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之后 (6) 更多

  • 第183页
    我告诉你,昨天下雨,我拒绝见你,让你好天再来。对吧?这里的原因我想现在没必要讲。不过可能你会感到奇怪,世上怎么还有这种随意拒绝会见客人的理由。若是田口,他绝不会采取这种拒绝方法。你说说看,田口为什...
  • 第182页
    “首先,整天那么忙,脑子里没有系统考虑问题的闲空,那怎么行?说到那家伙的头脑,简直像整年整年在研钵里用研磨棒捣出来的黄酱一样。活动过于多了,根本就没成形。” 哈哈,是不是骂了太多人。欢迎对号入座
  • 第139页
    男人餐桌上点缀着一盆盆景,在一直中国格调的圆盘里栽着松梅。 这是那时候的餐桌格调?
  • 第137页
    这家西餐馆叫“宝亭”,敬太郎过去就知道,因为他以前常经过这里进出大学。最近经过修缮以后,外面都油漆一新,有半面朝向通电车的马路,看上去像是斜劈下来的屋脊则朝着正南方向,他从这里路过时常看到。他甚至...
  • 第88页
    有一天是星期天,他父亲把屁股后头的衣襟也在腰里,扛着镐头跳到院子里。他不知道父亲要干什么,正想从后面跟过去,父亲朝他发话了,“你站在那里看着钟,要是到了十二点就大声打个招呼,爸爸好动手挖西北方向的...
  • 第85页
    敬太郎一个人这样思考着,做好了随便干什么工作都行的思想准备。不过同时也感到这已经是不起作用的马后炮了。就这样,三四天的时间又晃晃悠悠地过去了。这几天里他并没有闲着,有时到有乐剧场看戏,有时听单口相...

星期天 (4)

  • 第67页
    他猛然想起他这个或者那个朋友,到了退休、打高尔夫、回乡养老的年纪,就无缘无故死去了。他们享不了富裕休闲的清福。那古老、忧虑的因子在他血液里发酵,将他侵蚀。是的,他已解脱,他,至少是暂时地,从流亡、...
  • 第41页
    十五岁的时候,她在知道自己嫁妆的钱数的同时,也学会了如何对一个认识的人视而不见,如何用冷漠、一动不动的目光一眼就把他们看穿,好像他们是玻璃做的,如何抬抬眉毛,如何让一丝冰冷的微笑掠过唇边。她直直地...
  • 第19页
    “我不明白,妈妈。“娜蒂娜说,眼里闪着无辜,直视母亲,无法读到隐藏在它们深处的想法:母亲,永远的敌人,啰嗦的老妇人,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看不见,关在自己的贝壳里,只想着如何阻碍年轻人的生活!”” 太...
  • 第69页
    芬兰,气候向来恼人。夏季短暂,冬季漫长严寒。中午时分,仅有一道日光刺穿云层照亮雪地,闪耀着,转而消失。

桃花债 (7) 更多

  • 第58页
    本仙君蹲在天枢床头,十分忧郁。我觉得玉帝派我下界,不是让我折腾天枢,实是让天枢折腾我。 比如说现在,天枢昏迷之中,牙关紧咬,汤药不进。本仙君只好捧着药碗,喝一口药,再渡到他嘴里。你说到底是他亏了,还...
  • 第60页
    几日未见的命格老儿,过来了。 他一来,定是又有新的缺德活儿让本仙君接。 果然,在房顶上,命格星君先假惺惺地问了问本仙君棒伤好无,我含笑道:“挨棒子乃是星君安排的,棒伤愈不愈尽在星君掌握中,何必多此一...
  • 第60页
    这一剑乃是为了以本仙君狠毒的情引出南明帝君感天动地的情。一剑下去,天枢与南明的情更深,天枢对我恨更切 狠毒就狠毒罢,恨就恨罢。反正本仙君干得不是好事。 玉帝真不错,让我能得机会捅南明帝君一剑。在天庭...
  • 第60页
    我瞧着眼前的慕若言,天枢转世一遭,连身上仅有的一点暖气也转没了。慕若言便和今天的小风一样,虽和缓,就是透着凉。。 慕若言抬起清透的双目向我面上看来,我想得出神,被他一看有些怔忪,片刻才恍然明白,忙讪...
  • 第60页
    有个屡试不第的穷酸曾托人递了几首酸诗给我看,以示他的才华。当时我尚未伤情,看那怨诗愁句乐了一下就罢了,记得有两句写一个闺中怨妇的眼,说“近看秋水远看山,棠花夜重露潸潸。”将我看得大惊,近点看像水远...
  • 第77页
    天将入暮时,我总算见到了衡文,他面容甚疲惫,低声道:“你那位郡王爹实在不是一般罗嗦,你还要在这里靠多少日子,我怕我再这么陪他罗嗦下去,迟早有一天拿天雷劈了他。” 我陪笑道:“你莫躁,欠你的情回了天庭...
  • 第77页
    “”王诗与孟诗虽以淡泊悠远著,其实一位是富贵生闲一位是闲想着富贵。倒不如高适图名利便公然的图了,却痛快。”。我道:“也是,此公虽然言大行怯,诗写得铿锵,战场上无能。但这世上行同于言的又有几个?大多...

并非舞文弄墨 (7) 更多

  • 第195页
    实际上,直到十六世纪,连椅子也是少见的。在那以前,椅子是权威的象征,现在委员会的委员们可以靠在椅子上,国会议员也坐得很舒服,但有权威的还是主席,或者叫做“坐在椅子上的人”(chairman),权威还是产生... (1回应)
  • 第177页
    “普通语言”哲学家的毛病 “一位顾客问去温彻斯透的最近的路。” “温彻斯透?”一个看不见的人回答。 “是。” “去温彻斯透的路?” “是。” “最近的路?” “是。” “不知道。” 这个人想把问题的性质弄清...
  • 第136页
    关于诗我有不多几条信条。。。。。。首先,我认为诗应当写得有点恰到好处的过分,以此来使读者惊讶,而不是靠标奇立异。要使读者觉得是说出了他自己最崇高的思想,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第二,诗的美要写到十分,...
  • 第102页
    但我却察觉到我的拜访遭受到如此冷漠的鼓励,以至于自尊和羞怯都不允许我继续向您致敬。一旦我当众人之面向爵爷您致敬求援,我已用尽一个与世无争、不善逢迎的书生所具有的一切求宠本领。我已做了一切我在我能力...
  • 第112页
    一眼看到牛津的许多房屋,据说都是献给所谓“学术”用的,我不免想到呆在这些屋子里的懒蜜蜂和这里训练出来的毒黄蜂!但是话得说回来,虽然其中有人颇为恶毒,最大最普遍的特点则是愚蠢:头脑空空,毫无真才实学...
  • 第131页
    妇女往往比男人跟多所谓“良好的理性”。她们不像男人那样会有种种藉口,也不牵涉在许多理论之中,判断失误靠当时直接印象,因而也更准确更自然。他们不会推错道理,因为他们根本不推理。他们不是按定规想事或说...
  • 第130页
    社会上最有头脑的人是干实事、通世故的人,他们从亲身所见所知发言,而不是根据事情必须如何的假定来纠缠细事末节。

孤独的池塘 (2)

  • 第128页
    暮色落下。天空仿佛在迈尔斯的眼皮之间渐渐消失。唯有远处山头上的一线白光,残存在黑色的山峦和他的眼睫毛之间。
  • 第113页
    他们只不过是“共同生活”过,“共存”着,就像两张图片,两个剪影----由他们所生活的圈子而非他们自己绘制而成;他们在现实中扮演者没有剧场的戏子,不是漫画的脸谱,和没有感觉的情人。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28 2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