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in对《奥斯曼帝国闲史》的笔记(8)

奥斯曼帝国闲史
  • 书名: 奥斯曼帝国闲史
  • 作者: [英]杰森·古德温
  • 页数: 285
  •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7-1
  • 第4页
    奥斯曼帝国在600年历史中,走过了崛起和衰亡的过程。14世纪初,它从安纳托利亚丘陵地带的一个尘土遍地的辖区开始发迹后,蚕食了昔日的拜占庭帝国,将从亚得里亚海到黑海的整个巴尔干半岛、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和多瑙河以北的所谓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公国悉数囊括进自己的领土。它夺取了安纳托利亚地区。14世纪,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对他们俯首称臣。1453年,它征服了君士坦丁堡,将黑海地区完全纳入下。1517年,它夺取了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地带一一叙利亚、阿拉伯和埃及,以及圣城麦加和麦地那。它控制了连接欧洲和中东地区的关口要道,势力从多瑙河蔓延到尼罗河。
    引自第4页
    2017-12-03 18:14:04 回应
  • 第4页
    位要人对俄罗斯人解释道,“与马和马鞍打交道为时已久。”他们用旗杆上的马尾标志象征权威,懂得如何命令马儿嘶叫,还教会它叼起地上的剑递给骑手。他们会把马的尾巴染成红色,用栗树皮给马治疗伤口,而且规定马儿有资格像人一样享受体面的安葬。这些马也确实不负众望。比如说吧,1505年,年轻的赛利姆王子政变失败后,全靠一匹名叫“黑狼”的马才逃出险境。骑士们知道如何骑着一匹狂奔的马,以惊人的速度掷出足以穿透铁板的飞梭。他们也会以每秒钟三支箭的速度,骑在马上反身射中移动的目标。他们的箭术如此高超,以至直到19世纪,身穿双排扣礼服,说着一口过得去的法语的土耳其苏丹依旧能在800码开外,一箭射进某位半信半疑的美国大使双腿间的空档。
    引自第4页
    2017-12-03 18:25:11 回应
  • 第5页
    伊斯兰世界的边境不断拓展。总有那么一些穆斯林农夫喜欢墨守成规,哪儿也不去,只会乖乖听人摆布:在奥斯曼人眼中,这些穆斯林农夫和巴尔干半岛的基督徒农夫一样,都需要他们为之负责。毫无防御能力的耕田人正好构成了骑马者生来就该负责管理的群体,伊斯兰帝国的精英集中在市民和游牧者中,这些团体行动更快、来去更自由,而且打心底里瞧不起农夫生涯。伊斯兰教由流动商队在中东诸城加以传播,也由那些自称“加吉”,也就是圣战士的穆斯林征服者们挥舞着宝剑播向四方,他们在7世纪时便策马冲出了阿拉伯半岛。漫浸漫长途在他们看来不值一
    引自第5页
    2017-12-03 18:27:37 回应
  • 第10页
    蔑视权威,相信胜利,把帐篷、羊群和家人都安置在营地里的突厥人,似乎全凭自然和历史的偶然才交上了好运。古老的突厥历史学者们把他们的胜利归因于与生俱来的高贵天性,并且考证出奥斯曼是努哈的第52代传人。13也有可能的是,突厥人的迁移正应了一句老话:游牧民族总会不知不觉地朝日落方向走去。穆罕默德二世相信是那些“无惧痛苦、不畏艰险,将一切置之度外”的人的无私奉献促成了先辈们的伟大胜利。进攻君士坦丁堡的前夜,他对部下再度重申了这一信念。吉本则把奥斯曼的成功归因于希腊人的软弱。战时期,有位英国人提出,早期的奥斯曼人大多都是希腊人,奥斯曼的征服因此相当于一种“复兴”,或者至少是一种革新。1920年代,一位土耳其人在巴家演讲时,清了这种谣言,宣称奥斯曼人都是突厥人,而且是彻头彻尾的 纯突种。1930年代,一位德国人提出了“加吉”论(这些战土将信仰与对 事业的神和秘论信念融为一体),引用了一首非常古老的诗歌(其实是布尔萨清 真寺墙上一段有日期的铭文):“奥尔汗,奥斯曼之子/“加吉”、加吉 的苏丹/地平线的主人、世界的统帅。”不过,考古学者后来宣布布,这段铭文其实是一种虔诚的伪造,并论证它其实出现在退于德国学者以为的日期。不过,或许我们在这些骑士们的丰功伟绩中所能看到的,确实是一种对于信仰的热爱和自豪。伊斯兰教一统宽广的大草原,宣称只有一个真主、一种法则。“加吉”长驱直入欧洲,他们值]的领袖只需骑在马上,就轻而而易举地成为了地平线的主人。未来一清二楚,毫无玄妙可言:他们的信仰的彻底完胜,乃是一种必然,世界唯有渐渐理解之。
    引自第10页

    2017-12-03 19:39:15 回应
  • 第60页
    茂拉德二世于1432年采用了进贡男童制度,穆移罕默德又将这一制度发扬光大。每三年左右,一位进贡男童征集官就会来到希腊和巴尔干的村庄,从当地神父或长老提供的教区花名册中,寻找最优秀的基督徒青年为苏丹效劳。这些年轻人被送到伊斯坦布尔,再派到某个安纳托利亚农庄干活,锻炼体魄、学习土耳其语。他们会正式皈依伊斯兰教,然后上学。 他们的相貌、风度、活跃度、智慧、虔诚、力量,都会得到测试,以评估他适合在哪个部门为苏丹服务,然后他便成为了苏丹的奴。每个阶段,他都会被观察和评估,一直到他死去为止。
    引自第60页
    2017-12-16 15:14:23 回应
  • 第149页

    <原文开始> 布斯贝格曾经写过,“土耳其人没有计算时间用的小时,也没有度量距离的里程碑。”从没有人想过要衡量时间,计算天日,或者在踏上征程之前感到畏缩一一向伊斯坦布尔进发的士兵不会,在坚硬的土地上耕种的农夫不会,为每天的公务奔忙的帕夏也不会。人们生存,劳作,然后死去:每个人对此都心知肚明。 原文结束>

    2017-12-16 16:56:11 回应
  • 第159页
    时间的掌管者同时也在掂量着奥斯曼帝国。地中海的三大势力:威尼斯、西班牙和奥斯曼帝国,很快全都陷入了漫长深远的衰落过程,一种衰竭的音调在整个地中海世界悄悄响起。威尼斯人听到了这种音调:傍晚时分,它在或尼斯首领的窗下回荡,“每个人口中都唱着它…这首歌中说,土耳其人就是侵蚀一切的流水,而威尼斯总督就像沙丘,正一点一点被流水吞噬。”
    引自第159页
    2017-12-16 17:02:55 回应
  • 第169页
    穆军默德三世1595年继位时,根据苏丹上台时的弑亲法,官廷大门里抬出了19具王侯的尸体。之前这些年轻人被“一个接一个地带到苏丹面前。据说,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一位漂亮的年轻人,大声哀求道,大王,我的兄弟,您现在就如同我的父亲一般,请不要让我如此年轻就殒命。”苏丹非常痛苦地扯着自己的胡须,但是始终缄默不语。”送葬的长队穿过街道,这番景象甚至使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都为之动容一一穆罕默德所有的姐妹也都被杀死不过这座城市倒没怎么为她们落泪。 早期的苏丹们除了自己的儿子之外,没有任何活着的男性亲属:弑亲法确保了他们没有叔叔伯伯,没有表兄表弟,也没有侄子外甥来挑战自己的权威,或者削弱他们作为奥斯曼皇室唯一代言人的位置。一直到穆罕默德三世的继承人艾哈迈德一世,弑亲法才被中断。自从艾哈迈德一世1603年即位以
    引自第169页
    2017-12-16 17:13:2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