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救济 (1)

  • 6
    雪人还想再往南走,却遇上了再继续前进身体就会融化的两难局面。雪人中止了旅行,准备回到原先的寒冷国度。 回去的路上,他路过一户人家,透过窗户朝屋里一看,只见一家人正围着暖炉,满脸幸福地谈天说地。“屋外... (5回应)

骷髅方丈 (3)

  • 第3页 鲸奉行(一)
    “鲸鱼!是鲸鱼!可以看到鲸鱼!” 文化八年,辛未元旦。 新年第一天的太阳尚未升起,咚咚咚、咚咚咚,嘈杂的敲鼓声刺破外房州白砂海滩上黎明前的黑暗,打破了村民的美梦。 “是鲸鱼、鲸鱼,可以看到鲸鱼。 ” 兴...
  • 第6页 鲸奉行(二)
    “老爷,白砂海滩的船主仁右卫门求见。”老仆人通报。 “什么,仁右卫门求见?” 猛然将脸庞从甲越军记中抬起的人,是从去年秋天开始任职于房州鲸奉行所的秋月数马。他年方二十四五,肤色白净细嫩,是个英俊青年...
  • 如鬼如魅

遗失的时光 (3)

  • 第170页 合适的脱衣舞夜总会和潘多拉的魔盒
    丽塔姨妈突然抽了抽鼻子,像是捕捉到了我这句话中的忠诚气味。她噘着嘴,斜眼瞟了我一下,然后探过头来。“她倒很享受被疏散的那段日子,是的,就是你妈。她甚至都不愿意回家了。”她的双眼之中闪烁着困惑的眼神...
  • 第44页 三个凋零的姐妹
    你是否想过时间是什么味道?我之前从没想过。在踏足米德赫斯特堡之前,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但现在我却知道了。时间,散发着一股霉味和氨水的味道,夹杂少许薰衣草和强烈的灰尘味—— 一大堆很旧很旧的纸分解的...
  • 第30页 雷蒙德·布莱斯的米德赫斯特堡
    我的房间很小,屋子中央有一张四柱床。花饰铅条窗下面挤着一张狭窄的写字台,另外还有一些别的小物件。但外面的风景极好,房间在农场的后面,从窗户可以看到我之前在楼下门口看到的那片草甸。不过,从二层能更好...

医院坡血案 (4)

  • 第215页 十一
    第一个被叫到审讯室里的是秋山风太郎。也幸好警方先叫了他。风太郎留着长发和满脸胡须,在负责审讯的战前派的真田警部补看来,风太郎的模样已经超越了可疑的界限,甚至达到了穷凶极恶的境地。但相处了一段时间之...
  • 第59页 第三篇
    法眼弥生今年多少岁了呢?据金田一耕助从前天到今天的调查结果,她的真实年龄应该是六十四五,但从外表看,她顶多只有五十岁。圆润的鸭蛋脸,肤色虽然稍稍有些发黑,皮肤却颇为光滑,高贵的面容感觉只是淡去了几...
  • 第239页 十五
    “更令我感到纳闷的,是医院坡的第一现场中也没有发现女性的指纹。因为小雪去的时候就心怀杀机,所以或许也存在她当时戴着手套的可能性。但是,不管从现场的情形来看,还是从小雪的遗书来看,惨剧发生之前,两人...
  • 第56页 第二章
    金田一耕助再次把照片翻回正面,一边盯着两张照片里的女子看,一边喃喃念着:“由香利,如果刚才本条直吉的话是真的,那么你是在一人分饰两角吗?还是说,这世间真的存在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金田一耕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