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豆鼻对《谁在我家》的笔记(1)

豆瓣不豆鼻
豆瓣不豆鼻 (流肉汤真好喝 ^^)

读过 谁在我家

谁在我家
  • 书名: 谁在我家
  • 作者: 海灵格(Hellinger. Bert)
  • 副标题: 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
  • 页数: 333
  •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 出版年: 2012-3-1
  • 第123页

    乱伦

    是继父的努力和需求被打折扣、未 得到肯定、被忽视,有些时候甚至被贬低和奚落。父母之间就会产生付出和接受 的不平衡,男人付出的太多而女人接受得太多。如果这个虫人能够真诚地向她的 新丈夫表示自己的感激:额是的,现实生活中你付出而我接受,我对你所做的一 切表示深深的感谢/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能够保持付出和收取之间的平 衡。这种不平衡就可以得到纠正,避免恶化到破坏性的水平。
    管什么原因,只要在父母之间的交换中”出现诸如性和情绪需求方面的赤 字的话,整个系统中就会发展出一种不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会试图平衡他 们之间性的赤字,会通过把女儿提供给男人
    我感兴趣的不是责备谁,我是在寻找解决 办法

    这种犯罪有多重原因,且不说把qj说成乱伦的说法是否妥当。施暴者的个性、成长环境;配偶对他的坏态度或卑微态度或纵容。我以为的解决办法是解决受害者PTSD,而海灵格给出的是解决“家庭不和谐”的办法,好比轮胎掉了给你瓶胶水粘上看起来好就行了。有施暴者在,配偶表现再好也可能出现家暴和性侵,即使同样的配偶,在正常家庭里怎么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一个是必要条件,一个是非充分条件,海灵格混淆了两者,情感上非常“不偏颇”觉得说谴责施暴者无济于事,字里行间是女人的责任,“维护自己的尊严”是男性被迫做的

    和其他形式的乱伦情况一样,对于一个被诱导来帮助家庭维持付出和接受之 间不平衡的孩子来说t解决的办法就是让她能够真诚地说:"妈妈,我同意为你 做这些事「并对父亲说:爸爸,我为妈妈做这些。有些时候,当那个男人也 在现场的时候,我会让孩子说:我为妈妈做些事,并且我同意为她做这些事。有些人反对用“同意”这两个字,但是,受害者都肯定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些句子提出的那些动力早已经运作在家庭之中,它们会把孩子的爱引向光明。发自内心地说出这些句子,孩子就能够表达出对父母天真无邪的爱,以表达 出原始的美和力量。能自发地展现出心灵深处的意愿(虽然常常是无意识的),即 愿意为自己的父母做出的最痛苦和最具破坏性的牺牲口从系统的观点来看,孩子 这么做,是为了纠正家族里的不平衡,至少是下意识地。她的同意是源于爱的。 对她来说,解决办法是说出真相,指出系统的动力,公开宣布自己的爱,指明母 亲在乱伦动力中扮演的角色,让自己意识到是在帮助解决父母问题并从中抽身而 出。这些句子指出母亲是这些事情的共犯,而且也不会让父亲推卸自己的罪责。

    把性侵说为乱伦,再把各种形式的乱伦说成“被诱导来帮助家庭维持不平衡”,解决办法就是让受害者自己认为自己“同意”被侵害,给受害者洗脑。这里说出了“系统”的真相:孩子受侵害是为了弥补系统的不平衡,且是种牺牲。最后轻描淡写说不让父亲推卸罪责。前面还说继父继母不应该有抚养权,这里就变成爸爸了,还充满着爱。我闻到了一股恶臭。

    真正要做的是心理自信的重建,自尊的重建,接受自己拒绝侵犯的事实等等,对PTSD有一套流程。而不是这种“斯德哥尔摩式治疗”。

    发现了共同点,侵害者都是男性,但是需要欣然接受的是孩子或女人,有责任的是女人。主题就是让女人和孩子怎么张开怀抱拥抱出轨、暴力、性侵的男人。可能这种“治疗”下的家庭真会显得和谐吧。

    2019-08-07 13:14:0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