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爆炸”亲历记 (6) 更多

  • 第111页 “文学爆炸”的家长里短
    [...]卡洛斯·富恩特斯是一个人来的,他宣告他的伴侣第二天就到。我、“加瓦”和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妻子帕特里西亚,略萨一起做了种种猜测,看会是哪位夫人跑来与卡洛斯会合。他是我们这群人中间公认的唐璜...
  • 第35页 “文学爆炸”亲历记
    当然,我从前熟识的那种小说的模式,特别是我认为自己能驾驭的模式,在我读完《最明净的地区》之后,不可能继续对我有用了。甚至我感到当初读《消逝的脚步》时得到的启示,都黯然失色了。[...]叙事性,这小说的脚...
  • 第21页 “文学爆炸”亲历记
    在我国买不到外国作家的小说,同时也不可能出口我们的图书。据说是为了节约外汇,但是用来进口沃尔特·迪士尼画报的钱却有的是。
  • 第12页 “文学爆炸”亲历记
    相比之下,克里奥约主义作家却主张强调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只有当一部小说“忠实地再造了本地人的世界”并专门区分“我们与本大洲其他地区和国家”,才能被称为是“好的”。对此,何塞·多诺索认为是“不折不扣的...
  • 第9页 “文学爆炸”亲历记
    在“文学爆炸”前,拉美学校所灌输的经典著作,如《唐娜·芭芭拉》《旋涡》等,被作者认为是“祖父辈的伟大作家丰碑式的至高无上的存在孕育了我们孱弱的父辈”,导致他“已经不高兴与他们认同了”。在他看来,令...
  • 第2页 “文学爆炸”亲历记
    “文学爆炸”作为一个整体存在,并不是由于它的成员作家专权,由于他们在美学和政治观点上的一致,以及由于他们之间忠贞不渝的情谊,反倒是由对它持怀疑态度的人杜撰出来的。

小径分岔的花园 (1)

  • 第43页 环形废墟
    一张张的脸专心致志地听课,努力作出得体的回答,似乎都知道考试的重要性,考试及格就能让他们摆脱虚有其表的状况,跻身真实的世界。 虚构中的真实。

最后一课 (2)

  • 第268页 尊敬的戈歇神甫的药酒
    [...]却带着一丝埃拉斯姆或阿苏西的诙谐和讥讽[...] 伊拉斯谟被翻译成了“埃拉斯姆”,推测是译者按照法语名音译了。未免有点太相信自己了,这样的名人都被译错。甚至脚注中还介绍了伊拉斯谟,怎么没有把翻译改回...
  • 第120页 吉拉尔坦答应我的三十万法郎!
    您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经验吗:出门时步履轻盈,心情愉快,可在巴黎转了两个钟头之后,回家时却情绪低落,因为某种无端的忧愁或莫名的不适而沮丧万分?您暗自思量:“我这是怎么了?”您枉然地寻找着原因,可什么...

国史讲话 (6) 更多

  • 第132页 12
    当成吉思汗初打入花剌子模的时候,他因为那里回教盛行,偏要侮辱回教。回教是戒饮酒的,他命取酒囊放在教堂中。又把《可兰经》包在马足上,命回教教士替他牵着马缰绳。他又登了教士的讲台对众人说: 上帝生我,是...
  • 第119页 11
    蒙古人在俄罗斯境内保存了六百余年的寿命。当他们铁骑西征的时候,何等地顾盼自豪,那里把俄罗斯人放在眼里。那知道在六百余年之后,竟反过来了,不但在俄罗斯的蒙古人完全失掉了势力,并且连蒙古的老家也变成了...
  • 第112页 11
    [蒙古人...]他们把他的头挂在竹竿上,号令波兰全境。所有俘获的敌兵,一起把他们的耳朵割下。这些割下的耳朵都捆起来,一共捆成了九大捆。可怜日耳曼和波兰的残兵全成了无耳之人了! 让人想到日本的鼻冢。太可怕了。
  • 第94页 9
    这年(一二〇四)四月十六日,铁木真祭了旗纛,去打乃蛮。因为人又少,路又远,所以多设疑兵,夜中令每人都烧火五处。乃蛮哨望的在山头上望见,果然惊讶道: 只道达达们来得少,如何烧的火竟像星一般多呀! 他们...
  • 第52页 6
    正在磋商和议的时候,有一个兵丁,名唤郭京,自己说能用“六甲法”生擒金国的两帅。钦宗这时也急昏了,听得有这种不劳而获的便宜事情,乐得一试,就赐与金帛数万,叫他自己募兵。郭京尽唤守御的兵下城,自坐城楼...
  • 第41页 5
    赵元昊屡次侵边,使得中国疲于应付。判永兴军的夏竦揭榜道: 有得赵元昊头者,赏钱五百万贯,爵为西平王。 元昊知道了,派人到中国的市上,带了几卷芦帘,假作卖芦帘的,到一家饭馆里去吃饭。陕西的芦帘非常高,...

常识与通识 (7) 更多

  • 第188页 12
    [...]但是我逐渐打听出为什么几乎找不到奥地利的神父孟德尔的遗传理论的书,只因为政治的原因。我当时以为只要不去理政治就可以了,不料政治可以很方便地阻挡常识。 你不理政治,政治来理你。
  • 第186页 12
    写作常常是这样,你会被某个字眼不小心撞歪。日常中我也常常误入一条路,不过我常常索性就走一走看。
  • 第175页 11
    使裸体成为艺术,是在于大脑部分的判断,而这是需要训练的,而训练,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即使是美术学院这样的训练单位,模特儿也是不许当众除衣的,而是先在屏幕后除衣,摆好姿势,再出去屏幕。除衣是情境记...
  • 第155页 10
    法国有个聪明人福柯,好像是他讲的,“知识也是一种权力”。[...]但问题还有另一面,常识也是一种知识,只是这种知识最能解构权力。 常识也许是最高深的知识。
  • 第59页 4
    怕鬼的人内心总有稚嫩之处,其实这正是有救赎可能之处。
  • 第34页 2
    [...]但基因所安排的生理化学周期并没有料到人类会有一个因财产而来的理性的婚姻制度,它只考虑“非理性”的基因组合的优化。 正是博弈课上张维迎老师的观点
  • 第28页 2
    中国文化里的“享受痛苦”,一直有很高的地位,单纯的快乐总是被警惕的。“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天将降大任于斯”,虽然苦痛但心感优越,警惕“玩物丧志”,责备“浑身没有二两重”。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很清晰...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