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2)

  • 第94页
    我们不可忘记,这场战争是史上一场大战,我们尚在其初始阶段……我想向诸位重复之前向本届内阁同仁说过的话:“我所能奉献的只有热血、劳作、眼泪与汗水”。 我们面临最严峻的考验。我们面临难以预估的漫长的奋争...
  • 第100页
    希特勒极端自我,“我”字贯穿其演说始终,丘吉尔则与之不同。经年研究让丘吉尔更加敏锐,对他如今领导的英国洞若观火。他深知,“我们”两字在号召英国民众投身于如此一场殊死战斗时所具有的威力。若要英国民众...

故土追忆 (2)

  • 第79页
    忏 悔 上帝啊,我喜欢草莓果酱 和女人肉体的醇厚的甜蜜。 还有冰镇的伏特加,配橄榄油的青鱼, 香料,有肉桂和丁香。 我是什么预言家?鬼魂为何访问这样的人? 有许多先知名副其实,值得信赖。 有谁会信赖我?因...
  • 第68页
    最爱的一首诗! 以一句话为家 以一句话为家,这句话似乎是钢铁锻打。这愿望从何而来? 不是为了令人入迷。不是为了让名字留在后人记忆里。这是对于 秩序、节奏、形式的无名的需要,这三个词对抗着混乱和虚无。 (1回应)

面对大河 (1)

  • 第150页
    湖 少女湖,深邃的湖 请一如从前,在岸边长满灯芯草, 正午时分,与水中的云影嬉闹, 只为我,一个迷失在远方国度的游子。 你的少女,对我来说无比真实, 她的骨骼,留在了海边的大都市。 而且一切的发生都准确无...

着魔的古乔 (1)

  • 第10页
    《着魔的古乔》是这本书里的第一辑辑名,也是该辑中的一首长诗诗名。该诗波兰文标题为 Gucio zaczarowany,英译为Bobo's Metamorphosis,所以根据波兰文音译为“古乔”,而非“波波”。 “古乔”似乎是波兰童话里...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