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锦 (1)

  • 49
    荣三爷柔声道:“你莫急,阿雾毕竟是闺女儿,过些年要嫁人的,你还年轻,等她出了阁,再怀孩子也不迟。”同床共枕多日,又是暖玉温香的解语花,荣三爷自然也是要考虑王姨娘的。他此时,说的绝对是真心话。 这是何...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1)

  • 什么样的女生算公主
    现在还有公主呀,什么样的女生算公主啊?” 李峋靠在桌边。 “公主啊……”他在朦胧的夜色中,望向回程的长街,半开玩笑道,“首先你得有双清高的眼睛,再来是一颗天真又脆弱的心。” 徐黎娜一脸懵懂,李峋挑挑眉...

原来圣保罗不悲伤 (1)

  • 第100页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无法猜中故事的结局。”如此悲伤。这个作者写文章真的非常有特色,悲伤的故事总是能够酝酿很久然后一击而出,让你的眼泪来得如此凶猛措不及防却又顺其自热。像电影版场景的叙述,独特的异国风...

帝皇书(全二册) (11) 更多

  • 韩烨
    ***“许是韩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每次谈及温朔时身上的冷峭都会冰化,一点都不似平常那个古板严肃的太子爷。” 这样爱着温朔的太子,这一腔深情,最后真是催泪弹啊 ***“任大人谦虚了。”韩烨忽而沉声,目光...
  • 情节推动
    总的来说 梓元和韩烨的感情障碍:1.任安乐时期有着帝梓元的婚约及韩烨对安乐才华的看重所以不纳为妃 2.帝梓元时期有着国恨家仇 韩烨在父王与梓元之间艰难选择 3.梓元当摄政王之后,韩烨却眼盲了自卑配不上梓元 ...
  • 帝梓元
    ***“有何不敢?”任安乐垂眼,一派坦荡,凛声而论:“大靖朝官上忠天子,下卫储君,任安乐倒是不知,大靖自何时起,公主竟也有了钳制朝廷命官的权力,也不知公主身边区区一侍女便能将三品大员视若掌中之物任意玩弄..
  • 情节描写
    烈日之下,玄衣女子气势如虹,眉间一抹傲气,恍能逆天。   烈马嘶鸣,千钧一发之际,他眯起眼,看着她紧握缰绳,停在他面前,与他同高。   半尺之远的距离,突兀而又温热的触感。   韩烨低头,一只骨节分明...
  • 苑书 苑琴 长青 温朔 韩安宁 施诤言 洛铭西 归西 帝盛天 莫霜
    *****苑书 苑琴 长青 归西:1.“小姐,那可是太子殿下代天举行的秋狩,咱们没有受到邀请啊!您前几日才得罪了左相,他会给咱们穿小鞋啊!您都不知道京城言官武将怎么说您……武将说您骨头软,有将军不做要去大理寺做...
  • 伏笔
    1. 任安乐身份之谜 ***庭院内,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龙涎之香飘散在空气中,入眼可见书桌上淮东石墨边扔着一只金丝翡玉笔,御供的江南丝绸被随意摆在墙角,锦纹石棉地毯铺满整间书房。。   若有人在此,瞧见此..
  • 1~10
     庭院内,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龙涎之香飘散在空气中,入眼可见书桌上淮东石墨边扔着一只金丝翡玉笔,御供的江南丝绸被随意摆在墙角,锦纹石棉地毯铺满整间书房。。   若有人在此,瞧见此景定会惊讶万分,如此典...
  • 2.70
    “仲远,你曾是我和子安唯一寄予厚望的大靖储君。” 若这一生,到死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荒唐,该多么绝望 “韩仲远,我和安宁韩烨的这一生,不该是如今这番模样的。” "韩烨, 君以天下待我, ...
  • 2.32
    “从我四年前在老师和你父亲面前点头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这一世认定的妻子。 这是君玄这一生听到的连澜清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星零笔下的人物无论主角配角这一份感情总是打动人心。 她已经模糊到..
  • 143
    她忽而不甘,闭上了眼:“刚才我是骗你的,安宁,我们都不好。苑书回来说诤言都不会笑了,打胜仗了不笑,受伤了也不痛。你皇兄他在知道你的死讯后强行出战,鏖战五日五夜,差点死在山南城下。我也不好……” 我不..
  • 32
    “任安乐立在武将之中,看向不远处的韩烨,眸色深处荡开极浅的涟漪。 她没有在韩烨脸上见过这样如释重负的笑容,至少……在她以任安乐的身份入京的这些日子里,从来不曾见过。”星零的书永远有这样的魔力,..

最好的我们 (1)

  • 1
    “后来才知道她去上补课班。提前上高一的数学物理和化学三科。讲课的老师是振华的名师。   不管甜筒在谁手里,沈屾还是沈屾。   我突然特羡慕她。她是一个能让人记住的人。无论别人是否喜欢她,十年后回忆...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