及人体般的装饰在那上头。某些部分带着无比强烈的生命力。
    ……
    大部分的现代建筑乃是根据理论的整合所引导营造而成的产物,但高迪的建筑可以说是从理论的破绽所喷涌出来的吧。的确,由理论所堆砌的现代建筑显得合理、端正而美丽,却给人平淡无趣之感,和人类具有的那种气氛没有任何关联。相较之下,高迪的建筑看起来虽然没有秩序,且一切似乎都处于矛盾之中,但“矛盾”之中却达成了全体的统一感。这种统一,似乎可以说是和所有的矛盾纠葛缠斗之后,才得以呈现的一种思考轨迹与深度。
    P31 就像是人体内流淌的血液、在深处潜伏的细胞,这便是风土——如此持续清晰地被人记忆着的东西吧。观察他的作品便可以知道,在地方的风途中,的确潜藏着所谓创造性的存在。
    过去的管理与现代建筑中被忽略、舍弃的其中一种元素,便是“风土”。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世界各地到处出现的现代建筑,从空间上排除了自然的因素,创造了以科技来管理空间的思维。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之下,建筑也不过是消费社会中的一种商品而已。
    2014-11-05 15:16:31 回应
  • 第36页
    关键字:
    卢西奥·方塔纳 帆布切口作品
    震教
    日本刀
    P36 如果所谓极限的造型是真的存在于世上的话,我认为那应该会是创作者在肉体与精神状态皆已达到极限,却仍执着地追寻,在不安与紧张当众摸索着“创作”这件事情,才可能达成的吧。
    P39 震教派(shaker)乃是戒律森严的贵格教派(quaker)的其中一支,十八世纪后半叶由创始人Ann Lee所建立,是一个坚持过着和世俗完全隔绝,并且完全自给自足的禁欲生活的宗教狂热集团。不仅倡导彻底禁欲,以“纯粹”作为目标,而且禁止人们拥有私人财产,并否定性行为的存在。
    波士顿 “汉考克”村落
    ……空间被谨慎地赋予了秩序。我认为那一切是从人类最低限度的欲望中所削落下的碎片里创造出的终极形态。……那所有的一切无疑是超越了生活用具与艺术作品的藩篱与差异,也是以极限的状态摸索着创作的人们最终达成的一种极致造型。
    P42 ……这些极限的造型似乎也交道了我“若要成为一个创作者,就应该常去追寻极限的状态”。回想自己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没有正当职业,仿佛一直被莫名的“什么”所追赶着,或许正是这样的情况吧,乃至我现在仍在同样的状况下持续向前奔跑着。
    2014-11-05 15:40:3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