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我不是来玩的 (1)

  • 第93页
    他们不是我们的过去,更不是我们的现在,是不是未来,现在还不清楚。他们,和我们在某个历史的节点分开,自那时起便各走各的路,然而 他们现在竟走到了那种程度的终点,而我们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他们,是我们未来...

边缘人偶记 (2)

  • 第134页
    I am a historian and only good at memorizing dead people' s names. (1回应)
  • 第3页
    大学同学晏绍祥 按,晏1984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学院(现安徽师范大学)。 (2回应)

那些书和那些人 (4)

  • 第102页
    通观历史大势,我们可以看到,直到元朝官修宋、金、元三史之前,历代纪传体“正史”的体裁与其名称之间,有一项重要的对应关系,即断代为书,通代称史。 (3回应)
  • 第99页
    《国志》的题名,被改作《三国志》,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事情。明北监本擅改《五代史记》为《五代史》,同样发生在这一时期。
  • 第75页
    让我感慨的是,人的一生太短促了,想买的书多,能有时间读的书却很少很少。好在书比人寿长,一代代的人,可以接着来读。
  • 第30页
    我在历史所当狗官的时候,因为参加各种高层次的评审,又做《中国史研究》的主编,整天上门来说请我去讲学的人,可谓门庭若市,络绎不绝,但那时候我学问荒疏,觉得没什么可讲的,一概谢绝了。等我到北大以后,闭...

面向過去而生 (5)

  • 第207页
    〈異國一九六九年秋〉 寫葉先生初到加拿大任教的心境。這首應該與《初集》 〈一九六八年秋留別哈佛三首〉 中的第一首對看,此時葉先生結束在哈佛大學的兩年講學,必須返回臺灣,但在白色恐怖初期入獄三年的丈夫不...
  • 第115页
    程度的不同,若大到很大的時候,其實已經是不同的類別了。
  • 第79页
    地變天荒總未知,獨聼鳳紙寫相思。高樓秋夜燈前淚,異代春閨夢裏詞。
  • 第35页
    其中有個天目釉蓋碗,褐裏藏黑,蓋頂上栖著手捏白色彎頸垂首天鵝,是裝飾,也利掀合。平日阿水用來裝他愛吃的阿月渾子(開心果)。
  • 第19页
    考學科考口試時,我沒有暈倒,所以也就通過了。在研究生中流行一個説法,認爲通過口試的訣竅是:極力保持鎮定,不管懂與不懂,堅持回答每個問題,不到考完絕不暈倒。

絕對驚豔魁北克:未來臺灣的遠方參照 (1)

  • 第35页
    北美東部原住民將春天的第一個月圓訂為慶祝楓糖的糖月。當寒冷的冬天即將結束,原住民會在楓樹上畫出V字型的切痕,以蘆葦或是管狀物將楓樹的汁液引流出來,將含糖量很低的汁液收集起來,再將水分蒸發,提煉出糖漿。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6 2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