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的祭祷 (2)

  • 第31页
    在最初的日子里,最有趣的事莫过于和老农谈话,而不是和学者、官员及扛着大肩章的军人。他们的生活中没有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互联网,但是他们以某种方式将世界的全新图景至于思维之中。并未毁灭。
  • 第57页
    没有人知道,另一个世界什么样。这个世界更好……更熟悉。正如我妈妈常说的:你要打扮漂亮,要开心,要任性。

认识电影 (2)

  • 第2页
    摄影师:导演的主要视觉伙伴。摄影师是导演的眼睛。
  • 第1页
    人们将他们的历史、信仰、态度、欲望和梦想铭记在他们创造的影像里。——罗伯特·休斯(艺术评论家)

大卫·科波菲尔/世界文学名著 (1)

  • 第171页
    “我的另外一句忠告,科波菲尔,”米考伯先生说,“你是知道的。年收入二十镑,年支出十九镑十九先令六便士,结果是快乐。年收入二十镑,年支出二十镑零六便士,结果是痛苦。那样,花就谢了,叶就萎了,太阳就西...

上帝怀中的羔羊 (10) 更多

  • 第297页
    一个女人,从出生之日起,体内就蕴含着生命的种子,就是她等待出生的孩子,在他们依次降生之前,她必须照看好自己的头、手和心脏不受任何损害,所以,成年女儿必须比成年儿子心地更加单纯,更小心自己的身体,思...
  • 第237页
    父亲只是父亲,母亲就不同,一个人是喝母亲的乳汁长大的,,在迈开双脚走路之前,是母亲抱着走过漫漫长路的。
  • 第191页
    两位老人再也感觉不到明显的饥饿,对他们来说,牛奶、黄油、一点糖浆还有一小块菜地,就够他们生存。
  • 第161页
    这些牲畜是他的家人,不是血缘上的,而是境遇上的。
  • 第156页
    哭声发自他们人性最根本的痛楚。
  • 第147页
    她像仲冬时节的蜂箱一样安静,蜜蜂在里面冬眠,当你敲击桉树,听到的只有成千上万只蜜蜂昏睡地拍动翅膀,它们层层叠叠,挤成一堆,蜂箱里的空气温暖、甜蜜。
  • 第69页
    狂风横扫整个矮树林,松树在使劲拉扯着深埋在泥土中的树根。
  • 第60页
    叶子正在死去,脆弱的叶柄已经抓不住曾经供给它们养分,现在却令人费解地断供的树枝。
  • 第30页
    希恩的眼睛扫过环绕着娘家干净门庭的灌木丛。回到娘家她很开心;总觉得相比自己家,这里更安全,充满回忆。她的新生活,她的新家还有很多空白,需要随着时间的来来去去才能被填满。父亲家的周围,所有的栅栏都是...
  • 第27页
    小牛已经被宰杀,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她很满意自己没有把内心的感受告诉伦祖;女人需要和男人一样坚强。不,女人必须比男人更坚强。男人不在乎把斧子砸向小牛的额头;女人却很在乎,但她还要站在一旁目睹这一幕... (1回应)

了不起的盖茨比 (1)

  • 第50页
    他宽容地莞尔一笑——还远不止宽容。这是罕见的笑容,其中含有一种永远让人放心的素养,你一生中可能只见过四五次。片刻间,这种笑容面对或者似乎面对着整个外部世界,然后把一种你喜欢的、难以抗拒的偏爱凝聚在...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