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之罪 (4)

  • 第162页
    我是好意给你自杀的机会,只有笨蛋才会放弃。我可没逼你做任何事情。
  • 第135页
    你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可以扭转局面。我们有权利陷害他吗?我无法想象让他逍遥法外,总得想个法子定他的罪吧?要是办不到的话,我们有权利把他扔到河里去吗?这个问题我更没法回答了,我想了很久。对与错之间总该有条界...
  • 第2页
    私人侦探有执照。他们窃听电话,跟踪别人。他们填表格,他们存档案,诸如此类。我不干这些事。我只是偶尔给别人帮忙。他们给我礼物。 这回的委托人是凯尔 汉尼福德。
  • 第64页
    有件事我早就学到了:你不需要知道对方在怕什么,知道他在怕就够了。

在死亡之中 (3)

  • 第15页
    我在西四十九街上那个演员们常去的圣马拉契教堂又想了想。这个教堂比街面略低,是个提供安宁河静谧的隐秘宽广空间。如果不是对百老汇戏院区了若指掌的人,很难找到这里来,我选了一个靠近走道的位子,让我的思想漫游...
  • 第33页
    理由其实很简单,几年前我在华盛顿海茨的一个酒吧里喝了点酒,当时我没当班,所以我随心所欲的喝。这个酒吧是一个警察可以一边待命一边喝酒的地方,它可能向警方行了贿,但是我倒是从来没有得到好处。 后来两个年轻..
  • 第29页
    侦探得经过重重考试取得执照,他们收费而且保存记录,申报所得税,而这些我都不做。有时候我会为某些朋友做某些事情,当做人情,他们又时会给我些钱,这也是人情。斯卡德对杰里布罗菲尔德说。
<前页 1 2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