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in对《1493》的笔记(30)

wenbin
wenbin

读过 1493

  • 第73页 1607-1624,英格兰运送7000人到弗吉尼亚,他们10个人有8个死去。

    2018-01-24 14:32:49 回应
  • 第145页 中国为什么中断航海?
    许多研究者认为,中断航海是中国社会思想严重偏狭、僵化的象征。“为什么中国没有再多花一点儿力气,绕到非洲南端,进入大西洋呢?”兰德斯在《国富国穷》中这么问。兰德斯的的回答是:“中国人缺乏视野、重点,以及最重要的,好奇心。”受制于儒家思想、自做而自满的中国是“一个不积极的改进者和一个槽糕的学习者”。墨尔本大学(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历史学家埃里克·琼斯( Eric Jones)在关于西方如何攫取政治主导地位的论著《欧洲奇迹》( The EuropeanMiracle)中,也类似地将中国拒绝海外冒险归咎于“空洞的文化优越感”和“过度的自我关注”。在郑和之后的这个帝国“从海洋撤离,变得只关心内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 Mcgill University)的政治学家约翰·A.霍尔( John A.Hal)l在《权力与自由:西方崛起的原因与后果》( Powers and Liberties: The Causes andConsequences of the Rise of the Wesr)中称,中国“困在同一个阶段超过两千年,相
    引自 中国为什么中断航海?
    2018-01-24 14:55:49 回应
  • 第185页 中国人在马尼拉被屠杀
    这场杀戮发生11年后,明代地理学家张撰写了《东西洋考》,一本总述中国外交关系的著作。书中从巴利安居民的视角记录了这起事件,它的描述中包括了许多西班牙官员路而不提的细节。张整也承认西班牙人进入了巴利安,“凡华人寸铁,辄厚售之”,因为他们怀疑华人会用来做大炮。但从这里开始,张燮的记录就明显不同了。他说,城墙外根本没有愤怒的暴民,也没有无故杀死士兵的事情。恰恰相反,是殖民政府先缴了中国人的械,宣称要进行正式的居民检查,在此期间把华人居住区的居民每300人分一组,每一组领进一个院子,然后开始居杀。张写道,大居杀的消息泄露出去后,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逃到马尼拉城外的山上。在一场胜负未分的冲突后,西班牙人派来了一个和谈使者。“华人虑其诱我,扑杀彼使,”张承认道,“夷怒设伏城旁。”不久,中国人断粮了,他们决定攻入马尼拉找食物,于是就走进了西班牙人的理伏圈。随后的战斗中,死了300个西班牙人。而中国人却死了25000之多,绝大部分是福建人。据张整说,只有300个中国人幸免于难。第二波死亡潮随后到来,福建一些新寡的女人此时不得不承担起亡夫的债务,有些人选择了自杀。
    引自 中国人在马尼拉被屠杀
    2018-01-25 07:47:42 回应
  • 第186页 中国人在马尼拉被屠杀
    不到两年时间,大帆船贸易和巴利安都几平恢复了正常。“其后,华人复稍稍往,”《明史》写道,“而蛮人(西班牙人)利中国互市,亦不拒,久之复成聚。” 由于形势又回到了居杀前的状态,在马尼拉的西班牙人还是和过去一样数量稀少、孤立无援、胆胆战心惊。他们最终再次对中国人加紧了限制。反抗行为在巴利安时有发生,随之而来的是驱逐和居杀。杀戮周期性地在1639年、1662年、1686年、1709年、1755年、1763年和1820年重演,每次的死亡人数都很恐怖。
    引自 中国人在马尼拉被屠杀
    2018-01-25 07:48:31 回应
  • 第205页 清朝人口大膨胀
    近2000年来,中国的人口增长是非常缓慢的。但这在暴虑的的清朝掌权后的几十年内彻底改变了。从新王朝建立伊始的美洲农作物传入,到18世纪末,中国人口狂飙式地增长,历史学家一直在争论增长的确切规模,许多人认为人口大致增加了一倍,达到3亿人。不论精确的数字是多少,数字上的巨大跳跃势必带来巨大影响。正是人口激增让这个国家变成了“拥挤”的代名词
    引自 清朝人口大膨胀
    2018-01-25 07:49:57 回应
  • 第208页 1793,洪亮吉的人口论
    八人即不能无拥作之助,是不下十人矣。以十人而居屋十间,食国一顷,吾知其居仅仅足,食亦仅仅足也。子又生孙,孙又娶妇,其间衰老者或有代谢,然已不下二十余人。以二十余人而居屋十间,食田一顷,即量腹而食,度足而居,吾以知其必不数矣。 洪亮吉承认,清政府确实开辟了新的农田来养活中国人口。但耕地量亦不过增一倍而止矣,或增三倍五倍而止矣,而户口则增至十倍二十倍,是田与屋之数常处其不足,而户与口之数常处其有余也 曰:天地有法乎?曰:水早疾疫,即天地调剂之法也。①
    引自 1793,洪亮吉的人口论
    2018-01-25 07:51:28 回应
  • 第209页 1798,马尔萨斯的人口论

    <原文开始> 人口的增殖力,”马尔萨斯宣称,“无限大于土地为人类生产生活资料的能 。”今天的教科书通常借助曲线图来讲述这个概念。曲线图中的一条线代表粮食 供应的总量;当人们开垦出更多耕地和更有效地耕种时,这条线从左至右缓缓上 升。另一条线开始时很低,但迅速变弯曲,与第一条线相交并冲到它的上方,这 条线代表的是几何级数式增长的人口总量。最终,两条线之间的差距无法弥合 《启示录》中的四位骑士将造访人间”。马尔萨斯认为,一切增加粮食供应的努力最 终只会导致人口增长,后者比被抵消的粮食供应增长量还要高一一这种状态如今 被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Malthusian trap)。忘掉乌托邦吧,马尔萨斯说,无论现 在还是未来,人类注定要在饥饿的边缘挣扎生存;也忘掉慈善吧,扶贫只会导致更多要儿出生,这反过来又会让这条道路更加艰难。无论这场盛宴的规模有多大 总会有太多的饥饿者想要坐到桌前大快朵顾。“马尔萨斯的陷阱”是不可避免的。 它引发了爆炸般的反响。“从《人口论》发表之日日起,”伟大的经济史学家约瑟夫·熊彼特( Joseph Schumpeter)宣称,“马尔萨斯一直有幸一一这确实是种好运气一一成为两种不合理程度不相上下、互相矛盾的观点的品评对象。”约·梅纳德·凯恩斯( John Maynard Keynes)认为马尔萨斯“开启了对经济的系统化思考”。

    2018-01-25 07:53:18 回应
  • 第216页 中国洪水
    山地高处发生水土流失,导致下游地势较低的长江河谷区的稻田被淹没,这进一步推高了大米价格,反过来又促进了高地的玉蜀黍种植,最终导致更多河谷处的稻田被淹没。 随着棚民陆续搬入山中,洪水变得越来越频繁。在宋代,帝国发生重大洪灾的频率为每两年大约3次。在明代,一些农民一一其中多为客家人一一非法迁入山区、砍伐林木;不难预见见的是,暴发洪灾的频率增加到每年约2次。而清代大力推动往山区、林区移民;如影随形一般,移民的激增引发了森林砍伐的泛溢洪灾发生率增至过去的3倍之多,每年有超过6次大洪水。更糟的是,洪水主要袭击的是中国的农业中心。翻阅了私人笔记、县志、省志和帝国的救灾纪录后 历史学家李向军统计出清朝共发生了16384起洪灾。绝大部分都规模较小。不过其中有13537起发生在长江与黄河下游肥沃的农田区。并且洪灾还在增加。1841年至1911年间,清朝每年需应对13场大洪灾,有一位历史学家向我形容,这相当于每月遭遇一次卡特里娜飓风。“政府在国内人口最稠密的地区要应对接连不断的灾害,”他说,“这里是养活全国人民最关键的地区。情况很糟糕。”
    引自 中国洪水
    2018-01-25 07:55:23 回应
  • 第222页 不学大寨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毛泽东下令在黄土高原开展更多的垦荒运动。这个地区的森林大部分都被砍光了,但在最陡峭的山坡上(因太陡峭而无法耕种)还覆 盖着低矮的灌木丛,它们尚能防止水土流失。而这些土地在20世纪60年代至70 年代成为了改造成大寨式梯田的对象。梯田的田壁单纯由夯实的土构成,经常 塌;在我拜访的一个位于黄土高原上的村子里,一场雨后,近半的村民都在用学 子拍平田壁,以此来夯实正在坍塌的梯梯田。即使在梯田没有发生垮塌时,大雨也 冲走了土壤中的营养物质和有机质。咀头村( Futou)坐落在黄河沿岸的陡峭山峦 中。走在窑洞之间陡峭的山路上,我所看见的梯田几乎像是要滑入水中一般。 因为水土流失带走了营养物质,新开垦的土地的收成迅速下降。为了维持产量,农民开垦和修造了更多新梯田,这反过来又加重水土流失,加拿大曼尼托 巴大学( University of Manitoba)长期研究中国环境的地理学家瓦科拉夫·斯密尔[ Vaclav Smil,他于1984年出版了关于这个课题的第一本书《坏土》( The BadEarh)]称,这是一场关于“恶性循环”的典型案例。2006年中国的研究者披露,农业学大寒时期流入黄河的泥沙增加了约三分之 影响相当可怕并且随处可见。土质恶化的耕地收成下降,迫使大量农民迁出咀头村流失了一半人口。“这或许是历史上对人类劳动最大的浪费之一,”斯密尔告诉我,“数以千万计的人被迫夜以继日地劳动,大部分人做的工程即使是小孩子都能看出其愚矗性。砍伐树木、在陡坡上种粮食一一这怎么可能是好主意?
    引自 不学大寨
    2018-01-25 07:57:49 回应
  • 第336页 加里多
    加里多所做出的最大贡献,发生于从科尔特斯打西班牙运来的一袋大米中发现了三粒小麦粒之后。科尔特斯要求他的心腹把这些种子种在礼拜堂附近的一小块充作试验农场的田地上。弗朗西斯科·洛佩兹·德・戈马拉( Francisco Lopez de mara)1552年写道,“其中两株长了出来”,“一株长出了180粒谷粒。他们随后把这些谷粒在附近播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小麦:一粒长出100粒、300粒,在手工播种和灌溉之后甚至还能长出更多…我们对一个黑人、奴隶欠下了多少恩情啊!”
    引自 加里多
    2018-01-25 10:39:2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