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与历史 (23) 更多

  • 第245页
    从马基雅维利到霍布斯乃至luuo,西方近代为了将人事或者说政治从中古的彼岸抢回来曾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中国的政治传统中,这个问题本来基本上是不存在的,至少也不是一个眼中的问题。…… 触动人的灵魂是容易的...
  • 第242页
    18世纪一位蒙古史家居然把这个意思说得明白:“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的起源,那他就是一只发了疯的猴子。如果他不知道他伟大家族的族谱,他就是一条大怪龙。如果他不知道他高贵的父亲和祖父的嘉言懿行,那他就给他的后...
  • 第224页
    临终前的马基雅维利在病床前向他的密友讲述了他的梦。在梦中,他遇到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他们面色阴郁枯涩。他问他们是谁,他们回答说:“我们是蒙福的圣徒,我们正走向天堂”。接着他又遇见另外一群人,峨冠博带、高...
  • 第220页
    我相信人类的文明如果真有毁灭的那一天,那也一定不会会在人类自己手里,因为人类文明属于宇宙整体秩序,它完全是这个整体中的一个偶然事件。人类文明之发生来自偶然,其毁灭也同样会因为偶然。 太过乐观的定论了...
  • 第220页
    人类在人类文明体内部的所有行为(包括战争与和平)都是一种出自人类自己的行为,因而都是文明,所以同和平一样,战争也是文明,它不会使文明毁灭,它反而体现着文明。
  • 第204页
    男人生就属于战争——为被辱的妻子而战、为待哺的儿女而战。这就是古人朴素的人生。
  • 第187页
    “正义”是弱者的习俗性的武力(conventional might),而“武力”则是强者的自然性的正义(natural right)
  • 第180页
    “希望”和“言辞”二者紧密勾连。…… 希望并不是一个好东西。根据诗人们的意见,它是诸神为人类打造的不详礼物,是留在潘多拉盒子里最后的恶。
  • 第179页
    ……“希望”(elpis)已经深深地嵌进了不幸的人世,而“流言”(pheme)也遍布大地,并覆盖了海洋。
  • 第170页
    苏格拉底曾经酒后狂舞。《回忆苏格拉底》
  • 第153页
    两百年前大立法者梭伦创立的民主政体似乎蜕变成了最糟糕的政体型态:乱民之治。整个国家陷入在修昔底德看来比“外侮”更可耻的“内争”之中。“内争”,这被所有经典政治思想家视为政治共同体的痼疾的东西,在16世纪...
  • 第150页
    在希望终结的地方不再有虔敬;而虔敬终结的时刻也就是人再度野蛮的时刻了。 …… 葬礼定义了人世的最后边界:……“人”(humanus)和“黄土”(humus)“掩埋”(humare)以及“该埋的”(humandus)共属同一个...
  • 第130页
    在《契约论》的整个论证过程中,卢梭列举了八种“幸福”。(1)由沉思所得来的幸福(1.序言。3);(2)政治状态里的幸福(1.8,2.4.5,2.10.9);(3)立法者的幸福(2.7.1);(4)斯巴达人的幸福(2.7.1注释);.. (1回应)
  • 第128页
    自由高于德性。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来说,人由于有德而自由,最高的自由乃是哲学;对卢梭来说,人由于自由而有德,德性只是一个卑女,她为乐人的自存而操劳。
  • 第119页
    在最根本意义上,“悲剧”所体现的似乎不是自由,而是深刻的精神奴役,自由的精神是一种“喜剧”一样的精神,是海洋深处的托马斯·莫尔略带戏虐的“乌托邦”,而不是远离还港的柏拉图肃穆的“理想国”(柏拉图的“理...
  • 第116页
    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塑造了作为“现代人”的理性“经济人”(homo oeconomicus),与中世纪的“宗教徒”(homo religious)构成紧张。
  • 第113页
    古代诗人用优雅的言辞鼓荡了一股强悍的“现实主义”情感防潮,在这股风潮之下,诞生了另外一种人,就是“史家”,他们出于诗歌,同样被缪斯神所眷顾,但比诗人更强悍、更冷峻、更贴近大地、更排斥任何意义上的“先验...
  • 第107页
    马基雅维利用 “历史的”“喜剧的”“悲剧的”来概括自己的一生 而这正对应了苏格拉底被后世纪录的方式:色诺芬、阿里斯多芬、柏拉图
  • 第100页
    我想,之所以对时间如此入迷,该是源于古人的“自然视野”。只是倒了基督教的中古时代,由于神意秩序的笼罩,自然视野也就渐渐丧失了,对“时间”才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异……耶稣基督从一个所谓的神意秩序里突入自然...
  • 第69页
    城邦的政体具有悲剧的性格(817a-b),悲剧诗人因而是立法者潜在的对手,因为法律(nomoi)来源于歌(nomoi)(799e)
  • 第32页
    注释一:马基雅维利在其《李维史论》中,只提到柏拉图一次,而且,柏拉图是作为共和阴谋的教唆者出现的。……
  • 第20页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真正严肃的人在真正严肃的事情上面从来不立文字的原因,以免它们成为公众的嫉妒与愚蠢的牺牲品。因此,我们的结论只有一句话:当我们看到某一个人的文字书写时,不管它是立法者的律条,还是别的任...
  • 第5页
    战争似一个严酷的老师——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志》卷三,“科西拉革命”一节)

德国的历史观 (77) 更多

  • 第405页
    最近一段过去的悲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长大成人的两代历史学家的意识中依旧挥之不去。因此,研究的重心依然是过去一个半世纪的政治史(如今是从社会情境中来加以考察的),新的非政治的社会史——那是年鉴学派传...
  • 第380页
    这种对于政治和最近一段过去的持续关注,将联邦德国历史研究的新潮流与在法国和别的地方所谓的“新史学”区别开来,后者不再强调政治和现代性,而是关注“长时段”的非个人的社会过程。 (1回应)
  • 第397页
    历史学的功能曾经被视作是对于民族过去的肯定;现在却被看成是批判性的审查。历史学家们开始将历史视作一门“批判性的”学科,其批判性既体现在对于政治结构和传统的分析,也体现在对与这些传统和结构赖以在其中出现...
  • 第360页
    而今,在1960年代的后期,我们就不再能够谈论某种德国史学的主要传统了。德国历史主义的学术预设和政治价值在当前的德国史学中还保持着活力,然而它们不再能够以过去那样大的程度主宰历史思想或历史写作了。随着年轻...
  • 第337页
    尽管他对梅尼克极为景仰——他的第一部著作就是献给梅尼克的,霍夫还是认为,历史学家永远无法从对于历史主题的研究中获得意义,而是必须永远要以某种预先就已经成形了的历史观来研究历史。而这恰恰就是历史主义传统...
  • 第294页
    在某种意义上,历史主义(就像它作为一种人生观而出现在此书中那样)不再与历史有什么关联。梅尼克“在个性化的方式之取代观察历史的和人类的力量的普遍化的方式中”发现了“历史主义的核心要素”。他更强调的是个体...
  • 第286页
    对他(梅尼克)而言,国家本身就是一个目的,虽然他已经意识到了国家的阴暗面,并且提醒人们要防止将国家神圣化,但他还是继续将国家视作几乎是某种有着神性东西。
  • 第280页
    马基雅维利认识到,国家理性要求它在有的时候违背道德原则来行事,然而,他却从来没有要从道德上来批准这些行动。在他看来,国家理性是处于道德领域之外的;而对黑格尔来说,它却构成为道德世界的基石。战争、毁约和...
  • 第259页
    尽管一个文化中有着各种显然相互冲突的力量,这仍然是有可能做到的,因为“宗教、艺术、科学、政治、法律和经济并不是在逻辑上相冲突,并且它们的统一并不构成为逻辑上的统一,而不如说是一种个体性的、被时间所制约... (1回应)
  • 第253页
    特勒尔奇说,德国意义上的自由,不是“平等,而是个人”在社会组织内部“他所处的恰当位置上作出的服务”。
  • 第252页
    以黑格尔、兰克、西贝尔和特来奇克为代表的德国历史思想的传统,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它们打破了“国家乃是个人服务于他们安全和他们的幸福的一种体制的民主的幻象”。他们认识到,国家本身就是一个伦理目的,“一个...
  • 第249页
    比之他早年的神学著作,他对人类和历史的看法要悲观得多。基督教……不过是一种历史性的宗教,它属于西方,一直是时代总体文化的一个部分。
  • 第246页
    一定不能把个别的价值判断看作是任意、主观和相互冲突的,而是要将其视为宽泛的历史语境的一个部分。……于是,被李凯尔特截然分开来了的主观和客观就重新得到了统一。
  • 第243页
    特勒尔奇基本上同意李凯尔特所说的,“不受任何事件因素制约的绝对的、不变的价值”存在于历史之外,但它们却只有将自身显现于历史之中,而且唯有在历史之中才能被人们认识。
  • 第201页
    进步乃是一个包含了价值的名词,只有在客观而普遍地有效的价值存在着的时候,它才具有意义。因而,对李凯尔特来说,进步问题属于历史哲学而非历史科学的范畴。
  • 第188页
    他(狄尔泰)写道:“历史科学可能性的首要前提就在于,我自身就是一个历史性的存在,那探寻历史与创造历史的乃是同一个人。”
  • 第139页
    德鲁伊森的“理解”(verstehen)与兰克和洪堡的差异 对于洪堡和兰克老说,历史中的重要单位是个体。历史研究就是理解这些个体。德鲁伊森则认为历史是个整体,必须被作为整体来理解。
  • 第135页
    德鲁伊森拒绝兰克所主张的欧洲强国体系概念。德鲁伊森相信,真正的国家是和它的人民联系在一起的。它的外交政策是由民族利益决定的,而且是在公共舆论面前公开实施的,而不是秘密外交。……如果国家被和它的人民联系...
  • 第74页
    "真正的历史学家必须把每一事件作为一个整体的部分加以描述。"
  • 第70页
    历史中确实存在内在关联(Zusammemhang),然而是一种有机形式的内在关联,而不是思想形式的。
  • 第60页
    "幸福和快乐,"洪堡指出,“是与人的尊严没有关系的。” (1回应)
  • 第45页
    如果说启蒙运动强调人及其理性的共同特点的话,那么“人道理想”则强调人的多样性以及人的个性、理性与非理性的方方面面相互联系,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每一个体是不同的,而他们的职责就是使自己的独特个性得到充分...
  • 第43页
    真理、价值和美并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的。它们只是在历史中被发现,而且只是在民族精神中使自己得到表达。因此,对赫尔德来说,真正的诗歌和艺术始终是民族的和历史的,他开始着手编辑并翻译其著名的民间诗歌选。对...
  • 第223页
    马克斯韦伯当然远不是虚无主义者。很少有人能够像他那样,无论在学术上还是政治上,都如此深入和热忱地献身于某些价值。 然而,在通往理性之路上,韦伯抵达了与另一个人文主义者、走子通往非理性之路上的尼采所抵...
  • 第220页
    马克斯韦伯就即被推崇为魏玛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又被推许为在将一切政治都还原为国家的权力利益方卖弄比特莱奇克和德鲁伊森更加彻底的马基雅维利式人物。马基雅维利和民主派这两个标签都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真相。 ...
  • 第219页
    对他(韦伯)而言,政治和经济政策的最终标准就是“我们民族和它的代言者(Trager)——德国民族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权利的利益”。 (1回应)
  • 第216页
    最终决定政治问题的乃是实力(Gewaltsamkeit);然而,缺少了信仰,政治家也永远无法有效地行动。
  • 第211页
    使这些现象从属于一般范畴还不够,因为这些范畴不过是手段而已。文化科学所关心的不是要进行概括,而是要把握事物的意义。文化现象也只有在某个语境中才能得到理解,尽管它们所需要的,并非一个可以使一切都从属于它...
  • 第210页
    韦伯与李凯尔特一致认为,在历史学和社会科学中,就如同在自然科学中一样,只有使用概念,理解才有可能。然而,这些概念必须适合于史学家或者文化科学家的特殊任务。
  • 第209页
    在社会科学中,“当我们从原则上将‘价值判断’和‘经验知识’区分开时,我们就预先假设了确实存在着一种无条件地有效的知识类型”。
  • 第209页
    价值因文化和个体而异,而科学方法只有一种,并且具有普遍性。
  • 第208页
    在韦伯的论著中彼此相对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非理性的价值世界和理性的认知世界。韦伯与狄尔泰一样,认为价值“绝非经验知识进展的产物”,而是有着理性和认识之外的基础的世界观。不同于狄尔泰的是,他不再看到...
  • 第204页
    伦理学的规范是普遍有效和永恒不变的,这一点是李凯尔特和康德的一致之处。然而,这些规范——其中最要紧的是绝对命令——是纯粹形式化的。规范永远是有效的(gelten),却绝对不会是实在的(wirklich),可是价值是... (1回应)
  • 第202页
    如果说,狄尔泰假定历史知识总是为观察者的个性所局限,从而是高度主观的,那么,李凯尔特就根本不考虑知识之中的心理学或社会学因素,而把认识主要视作一种理性的和客观的活动。
  • 第199页
    李凯尔特同意文德尔班所说的,历史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主要区别不是内容上的,而是方法上的。只有一个实在就囊括了所有存在着的东西,既包括了肉体,也包括了精神。……精神也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加以研究;因此,与...
  • 第198页
    李凯尔特迈向了走向伦理相对主义的重要一步
  • 第197页
    他(文德尔班)表达了这样的关切:降临到那位诗人(荷尔德林)身上的疯狂,也会降临到现代社会身上,因为现代文明随着它对专业化和理智化的要求,变得日益复杂,这就会将那本是古典文明遗产的人格的和谐与完整从人身...
  • 第196页
    这个观念(“人道的观念”)就意味着,人类不仅仅是一个“动物学意义上的物种”,而是一个“真正的价值实体”(eine werthaftte Realitat)。“人类作为生命的普遍性单位”这样一个实体尚未存在,但它是人们所要实现...
  • 第195页
    文德尔班坚决地拒斥那种认为历史的真理是相对于历史学家而言的观点。历史的真理不依赖于历史学家而存在,正如即使没有任何数学家发现数学真理,数学真理仍然有效一样。
  • 第192页
    在逻辑与存在之间所做的区分,确实就意味着对于实在中存在着非理性因素的在更大程度上的认可,然而又绝没有给价值上的主观主义留下任何余地。
  • 第192页
    文德尔班认为,规范是“有效的”(geltend)而非“真实的”(wirklich)。在这种意义上,自然规律就不能等同于逻辑学的规律。
  • 第192页
    柯亨提醒说,不能把国家等同于民族。国家是一个伦理实体,而民族并不是。民族从属于国家。……民族主义一旦被绝对化并与国家的伦理原则分隔开来,就会成为某种形式的野蛮主义。 这一段出奇地明见。难怪施特劳斯比...
  • 第168页
    在分别适用于文化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方向中间所作出的有名的区分,并非肇始于狄尔泰和文德尔班,而是可以追随到起源于德国历史学派对自然法传统的反抗和某种思想路线。……使得洪堡、兰克和德鲁伊森与极端的相对主义分...
  • 第168页
    世纪之交,伦理相对主义、非理性主义和文化悲观主义在社会思想中所扮演的角色,或许在某些晚近的文献中被过分戏剧化了。
  • 第166页
    伴随着形而上学架构的倒塌,从逻辑上说,只有三个任务还保留给哲学思想,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以任何追根究底的方式涉及到对真理或价值的追求。哲学家可以转向历史,追溯哲学见解经历各个时代所发生的变迁,或者表述某...
  • 第166页
    他们(历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倾向于把所有超出基于经验数据的建构的知识,都视为受到了人类主观性的侵染,对任何终极性问题的解决都变得是不可能的了;存在的世界与意义的世界之间的鸿沟已经历历可见。 (1回应)
  • 第165页
    在19世纪的进程中,实证主义逐步地摧毁了传统的宗教和形而上学的世界图景。然而,实证主义者们仍然假设,宇宙乃是由数理规律所主宰的一个整一的系统,而自然科学的方法将同样揭示出物理实在和社会实在的规律性结构。...
  • 第146页
    即使西贝尔相信历史的客观知识是可能的,他也并不比德鲁伊森更相信客观研究方法是必要的。 试图保持一种优雅中立的历史学家不可避免地成为没有灵魂的或是做作的 (1回应)
  • 第131页
    ……伦理价值不能被看作是衡量历史制度的标准,而是历史中主导性的趋势本身反映了伦理机制,而且在道德和成功之间没有根本冲突。
  • 第122页
    德国自由派历史学家中没有一个认为自己是黑格尔哲学的信徒,甚至德鲁伊森也是如此,虽然他可能是受黑格尔影响最深的。所有人都拒绝黑格尔体系的哲学和他有关历史的方案设计。但是他们都或多或少有意识地接受了他有关... (1回应)
  • 第103页
    国家与家庭相似,“与生俱来的亲属关系不需要社会契约。在父母和孩子之间,同一家庭的兄弟和成员之间,不需要契约。” (1回应)
  • 第102页
    对兰克来说,一个国家的充分发展是取决于它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独立程度的。
  • 第100页
    圣经预言者,以及斯多葛血泡、基督教和启蒙运动的自然法思想家们,往往主张一种道德法则和实际现实间的二元论。这一冲突要求有道德的人的积极干预,以使人类制度与公正要求相和谐,即使人性的局限只能大致实现这一理...
  • 第96页
    事实上,兰克与黑格尔的差别并不很大。两个人之间的鲜明区别在于,兰克坚持主张关于客观秩序的知识只能通过对个体事件——它永远不能以抽象概念加以考虑——的全面研究来获得,而且他确信宇宙的计划是人无法理解的,...
  • 第93页
    每个伟大民族的任务,“它存在的条件(就是)为人类精神提供一种新的表现形式,以它自己的新形式表现这一形式,并且重新展示它。这是上帝赋予它的任务” 原来追求多样性还有这样的预设
  • 第92页
    法国革命的危险更多的是在于“貌似普遍有效的学说”的传播,而不是法国军队的强大。
  • 第86页
    利奥坚持真理不是在每个细节的表述中被找到的,而是在一个考虑发展的背景中被发现的 兰克相信自己与利奥一样也探询普遍真理,但是他主张这一真理只能通过个别来理解。 兰克在上帝那里找到了一个共同标准,因... (1回应)
  • 第84页
    与黑格尔一样,尼布尔、萨维尼和兰克都赞同真正的哲学与真正的历史在本质上是一体的。他们与黑格尔的不同在于他们相信这一根本现实只能通过历史研究来加以认识,一位它是更为复杂、更有活力和难以捉摸的,而且其中自... (1回应)
  • 第75页
    这种(洪堡)理解理论假定存在一个共同纽带,而这是与洪堡有关个体的极端独特性观点并不完全一致的,这是他从未完全注意到的一个矛盾
  • 第72页
    事实上,洪堡的个体观包含了虚无主义成份,即历史只是有着个体意愿的大量个体 (2回应)
  • 第70页
    世界历史确实有一个目的,但它并不是在人的逐渐完善中被发现的。我们不应期望人实现一个抽象的假象目的,洪堡警告道;相反,我们应该希望“自然和观念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
  • 第66页
    (洪堡关于民族、国家和人民一体的表述) 在自然将个人与民族联系到一起,并使人类与民族相一致的方面,存在一种深刻的和神秘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本身什么也不是的个人与只是在个人中才有意义的种族,走在相应的和.. (1回应)
  • 第63页
    “当我们为政治制度提供哲学或是政治理性时,我们在现实中将始终发现历史解释” 鲜活的大自然,与“没有生命的”物质特性不同,只能通过理解和和直观体验其最深层的特点来把握。确实,“理解”没有生命的物质世界是...
  • 第59页
    在洪堡和古典自由主义理想的不一致中,最突出的一点可能是他在《国家的界限》中对战争的美化。……对洪堡来说,战争本身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目的,是人类社会的永恒特点,“在人类教育中起作用的最有益表现之一”
  • 第49页
    “因为世界历史就是世界法庭”。这种认为个体民族间的斗争是一个宇宙的、理性的辩证法的一部分思想就破坏了历史主义原则。不过,甚至是拒绝任何历史的图式化的兰克,也接受了这一观念,即冲突中的胜利者通常代表了一...
  • 第45页
    对洪堡来说,个体不是在我们所观察的实际的人中发现的,而是在它所代表的更高观念中被发现的。因此人生活的目的显然不是“幸福”,而是这一观念的实现。……拒绝认为“幸福”是一种生活目的,这对于从洪堡、兰克到梅... (1回应)
  • 第45页
    对歌德或洪堡来说,个人构成了人类的首要单位;对于赫尔德来说,民族比个人拥有更大程度的个性特点。不过,赫尔德的民族观假设促进人类精神丰富多样的各个民族之间存在基本的价值平等。从这一意义上说,他与歌德一样...
  • 第42页
    理性不可能理解生命,而只可能创造没有生命的概念。文字描述不可能再造鲜活的事实,历史只能通过移情来加以理解。 (1回应)
  • 第41页
    赫尔德……的思想的第一个概念是个体观念。……这种个体概念涉及一种价值和知识理论,而且至少对政治理论来说蕴含了一些含义。它假设不存在普遍有效的价值,道德不能建立在理性的训诫或是有关共同人性的假设基础之上... (1回应)
  • 第38页
    梅尼克书中的精神对于理智的胜利并不导致只是和价值的解体,而是导致这样一种新柏拉图主义哲学观念,即在历史世界的明显非理性与混乱的背后,有着一个味道的持存的观念的领域……因此对梅尼克来说,历史主义所具有的...
  • 第37页
    梅尼克描述的18世纪进程中历史主义的出现,确切地说,是对有关人类事实的理解过程中存在的智力局限的坚定承认。对梅尼克来说,历史理解的主要阻碍是自然法学说。在历史的个性和自发性的特点能被理解之前,已有两千年... (1回应)
  • 第36页
    在维柯看来,研究历史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历史而研究,人类历史远未体现人的全部多样性 (1回应)
  • 第36页
    仔细地重新创造个体事实与自然法理论一点儿也不矛盾。“理解”并非“宽恕”或“接受”。刻画一个有着独特价值的充满个性的个人,同时又以可应用于更广泛人群的对错标准来对其加以判断,这是可能的。
  • 第35页
    关注细节与个体的历史研究是与自然科学的综合和分类方法有着本质区别的,……。亚里士多德已经发现历史陈述所涉及的是“个别”而不是“普遍”之物
  • 第15页
    古典自由主义的政府观:如洛克提出的通过“已制定和颁布的法律”进行统治。……古典的整体自由主义主张国家存在“是为了保持人的尊严和个体自治,实现作为人的个体所固有的那些价值”
  • 第8页
    历史,是有意志的人类活动的场所,它要求理解。但是这种理解(Verstehen)只有当我们切身考虑所研究的历史主体的个体特点时才是可能的。 (1回应)
  • 第3页
    历史主义观念的核心是假设在自然现象和历史现象之间存在根本差异,由此在社会和文化科学中需要有一种与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完全不同的研究方法 (1回应)

古典的“立法诗” (11) 更多

  • 第124页
    为了获得法律效应,自然法必须诉诸激情,而不是理性 这一页的注释很好
  • 第115页
    让卢梭感到没有把握的不仅仅是人类历史的“源头”,而且还有人类历史本身。 …… 但不论怎样,掳夺像苏格拉底一样固执地认定,人类的幸福维系在知识与美德两方面的提升与进步之中。
  • 第78页
    关于神事的知识并不导向“可思”(intelligible) …… 麦克白悲剧传达的教诲或许是:为了不被“愚人”把人类的故事讲成充斥着“喧哗和骚动”的神话(mythos),人类必须学好自己的语言(logos),讲述自己的..
  • 第63页
    荷马就把武士定义为“英雄”或“真正的人”(aner),并明确把它与城邦里的常人(anthropos)区别开。 …… (僭主)“害怕人群,也害怕孤独”
  • 第62页
    城邦的品质注定是平凡的 ……武士并不是自然生长的,而是被造的。
  • 第40页
    对亚里士多德这种应用于“政治”事物的“科学的”研究原则,《法律篇》卷三保持了清醒的沉默,取而代之的是,柏拉图通过一个通达世情的雅典陌生人而让自己审慎的视野留在历史的兴亡与变迁中。
  • 第37页
    灵魂只能在行动中养成并实践其德性活着邪恶,这就是灵魂研究与历史研究的关联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讲,缺乏历史研究的灵魂研究是残缺不全的,历史研究使灵魂研究得以完成,历史研究是灵魂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第36页
    教育是立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旨在保护人类纯净的开端。
  • 第24页
    赫西俄德没有看到言辞引人走向更哦阿贵的任何迹象,恰恰相反,他看到的只是言辞让世人花言巧语、欺世盗名。 在黑铁时代,至善和智慧的人的首要任务不仅仅是探究永恒运转的自然本身,而是从大自然的轮回中离析出...
  • 第12页
    赫西俄德预见到了亚里士多德的一个洞见:正义只有在民主制的国家政体中才能得到最完美的实现,因此,国家的自然本性是民主制的。
  • 第2页
    从这里,我看到了亚里士多德含蓄地否定了柏拉图表述在《理想国》第十卷中的“诗歌与哲学之争”的伟大命题。这意味着,在人类言辞针对神事和人事的崇高秩序所编编织而成的种种“织品”中,更为根本的区分存在于“诗歌...

玫瑰的回忆 (5)

  • 第236页
    我把掉在地上的面包屑捡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消遣,把散落在蓝色地毯上的面包屑捡起来:这种简单的动作让我重新感受到了生活本身。
  • 第229页
    但现在的他活脱是他本人的一幅漫画。 好比喻
  • 第228页
    有时候我问自己,这些人活着到底为什么,他们甚至都忘记了这一点,他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希望能多活几个小时,能在这个世界上呼吸。
  • 第209页
    永远不要为过去后悔,记住,在最美妙的神话中,往后看的人对都会变成石头或岩。
  • 第179页
    我听着他的恭维,像死人数着榔头钉棺木的次数…… 很好的比喻 一旦接受了忘记自己,接受了不自由,人们就幸福了,不是吗?

罗马史随想 (16) 更多

  • 第95页
    修昔底德表达了一种雄心壮志,就是贬低特洛伊战争的叙述者荷马和希波战争的叙述者希罗多德及其著作的相对重要性。河马的著作不是历史,是史诗;……希罗多德的《历史》和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作品之间,无论内容还是形式...
  • 第89页
    爱弥儿一身实际上是集希腊文明和启蒙运动之大成,他是一个典型的现代哲学王,在这个哲学王身上,罗马是缺场的。
  • 第82页
    一些基础性的文献 偶像的黄昏 西塞罗《论共和国论法律》 李维的《罗马史》 普林尼的《自然史》 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农事诗》《牧歌》 塔西佗《历史》《编年史》《阿古利可拉传 日耳曼尼亚志》 .. (1回应)
  • 第61页
    这种那个对荷马的使人话语构成指明颠覆的另有其人。有文献记载的主要包括:Hecataeus(流传下来的著作是《地理志》、《历史》),他生活在梭伦之前,是目前可以考证的希腊最早的史家;Hellenicus,根据Heraclitus记..
  • 第61页
    修昔底德本人的意图根本不在于论证“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样一个政治命题, 修昔底德从来没有提到任何一个哲学家,而在太那个时代的雅典大街上,随时都能见到苏格拉底、芝诺、毕达哥拉斯这样的哲学家在四处游荡...
  • 第60页
    “永恒这个词属于神,而不属于人。所以,终究要灭亡的命运并不能妨碍人凭借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的文明推向伟大。因此,一个政治家如果他能做到两件事,就算是伟大:1想想自己的祖先;2.想想自己的后代。”
  • 第59页
    我个人已经享尽天年和荣誉,死亡离我越来越近,我也更加直接地走向诸神,我越来越明确地感觉到,文明和自由只有通过征服和被征服的过程才能论证自己、认识自己,这是神为人类规定的法则 真不敢相信这个是梭伦说的...
  • 第57页
    历史,如亚里士多德所说,“倾向于记载具体的事件”,因此,历史也就是政治唯一可能的栖息地和保护者。但这并不是说,历史的视野只关注当下。修昔底德的著作,正像他自己强调的那样,是写给未来的世世代代的;希罗多...
  • 第56页
    休谟强调:我们的曲解是以真正了解古代作家为前提的,我们之所以曲解,是因为我们必须为自己的时代写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也都是正统的古典作家。
  • 第52页
    霍布斯翻译《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实在1629年,而不是他的高龄之际 不过荷马史诗确实是那时(1675)翻译的,作者将二者并列私有混淆之嫌
  • 第44页
    最早提出“国家理由说”者乃为文艺复兴晚期的意大利学者,而法国人则是这一学说的集大成者,马基雅维利的为大学生博丹迅速而敏锐地把这一学说成功改造为一进个非常现代的“主权”观念。而这一学说的最成功、也是最早...
  • 第41页
    亚里士多德在中古时代的伟大注释者阿奎那曾在其对《政治学》一书的注释中,偷换了意向亚里士多德关于“人”的至关重要的定义;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的某处将人定义为“政治的动物”,阿奎那则在此之外,又暗自加上...
  • 第26页
    他(安得帕特)眼睛瞎了,有几位妇女前来安慰他,他说:“什么!你们以为在黑暗中就没有欢乐了吗?”
  • 第22页
    波里比乌斯曾说,我们都生得台湾,不知道过去发生的世亲个;同时我们又都死得太早,不知道将来的事情。历史却大可以用来弥补人生的这种缺憾。假如人类没有发明历史写作,把我们的经验范围扩充到过去的一切时代和最遥...
  • 第15页
    据说庞培在当权的时候像一只狐狸,在办事的时候像一头狮子,死的时候又像是一条狗 马基雅维利肯定喜欢
  • 第9页
    苏格拉底说:“不要对美的诱惑俯首贴耳,应该能够经受住美的考验,还应该努力加以反对。”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18 1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