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 (2)

  • 第152页
    他被解雇后,拿着装满书的布袋永远离开了吕西安 霍恩巴赫以前的办公室,从此以后,他常常做同样的梦。电话铃声子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响了很久,他在远处听到这铃声,却无法找到通往书店的路。他在巴黎某个街区迷宫...
  • 第35页
    寂静,前厅里无人接听的电话铃声,玛格丽特快要打完一份“报告”的打字机发出的声响,这一切都使博斯曼斯赶到时醒来时做的梦。

同栖生活 (1)

  • 第241页
    “什么都不会给你。无论是辩解、忏悔还是谢罪。这些权利都不会给你。”不知为什么,我感到只有我一个人似乎被大家狠狠地憎恨着。

毒木圣经 (1)

  • 第333页
    “你们是不应该来这里,贝埃内。但你们已经在这儿了。基兰加没有人想让你们挨饿。他们也都知道白人惹了很多麻烦,阴魂不散。”

永恒的终结 (1)

  • 第189页
    忒赛尔越说火气越大。在他奔腾的情绪中,他好像忘了他身在何处,忘了他们即将面临怎样的危机。他转过身去,做出来哈伦非常熟悉的举动。一直香烟凭空出现在他的袖口,夹在指间,流畅的点燃。 忒赛尔老糊涂了。既然...

玫瑰的名字 (7) 更多

  • 第250页
    ”很容易,你取一块不要太硬也不要太咸的奶酪,然后切成方行的薄片,或你喜欢的形状,并加上一点黄油,或新鲜的猪油,在炭火上烘烤;等奶酪变软后,就把两个薄片叠在一起,加两次糖和桂皮粉,然后立刻把它端上饭...
  • 第19页
    他在旅途中偶尔停留在草坪周围,或者树林的周边采集药草(我觉得他采集的总是同一种药草),这一点我不隐讳:他常常待在哪里专心致志的咀嚼。他把一部分药草带在自己身上,在精神极度紧张时,就拿点儿放在嘴里咀...
  • 第544页
    这时,我见威廉从餐厅的门里出来,他的脸烧伤了,衣服冒着烟,手里拿着一口大锅,显得既可怜又无奈,我委实同情他、其实,即便他能把一大锅水端到楼上,不翻不洒,上下跑上多少次,也无济于事。我想起了圣人奥古...
  • 第474页
    “就是这样,阿德索,还有更为珍贵的宝物呢。不久前我在科隆大教堂见过圣徒施洗约翰十二岁时的头骨。” “真的吗?”我仰慕地说道,随后我又心生疑团,“可是施洗约翰是在暮年时候被杀害的!” “那个头骨应该是...
  • 第178页
    “但是我从来没进过藏书馆。迷宫。。”。 “藏书馆是迷宫?” “迷宫是这个世界的象征,”老人陶醉地吟诵着,“入口很宽敞,出口却十分狭小。藏书馆是一座大迷宫,象征着世界的迷宫,你进得去,然而不知是否出的... (1回应)
  • 第172页
    人们那样做,是因为存在着人间地狱,在人间生活着“羊群”,而我们是“牧羊人”。不过您知道得很清楚,就像他们辨别不清保加利亚的教会和利普朗多神父的追随者一样,当政的皇帝和他们的支持者也分辨不清属灵派和...
  • 第136页
    中午读完 126页到136页.这群僧侣知识分子陷进知识的魔障,一样一叶障目啊。 “因为要让明镜照出这个世界来,世界需要有一种形状。”威廉下结论说。他说话太富有哲理了。我在合格不谙世事的少年实在听不明白。 阿...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28 2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