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  · · ·  ( 27本 )

  •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全集
  • HHhH
  • 洞穴奇案
  • 宪法学导论
  • 從「土改」到「反右」

读过  · · ·  ( 155本 )

  • 约翰·克利斯朵夫
  • 小偷日记
  • 我遗失了时间
  • 茶事遍路
  • The Gods Themselves
  • 物哀与幽玄
  • 有马赖底禅文集:禅茶一味
  • 重返Wabi-Sabi
  • 挪威的森林
  • 阅读者

Micume.Roe的书评  · · ·  ( 4篇 )

詩想:看見邊緣世界的戰爭、種族與風土
Micume.Roe   评论: 詩想:看見邊緣世界的戰爭、種族與風土

這是一本詩歌賞析集,是作者希米露(臺灣政大英美文學博士)原來為《臺灣现代诗》季刊撰寫專題的部分文選。這個集子選取了三位詩人、三種題材,因此在編輯結構上也分為三部分: ⑴ 秋曼.哈帝——庫德族的苦難 ⑵ .........
程焕文之问
Micume.Roe   评论: 程焕文之问

(一) 《程焕文之问——数据商凭什么如此狼?》是讲国内高校图书馆在面对数据库商不合理涨价的背景下,以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在个人博客上发出的对数据商在交易中滥用垄断权的十大质问为起点,围绕高校图书.........
夜色温柔
Micume.Roe   评论: 夜色温柔

夜色是温柔的……然而这里没有光明。——济慈《夜莺颂》 1. 《夜色温柔》(Tender Is the Night)是F.S.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Fitzgerald,1896-1940)1934年的作品。跟《了不起的盖茨比》、《一颗像里.........
我的名字叫红
Micume.Roe   评论: 我的名字叫红

我的儿子奥尔罕,傻到用理智解释一切事物。多年来,他一直提醒我,一方面,能停止时间的赫拉特画师绝对画不出我的模样;但另一方面,善于描绘母与子肖像的法兰克画师,则永远停不住时间。他说,我的幸福之画无论.........

Micume.Roe的笔记  · · ·  ( 131篇 )

为权利而斗争 (1)

  • 阅读摘记
    在一个严格的法治(Gesetzlichkeit)观念和意义居主导的共同体中,人们将不会看到那种在别处经常发生的令人不愉快的现象,即当官方追捕犯罪者或违法者,或逮捕他们之时,民众中的许多人站在这些人一边,也就是把...

挪威的森林 (2)

  • 阅读笔记
    —— 永泽这样评价自己 —— 在本质上都是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只不过在傲慢不傲慢上有所差别。自己想什么、自己感受什么、自己如何行动——除此之外对别的没有兴趣,所以才能把自己同别人分开来考虑。 不希望别...
  • 摘记
    初美抱臂闭目,倚在车座的角落里。随着车身的晃动,小小的金耳环不时闪闪烁烁。她那深蓝色的连衣裙,简直就像按照车座角落那片黑暗做成的一样。涂着淡淡颜色的形状娇美的嘴唇不时地陡然一动,仿佛独自欲言又止。...

The Gods Themselves (1)

  • 阅读笔记
    《神们自己》(The Gods Themselves)是美国犹太人科幻小说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科幻小说。小说以跨宇宙能量流动(交换)为主题,展望了解决未来人类能源问题的蓝图。 小说分为三部分: 《第一...

最近阅读  · · ·

  • 3月13日
  • 写了关于 为权利而斗争 的读书笔记: 阅读摘记
  • 2月25日
  • 读过 约翰·克利斯朵夫
    不管是虚无主义的男儿豪气还是浪漫主义的乐观精神,似乎都更符合人们的阅读需求,套用傅雷的话:符合「力」的表达。这样一部作品出自一个男子之笔,其纤细柔情,让人动容。罗兰采取冷眼旁观的局外人角度叙述着克利斯朵夫的一生,笔调练达理智,有鞭挞、同情、理解,有对事物的分析、对现象的思考,其中贯穿着他对当时即20世纪初期的法国、德国、瑞士、意大利乃至欧洲社会、政权和思想形态的批判。罗兰不会抛出一些形而上的话题去发问,而是尽情诠释,非将可供联想与讨论的空间用其思想填塞满不可——有些不免偏激。他抱持的是一种世界主义的憧憬,不求大同但求共蓄,认为崇高信仰才是人类最重要的归宿,这种信仰必须建立在能促使人类走出褊狭的民族观、种族观的基础之上。克利斯朵夫的成长史,是作家自身对追求这种理念愿景的一番思考。■2010BJ
  • 2月24日
  • 读过 小偷日记
    让.热内的一生是卑微不幸的一生,也是云波诡谲的一生,残酷的生活让他看到世间种种,狱警、军官士兵、律师、法官、道貌岸然的各式体面人等,他以天生敏锐的对罪恶的洞察力,发现这些活在光明中的人们内心的丑陋。他们身负维护社会秩序的责任,却总不忘给自己留下一片淫乐的后花园,他们执迷不悟,光明刺花他们的双眼,高昂的头使他们看不到自己,自诩高贵,表露着肤浅的高傲,沾沾自喜于自身所谓的优越,却忽略了灵魂上固有的贫困——爱的贫乏。他们都背叛成性,纷纷投身劫掠,表面高尚只是善于掩藏灵魂的污垢,他们同他一样污秽、罪孽缠身,但还多了两样:虚伪和虚荣。这就是区别。热内辛辣地讽刺了社会的虚伪和不公,以自己卑微之躯对抗着铜臂巨擘的社会秩序,辱骂构成这个秩序的人们:剖开他们的灵魂,他们终将「以鸡奸为标志,与世隔绝开来」。■补
  • 2月12日
  • 读过 我遗失了时间
    理查德.贝尔这篇小说是以真人真事为题材的纪实性心理诊疗小说,叙述作者以心理医生身份对患「多重人格障碍症」的卡伦进行为期五年的诊疗并成功地将共存于卡伦身上的17重人格融合在一起的过程。从叙述中,可以看到共存一体的众多人格之间形成了一个互动程度不亚于物理社会圈子成员的「小社会」,故事因此展现了其有趣、惊悚又悲伤的不同面向。像这种人格分裂主题的小说经常被视为恐怖惊悚小说,大概是与这一病理现象仍未被人类充分了解有关,实际上精神病症的诊疗现在仍停留在理论推断的层面上,没有明确有效的临床治疗方法,小说展示性多过分析性的特点也远不能满足人们对多重人格障碍病理的了解。贝尔医生通过小说做的,既是治疗经验分享,也是一个案例记录,其经验认为分裂人格是基于功能性目的产生的,即代替原本人格承受痛苦压力以保持平衡。■补
  • 2月11日
  • 读过 茶事遍路
    陈舜臣最为人所知的大概是历史小说和兼具历史和本格色彩的推理小说,文笔儒雅、布局慎密和浓郁中国色彩,为其特色。本书收入他两篇文化随笔。《茶事遍路》谈茶,单独各篇写得较散,待整篇看下来却是叹服对话题收放自如、从容自信,对一些可能涉及民族与文化本位的论点,采取不偏不倚的立场。其深刻之处在于,不单谈茶史茶事轶闻和茶交易,更揭示了茶作为内化于人类历史生命里的一种独特存在,如权力,在古今东西方的社会政治纷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王朝变迁和社会动荡「处处隐约可以窥见茶的投影」。《儒教三千年》一篇,可能是主题比较思辨,论述欠缺严谨,大体回顾了儒家文化渊源、发展历程及不同变貌,指出其反体制性和民本主义的精神核心,其多面性、包容性与体制化后的排他性矛盾,其历史流派,及「以文明程度而非血统来作为衡量标准的文明史观」。
  • 2月10日
  • 在读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全集
  • 写了关于 挪威的森林 的读书笔记: 阅读笔记
  • 读过 The Gods Themselves
    小说分三部分,将席勒《圣女贞德》的名言“面对愚昧,即使神们自己,都束手无策”拆分作为标题,场景分别设置在地球、平行宇宙、月球,以跨宇宙能量流动-交换为主题,展望解决未来人类能源问题的蓝图,视角恢宏、想象力丰富,其中第二部描绘了平行宇宙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社会组织模式(人按家庭职能分为情者、理者和抚育者。这三种角色最终合而为一进阶为长老阶层),是个人觉得最为精彩的部分。【2010年08月看的野生译本。笔记:https://book.douban.com/annotation/70620324/】
  • 2月8日
  • 在读 HHhH
  • 读过 物哀与幽玄有马赖底禅文集:禅茶一味重返Wabi-Sabi
  • 2月7日
  • 读过 挪威的森林
    看的第一部也是唯一喜欢的村上作品,据说是他作品中另类。村上曾自言受菲茨杰拉德影响较深,《挪》与《夜色温柔》有诸多相似处。后者关注资本主义下的阶级关系和理想幻灭,《挪》保留了幻灭虚无主题,但并未从社会学面向去挖掘展现,而是通过生活的无常、缺憾、青春和爱情,从生命的哲学、文字的诗意去浸染这种情绪,给人共鸣和生命观的更新,深深浸透着侘び(WABI)与寂び(SABI)的民族美学底色,用村上自己的话说:“我的小说想要诉说的,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简单概括一下。那就是:任何人在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2012年南宁读《1Q84》后就再没读村上。
  • 2月6日
  • 在读 洞穴奇案
  • 2月4日
  • 读过 阅读者
    对于一个反抗一切限制的作家而言,他自己的内心却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他最大的悲哀在于,他永远无法去书写自己的终场,而这终场上演的时间之久,完全可以成为作品的一大主题。——《阅读者》P.173【2018年略阅】
  • 2月2日
  • 读过 革命年代
    系列史论,讨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孙科政治生涯、左翼文化和革命话语体系形成、国共内战、新中国国家权力扩张等几个主题,对孙科、毛和蒋都有独到研究,史料丰富扎实,揭示出中国革命的独特之处即思想改造,贯穿着对中国革命与宪政民主理想的思考;最后一辑里提供了一些近当代史研究和史料运用经验与心得。文笔一般,特别是论孙科部分(早期的史论),后期则平实洗练中颇隐辛辣之味,由于涉及的都是敏感的人物评价和历史议题,多点到为止,微言大义耐人揣摩。「他有一个深刻的关切,是在革命运动中人文主义的价值怎样被激发和生长,有时又因权力搏斗或其他历史原因受到摧折。」(颜世安悼语)
  • 1月29日
  • 在读 從「土改」到「反右」梦想的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