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4)

  • 第25页
    看来,戴维.特鲁斯科特,他不懂X、Y、Z,倒成了一个成功的市场营销人员或营销商,而他,懂得X、Y、Z,此外对付其他许多问题也毫无困难,却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知识分子。这世界是怎么在运作的?这显然再明确不过地暗..
  • 第47页
    他和他父亲住在东海路简陋的小房子里,一个鳏夫老爸、一个独身儿子,一对无能之辈,两个生活的失败者,嚼着大红肠和饼干,啜饮着茶水。
  • 第51页
    我对这可怜的人充满了同情之心。一个三十来岁的儿子,没有什么能让他夸说的,他只能抹抹水泥!可是儿子的压力也够大的,来自父亲期盼的压力,想要有什么能为之骄傲的压力!
  • 第22页
    一个疯女人,他想,我该怎么摆脱她呢?当然,她并没有发疯。她只是全身心地陷入了狂怒和贪婪之中:对丈夫没有受她摆布的一腔怨愤,对他的钱财的无尽贪婪。

男孩 (6) 更多

  • 第127页
    可事实上,老师有时暴露出来的无知真让他大皱眉头。他还是尽量提放着老师的目光。他注意听他们说的每一个词。但与其说是在听课,不如说是一种戒备,以免在心猿意马的幻游中突然被叫到,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丑——“我刚...
  • 第124页
    他对自己执拗的表现一点也不后悔。他看不出诗歌和他父亲的生活有什么相干:他怀疑那不过是一种矫情。他听母亲说过,那时他为了避开她姐妹的嘲笑只得挟着书本躲到阁楼上去,他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但他不能想象自己的父...
  • 第187页
    那是夏日温煦的早晨。没有风,空气是禁止的,静得他都能听见外面麻雀扑腾着翅膀,啁啾而鸣。百叶窗管着,还拉上了窗帘。屋里弥漫着男人的汗味。他沮丧地看到父亲还在床上酣睡。随着呼吸,喉咙里嚅嚅地发出含着口水似...
  • 第183页
    半夜,他会被一阵躁声闹醒——他睡觉不是很沉——一辆汽车停在屋前,前门开了,父亲进家,径直走入卫生间。稍后,父母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悄声吵骂。每天早晨,溅落在卫生间地板上、坐便器上那些黄褐色的液渍,散发...
  • 第54页
    他们打算星期六下午去看马戏,那是他父亲打板球的时间。母亲安排了他们三个人的出行。但走到售票处时,她让星期六下午的票价吓了一跳:小孩每票两镑六便士;成人每票五镑。她没有那么多钱。只给他和弟弟买了票。“进...
  • 第34页
    他和母亲一起坐在一辆长途大巴上。那肯定是很冷的一天,因为他穿着红色的羊毛长袜,戴着有绒球的红色羊毛帽子。汽车的引擎费劲地轰鸣着,他们正朝荒无人烟的斯瓦特山隘口爬行。 他手里捏着一张包糖果的纸。手伸出车...

青春 (17) 更多

  • 第193页
    结果是在一个星期日的下午,他独自坐在伯克郡乡间深处一所房子楼上的一个房间里,奶牛在田野里哞哞叫,天空飘着一层灰雾,自己和自己下棋,变老,等待着暮色的降临,这样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去煎晚饭吃的香肠和面包。十...
  • 第65页
    不久阅览室就要关门,整个的大英博物馆也要闭关了。星期日阅览室不开放,从现在到下礼拜六,只能在哪个晚上抓上个把小时看书了。尽管已经哈欠连天,他应该坚持到闭关吗?这个雄心勃勃的事业究竟有什么意义?对一个计...
  • 第75页
    他唯一能够做得好的看来就是经受痛苦。在痛苦方面他仍是班上的第一名。他能够引上身并且承受的痛苦似乎是无限的。甚至在这样的时候,当他沉重而缓慢地、无目的地在这个外国城市的寒冷的街道上行走,仅仅是为了把自己...
  • 第76页
    然而痛苦并不使人感到像是净化人的沐浴。相反,它使人感到像一潭脏水。在每一阵新的痛苦之后出现的他不睡更聪明、更坚强,而是更迟钝、更软弱。
  • 第97页
    他极其偶然地、在极小方面参与了TSR-2项目,成为英国防务努力的一个部分,他促进了英国轰炸莫斯科的计划。这是他到英国来的目的吗:参与恶行,一种没有回报的,连最最虚幻的回报也没有的恶行?整夜不睡干活,就为了..
  • 第105页
    只有在有着别种意义、人们不愿承认的意义的时候,跳舞才合乎情理。那个别种意义才是真正的东西,跳舞只是个借口。邀请一个女孩子跳舞表示邀请她和你性交,接受邀请表示同意性交;这种信息是如此明显,他奇怪人们为什...
  • 第121页
    他在下午六点沿迈达谷或基尔本恩公园公路行走,在纳蒸汽灯朦胧的灯光下,看到成群结队的西印度群岛的人费力地走回住处,裹得严严实实地抵挡寒冷。他们弓着肩,手深深插在衣袋里,皮肤是灰色粉末的颜色。是什么把他们...
  • 第121页
    伦敦也有欧洲人,不光是学语言的学生,还有来自东欧集团的难民,和更早从纳粹德国来的人。但是他们的情况和他不一样。他不是难民;更确切的说,他就是声称自己是难民,在民政部那里也不会有一点用处。谁在破害你?民...
  • 第114页
    不管他仿效哪一个,他觉得他都会失败。因为他没有撒谎或欺骗或篡改规则的天分,正如他没有享乐或穿奇装异服的天分一样。他唯一的天分是经受痛苦,麻木的真正的痛苦。
  • 第119页
    他很想对阿斯特丽德好一些,她是这样年轻,在这个大城市里是这样孤单。他很想给她擦干眼泪,逗她笑;他很想对她证明,他的心肠不像看上去那么冷酷,他能够用自己的乐意回应她的乐意,乐意像她希望杯搂抱的那样搂抱她...
  • 第174页
    他的问题就是这个吗,是否就是这么简单:他一直都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在市场上的价值,自己欺骗自己,相信他属于女雕刻家及女演员的圈子,而他其实和居民区的幼儿园老师或鞋店见习女经理是同类?
  • 第47页
    从好望角省征召的新兵就是被送到远离家乡的这个地方来加以制伏的。一个星期之内他就可能发现自己在沃尔特克柯胡格特的带刺铁丝网里面,和暴徒般的布尔人住在一个帐篷里,吃罐头牛肉,用跳羚牌收音机听约翰尼.雷的歌..
  • 第46页
    就这样,他们轻描淡写地报道了这个事件,使它显得不像实际发生的那么严重。他并没有受骗,只要一声口哨,同样的人组成的大军就会从好望角低洼的荒原中的棚屋和临时工房里涌现,比过去更为强大,人数更多。当你并不相...
  • 第43页
    这种事自始至终使他感到厌恶:法律本身;流氓打手警察;拼命喊叫为谋杀者辩护、谴责死者的政府;以及报纸,吓得不敢站出来说明只要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见的事实。
  • 第42页
    她没有发出责备之词,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她甚至自己支付了人工流产的费用。事实上,她在如何行事上给他上了一课。至于她嘛,他不能否认自己的表现很不光彩。他给她的那点帮助是怯懦的,而且更糟的是,是无能的。他祈...
  • 第65页
    他读过亨利.米勒的作品。如果一个醉酒的女人溜上了米勒的床,他们会通宵性交,当然还会喝酒。如果亨利.米勒仅仅是一个好色之徒,一个只要满足欲望什么都行的怪物,完全可以对他置之不理。但是亨利.米勒是个艺术家,..
  • 第16页
    “你自己也应该去做心理治疗。”她嘴里喷着烟对他说。 “我考虑考虑。”他答道。现在他已经明白不同意没有用。 事实上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要去做心理治疗。心理治疗的目的是让人幸福。这样做有什么用?幸福的人太乏味...

亨利和琼 (3)

  • 第15页
    我深深地被亨利所吸引,他不安分、自省、真实诚挚。我把钱变为礼物给他时可以从中得到极大的快乐,这种快乐是自私的。我坐在炉火旁想到的是什么呢?想到的是位亨利买一叠火车票;给他买《失踪的阿尔贝蒂娜》——亨利... (1回应)
  • 第51页
    亨利米勒的住处。 床成天都没有理过,经常穿着鞋爬到床上,床单一团糟。用脏衬衫当毛巾。很少把衣服拿出去洗熨。水槽因太多垃圾而堵塞。在浴缸里洗油腻的盘子,盘子边框都已发黑。盥洗室冷的像冷冻室一样。劈碎家具...
  • 第28页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肩并肩,臂挽臂,手拉手,我说不出话来。我们走过尘世,走过现实,忘掉了自我。她在闻我的手帕时,也吸入了我的体香。在我用衣服来装点她的美丽时,我拥有了她。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