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对《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的笔记(8)

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
  • 书名: 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
  • 作者: [美]威廉·麦克尼尔
  • 页数: 1064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
  • 第1页

    ∮ 问题意识/个人启发

    1.都知道世界是紧密联系的,可这种联系是靠什么完成的?(我:物质、权力、文化资源的流通;野蛮对文明的觊觎,战争)

    2.潜意识地把世界史观与个人体验相结合,可以避免吗?怎么避免?非得一开始就避免吗?(完美主义)(宏观和微观区别太大,个人可以脱身的事,国家脱不了身)

    3.文明的兴衰更迭是怎么发生的?一边骄傲放松,一边忍辱奋发?(这种心理应以技术的发明为线索,否则就是文学了)(还包括文明传播的作用,半文明地区的崛起)【美索不达米亚为例,灌溉农业文明达到极致,宗教维持秩序,忽视军事发展,同时地缘上易受打击,后来也就被闪米特人占据了。到后期,更是因为土地肥力的下降导致文明衰退】

    4.理解世界史,如何避免马后炮?

    5.为什么西方人敢把他们的文明叫做「现代」?难道公元前的中东也把自己叫「现代」吗?

    6.历史是中心更迭/偷师学习的过程。但中国发现无法借鉴美国的政治制度,这在历史上存在过这种矛盾吗?——“我竟不能学我的老师的全部?”

    7.历史和“真理”有什么关系?不要把世界史当作对宗教思想的解构。(思想是另一套叙事)

    8.一定要注意,把美索不达米亚捧为一切的源头,并且把其他文明成功的关键看做何时很好地吸收了某个先进文明,都是一种帝国主义史观(就像麦克奈尔所坦诚的)

    ∮ 本书思想

    1.麦克尼尔的写作理想:「对人类的每一个新成就所带来的收益和代价做明智的衡量」

    2.历史在技术的进步上是有显然的等级叙事的,这种情况下决不能瞎相对主义!

    3.世界的版图,根据不同的指标可以切割成差异很大的文化圈(如按音乐指标,南北欧比东西欧似乎更有解释力)

    4.本书写作的困难在于,同时把「相互作用」和「自主发展」两者表述完备

    【我觉得难点还在于,把「动态过程」和「静态剖析」相结合;把「微观活动技术」和「宏观运动」相结合。】

    5.历史学尤其要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瘟疫,自然灾害(包括虫灾),农作物,驯养

    6.历史像拼图游戏,根据现有文献、考古等途径归纳出一个“历史图景”,但同时需要逻辑推理出一些“未解开的谜”。比如三星堆可能独立发展出那么高度的文明吗?既然不可能,那是受哪里的影响而成的? 许多拼图需要进一步的考古来发掘,要知道,苏美尔文明居然19世纪90s才被发现,早期印度文明更是1922年才发现。

    ∮ 我学到的,和推理与发现

    那些半文明半边缘的地区,反倒能发现许多文明的完整痕迹。 比如亚述继承了苏美尔和古巴比伦的宗教和学问,我们现在所知的苏美尔和古巴比伦很多也是从亚述的抄本出来的。 所以可知西夏、金朝以至于很多西域古国能发现当时时代里中原的表现。

    一个遗迹发现什么和没发现什么,都很说明问题。没有发现军事类东西 却发现大量宗教类的,可以推测这个文明或城邦的类型。但是这也危险,因为经过千年,很多东西。 ●一个真理:相像不代表同源

    古文物。不要看到一个古文物就开始用自己的思维(或者“现代人”)去套。比如什么也不告诉我,让我去看波斯波利亚的马兹达像,我会说这个清晰的神像说明了拜火教教义对神像的具象化要求,而且翅膀是其最独特的地方。 但是事实是… 所谓古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充满冲突的历史,那个马兹达像清晰如斯,本来就违背了严格上的拜火教教义,这跟今天的人把天主画的清清晰晰是一样的;更何况,有翅膀的太阳光轮可能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甚至埃及)。

    古文献。1.和古文物一样,古文献里面也有古人们的感情附加。 比如周人假托夏。2.但还存在一种不可抗的古文献失真。例如亚特兰蒂斯。柏拉图也是认为自己和想真实描述的,但是一个传说经过跨文化的传播之后会失真,尤其是“所指”的失真,埃及当时的“最西”和古希腊的“最西”完全不是一回事!

    疑史从无 疑罪从无 疑像从无

    人造天堂认为宗教的发展历程是文明史的扩张的一个面向。如果把这个当做教条也是危险的吧? ●虽然从历史上看,(虽有一神论倾向的)埃及-美索地区仍被多神教统治着,更彻底的一神论出现在文明外围半边缘地区——波斯、希伯来,而且波斯的征伐和希伯来的军事挣扎与一神论是同步的(?) ●如果有一些文明的一神论倾向没有伴随文明的扩张,就可以认为这个观点站不住脚了吧。 ●更何况,为什么「一神论的文化观念导向文明的扩张」就不对呢? 这似乎就变成唯心唯物之争了。

    评价历史真的要小心。一方面要为考古证据及未来的挖掘留下可能性空间,一方面要用现有材料做逻辑推理。 我现在 上面两者都没有,只是在学习一种历史叙事,这种叙事的细节偏差对我来说不重要了。我这样做本来只是想配合社会学……

    文明这个单位、概念的适用范围在哪?在当下真的存在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吗? 还是以族群、文化区、政治势力来论更合适?

    自然地理、气候是乘数,重要的是人的被乘数。 重要的不是自然地理,而是人的地理分布。

    马克思的经济决定论也是一元错误。人造天堂说,经济永远要面对规模,规模靠协作,最大规模的协作就是分享共同的意识形态

    2017-07-24 11:56:56 回应
  • 第27页

    1.中东:埃及 赫梯 亚述 巴比伦 波斯

    印度

    希腊

    2.「技术」

    生产:农业,工艺;

    秩序:行政/法律,宗教/习俗,意识形态;

    软实力:文字/思想/学术,艺术,娱乐/竞技;

    内部资源整合:制度/法律,商业,金融(片面… 玩杠杠促进跨文明交流)

    外部资源获得:军事,外交,交通/通讯,贸易。

    3.条件:开局地理条件,奇观,生存资源/战略资源,周遭地缘/资源,

    4.变数:瘟疫(乘着文化交流之舟),自然灾害,蛮族入侵

    5.中心更迭(继承学习的链条)中东,中国,西方

    6.交通:陆路交通比海上交通更昂贵和危险(为什么??)

    ∮问题

    美索不达米亚 苏美尔 巴比伦 这些词的关系是啥?美是地理概念,苏美尔是民族【也是王朝】,巴比伦是城邦、帝国(?)

    ∮真实性考察

    1.文献 与 考古证据 的归纳推理,证据链

    2.逻辑推理:找出对方逻辑不自恰的地方,以及恶意捏造的痕迹,入忽视人口基数谈文明发展程度

    2017-06-16 22:20:52 回应
  • 第40页

    ∮ 中东 以美索不达米亚为线索

    三万年前随着冰川消退,跟随着猎物,智人出现在欧洲。似乎当时已有远距离贸易。

    BC 8000,欧洲已有弓箭、渔网、独木舟、小雪橇、滑雪板、驯养的狗。 早期宗教继续发展

    中石器时代(bc 8000-4500)农业和畜牧业大发展。欧洲和中东是大田农业(播种繁殖,谷物),亚太是园圃农业(母体的幼苗分株移植,块茎类)。 早期妇女耕种,男子打猎,后来许多猎人失业;中东居民已经驯养了山羊 绵羊 猪 牛。

    bc3000-1700,苏美尔文明发展比较缓慢,没有大突破。

    bc5000农村公社 bc3500神庙公社【文明社会开张】 bc3000城邦(书写出现;祭司+王权) bc 2250萨尔贡的地域性帝国(文明和野蛮的交接战略位置利于征服)

    bc1700-1900 美索不达米亚四分五裂,乌尔王朝被推翻,文明组织拓展到更广阔的领域,形成均势。后来汉谟拉比王朝短暂统一。 bc1500年 北方蛮族阿喜特人取而代之,伴随着重大意义的民族大迁徙。 亚述(bc2000-600);波斯(bc500-)

    这段时期新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政治军事方面(同时意味着经济方面的进步已经缺乏弹性?) 包括:

    1.帝国政治理论 和 更广阔的政治忠诚的发展。 苏美尔王表,美索不达米亚的炎黄尧舜禹合法性、一贯性证明:这块土地从来都是一个最高君王控制。神权和王权交融。

    2.官僚机构和常备军的发展。汉谟拉比时代,常备军可以分散但又随时召回;纳拉姆辛用亲属替代地方统治者和祭司,迈出建立官僚机构第一步。

    3.管理技术的改进。最早文字用于计算和记账,后来增强统治术。

    4.城邦之间的贸易增长 和 独立商人阶级出现。《法典》控制+保护商人阶层;军事活动保障商路畅通(金属,石材,木材;这些资源反过来也给养军队)。

    “大社会”围绕着「剩余产品」和「市场联系加强」出现:农民-祭司(保守),商人-官军(积极)。大社会不以服务神为主要目标,而是满足人的需求。大社会一半由官员、法官、士兵决定,一半由商人、工匠决定。 大社会同时也促进了文字诗歌和高级数学的发展

    ∮ 领域板块

    社会形态:农业公社(包括神庙公社+世俗类型;碎片,但每一个公社内部凝聚力强),“大社会”(如同液体,填补在各农业公社间的空隙之中)

    气候:中东大部分地区就在地中海气候带,夏天炎热干燥,冬天温和湿润。丘陵和坡地四季雨水丰沛。 另外,中东的气候变化更捉摸不定,所以很执着于精确的历法;亚洲季风带反之,如印度时间观就不强。

    科技:农业方面,刀耕火种,休耕,牵引犁(后来畜牲加入),引水灌溉。 在前文字时期,美索不达米亚的技术基本已经发明,后来只是小改进,似乎停滞。 美索不达米亚以数字极其关系见长,希腊以几何见长。

    农民与牧民:贸易、冲突;猎人没什么时空观,只有饱食和饿肚的不确定循环。农民无政府,猎民家长制。农耕文明保守,猎牧文明尚武、男人地位更高。

    经济制度:从家庭小生产 转向 苏美尔公社工作组——神庙公社。农业产品剩余,职业群体的经济纠纷,促进管理阶层出现;祭司、管理阶层、手工业者的出现,又反过来促使人们生产更多农业剩余产品。

    居住形态:新石器时代——村落社会(游耕 到 永久居住点),农牧 酿酒 纺织 陶器 磨光石器。烤肉永远比煮饭早,因为陶锅还没发明! 苏美尔 城邦文明

    政治/军事:美索不达米亚地形地势对军事不利,入侵者非常方便;其沉湎于宗教祈祷,维持稳定和保守的神圣秩序;城邦之间不和。神庙制度发源于苏美尔本土,王权来自闪米特人(游牧传统),苏美尔人引进王权,与祭司权冲突。

    贸易:下美索不达米亚缺少石头、金属和木材,与山区民族达成协议,用平原的农产品交换石头;远征队。

    性别:母系社会,旧石器时代 到 新石器时代早期(学说:先是采集更稳定,后来农业又起于妇女;生育者的神圣性)。但是随着牵引犁的广泛使用,男人的地位又上升,因为不管是狩猎还是驯养动物都是男人来干的,自然也跟着牛下地(公元前3000年)。

    宗教:洞穴是宗教场所——大地之母,意喻着一切生物的归宿。 自然和人为的不经意的灾害使人们把其解释为神的震怒和嫉妒,因此要通过祭司讨好他们;苏美尔神学认为,神奴役人是为了自己不必再从事劳动。神庙同时也作为粮仓。政教经一体,祭司事务包括指导生产。 风暴之神enlil掌管着最高权力,可以依据众神的意志决定摧毁哪个城邦。 bc2000,乌尔出现金字形神塔。 巴比伦城邦崛起后,马都克成为众神之王。 后来人们祭司和抄写员(注意:而不是大众!)用诗篇来表达对神的抗议(同时即在动荡时期对传统的抗议),认为神「应该」要公正,但这种呼声面积小;从bc1500年起,他们放弃对神学、宇宙和道德的思考和质疑,转投“百科全书”式的写作,不再向前。

    ∮ 美索不达米亚

    衰退:水利工程经常要调整,工作量大;灌溉水渠促进周期性灾害;河流自行改道;上游民族有对下游民族的控制力;军事地缘易受侵害;

    ∮ 疑问

    到底人们是怎么学会农业的?(作者说可能是当时的人求福把种子洒下,没想到长出来) 人们又怎么会驯服野兽?

    从采集-狩猎 到 农业畜牧业的变迁中,遇到哪些阻力?(文化、原始宗教的阻挠?还是欣然感谢自然之神?)

    人类为什么穿衣?(御寒、控制性、大姨妈?后来的品味意义)

    为什么农业都有了,还有一些族群选择继续畜牧、游牧? 除了因为土地问题,另一个说法就是他们是自由惯了,不想被束缚

    考古无法考到的东西:许多游牧民族的文化(因为没有定居点),易腐烂的珍贵品(包括衣服、各种文化象征)

    陶器、纺织、武器的进化路线?牧业、手工业的进步路线? 军事和组织的进步路线?

    美索不达米亚的农业跟中国的农业有什么区别? (美索不达米亚似乎更混合,我们则单一农业?)

    这种知识点的记录到底能探知古文明的多少?这种写法是按各大类领域来写的,如果能把一个时期的历史全貌地、各领域糅合地写出来,那就太棒了。 (不不,还是现在这样更「准确」,流水账虽然真实,但是过分碎片,无法直接揭示历史暗流)

    吉尔伽美什 创世记 “咏受难的诚实人”,和犹太圣经的关系是什么? 多神论发展到一神论的动力仅仅是政治需要吗? 如何解释几乎没有统一或稳定过的犹太人“一贯”拥有的一神论(比任何民族都早?)?

    “大社会”和“市民社会”的区别是什么? 真的存在那种高度市场化、民主化、资本主义高度被尊重的市民社会吗?

    奇怪了,怎么好像没有提到奴隶呢?大工程都由农民来完成吗? 希腊怎么就一直听说有奴隶呢?

    没提到家庭模式

    也没提到货币的发展。都只是物物交换?

    也没提跟各文明的外交史

    2017-07-24 11:33:11 回应
  • 第103页

    ∮形态

    新石器时期和旧石器时期的分野,城市文明和野蛮状态的分野。

    文明传播如同蛙跳,产生一个个河谷小文明,后来又被更大的文明吞并,就像游戏里一样。

    按照开局条件,除了美索不达米亚外,还有尼罗河流域、印度、奥克苏斯河和锡尔河(中亚,注入咸海) 三个流域适合建立大型文明,但第三者似乎没有成功(由于处于内陆,苏美尔文明难以传播;海陆则更有优势)。

    文明的传播 必须仰赖当地文明勃发的基础,比如制陶轮盘传进埃及,得等到当地产生了专业陶工,这门技术才能站稳脚跟

    文明发展的中心就是社会纷乱的中心:蛮族虎视眈眈。在bc1800-1000年的青铜时代,高级野蛮人(出现在文明和野蛮的过渡带) 对 文明民族的征服更容易,称之为「文明梯度」,是文明史第一阶段终结的标志。【意思是中国要等到魏晋南北朝才出现了蛮族真正入主?】【关于蛮族战斗力强于文明世界的讨论:蛮族全民军事化,文明世界则只有常备军;蛮族的军事技术总是先于文明,铁制武器的使用也比文明世界更普遍】【蛮族入主带来的反应是「土著反应」,如埃及赶走喜克索斯人之后的对外扩张】

    1.文明的起点,都是平等主义的村庄。如果没有蛮族的骚扰、文明世界的(强制性)贸易,村庄形态或许将永远存在下去。 文明世界跟这些原始地区的交流,也为其后来被这些原始地区变成半文明地区、并被侵略埋下伏笔。 【西周前也是吧?后来被军事垦殖了。中国那时候同样也是军事更甚,才挤压了宗教的吧】

    2.平原地区和山区资源结构不同、粮食的丰腴程度也不同。山区居民因为粮食更紧缺、商路更容易被打断,更倾向于军事化,刺激军事贵族的出现;山区居民和游牧民族,构成了“野蛮世界”的重要两环。

    3.几个重要的外围文明。

    印度河(bc2500—1500) 宗教统治,而非军事。两座城市很像。

    赫梯(bc2000—800)艺术暗淡;军事贵族统治。

    亚述(bc2000-600)惊人的军事组织能力和战术才能。后期因为吸收过多异族部队失去了控制力。

    克里特(bc2500—1500)第一次海上霸权,海盗和海上贸易,得到资源丰富,孕育了自由的民众。

    以马耳他为发源地的巨石文明传播。

    ∮关键突破

    1.水利灌溉

    促进管理集团产生,出产的剩余产品反过来可以雇佣更多劳动力,同时也创造文明(拿剩余产品来养工匠、艺术家)。 一个文明仅仅靠“肥沃”土地,根本创造不出文明!需要科技,也需要社会机制的诞生(而社会机制显然是为了管理和协调水利才能诞生的;而为什么需要水利?因为人们想吃得更饱!吃得更饱之后甚至吃不完,也就有闲去做更多了)

    2017-07-24 11:33:23 回应
  • 第108页

    ∮埃及 社会形态:古埃及在政治上早熟,得益于地理环境、缓慢内生的统治术 以及美索不达米亚的影响。早期埃及像一个扩大了的神庙公社(区别在于神与王是一体的),社会区分为 农民大众 和 神的家族。 宗教:统治者是神的化身,在美索不达米亚,神是超乎人的,要靠祭司做代言人。地理与气候的稳定,缺乏外族入侵,让埃及人的文学更能关注现世性。【这段一直不理解…】

    军事:土著效应时的埃及帝国大杀四方,但是从蛮族那里学来的战车很快衰落了,铁具蛮族重新扫荡,而埃及周边也缺乏铁矿,并且国王注重建设宗教而非军事组织,过去的雇佣兵制度(雇佣蛮族)也失去了控制力。

    概述:政治早熟,地理因素促使早早统一,农村为主,城邦异类。周遭石料丰富。宗教神系混乱,宗教统一不长久。人们奔着永生,资源用于修墓。贸易由王室主导(后期又由官员和权贵),挤压市民社会以及地域间的商业,贵族和精英的负担全落在农民身上,缺乏弹性。没有“大社会”。

    趋势:文明和权力集中在王室,后来脱离忠诚的官员叛变;艺术从王宫艺术向平民艺术转变。古王国的崩溃,使不朽的权力下放。

    ∮ 埃及的最后挣扎

    埃赫那呑和他的阿吞神。 阿吞也很奇怪,一边一神化,一边放弃永恒、追求一瞬和人类情感。 失败的原因包括未能击退保守阿蒙祭司和信徒(内部利益集团),而且阿吞信徒的外族成分使得这种宗教斗争又演变为阻挡外族的斗争。我猜想失败的原因在于他的一神化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 没有强大政治军事做后盾,另外 也没有走亲民路线而走高端路线,也就无法扎根于民间了。

    ∮命题

    1.古埃及的集权传统太狠,不民主,导致灭亡(有点搞笑…在任何时候集权程度高通常都是优势,朝鲜集权而萎靡是地缘政治以及国际封锁的结果?)(这个命题也是线性历史观的,以民主与否为核心标准)

    2.古埃及的宗教把统治者神化,与美索相比,为社会留下的空间更狭小,阻碍了多元社会的产生和发展(然而多元如有大社会的萨尔贡和巴比伦也未能逃过灭亡)

    3.为什么古埃及和巴比伦在保守之下没能获得文明的继续,而中国能?(这个问题是有意义的吗)

    因为中国相对更“开放”吗?因为中国的地缘位置使得外族更容易被同化吗?是因为中国的文化和社会网络有更特殊的不可磨灭的东西吗? 文字 文学,文化聚集在下层(而非像埃及一样在王室),中国人也更入世(灾难来临时不总是寻求宗教)

    2017-07-25 08:58:23 回应
  • 第152页

    ∮ 关键突破

    1.二轮战车 及 不断地改进。蛮族大杀四方的利器

    2.铁器时代到来(bc1200左右从覆灭的赫梯帝国传出)。 宣告青铜时代结束(靠石制木制做农具;战车的时代),铁器时代到来(廉价的铁制农具;铁具步兵阵的优势胜于战车)

    ∮ 军事、政治的变化

    铁器时代;土著反应(文明吸收土著向外扩张);埃及的军事成败;亚述收编降兵、异民族居民进军队埋下祸根;亚述的四个兵种,轻装步兵 重装步兵 骑兵 战车,嗜杀成性。

    ∮ 管理体制

    埃及跟中国真的像,主体部分始终中央集权和神权统治,但新纳入的地方只做朝贡体系和军事联系;bc1200-1100间的蛮族和海盗在中东建立一系列小国(包括希伯来人),一代人的政治一体化程度就已经达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千年来的成果(汉谟拉比)。

    下面单独吹亚述。 亚述在管理体制上的成就:1. 很早的效仿汉谟拉比的成文法,较成规模的中央集权; 2.因军事需要建的驿道促进了贸易,促进帝国结合; 3.亚述处理地方叛乱的做法 a.军事殖民 b.强制叛民迁徙。 历史功绩还在于,大大促进了世界性文明的发展

    波斯的经验。 一开始波斯的征服只是民族解放,没有沿袭亚述的压制民族自觉的做法(这也是征服顺利的原因之一),但埋下祸根,直到大流士一世学习了亚述经验,bc500年,加强中央集权,严格控制地方。然而在其统治末期,巴比伦和埃及都叛乱,波斯相继把两者打残,驱散所有祭司,破坏其文明连续性。

    埃及本来还有一线生机,就是希腊化浪潮把波斯打下去了,但在托勒密王朝(bc323-30)内 埃及祭司和农民对希腊-东方民族之间还是缺乏学习,仍然我行我素,缺乏互动。

    ∮ 社会结构

    早在bc1700年前,地主就已经掌握了农业地区的权力;山区和沙漠居民能维持他们的原始精神以及平等主义传统。(希伯来圣经也表达了对高利贷的痛恨;亚述法律甚至给奴隶留了一些权利,可被视作平等主义的痕迹)

    bc1200年的蛮族海盗入侵使平等主义精神稍微提升,农民的自由独立精神提升。但是接下来的世界性文明发展,又将农民抛进了那个早在bc2000年就存在的半依附/被控制的状态之中;唯一的不同就在于这个新的世界性文明不仅触角向小公社农民伸得更远,也给农民提供了诸如铁器之类的有助于他们生活的事物。 农民一方面被压榨,另一方面也有一点自主权以至于可以在大社会中用自己的剩余产品交换农具,这可以算一种社会进步。

    这种进步是怎么来的呢?基础在于农民与工匠/手工业者的分工更专业化了,小城市和农社的分工也更明确了。这种地域性的稳定模式的出现,即使远距离贸易被破坏、政治体制被摧毁、文明被暂时破坏,也能很快把模式重建。为什么呢,因为文明不再只依赖于少数统治者、地主、商人手里的不稳定的财富,文明中的小城市/市镇越来越多、和各自区域的农社关系也得以建立;正所谓王朝不断推翻和重建,人们的生活模式并没有太大改变(而在极端的例子中,如早期古埃及,由政治体制主导的人工灌溉几乎决定了农民的存亡,没有政治就没有农民)。

    问题:

    1.战车的衰退到底为何? 整理网上的原因,包括马的驯化和培育加快,马蹬等技术的出现使得骑兵优势大大强于战车;铁具带来的步兵革命也挤压了战车的空间。

    2.中国的战车是内生的,还是中东传来的?

    3.希伯来人的一神论

    2017-09-11 09:20:39 回应
  • 第209页

    bc1700-500

    相似处:都是入侵的游牧民跟农业居民相互交流的产物。

    不同点:印度和希腊是中东世界性文明的两翼,多中心发展(注意印度在bc3500-3000间和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统称为“河谷文明”,是更早的小规模的世界性文明);中国地理上则相对隔绝,跟蛮族打交道更多(青铜武器、战车可以由此引入;但缺乏海上沟通,这种交流是低效的,当bc200字母文字可以传进来时,中国的表意文字已经扎根),历史的建构是单中心。

    ∮ 印度

    概述:在河谷文明时期的印度河流域,和这个时期早期的喜马拉雅山麓 好像都是城邦文明(前雅利安人);新雅利安的君主专制国统治深化后,文明转移到恒河,种姓制度突出。

    古印度宗教四阶段:●新雅利安人的入侵碾压前,与早期美索不达米亚相似的农村公社及个别城邦,众神之下有祭司; ●新雅利安人君主专制后,婆罗门教得势,祭司的地位甚至高于众神,人们的生活围绕着祭司的领导进行「仪式」以在现世得到报偿(吠陀) 和 死后不朽并轮回升华(梵书); 「分界线:君主、大量城市出现;前两个阶段的宗教需要剩余财富的支撑,到后两个阶段就被淡化了。」●奥义书 和 种姓制度及婆罗门教祭司之间的矛盾; ●佛教和耆那教部分地从奥义书中脱胎并发展大量信徒。

    种姓制度定义 成因。印度哲学中的超级想象力,是否跟种姓制度也有关系?上层自由到极致 底层束缚到极致,都是想象力的土壤。(但是这种说法应该回到当时的历史情景考察,毕竟放到今天,印度人也没那么水深火热,种姓观念和逃脱现实的想象力完全是继承的)

    (以古老婆罗门为代表的)吠陀和梵书中的世俗目标 和 奥义书中的弃绝世俗、与梵天融为一体 之间有巨大分歧(佛教 耆那教似乎继承了奥义书)。这种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一说是,早先印度北部的城邦、共和国的生活被专制科层的君主国冲击,不愿就范的部分自由贵族(前雅利安人)由此进行苦修和顿悟。 ●同时不能忽略前雅利安人自身的文化传统,或许他们本来就有苦修和脱世的传统。

    ∮ 希腊

    希腊历史之所以更完备,一方面跟中东交流更多,考古证据更多,另一方面跟民族对历史重视的特性有关(区别于印度对历史的漠视。可为什么有这种区别?) ●希腊为什么形成法律至上 以及 人人参与的精神,这是令我困惑的(平等观遗留得厉害,岂不是更说明部落制精神的遗留吗?? 是“平等的野蛮”造就了希腊的民主吧!)。

    迈锡尼,商业+海盗,军事化程度高;希腊部落入侵;部落制——家庭制。 贵族和王权之间形成来源不清的制衡,贵族后来甚至把王改为非世袭的。

    重装步兵及严密的方阵 促进了希腊人的平等观念(拥有少量资产,生活体面,负担得起步兵装备,平等地挥洒勇武),贵族也在这种潮流中以不奢侈为荣。

    雅典商业:缺少土地的人从商或移民;贸易转出(橄榄油,葡萄酒),转入(谷物,金属,木材 等原料);商业性农业 利润之高 但种植和培养的困难之大,以至于某些城邦的僭主甚至采取国家贷款政策给农民提供优惠;农民对商业以及换取大量剩余谷物的贡献使他们觉得自己也是和城邦人一样理想的公民,这跟中东那边的城乡剥削区别很大;但是到了后期,商人阶层和手工业者并不被尊重(或许因为他们太奢侈 且不热心公务),悠然自得的自耕农是希腊人所追求的。

    政治:平等主义使得僭主纷纷上台,劫富济贫,但是僭主在军事外交上软弱,重装步兵也感到自己的旁落,希腊面临着寡头制和激进民主制的岔路口。激进民主得以实行的一大原因在于海军舰队的划桨手阶层兴起促进的平等观念。 ●雅典民主的特点:1)不彻底性;2)贵族把他们的特性替换成公民特性(人们追求的公民实则模仿贵族);3)跟个人主义毫无关系,公民没有私人事务,一切都是公务,且心甘情愿地接受国家的意志(苏格拉底是榜样吧),独自奢侈享受是可耻的。

    希腊世界的纽带:德尔菲神庙;奥林匹克。 ●希腊人的世界观:自然规律——法律——公民。 ●中东人的世界观:神——国王——人民。

    艺术:古风时代雕塑模仿埃及(相当于文化模仿,而不是根源);古风时代的的史诗和神话、抒情诗跟城邦都没有太大关系,都是贵族的英雄自我独立精神在主导,中后期才出现歌颂城邦的

    神学/哲学:荷马的神话不能让希腊人满意,宙斯被描写得既全能又受限,希腊的神职人员弥补不自恰的努力并不多;而在中东体系完备的宗教思想、哲学影响下 希腊人开始建立注重事物属性的哲学,学者地位上升,并开始了更多原创性思辨。伊奥尼亚哲学学派专注自然界以及事物属性,把城邦的结构映射到宇宙之上,甚至消解了荷马描写的人格神 和命运的意义。与之相反,毕达哥斯拉学派崇拜俄耳普斯,把知识和科学看做得救之路,脱离城邦进行禁欲主义的活动,最后被城邦击碎,可被看做欧洲历史上国家与教会的首次冲突,使希腊哲学迈向摆脱城邦政治同化的第一步,没有他们就没有后来的爱利亚学派和柏拉图(对印度可容忍的,对希腊不可容忍)。

    毕达哥斯拉时代的希腊城邦是城邦主义凌驾于个人主义和私人结社的神秘活动的,是平均主义的、甚至磨灭个性的,城邦法律也打压人们对个人的得救和与神的直接交流;然而人们的这种倾向之深,以至于后来基督教唤醒和合法化了他们的这种渴望。 希腊的国家-民族主义也首屈一指,影响后来欧洲的政治格局对地域国家的偏爱。

    ∮ 中国

    农业:可能有中东传来的农具; 犁的应用较晚,锄头和铁锹足以应付,因为这是田园式的小规模种植,而非中东那种大规模的种植。

    ●商:和早期中东相似,宗教为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的混合物,祖先的地位高于神;工匠和商贩的地位也依附于统治者;中央集权程度很低; 青铜器部分器型源自龙山文化;文字最初用于占卜,文字的发展似乎受到中东的影响。 ●周:和其他蛮族联合推翻了商,后来又被蛮族推翻 才建立东周,但权力已旁落诸侯。 麦克尼尔认为周和商没有质的区别,从我看到的钱穆和人造天堂来说不是这样,一是封建制,二是宗法制,都是新的?

    西周封建 跟 西欧封建的区别,前者是有意设计的政治制度,天子自上而下遣人(包括亲属、功臣和前代贵族)立封国进行军事垦殖,并用宗法制维系忠诚;后者是种社会形态,各等级的领主、群体自下而上地寻求庇护(一个附庸甚至可以效忠多个主君),主要靠契约来维系忠诚。 宗法制是人的 和血统的,欧洲封建是“王位”的(教皇开除教籍,底下各级领主马上叛乱)。中世纪欧洲是个“教会官僚—封建”二元体制。 ●分封制之下的经济制度是井田制,土地为国家所有,国家规定八家共耕百亩田,按年龄分田收田,抽九一;战国时税改,废公田变私田,允许自辟田地,按亩收租,抽十一。

    政治文化与哲学:麦克尼尔认为中国的古代思想者们为推翻不行德政和良政的君王留下了空间,一方面为新朝代留下可能,另一方面也为政变留下可能;宗法制则有利于平息无休止的战争,构建集体认同。● 王莽的夺权就没有被认可;似乎中国还是需要大规模的军事征伐才能建立朝代合法性(南北宋 东西汉,姓都没变!)

    艺术:青铜器的精致程度和政权的腐朽程度似乎成正比;

    ∮ 问题:

    1.苏美尔王表和西周宗法制有什么异同?是否因为中国的相对隔绝(地理;蛮族)带来的单中心,使得宗法能够存续下去? 而虽然苏美尔王表的意志也强,但抵不过文明的多中心?

    这个… 其实也要看最初的社会形态,苏美尔一开始就是城邦文明,和中国就很有区别。 啊啊,问题是,商朝是不是也有城邦文明的味道?

    2017-09-11 09:20:32 回应
  • 第400页

    没有希腊化,(就没有弥赛亚观念),也没有犹太人和希腊人的融合,为基督教做准备。 耶稣不是凭空跳出来的,在他生前就有希腊哲学对犹太圣经的讨论

    罗马与汉代人更容易受流行病侵害,而中东人则相对免疫力较高(交汇地带,早就被病毒弄过了)。 而文化的逻辑与病毒的逻辑相反,越是偏远的地方,文化的保持就越稳定,反倒是中东的宗教文化变化极大。有病毒免疫力,却没有文化免疫力

    2017-09-20 14:52:48 回应

gh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0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