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哩个圈对《长安十二时辰 上》的笔记(4)

长安十二时辰 上
  • 书名: 长安十二时辰 上
  • 作者: 马伯庸
  • 页数: 656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1-1
  • 第一章
    徐宾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一干人等离开阴暗的死牢,回到地面。阳光从入口照射进来,在最后几级台阶形成鲜明的光暗对比。张小敬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忽然停住脚步,脸上浮现几许感慨。
    这一阶,是阴阳分隔的界限。他本有向死之心,可没想到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莫名其妙地又回来了。
    2019-05-07 11:51:11 回应
  • 第24页
    张小敬毫不客气地接过腰牌,系在腰带上,打了一个牢牢的九河结。从现在起,他就是全长安最有权势的死囚犯人。
    李泌忽然问道:“我给你如此之大的权柄,若你不告而逃该怎么办?”
    “没有保证。”张小敬毫不犹豫地回答,“人是你选的,路是我挑的,咱们都得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2019-05-18 12:58:05 回应
  • 第103页
    “杀。”张小敬说得毫不犹豫,可旋即又换了个口气,“这是一件应该做的事,但这是一件错事。应该做,所以我做了,即使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但错的终究是错的。”
    2019-05-18 13:15:29 回应
  • 第十章 戌初
    登徒子、死囚犯、凶神阎罗、不肯让女人代死的君子、酷吏、干员、游侠……此前短短几个时辰,檀棋已经见识到了张小敬的许多面孔,可她对这个人仍旧难以把握。如今这杂乱的人潮,反倒如潺潺溪水一般,洗褪了张小敬身上那些浮夸油彩,露出本来的质地。
    檀棋的脑海里,凝练出两个字:寂寞。
    张小敬的身影十分落寞。周围越是热闹,这落寞感就越强。他穿行于这人间最繁华最旺盛的地方,却仿佛与周遭分别置身于两幅画内,虽相距咫尺,却永不相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公子距离这尘世更远。

    岑参从柜台后抬起头来,语气愤慨:“走?现在我可不能走。我的马匹和诗都没了,你们得赔我。”
    “坐骑好歹能折个钱数……诗怎么赔?” “嗯,很简单,让我跟着你们就行。”岑参一副妙计得售的得意表情,“我一直在观察着,闻姑娘的事、崔器的事、你的事、那个张小敬的事,还有你们靖安司追捕突厥人的事……你也懂点诗吧?知道这对诗家来说,是多么好的素材吗?”
    姚汝能有些愕然,在这家伙眼里,这些事情只是诗材而已?

    岑参击节赞叹道:“以灯鼓传韵,以韵部传言,绝妙!谁想出这个的?真是个大才!看来以后我不必四处投献,只要凭高一鼓,诗作便能传布八方,满城皆知!”
    姚汝能嘴角抽搐了一下,勉强压下反驳的欲望,心想你高兴就好……岑参对着窗外,对着灯笼开始比画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他正尝试着把自己的诗句转译成灯语。
    2019-05-18 15:00:4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