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就来唱山歌 (2)

  • 第79页
    1990年,我起了一个单纯的念头,想回家完整经验故乡的一年。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过。虽是国中毕业才离开,但我生活的端点除自家与学校外,旁的延伸极少,换句话说,从没有在地化与社会化;这也是大多数农村知识...
  • 第32页
    我讨厌精选集。这种听法不仅剔除了创作的历程,而且所选也不见得精,毋宁是顺耳畅心的曲目。就算真能代表各阶段创作精要,抽离出脉络,就像是把稀罕生物移出生态环境,关进隔离的动、植物园里。广义上——我想,...

疾病的隐喻 (2)

  • 第88页
    该隐喻还提供了一种看待疾病的方式,即把那些特别可怕的疾病看作是外来的“他者”,像现代战争中的敌人一样;把疾病妖魔化,就不可避免地发生这样的转变,即把错误归咎于患者,而不管患者本人是否被认为是疾病的...
  • 第8页
    不是如此这般的命名行为,而是“癌症”这个名称,让人感到受了贬抑或者身败名裂。只要某种特别的疾病被当作邪恶的、不可克服的坏事而不是仅仅被当作疾病来对待,那大多数癌症患者一旦获悉自己所患之病,就会感到...

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 (6) 更多

  • 第146页
    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我们首先体验到的是病痛:我们感觉到症状,给症状贴上标签,和别人交流症状,解释症状,并且应对症状,通常我们不是独自进行这些行为的,而是与家人、朋友、同事以及我们的社会网络中的其他成...
  • 第113页
    在当前的中国社会,严密的社会控制是通过弥散在工作单位中来达成的,而工作单位是一种总体性的机构(个体在单位中吃、睡、交朋友、获得批准才能结婚、平且日常生活的绝大多数活动都是在单位中进行的),疾病让病...
  • 第72页
    医生与病人的对话方式是家长式的、审问似的、纯医学性的,看病结束,医生通常会给病人开一个药方或者治疗方案。治疗包括电疗、注射、谈话,治疗都是在屋子里公开进行的。这种高度公开的背景对谈论个人和社会问题...
  • 第43页
    在许多非西方社会,躯体化(个体和个体间苦痛通过一种生理疾病的习惯用语表达出来,包括在此基础上进行的一种求医模式)已经成为生活苦难的一种首要表达方式。也就是说个体经历了严重的个人和社会问题,却通过身...
  • 第32页
    对于损失某种具有正面价值的重要物的直接反应可能就是一种绝望的感觉,同时伴随着一系列其他感受,从绝望、抑郁、羞耻到愤怒。绝望的感觉并不总是局限于意外的或大或小的激发事件本身,它还会导致人们对整个人生...
  • 第3页
    事实显示,目前华人文化圈对神经衰弱的使用与早些时候西方对神经衰弱的使用如出一辙:那就是把它当作一个幌子来遮蔽精神疾病、心理以及社会问题,把后者转化为一种躯体疾病,否则就会产生令人尴尬的有关道德过错...

与病对话 (3)

  • 第33页
    如今回想起来,我当年给她的一切建议,比如运动和劳动,她都做不到。那些话说了也是白说。人要管住自己,要改变一点点,也挺难的。其实,她的核心问题是生活毫无意义,对世界和他人的看法一片虚无、一片灰暗,所...
  • 第15页
    多年来,我隐隐约约地做着这样一个桃花源之梦,可惜一直未见圆梦的可能性。作为折衷,我渐渐张罗起艺术治疗,希望像她那样的患者能借绘画、音乐、舞蹈、故事、诗歌等形式实现自由表达。好在多年耕耘,略有收获,...
  • 第249页
    我想起看过的一本书《万物有灵且美》,作者是一位苏格兰兽医,他在诊治动物方面有很多独特经验:由于动物不通人类语言,他变得观察精确、直觉敏锐;由于动物不能完全配合,他变得动作神速、手法精湛。这与儿科医...

Coal Black Mornings (1)

  • 第3页
    I've limited this strictly to the early years, before anyone really knew or really cared, and so the decision to end it at the point where I have, when we were all still starry-eyed and guileless, ...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