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豆鼻对《自私的基因》的笔记(8)

豆瓣不豆鼻
豆瓣不豆鼻 (流肉汤真好喝 ^^)

读过 自私的基因

自私的基因
  • 书名: 自私的基因
  • 作者: [英]理查德·道金斯
  • 页数: 371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9
  • 第1页 300
    这种错误解释的根源在于我已提到过的,生物之进化是“为其物种谋利益”或者是“为其群体谋利益”这一错误概念。这种错误的概念如何渗入生物学领域是显而易见的。动物的生命中有大量时间是用于繁殖的,我们在自然界所观察到的利他性自我牺牲行为,大部分是父母为其下一代而做的。“使物种永存”通常是繁殖的委婉语。物种永存无疑是繁殖的一个必然结果。只要在逻辑推理时稍为引申过头一点,就可以推断,繁殖的“功能”就是“为了”使物种永存。从这一推断再向前迈出错误的一小步,就可得出结论说,动物的行为方式一般是为了有利于其物种的永恒性,因而才有对同一物种的其他成员的利他主义。
    引自 300

    原来生物之进化是“为其物种谋利益”或者是“为其群体谋利益”是错误概念,其实是为了自己?利他行为也是为了自己的基因能够繁衍下去?或者说只是繁衍基因的行为恰巧对本体无利,对后代有利,所以宏观上就变成了利他?看看作者怎么解释。

    2018-02-21 06:51:57 回应
  • 第2页 364
    让我们再回到原始汤这个问题上来,现在汤里已存在一些分子的稳定品种。所谓稳定的意思是,那些分子要么本身存在的时间较长,要么能迅速地复制,要么能精确无误地复制。
    引自 364

    复制基因三要素:长寿、复制快、复制准。起码要有一个因素才能延续。命短就来不及复制多少,慢的话会被竞争者占了资源,不准的话复制功能很快就会丧失。

    2018-02-21 07:34:36 回应
  • 第3页 464
    12个顺反子可能在一条染色体上相互结合得如此紧密,以致对我们来说这可以算是一个能长久存在的遗传单位。蝴蝶里的拟态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顺反子离开一个个体进入下一代,在它们乘着精子或卵子进入下一代时,它们可能发现小船还载有它们在前一次航行时的近邻。这些近邻就是在这次开始于遥远的祖先体内的漫长航行中,它们曾与之同船的伙伴。同一条染色体上相邻的顺反子组成一队紧密联结在一起的旅行伙伴,减数分裂的时机一到,它们经常能够登上同一条船,分开的情况很少。 严格地说,本书既不应叫做“自私的顺反子”,也不应叫做“自私的染色体”,而应命名为“略为自私的染色体大段和甚至更加自私的染色体小段”。但应该说,这样的书名至少不那么吸引人。既然我把基因描绘成能够延续许多世代的一小段染色体,因此,我以“自私的基因”作为本书的书名。
    引自 464

    自己的两串各来自父母,母亲的一串来自母亲体内的A/B的混剪,父亲同理。

    顺反子是表征一样的一段基因,基因连锁群是通常一起被复制的一段基因,理解的是碱基虽是最小的单位,但经常有一大块的碱基不被切,总是保持在一起。那么是什么机制导致他们总在一起?是因为分割开的有严重缺陷被自然淘汰还是在遗传机制中就避免了切割他们呢?

    2018-02-21 11:00:22 回应
  • 第4页 500
    但现在我们似乎有一种相互矛盾的现象。如果孕育一个婴儿是这样一种复杂的相互配合的冒险事业,如果每一个基因都需要几千个伙伴基因配合共同完成它的任务,那么我们又怎么能把这种情况同我刚才对不可分的基因的描述统一起来呢?我曾说,这些不可分的基因像永生的小羚羊一样年复一年、代复一代地从一个个体跳跃到另一个个体:它们是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地追求生命的自私行为者,难道这都是一派胡言吗?一点儿也不是。也许我为了追求辞藻绚丽的章句而有点儿神魂颠倒,但我绝不是在胡言乱语,事实上也不存在真正的矛盾。我可以用另外一个类比的方法来加以说明。 单靠一个划桨能手在牛津和剑桥的划船竞赛中是赢不了的。他需要有8个伙伴。 每个划桨手都是一个专家,他们总是分别在特定的位置上就座——前桨手或尾桨手或艇长等。划船是一项相互配合的冒险行动,然而有些人比另一些人划船划得好。假使有一位教练需要从一伙儿候选人中挑选他理想的船员,这些船员中有的人必须是优秀的前桨手,其他一些人要善于执行艇长的职务等等。现在我们假设这位教练是这样挑选的:他把应试的船员集合在一起,随意分成3队,每一队的成员也是随意地安排到各个位置上,然后让这3条船展开对抗赛。每天都是如此,每天都有新的阵容。几周之后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赢得胜利的赛艇,往往载有相同的那几个人。他们被认为是划桨能手。其他一些人似乎总是在划得较慢的船队里,他们最终被淘汰。但即使是一个出色的划桨手有时也可能落入划得慢的船队中。这种情况不是由于其他成员技术差,就是由于运气不好,比如说逆风的风力很强。所谓最好的划桨手往往出现在得胜的船上,不过是一种平均的说法。
    引自 500

    基因组是自私得以达成的手段,他们的竞争对手就是其他的等位基因组,哪组好就用那组,他们的目的就是让自己永远被复制下去

    以下为猜想:如果他们知道外部是靠自然选择来裁决的,那么整段基因组之间互相竞争肯定比单个碱基直接的竞争要有效率得多,1000对碱基,每对试验100年,那就是100k年,如果是每100对试验100年,只需要1k年,还不算各种组合排列的情况下。在得到相对不错的基因组后再由概率较小的突变来优化这个相对不错的基因组。所以不用知道单个碱基是否优秀,只需要试验中一组是否优秀就好了。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完全可以简化基因组啊,为什么还需要那么多碱基?

    2018-02-21 11:55:47 回应
  • 第5页

    基因突变的目的:带来良性突变并存留

    致死基因的存在:因为繁殖后才会显现,复制错误或有害基因的积累,利于其他基因存活

    有性繁殖的目的:可以取得双方优势基因

    2018-02-22 06:50:21 回应
  • 第6页 961 第七章 计划生育
    瓦恩–爱德华兹认为,为争夺领地进行搏斗的动物是为了争夺象征性的目的物,而不是为了争抢像食物这样的实物。在许多情况下,雌性动物因雄性动物不拥有一块领地而拒绝同其交配。有时,雌性动物由于其配偶被击败,领地被占领,而很快就委身于胜利者,这些情况的确时常会发生。甚至在明显是忠诚的单配留物种中,雌性动物许配的可能是雄性动物的领地,而不是雄性动物本身。 如果种群的成员过多,有些个体得不到领地,它们就不能进行繁殖。因此,按照瓦恩–爱德华兹的观点,赢得一块领地就像是赢得了一张繁殖的证书或许可证。 由于能够得到的领地数量有限,就好像颁发的繁殖许可证有限一样。个体可能为取得这些许可证而进行搏斗,但整个种群所能生育的幼儿总数受到所能得到的领地的数量的限制。有时,一些个体初看上去好像表现出自我约束力,例如红松鸡就是如此,因为那些不能赢得领地的个体不仅不繁殖,而且似乎放弃斗争,不想再去赢得领地。它们好像都接受这样的比赛规则:要是竞争季节结束时你还没有得到一张进行生育的正式许可证,你就要自觉地克制生育,在繁殖季节期间不去惊扰那些幸运的个体,以便让它们能够为物种传宗接代。
    引自 961 第七章 计划生育

    雌性动物许配的可能是雄性动物的领地,而不是雄性动物本身,这个挺有意思,可能房子带来的归属感或安全感就是基因造成的偏好,没房子的找雌性的概率就低,不过这种现象可能在城市里更明显。而乡村的人们呢,则倾向于多生?想多生是不是因为过去死亡率高造成的一个传统,然后这种惯性造成了近几十年的高增长率。

    2018-02-23 07:16:16 回应
  • 第7页 1059 第八章 世代之间的争斗
    我们知道,一窝幼兽中有时会出现一个小个子,它的个子比其他的幼兽小得多。 它争夺食物不像其余幼兽那样力量充沛,因而常常饿死。我们已经考虑过在什么条件下做母亲的让小个子死掉事实上是合算的。如果单凭直觉判断,我们大概总是认为小个子本身是会挣扎到最后一刻的,但这种推断在理论上未必能站得住脚。一旦小个子瘦弱得使其估计寿命缩短,而且缩短到这样的程度,以致它从同样数量的亲代投资中获得的利益还不到其他幼儿的一半,这时它就该体面而心甘情愿地死去。这样,它的基因反而能够获益。就是说,一个基因发出了这样的指令:“喂,如果你个子比你的骨肉兄弟瘦小得多的话,那你不必死捱活撑,干脆死了吧!”这个基因在基因库中将取得成功,因为它在小个子体内活下去的机会本来就很小,而它却有50%的机会存在于得救的每个兄弟姐妹体内。小个子的生命航程中有一个有去无回的临界点。在达到这一临界点之前,它应当争取活下去,但一到了临界点之后,它应停止挣扎,宁可让自己被它的骨肉兄弟或父母吃掉。
    引自 1059 第八章 世代之间的争斗

    哈哈,这段NB,“那你不必死捱活撑,干脆死了吧!”所以放弃是对基因的最佳选择。

    这么想的话,用自私的基因来解释抑郁症患者也说得通,基因为了防止这种消极的情绪延续到下一代,所以要尽量在繁殖期之前让肉体机器自杀,这样这种缺陷的基因就不会延续下去!听起来冷血,但是对基因来讲很有道理。

    2018-02-23 10:20:55 回应
  • 第8页 1139 第九章 两性之间的争斗
    特里弗斯对被配偶抛弃的母亲可能采取的各种行动方针进行了探讨。对她来说,最好的策略莫过于欺骗另一个雄性个体,使之收养她的幼儿,“以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幼儿。如果幼儿还是个尚未出生的胎儿,要做到这点恐怕并不太困难。当然,幼儿体内有她的一半基因,而上当受骗的父亲的基因一个也没有。自然选择会对雄性个体的这种上当受骗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惩戒,而且事实上,自然选择又会帮助那些雄性个体,他们一旦同新妻子结为配偶时就采取积极行动杀死任何潜在的继子或继女。这种现象很可能说明了所谓布鲁斯效应(Bruce effect):雄鼠分泌一种化学物质,怀孕的雌鼠一闻到这种化学物质,就能够自行流产。只有在这种味道同其先前配偶的不同时,它才流产。雄鼠就是用这种方式把潜在的继子或继女杀死的,并使它的新妻子可以接受它的性追求。顺便提一句,阿德利竟把布鲁斯效应当成一种控制种群密度的途径!雄狮中也有同样的情况发生,它们新到达一个狮群时,有时会残杀现存的幼狮,可能因为这些幼狮不是它们自己生的。
    引自 1139 第九章 两性之间的争斗

    雌鼠的这种基因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这里有点说不通。

    2018-02-26 05:29:5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