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尼塔对《美的历史》的笔记(5)

美的历史
  • 书名: 美的历史
  • 作者: [意] 翁贝托·艾柯
  • 页数: 440
  • 出版社: 中央编译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2
  • 3.哲学有谈美
    苏格拉底与柏拉图进一步探讨美的问题。我们从色诺芬( Xenophon)的《回忆苏格拉底》( Memorabilia,由于作者的党派姿态,其真实性目前有人持疑)得知,苏格拉底点出至少三个审美范畴,有意从思想观念层次建立艺术实践的正当性。三个范畴是:理想美,将自然之局部混融而再现自然;精神美,透过眼晴表现灵魂(普拉克西提勒斯的雕刻,眼睛着色以增加写实感,是为一例);以及有用的或功能的美。
    引自 3.哲学有谈美
    2020-01-13 19:09:04 回应
  • 7.颜色的象征意义
    12世纪起,蓝色称尊,教堂彩色玻璃以蓝色管领诸色,过滤光线使成“天国”之光,其神秘主义价值与审美地位可见一斑。某些时期与地方,则黑为御用之色;易时易地,黑又是神秘骑士掩饰身份之色。也有人指出,在亚瑟王的传奇里,红发骑士是心术残忍、背信弃义之辈,而早亚瑟王传奇数世纪,塞维尔的伊西多尔认为,遍数发色,金与红最美。 红色外衣与马衣代表勇气与高贵,虽然红也是刽子手与妓女的颜色。黄是儒夫之色,并与贱民、亡命之徒、疯子及犹太人相连;然而,黄也是金子之色而受颂赞,黄金正是金属之最亮且最贵者。
    引自 7.颜色的象征意义
    2020-01-14 18:34:03 回应
  • 3.知识危机
    这股焦虑、骚动、对新奇的不断追求从何而来?看看当时的知识,可以在哥白尼革命及其后物理学与天文学的发展为人文主义自我带来的“自恋创伤”( narcissistic wound)里找到一个总解答。人发现自己丧失宇宙中心的地位,为之阻丧,人文主义与文艺复兴所怀和平、和谐世界的乌托邦憧憬亦趋式微。政治危机、经济革命“铁的世纪”的战争、疾疫重返:诸事并发,使人更加惊觉宇宙并不是特别为人类量身打造的,人既非造物,亦非造物之主。 说来奇悖,造成这场知识危机的正是知识的巨大进步:对愈来愈复杂的美的追寻,与开普勒( Kepler)的发现相伴而生;开普勒发现天体定律并不依循单纯的古典和谐,而是愈来愈复杂。
    引自 3.知识危机
    2020-01-16 00:09:33 回应
  • 7.康德的崇高论
    崇高则异于是。康德将崇高分成两种,即数学式的崇高,与力学式的崇高。数学式崇高的典型例子是星空。仰望星空,我们所见仿如远远超越我们的感性范围,于是想象兴发,超迈肉眼所见之境。所以如此,是由于我们的理性(这项能力使我们构思上帝、世界、自由等人智所无法证实之事)引我们假设一个无限,这无限不仅超乎感官掌握,亦非想象力所能企及,想象力无法将之羁勒于单单个直觉。想象与智力之间既无相互的“自由发挥”,于是生出一个令人不安的负面快感,这负面快感转而导致我们意识到我们主观性的宏大,亦即这主观能掌握我们无法拥有的事物。 力学上的崇高,典型例子是暴风雨景象。这里,撼动我们的不是无限巨大的印象,而是无限力量的印象。我们的感官也自觉渺小而产生不安之感,但我们由此意识到我们在道德上的伟大,对此伟大,自然的威力没有支配力。
    引自 7.康德的崇高论
    2020-01-17 10:51:57 回应
  • 第十二章 浪漫主义之美
    有些语义学上的变迁,影响“ Romantic”、“ Romanesque”、“ Romantisch”等用语,由这些变迁追索浪漫主义品位逐步形成的过程,颇有意思。17世纪中叶,“ Romantic”ー词是意大利文“ romanesco”(意指“像旧日那些传奇”)的负面同义词;一个世纪后,其意思变成“变幻莫测( Romanesque)”或“如画一般( picturesque)”;在这层“如画”的意思上,卢梭添加一个重要的主观定义:模糊、不定的“我不知道是什么( Je ne sais quol)”。 最后,第一批德国浪漫主义者扩大“ Romantisch”一词所含的无法界定、模糊之意,此词于是尽包哀郁、非理性、变幻莫测诸义。总之,最特别属于浪漫主义的特征是,对以上诸义的向往( Sehnsucht)。这向往无法视为任何特定历史时期所特有,因此,任何表达这股向往的艺术都可以贴此标签,或者说,一切只表现这股向往的艺术,都可以贴此标签。美不再是一种形式,美丽的变成没有形式的、混乱的。
    引自 第十二章 浪漫主义之美
    2020-01-17 11:03:3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