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豆鼻对《近代中国史纲》的笔记(14)

豆瓣不豆鼻
豆瓣不豆鼻 (流肉汤真好喝 ^^)

读过 近代中国史纲

近代中国史纲
  • 书名: 近代中国史纲
  • 作者: 郭廷以
  • 页数: 541
  • 出版社: 格致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09-01
  • 第1页
    一八四二至一八四八年,耆英是外交直接主持人,道光對他頗為信任,英人對他亦具好感。以往他不曾與外人有過接觸,經過南京談判,於時局始有相當認識,就他一八四三年二月的密陳機宜一折來看,對於時勢頗有新的了解:第一,此次戰爭非突發事件。英人以通商為重,百餘年來,洋行朘削誅求,官吏科斂舞弊,撫馭失宜,積怨既久,以致憤激生變。第二,官兵形同烏合,英軍上下一心,炮火猛烈,「我炮施放一出之後,彼炮已接踵而來」。第三,目前民心士氣均不足以攘外,官與民,民與兵已同仇敵,不獨不能相顧,且將相防。攘外必先安內,整飭吏治,安定民生,「我圍若固,彼亦何敢鴟張」。第四,「勿以撫議為必可恃,亦勿以撫議為必不可恃,更不可稍形恇怯,妄事驚疑」,遇事「挺身前往,曉以至誠,諭以利害,祛其疑而破其奸,鎮以靜而制彼動,雖狼子野心,不敢信其必無反覆,而誠內格物,似能令其就我範圍」。

    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真是有日子了,确实是有道理。

    2017-05-16 07:07:36 回应
  • 第2页
      拜上帝會的組織精神,與天地會頗有相通之處,反清是共同目標。天地會有潛在勢力,洪秀全希望收為己用,來歸者不少,敵對者亦多,一以他們不習於拜上帝會的嚴格條規;二是彼此的政治、宗教主張不合。天地會以復明為號召,洪秀全要建立自己的王朝,天地會所奉的是五祖,洪秀全只許拜天父上帝,視五祖為妖魔。
      約略言之,太平軍的成員,就其領導人物來看,有失意而有野心的知識分子,如洪秀全、馮雲山;有境遇逆嗇的工農,如楊秀清、蕭朝貴;有家本素封,通曉詩書的紳士地主,如韋正、石達開、胡以晃;秦日綱則曾充鄉勇。至其下級,農工之外,有挑夫、船夫、商販、散兵、游勇、海盜。如以籍貫說,太平軍上下,幾盡屬兩粵之人,而以廣西為多,客家的地位頗為重要。

    主要是广东广西人,客家人。北伐失败也是因为语言,忽悠人人听不懂啊,普通话学好很重要啊。

    上帝教的規條嚴苛異常,儀式尤為煩瑣。拜上帝者必須向上帝悔罪,十天條必須熟記,犯者死罪。平時朝晚祈禱,每飯感謝上帝,有了災病及生日、滿月、嫁娶、作灶、做屋、堆石、動土等事,均要祈禱祭告。每屆七日禮拜,先一日鳴鑼高呼:「明日禮拜,各宜虔敬,不得怠慢。」不到者,初次枷號七週,杖責一千,兩次不至,斬首示眾。禮拜時頌上帝恩德,唱讚美詩,天王、東王以至翼王,均在讚美之列。然後讀聖經、信條,一唱百和。並朗誦悔罪奏章,高呼「殺盡妖魔」,再誦天條等。每二十五家,有一禮拜堂,軍行所至,必擇宏敞房屋,備禮拜之用。所有廟宇神偶,在所必燒必毀。教育完全宗教化,編刻了許多訓練及宣傳的書冊,自《三字經》、《幼學詩》以至洪秀全的詔書及《舊約》、《新約》,共十餘種【註:計為《三字經》、《幼學詩》、《千字詔》、《天父詩》、《太平詔書》(包括《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原道覺世訓》、《天道書》、《天情道理書》、《舊遺詔聖書》。(舊約)、《新遺詔聖書》(新約)、《天(真)命詔旨書》(真約)等】,均為士子所當時時攻習,無不充滿了上帝教氣氛,文字通俗,自成一格。清軍擄獲者,汗牛充棟,足征其刊印之多。

    名义上是基督教化,实际上是极端伊斯兰化,还否定孔孟,100多年后还是又来一次呢。

    外交自大,军事上没条理但对百姓秋毫无犯,制度上没执行力,文化上排传统但招募知识分子,结构上集权昏庸臃肿。

    2017-05-16 08:02:05 回应
  • 第3页
      一八五八年五月,木里斐岳幅至海蘭泡,二十二日,率同丕業羅幅斯奇(P.Petrovsky),開始與前來璦琿恭候的奕山會談,謂俄國之航行黑龍江及蓋房屯兵,是幫助中國防範英人,要求將江北地區歸俄領有,烏蘇里江以東,半屬中國,半屬俄國。奕山答以中俄係以外興安嶺至海為界,木氏偽稱不知。翌日,木氏再來,一味狡詐,將自備的稿留下,遽行回船,反責中國違反尼布楚及恰克圖條約。二十六日,談判續開,木氏仍堅持以河為界。奕山謂烏蘇里河等處,係吉林地面,須查明再定。木氏表示此一地區可暫不割讓,黑龍江以北必須歸俄,奕山不許,「木酋勃然大怒,舉止猖狂,大聲喧嚷,將夷文(約稿)收起,不辭而去」。是夜江中槍砲聲音不絕,奕山喪膽,派員懇商,木氏限明日照約畫押。五月二十八日(咸豐八年四月十六日),中國有史以來失地最廣的「璦琿條約」簽字。序文中有「欲期兩國相好,各屬之人,彼此有益,及防範外國,共同商定」字句,頗似一友好互助協定,實際內容則為黑龍江、松花江(混同江)左岸,自額爾古納河至松花江海口,為俄國所屬,右岸順江至烏蘇里江為中國所屬,自烏蘇里江至海,所有地方為中俄共管之地。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各江,中俄共同航行,黑龍江左岸的滿洲人等照常居住。烏蘇里江、松花江兩國居民,互相貿易。一百七十年來的尼布楚條約至是全被撕破,十六天後,普提雅廷又得了一份「天津條約」。
    聯軍入京,恭親王以為俄與英、法狼狽相結,恐伊納學暗中挑撥,俄事一時不了,英、法兵或將一日不退。萬一俄人對蒙古生事,南下熱河,更屬不易措手,因之願和他商議俄國的要求。稍後,恭親王明瞭英、法既欠融洽,俄與英、法更是貌合心離,英、法條約的訂立,與伊納學毫不相干。伊納學則稱曾「竭力挽圖補救」,如能完成中俄未定之件,「兩國和好交誼,益加團結」。恭親王明知他是冒功要挾,為求息事,惟有照允。十一月十四日,中俄北京條約簽字,涉及範圍之廣,過於璦琿條約。東北自烏蘇里江口,南至綏芬河、興凱湖、圖門江口以東之地,盡歸俄有,海參崴軍港在內。西北伊犁、塔爾巴哈台之界重劃,准喀什噶爾通商及庫倫設置領事。

    所以说二次鸦片战争,英法只是得一时的好处,得租界得港口,而且如果大举侵略中国的话英国议会也不会同意;而俄国趁火打劫连欺诈带骗,把140万平方公里给抢了。中国十分之一的土地没了。近敌比远敌的危害要大得多。在清朝的角度也好理解,弃卒保车,外交的拙略导致以为俄美和英法是一伙的。

    2017-05-17 06:58:11 回应
  • 第4页
      一八六一年五月,何伯指華爾誘招英國逃兵,加以逮捕,送交美國領事。此事與天京已交出太平軍中的英國逃兵當有關係,意在表示中立,免與太平軍發生新的糾紛。美領事以華爾已入中國籍;將他釋放。華爾允不再收留英國逃兵,何伯允協助他在松江招募華人為兵,以歐、美人為軍官,給以西方裝備。是年十一月,洋槍隊擴大到二千餘人,何伯親往檢閱,顯係仍要它對抗太平軍,必要時可配合英軍行動,這是他準備與太平軍作戰的「重大措置」。華爾的新軍,以綠布帕頭,通稱為綠頭勇,太平軍呼為「假洋鬼子」。
      李秀成說某洋人曾以威脅的口吻,以平分土地為條件,要求太平軍和英國合作,說「爾天王雖眾,不及洋兵萬人。有我洋兵二三萬又有船,一舉而平,……我萬餘之眾打入北京後說和。爾不與合,爾朝不久,待我另行舉動」。此洋人可能就是巴夏禮。洪秀全不為所動,謂「我爭中國,欲想全圖,若與洋鬼同事,事成平分,天下失笑,不成之後,引鬼入邦」。日後李秀成亦云,他非不知洋兵洋砲厲害,鑑於幫助清軍的洋兵「打入城池,洋兵把守城門,凡官兵不准自取一物,大小男女,任其帶盡,清朝官兵不言,若多言不計爾官職大小,亂打不饒。我天王不用洋兵者在此也」。「有一千人洋兵,要挾制我萬人,何人肯服,故不用也。」可見洪秀全、李秀成自有堅定不移的國家民族立場。他們雖用客卿、洋將、洋弁,便須服從他們的命令【註※】。至於輪船、洋砲、洋槍,以及千里鏡等,太平軍亦甚愛好,李秀成部洋槍尤多,大半為洋人偷售。

    假洋鬼子看来出字太平军哈。洪秀全李秀成来看挺有民族意识,可惜你不用但清廷用。

    2017-05-17 07:08:17 回应
  • 第5页
      官辦學堂開設之後,進而派遣幼童出洋學習。倡之者為容閎,傅蘭雅亦宣傳頗力。容閎認為復興中國的根本途徑在教育,以西洋文化改進中國文化,他之樂於為曾國藩採辦機器,意在相機實現此一理想。一八六八年以來,屢與江蘇巡撫丁日昌談及,具體方案為先試派十二至十四歲的幼童一百二十人,分四批出洋,以十五年為期,派漢人教習同往。中美續增條約載明互相優待學生,容閎主張將幼童送往美國。一八七○年,丁日昌商之於曾國藩,由曾正式上奏,並與李鴻章聯名致書總署。美使從旁慫恿,英使亦謂可先赴美國,將來再派往英國。容閎在上海設一出洋局,招學生三十名,大多為來自香港的廣東幼童。一八七二年,陳蘭彬、容閎被派為正副委員,經理留學事宜,設辦事處於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Hartford)。是後三年,第二至第四批學生陸續前往。及吳嘉善任遊學委員,不滿學生的言行,斥其「適異忘本,目無師長,難期成材,即成亦不能為中國用」,力主撤回。李鴻章、容閎爭之無效,一八八一年竟從所請。其中有的已大學畢業,有的尚在大學、中學肄業,回國後,多任職海關、海軍、路礦與其他洋務機關,最知名的有詹天佑、唐紹儀、梁敦彥。

    留学在美国长了那肯定不会再被清廷那套洗脑了,回来不革命就算不错的了。

    2017-05-18 11:21:38 回应
  • 第6页
      在貴州是漢、苗不和,在雲南是漢、回仇視。回民有信仰、有組織,文化程度高,民族意識強,與漢人雜處,風俗各異,利害衝突,相互輕侮忌恨,會黨復從中播弄。回民勢眾心齊,有清真寺公費,緩急相通;漢人亦團練自衛,各出「保家錢」、「買命錢」。法令規定回民有犯,加等科罪,牧令每遇漢、回相爭,往往偏袒漢人,回民不得其平,逕行尋仇報復。一八四五年,滇西永昌(保山)漢回爭地互鬥,官軍助漢攻回,回民死者四千餘。他處回民繼起,燒殺漢人家室,歷久不平。一八四七年,林則徐任雲貴總督,剿辦回亂,懲處滋事漢人,命雙方具結互保,此後七八年間,相安無事。
      雲南回教徒中最具聲望的為大理掌教馬德新,曾赴麥加朝聖,遊君士坦丁堡。洪秀全假基督教自立王朝,他何嘗不可以回教作號召?杜文秀、馬如龍(獻)均入其門。杜文秀為保山秀才,頗有才略,永昌變起,親至北京上控,聞見益廣,遂生輕視清室之心。馬如龍為臨安武生,勇狠好鬥。一八五四年,亂事擴大,回民抗官兵,漢人殺回民。馬德新嗾使回眾,包圍昆明,城內回民數千被屠。雲南西部之亂,繼之而起,一為李文學領導的夷人、漢人,據有彌渡,以「剷除滿清贓官,殺絕漢家莊主」,田畝悉歸庶民,不別夷、漢為口號。一為杜文秀領導的回民,是年九月,奪佔大理,蓄髪易服,建號「平南」,稱總統兵馬大元帥。他知道漢眾回寡,欲成大事必須聯合漢人,亦要結好夷人。承認「三教(回、漢、夷)各有根本,各行其是,既同營幹事,均宜一視同仁」,相助相安。「春秋祀孔子,錢帛濟貧民,委鎮地方,回、漢同任,招待賓客,回、漢同席。」所屬官職,漢人居其大半,漢兵十之七八,回兵十之二三。設學校,給耕牛,興修建,建行店,以安士、農、工、商。他說他之舉兵「純為滿人奪我中夏,傷我同胞,滅我回族」,「但得回、漢同心,以雪國恥。……始則除滿,次則樹漢,三則除奸」。除了宗教信仰與太平軍不同,反滿的立場是一致的。

    贵州是汉苗打,云南是汉回打,没想那时候云南的回民还是不少。互杀从那时候就开始,好在后来知道联合汉人和洋人抗满了。那个马德新还是个麦加留学回来的。

    一八七二年十二月,岑毓英攻下大理,杜文秀自盡,降回三萬餘人被殺,李文學亦兵敗被擒。次年,岑部克騰越,雲南亂平,前後十八年。

    3万回民被杀啊,回民起义的时间基本跟太平天国同步。

    陝甘為漢、回雜處的另一地區。一八六二年,太平軍進入陝西,關中回勇潰散滋擾,與漢人互相焚殺,渭河南北數百里咸為焦土,西路及甘肅回紛起響應。清命多隆阿與勝保分由皖、豫赴援,勝保一再失利,革職治罪。翌年,多隆阿先肅清東路,解西安之圍,續肅清西路,屠殺極酷,回眾退甘肅

    陕西当时回民不少,甘肃回民多倒是可以想象。

    。滇亂為回、漢聯合,甘亂為回、漢仇殺

    云南的回还是比甘肃回更聪明些。

    以白彥虎等為著,與馬化龍相結。甘肅土寇董福祥聲勢亦大,蹂躪陝北,關、隴全境幾乎不保
      一八六九年秋,左軍進攻金積堡。金積堡形勢險要,周圍堡寨四百餘座,北經蒙古,交通俄人,輸入洋貨、槍砲。回眾拼死力戰,左軍屢攻不下,大將劉松山陣亡。一八七一年一月,馬化龍糧盡,請降,被凌遲處死,甘回瓦解。一八七二及一八七三年河州及西寧回降。一八七三年,左收復肅州,屠回民七千餘,甘境肅清。此為左宗棠西征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為進軍新疆。

    最终被左宗棠荡平了。

      清朝對新疆的措施,天山南路不同於北路。北路本為蒙古游牧之區,征服準噶爾後,各地設官駐兵,實行軍屯,招兵承墾,開置郡縣,分立義塾學校,漸與內地無殊。南路為回民居住之區,城市佈列,人口較密,文化俗尚,自成一格。回部平後,戍卒商民概不得攜眷,有賈販而無耕戶,有武員而無文吏,仍沿舊制,置柏克(Beg)以治轄境人民,惟不得世襲。對於回民信仰風俗,採放任政策,柏克判斷詞訟,一依其教規,不從國家法令。漢人赴回疆者須持有護照,寓居漢城,使回、漢隔離。表面上回民似享特殊待遇,實際則不能與蒙、藏並論。回教的和卓(Khodia聖裔),既無西藏喇嘛的崇高地位權利,亦不能與蒙古的王公相比。滿、蒙互為嫁娶,蒙人之居軍政要津高位者,指不勝數,回人無此幸運。加之官兵貪橫,益使憤怨。同種同教的中亞汗國,從而構煽,乾隆年間的大小和卓後裔伺機而動,無時不思恢復其故有權位。

    新疆的回民则被隔离,回教统治,憋着闹事。

    初期以一八六四年起於庫車的纏回布格聶丁(Burghanuddin,即黃和卓)之勢力為大,西並阿克蘇、烏什,東有喀喇沙爾(焉耆),稱東土耳其斯坦王

    1864起事了,还东土耳其斯坦?英国给物资,俄国给军火,不过最后1876年被左宗棠给平了。克喀什噶爾,伯克呼裡、白彥虎遁入俄境。

    2017-05-18 11:45:41 回应
  • 第7页
     俄在遠東的兵力有限,徵調運輸困難。左宗棠的軍威方盛,戰爭一起,勝負之數,固不易言,英國態度尤堪顧慮。俄、土戰後,俄國外交陷於孤立,國庫匱乏,如戰事延長,支援實感不易,中國既願轉圜,大可乘機多索賠款,樂得順水推舟。八月初,曾紀澤開始與格爾思談判。曾所重視的為界務,對兵費、商務表示遷就,這正是俄方意之所在,不過初時仍多方刁難。德使巴蘭德(M.Von Brandt)明告李鴻章,如他事能令俄滿意,界務即易商改。時中、日琉球一案未了,中、法越南之爭已起。美國又有排斥華工之事,清廷苦於招架。曾紀澤乃舍伊犁西境不提,專爭南境,因為南境為通往天山南路的孔道。十二月,大致議定。一八八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條約畫押,與原約不同之點,一為收回伊犁以南特克斯(Tekes)河一帶之地;二為西路俄商販運,至嘉峪關為止;三為取消俄船航行松花江;四為願入俄籍的伊犁人遷入俄境;五為賠款增為九百萬盧布(約五百萬兩強)。憑藉外交收回了部分領土,總算難能可貴,曾紀澤的聲望亦為之提高。

    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还能收回被俄强占的伊利,实属不易啊。曾紀澤一大功劳。

    2017-05-18 12:25:05 回应
  • 第8页
    十三世紀以來,朝鮮已為中國藩屬。十六世紀末,因日本入侵,明朝兩度派兵赴援。到了清朝,照常入貢,而於西方國家則無接觸。一八三三年,英船試來通商,地方官告以朝鮮為中國臣屬,藩臣無外交之義,予以拒絕。一八六三年,朝鮮國王李熙的父親大院君李昰應執政,殺戮潛來的天主教士。一八六六年,法國派軍艦問罪,無結果而去。美國久欲開放朝鮮,亦以商船被毀,水手遇害,兩次對朝鮮用兵,均未得手。首先打開朝鮮門戶的為壤地接近的日本。明治維新後,日本致書朝鮮,要求訂交,朝鮮以其款式不合,置之不理。一八七○至一八七三年,日本再來訪,連遭拒絕,征韓論大起。所顧慮的為中、韓關係,此為副島種臣來華目的之一。
      總署於法、美的對韓行動未加聞問,此次對日的答覆,復稱朝鮮雖為中國屬國,但對其內治外交,向不過問。朝鮮對日原乏好感,大院君更惡其效法歐、美,侵擾朝鮮的法國軍艦又多來自日本,下令斷絕日本交易,日本主張征韓者,益為有辭。中日台灣事件以賠款結束,日本對中國愈為輕視。一八七五年測量朝鮮海岸的日艦,遭受砲擊,日本即出動海陸軍相威脅,命駐華公使森有禮通知總署。總署引據中日條約,謂「兩國的所屬邦土,不相侵越」,加以駁斥。森有禮謂朝鮮為獨立國,與中日條約無關。李鴻章為息事寧人,主聽朝鮮自決。朝鮮國王李熙時已親政,懦弱無能,閔紀干政,與大院君為敵,一反大院君所為。一八七六年與日本訂立江華條約,允日本駐使通商,訂明朝鮮為自主之國,否認了中國的宗主權。日本聯結親日派,即所謂開化黨,與大院君的親華派即所謂事大黨對抗。

    还别说,原来朝鲜真讲信用,说是藩属就自愿藩属,着实不易。最后也是因为李鸿章的妥协,给了朝鲜开化党机会把朝鲜自主了。不过朝鲜自住是早晚的事,不怪李鸿章。

      日本對韓策略,自始即為將中、韓分開。京城條約既訂,趁中、法戰爭尚未結束,特遣伊藤博文來華,與李鴻章在天津會議,要求中國撤兵,懲處營官,補償日本民命財產。李於伊藤未到之時,已考慮共同撤兵問題,表面上爭辯雖烈,實無關宏旨。一八八五年四月十八日,天津條約簽字,中、日駐兵一律撤回,兩國均不派員教練韓軍,由朝鮮選僱其他外國武弁擔任。將來朝鮮若有變亂,中、日如須派兵,應先互相知照,事畢撤回。李之所以同意撤兵,一以越境遠戍,操縱難盡事宜。二為駐兵本為防日,日兵既撤,中國已無再留兵必要。三以約中有先互相知照的規定,將來日如用兵,可隨時為備,不虞其潛師突襲,即他國侵佔朝鮮,中、日亦可會商互援。他忽略了中、韓關係與日、韓不同。有了這個條約,無異承認日本的在韓地位,並束縛了中國的行動。他又認為伊藤無意吞併朝鮮,日本的富強尚須十年內外,係中國的遠患,非目前之所憂,中、日暫可相安無事;中國如及時自強,朝鮮可保。但是中國致力於自強已二十餘年,日本僅十餘年,今後十年中國的成就能否超越日本,恐李亦無把握。他於伊藤的雄心,缺乏認識,甚至希望與日本併力以抗第三者對朝鮮的侵略,始終不忘「以夷制夷」,結果反為日本所制。

    本来作为宗主国打败了日本,结果签了个中日天津条约,把朝鲜控制权拱手让日本。李鸿章在外交上简直是废物,好歹得得寸进尺些啊。把自己底牌露出来活该被欺负,本来日本之前占台湾就看不起中国了。

    2017-05-18 12:32:23 回应
  • 第9页

    洋务运动里, 德国的军舰、英国的军人和电路工程师、丹麦的电线,

    1884年,电线的大城市网络已经有了。

    一八六四年,英國著名的鐵路工程師斯梯芬生(M.Stephenson)東來,代中國擬訂了一個築路計劃,自漢口西經川、滇至緬甸、印度,東至上海,南至廣州,再自上海至寧波、福州,另一線自鎮江北至天津、北京,實有經濟、政治兩種企圖。英使阿禮國勸總署採行被拒。一八六八年,籌議修約時,除了李鴻章外,各省當局幾無人贊成修建鐵路。

    1875年第一条铁路结果自己拆了,铁路只有李一人支持,李鸿章在建设方面是有远见的。1878年开始有自己的矿场,这个倒是很多人支持。

    2017-05-18 13:21:34 回应
  • 第10页
    法方謂總署對西貢條約並無異議,法對越有自由處置之權,中越完屬關係為過去之事。曾紀澤請總署加撥兵船南下,使法有所顧慮。恭親王、李鴻章均不以為然,只求法國不兼併北圻,並無定要不承認西貢條約之意。一八八二年四月,法軍二次奪佔河內。曾紀澤立即抗議,申述中國有過問越事之權,措詞十分犀利,法方延宕七十餘日,謂越事已由法使與總署商妥
      兩個月後,法國政局變動,茹費禮二次組閣,不滿李、寶草約,將寶海撤任。滇、桂督撫亦指摘草約種種不當。法國既然變議,北京令滇、桂軍停止後撤,派李鴻章往廣東督辦越事,左宗棠籌劃江南防務。劉永福得雲貴總督岑毓英的支援,及萬里請纓的吏部主事唐景崧的激勵,二次進至河內附近。一八八三年五月,再度獲捷,斃法國大佐李威利(H.Riviére)。六月,法援兵反攻,滇軍假黑旗軍旗號截擊,中法戰爭已實際開始。八月,另支法軍進攻順化,迫越南政府簽訂順化條約,越南正式受法國保護,北圻由法官管理,紅江由法軍駐守。九月,黑旗軍、越南軍俱敗,潰退山西,滇軍亦向後撤。

    李鸿章和奕䜣都是主和派,还是曾纪泽比较硬气,这次战事的拖延也是怪李鸿章,本来自己的宗主国,可以保护越南大部分土地的。连英国和德国都怕法国占便宜支持中国。官方华军的战力还不如黑旗军,真是的,这黑旗军可是天地会的分部后裔。这个又是天津条约中法的,

    ’五月六日,會於天津,談判十分順利。十一日,協議成立,通稱「李、福簡約」或「天津簡約」,法允保全助護毗連北圻之中國南界;中國撤回北圻駐軍;法國不索賠款;中國准其在南境通商,不問法越條約;約內不得有傷礙中國體面字樣;中、法於三個月內會訂詳約。此為中、法關於越事的第二次協議。

    感觉是打个平手,忽悠胜负,法国还是占了便宜。但陆军也吃亏不少。

    四、福州、台灣、諒山之役

     福祿諾在談判之時、要求華軍定期撤退,以便法軍巡邊,為李所拒。簡約訂後,福再以為請,桂邊華軍須於六月六日撤畢,滇邊須於六月二十六日撤畢。李在各方抨擊與朝廷命令之下,更不敢讓步,答稱俟詳約定後,再行商議,勸法兵勿急於前進。福以為原則上李已默認,即通知法軍司令接防。李僅函告總署,謂福臨行之時,提及派兵巡邊等事。詔不准稍退,倘法兵撲犯,惟有決戰。六月二十三日。法軍抵北黎(觀音橋),限華軍於三天內交出諒山。駐軍告以未奉明令,勸勿啟釁。由於譯文的詞不達意,法軍又十分驕妄,強行前進,戰鬥遂起,法軍慘敗,死傷近百。法方指中國破壞簡約,甚至另有陰謀。其實中國雖不滿李、福簡約,然並無決裂之意,仍願開議詳約,前方將領既未接撤兵命令,自不能擅自後退。

    该硬的时候不硬,该履行合约的时候又含糊,翻译又不到位,结果反而真打起来了。李鸿章又负主要责任。

    十月一日,法軍奪據基隆,八日登陸滬尾,為湘、淮軍及台灣團勇所敗,這是中法戰爭期間,中國的一大勝利。

    刘铭传打得还是不错的。

    打了一年最后还是承认了李福的条约,白损失了那么多军舰,要打还不如开始就把法国打出越南。要打不打,要和不和,外交失败。

    2017-05-19 08:41:5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