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豆鼻对《饮食的迷思》的笔记(6)

豆瓣不豆鼻
豆瓣不豆鼻 (流肉汤真好喝 ^^)

读过 饮食的迷思

饮食的迷思
  • 书名: 饮食的迷思
  • 作者: [英] 蒂姆·斯佩克特
  • 副标题: 关于营养、健康和遗传的科学真相
  • 页数: 340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3
  • 第1页
    1988年,作為魁北克24名學生志願者中的一員,熱羅姆參加了一項特殊的實驗研究。這是一份完美的暑期工作,3個月無限量供應的免費食物及住宿,還能以支持科學研究的名義拿到報酬。他通過了選拔,表明他沒有家庭肥胖史或糖尿病史,身高體重都正常。和其他志願者一樣,他是一名健康還有點懶散的學生,沒有規律運動的習慣。簽了知情同意書和棄權聲明後,他發現自己彷彿成了一名囚犯,被關在研究組租來的學生宿舍裡,與外界隔絕。接下來的120天,他只能吃、睡、玩遊戲、讀書、看電視。他被置於24小時監控之下,實驗期間不能抽菸喝酒,只能每天戶外散步半小時。

    对于学生来说这也太爽了吧,可以继续学习玩耍,而且包吃包住还有钱拿,可以修半年的学分,读16本书,惬意。

    2019-03-12 05:14:28 回应
  • 第2页
    加拿大魁北克拉瓦爾大學(Laval University)克勞德·布沙爾教授(Claude Bouchard)和同事巧妙地選擇了12對雙胞胎志願者作為研究對象。這些雙胞胎的體重增長差別很大,但每對雙胞胎的體重增長都非常接近。而且,儘管所有雙胞胎的總體重和體脂都增加了,但細節上也有差異。有些雙胞胎不僅將熱量轉化為脂肪,也增加了肌肉。脂肪囤積的部位和他們的雙胞胎兄弟姐妹一樣,在肚子上,或者在腸壁或肝臟周圍——後者即內臟脂肪,對健康的危害更大。

    也就是说,其实过量热量摄入是肯定增重的,增多少由基因决定,5kg或13kg,在肚子还是内脏里

    2019-03-12 05:20:25 回应
  • 第3页
    其他多項研究表明,運動量增加後靜息時的能量消耗會維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如果運動量更大,甚至會下降多達30%。其原因主要是代謝率降低或同樣也會耗能的下意識動作(比如動來動去)減少了。

    这段颠覆了,本来我很怀疑,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说锻炼后会提高基础代谢,现在一查原来还真没定论,提高代谢主要是2h以内和48h以内,然后长期代谢增加主要因为肌肉增加造成。所以怎么锻炼还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2019-03-12 09:29:12 回应
  • 第4页
    含有大量這三種物質的食品可以保質很久。猶他州一名男子在他的舊外套口袋發現了14年前一個包裝完好的巨無霸漢堡。上面一點都沒長黴。只有夾在中間的黃瓜壞了,剩下的漢堡幹得就像化石

    这章槽点比较多,作者吹捧橄榄油,却连橄榄油的几种制作工艺以及产品都没弄清楚,制作工艺及分类那里有事实错误。

    对快餐统一归类作为“新鲜食品”的对立面过于草率,在脂肪分类时的细致在这里顿失消失了,可能显示了对自己专业相关知识的覆盖vs非自己专业地笼统。且不说subway跟麦道劳比就有着巨大的差别,就说麦当劳,如果套餐不要薯条,可乐是无糖可乐,一个汉堡和自己买patty做有什么区别。

    这里的例子更明显,犹他州,注意是犹他州,如果是佛州就肯定不会嘛,因为干燥的天气是主因,随便放个面包到沙漠里,很可能不长毛保持几年啊,因为都风干了。这么一个科学家用这样所谓的例子作为论据让我挺失望。

    2019-03-13 05:32:18 1人喜欢 回应
  • 第5页
    至此我們可以看出,飲食中的脂肪與健康的關係非常複雜,「要減少總脂肪攝入」這一簡單的教條缺乏科學依據。加工食品中的脂肪搭配著大量的鹽和糖對健康有害,而人造的反式脂肪更不健康

    减少热量总摄入这个他是不敢反驳的,因为最简单的物理定律嘛。而且有时候感觉不准的原因可能是,健康人吃100卡热量,只能吸收20卡,而肥胖人则能吸收80卡,热量利用率高。

    大量的糖和盐这当然有害,但本章只说了“垃圾食品”给它一个标签就完了,并没有详细阐述占多少比例的糖、脂肪、盐才是垃圾食品,因为作者也不知道。他和他儿子的例子的一个反例,作者很可能知道但不会提起的是 Don Gorske,他从72年开吃,平均每天2-3个bigmac,吃到2018年吃了3万个,不吃薯条,热量摄入低于平均。他健康没问题,胆固醇也低于平均。因为他超常的基因和肠道菌群?有可能。

    所以说作者是有对快餐有没科学依据的偏见的,就像是之前大众对脂肪的偏见一样,而更科学的方式是甄别快餐里每类食品,就像甄别脂肪里反式脂肪酸和油酸一样。不过反对快餐的观点倒是挺迎合大众以及素食主义者的。

    2019-03-13 06:23:14 回应
  • 第6页
    34項觀察性研究的分析指出,男士每天飲用4.8單位的酒,女士每天2.3單位,能將心臟病風險降低約18%。而每天飲用不到1單位,相當於一小杯紅酒,預防心臟病發作、降低死亡率的作用最為顯著。

    所以说观察性研究是可信度较低的,很有可能完全不喝酒的人是因为健康问题才不喝,而不能证明心脏病风险和死亡率低是因为红酒造成。

    即使你與我一樣,相信酒精或許對健康有益,同時保留審慎的態度,但飲酒過量肯定會有害

    作者居然还相信酒精有益,如果是的话就不会被列为一类致癌物了,以大大增加的癌症风险(WHO表示会增高口腔癌、咽癌、喉癌、食道癌、肝癌、结肠直肠癌和乳腺癌风险),来换小小的菌群改善或疑似心脏病风险稍稍降低的优点,这属于选择性失明。

    2019-03-17 12:40:38 2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