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就好对《忧郁的热带》的笔记(5)

小城就好
小城就好 (分分钟上线,分分钟落画。)

在读 忧郁的热带

忧郁的热带
  • 书名: 忧郁的热带
  • 作者: [法]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
  • 副标题: 列维-斯特劳斯文集 第15卷
  • 页数: 522
  •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09
  • 第39页
    “每一个人,”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写道:“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热不停的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Voyages en Italie》。从此以后,可能把两个不同的世界之间沟通起来。经由预想不到的方式,时间把生命与我自己之间的距离拉长;在我能够回顾省思我以前的经历之前,必须先经过二十年之久的遗忘期。以前我曾在世界各地到处追寻那些经验,可是当时并不了解其意义,也不能欣赏其精华本质。
    2015-01-25 20:06:03 1人喜欢 回应
  • 第4页
    对观众而言,探险者实际跑了20 000多公里路这件事,似乎就把他一大堆其实待在家里也可抄袭到的老生常谈和平淡闲话,都神奇的变成了有重大意义的启示了。
    2015-01-25 20:09:47 回应
  • 第38页
    简而言之,我只有两种选择:我可以像古代的旅行者那样,有机会亲见种种的奇观异象,可是却看不到那些现象的意义,甚至对那些现象深感厌恶加以鄙视;不然就成为现代的旅行者,到处追寻已不存在的真实的种种遗痕。不论是从上面的哪一种观点来考察,我都只能是失败者,而且败得很惨,比表面上看起来还惨。我在抱怨永远只能看到过去的真相的一些影子时,我可能对目前正在成形的真实无感无觉,因为我还没有达到有可能看见目前的真相发展的地步。几百年以后,就在目前这个地点,会有另外一个旅行者,其绝望的程度和我不相上下,会对那些我应该可以看见但却没有能看见的现象的消失,而深深哀悼。我受一种双重的病态所困扰:我所看得到的一切都令我大起反感,同时我又一直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看到那么多我应该看得见的现象。
    2015-01-25 20:12:57 回应
  • 第57页
    奇迹有时候的确出现;譬如:当你忽然发现在一个隐蔽的缝隙的两边,居然并生出两种不同种属的绿色植物,靠得非常之近,而每一种都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土壤;或者是,可以同时在岩石上面发现两个菊石的痕迹,看到它们微妙不对称的回纹,这些回纹以它们自己的方式证明两个化石之间存在着长达几万年的时间距离,在这种时候,时间与空间合而为一:此刻仍然存活着的多样性与不同的年代象重叠,并且加以保存延续。思想和情感进入一种新的层次,在那当中,每一滴汗,每一片肌肉的移动,每一息呼吸,全都成为过去的历史的象征,其发展的历史在我身体重现,而在同时,我的思想又拥抱其中的意义。我觉得自己处在更为浓郁的智识性里面,不同的世纪,间隔遥远的地方在互相呼唤,最后终于用相同而惟一的声音说话。
    2015-01-25 20:14:14 回应
  • 第87页
    这块大陆造成一个无法逃避的巨大影响。它的存在,由黄昏时刻使里约海湾雾蒙蒙的地平线生趣盎然的种种活动的迹象组合而成;但是,对于一个新来者而言,那些活动,形状和亮光并不代表省份、村庄与城镇;它们也不代表森林、草原、河谷与景观;它们也不表现出生活其中之人的活动与工作,那些人互相之间都是陌生人,因为他们都各自局限于自己的家庭与职业之中。整个景观构成一个特殊的、全球性的整体。一个人四周环绕着的并不是种类繁多的生物与物质,而是一个单一的、令人惊叹的存在:新世界。
    2015-01-25 20:20:3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