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豆鼻对《万历十五年》的笔记(11)

豆瓣不豆鼻
豆瓣不豆鼻 (流肉汤真好喝 ^^)

读过 万历十五年

万历十五年
  • 书名: 万历十五年
  • 作者: [美] 黄仁宇
  • 页数: 320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1997-5
  • 第1页
    因之我们的政事,注重体制的安定,而不计较对一人一事的绝对公允。牺牲少数人,正是维持大局的办法。人事考察条例,也就从这里着眼。

    公正对于中国统治集团来说从来不在单子里,稳定则是一直在第一条。所以一旦出事就搞掉负责人,不管谁的责任,负责人自己辖区出事只能说自己倒霉了。所以能不欺下瞒上么?瞒上就变成必须的了,瞒不住自己就完蛋。

    2018-10-18 10:55:51 回应
  • 第2页

    张居正属于执行派,立志于提高官员效率,改革就会造成官员不满,再加上他自己虽然有能力但是也贪财,别人送礼都笑纳。虽不是说是贪污公款,但也算收受贿赂,他家产不是最多的,但也不少。太监都比他贪得多。但由于他收礼多,自然也成了一个攻击的地方。中国历史上真的有又有能力又不贪财的能臣么?

    2018-10-25 06:24:54 回应
  • 第3页

    申时行就属于和事佬,有张居正的前车之鉴,既不能惹急了群臣,当然也不能惹急了万历。虽然有一次立太子的密折泄露导致自己被群臣攻击,但也算扛住了,攻击最厉害的后来也都降了职。

    2018-10-25 06:27:46 回应
  • 第4页

    文中说万历看透了这帮文臣的动机,攻击别人可能是为了自己仕途可能是为了名留青史,所以在最终的立太子事件中放弃抗争,撒手不管了。这就是属于孩子气性,开始想斗,斗不过就只想解气的方法,而不是找胜利的办法,逃避和柔弱在此体现。当一个皇帝当成了一个象征也是可悲,如果他能扶持自己的传声筒,就是要听话,皇帝的命令马上全力支持,另外扶持自己的能臣,真正的智库,而且不能是一个,免得大权旁落、以及打压跳脚者建立威信,不杀几个人不灭几个家族不能立威,而且在有点火苗的时候就开杀,让起哄的都闭嘴。至于是不是改革是不是废长立幼,那当然是大权在握后再考虑。

    2018-10-25 06:48:25 回应
  • 第5页
    就在这1587年即万历十五年,辽东巡抚注意到一个建州酋长正在逐渐开拓疆土,吞并附近的部落。他觉察到养虎将要贻患,就派兵征讨,但是师出不利。他认为失败的原因,在其部下开原道参政不照命令行事,而坚持其个人改剿为抚的主张。巡抚参劾这参政的奏折一到北京,被参者反而取得到了京中监察官的同情,他们又出来参劾这位主剿的巡抚。申时行认为这完全是一件小事,不值得引起内外文官的不睦;所以他又以和事佬的身份出面调停,建议皇帝视双方的互相参劾业已彼此对消,也不再作是非可否的追究。于是这位酋长今后得以为所欲为,而且还能够继续利用本朝内外官员的不和来发展他自己的千秋大业,此是后话,也不在本书叙述范围之内。这位酋长并非别人,据当日记录称,他名叫努尔哈赤。若干年之后,他的庙号则为清太祖。

    现在看这个辽东巡抚是很有远见的,当时对蛮夷也没个策略,比如总是扶持一个打压一个。也不能怪申时行,那时候打压了爱新觉罗,那可能叶赫那拉就起来了。没有政策的话这是不可逆的。

    2018-10-25 07:00:53 回应
  • 第6页
    起初,万历皇帝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以为对张鲸作一番口头申斥就足以了事。廷臣见参劾无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准备参劾全部的大学士。以造成张鲸不除、内阁也别想安生的舆论压力。由于群情鼎沸,万历只好承认失败,把张鲸免职。据当时接近皇帝的人透露,这件事曾使皇帝大为伤心。但就在张鲸将去未去之时,尚有一个下级官员不知道皇帝已经屈服,竟然又上了一个奏本,说张鲸如此难去,想必是皇帝陛下也接受了他的贿赂。这种无礼的奚落使这位官员挨了六十廷杖,但是年轻的皇帝却为此而更加心灰意懒。他本来已经对早朝和经筵感到极度厌倦,至此他拿定主意,今后再也不愿意公开接见这些不诚实的、口是心非的臣僚了。他隐居在深宫里,唯一能和他呼吸相通、忧患与共的就是贵妃郑氏。

    万历的柔弱可见一斑,完全可以一边免职一边把最激烈的大臣找借口罢官了,要不特务组织是干啥的?而且那个下级官员敢上本奚落,可以直接砍头,家族内士人用不录用。这皇帝当得多窝囊,就是大臣们看透了,万历生气大不了就是打板子,抗一下就能名留青史了。感觉这些文臣也是被惯坏了,不知道伴君如伴虎是什么感觉。

    2018-10-25 07:07:18 回应
  • 第7页
    海瑞下车伊始,就把他的“督抚条约”三十六款在所治各府县公布。条约规定:境内成年男子一律从速结婚成家,不愿守节的寡妇应立即改嫁,溺杀婴孩一律停止。巡抚出巡各地,府县官不得出城迎接,但巡抚可以传询耆老听取他们的控诉。巡抚在各府县逗留,地方官供给的伙食标准为每天纹银二钱至三钱,鸡鱼肉均可供应,但不得供应鹅及黄酒。境内的公文,今后一律使用廉价纸张;过去的公文习惯上在文后都留有空白,今后也一律废止。自条约公布之日起,境内的若干奢侈品要停止制造,包括特殊的纺织品、头饰、纸张文具以及甜食。

    放现在看的话完全没问题,只是加速结婚改嫁这个规定有点奇怪,管得宽了,其他倒是主张节俭。

    2018-10-29 05:07:17 回应
  • 第8页
    本朝的军制规定,常备军由200万“军户”提供,每户出丁男一人,代代相因不变。设立军户的目的,既在于保证官兵的来源,又在于保障“民户”不致因战争动员而受征兵的骚扰。这制度开创伊始,流弊即随之而来。民户被编入军户,大部出于强迫;即或出于自愿,也常常是基于权宜之计,时过境迁,当初的应诺就不能矢守不渝。所以各个驻兵的卫所刚刚成立,士兵逃亡和换籍的事件即已层出不穷。时经一百多年,各卫所的土地,不少都为各军户抵押和出卖。加之长年以来,除了西北边境,绝大部分地区都承平无事,所以,一个卫所的实际兵员往往远较规定的编制为少,在退化最严重的卫所中,竟仅为规定编制的百分之二或三。

    代代相传这是怎么想的,家里只有一个男丁自然不会出来当兵了。200万估计实际也就20万,还是分散在全国。

    各个地方政府按照规定的数额把给养直接运交附近的军事单位,军区和中级以上的后勤机构。一个府县,可能输送食粮及银两于十几个不同的小单位;一个卫所,也可能接受十几个府县送来的粮食和银两。

    多点到多点啊,简直就像bt下载,那是没办法统筹,也没办法应付变化。

    和刘廷同在辽东战役中牺牲的杜松更为粗蛮卤莽。他在作战时身先士卒,可是一旦战败,就会毁坏自己的兵器甲胄以发泄怒气,而且不断声称必须自杀或者落发为僧,毫无镇定从容的大将风度。因之,此人被努尔哈赤称为“杜疯子”。

    挺有个性的战士,适合当个冲锋连连长。

    2018-11-01 06:44:32 回应
  • 第9页
    这种战车只有8片可以折叠的屏风,共长15尺,平时平放在车辕上,作战时打开树立在一边车轮之后以代车箱,所以又称“偏箱车”。几十辆战车可以并肩衔接,摆成圆形或方形的防御据点。屏风最靠边的两扇可以前后摇摆,有如门叶,以供步兵出入。

    这种车看着还真是有创意,灵活方便,随时成防御阵地。

    鸳鸯阵

    队长1名、火伕1名,战士10名。这10名战士有4名手操长枪作为攻击的主力。其前面又有4名士兵:右方的士兵持大型的长方五角形藤牌,左方的士兵持小型的圆形藤牌,都以藤条制成。之后则有两名士兵手执“狼筅”,即连枝带叶的大毛竹,长一文三尺左右。长枪手之后,则有两名士兵携带“镋钯”。“镋钯”为山字形,铁制,长七八尺,顶端的凹下处放置火箭,即系有爆仗的箭,点燃后可以直冲敌阵。右边持方形藤牌的士兵,其主要的任务在于保持既得的位置,稳定本队的阵脚。左边持圆形藤牌的士兵,则要匍匐前进,并在牌后掷出标枪,引诱敌兵离开有利的防御的位置。引诱如果成功,后面的两个士兵则以狼筅把敌人扫倒于地,然后让手持长枪的伙伴一跃而上把敌人刺死戳伤。最后两个手持锐把的士兵则负责保护本队的后方,警戒侧翼,必要时还可以支援前面的伙伴,构成第二线的攻击力量。

    戚继光真乃军事天才,这种阵法实用高效好训练,即使对付蒙古人估计也不会吃亏,可惜就没机会真对蒙古兵用过。

    2018-11-01 09:37:59 回应
  • 第10页
    他的部队和他本人充满了矛盾,在火器已经在欧洲普遍使用的时候,他动员大批士兵修建碉堡;在他的混成旅里面,枪炮手和藤牌手并肩作战。他一方面是这样精细,仔细计算日出日没的时间;一方面又这样野蛮,把违反军纪的士兵割去耳朵。这些极端矛盾的事实,在其他国家内,可能彼此相隔几个世纪,而我们的帝国则在一个军区内同时出现。

    懂政治懂文学,精通军事,一生奉献军队,同时也会送礼给恩人或同道,感情上也不一定专一。作为一个人来说这不是很正常,古代就没一个是道德完人。

    2018-11-01 10:25:2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