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nn对《垂死的肉身》的笔记(12)

Leann
Leann (*`▽´*)

读过 垂死的肉身

垂死的肉身
  • 书名: 垂死的肉身
  • 作者: [美] 菲利普·罗斯
  • 页数: 174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8
  • 第17页
    <原文开始></原文结束>我们走下螺旋式钢制附体,走近你我的图书室,我在书堆里找到了一大册维拉斯贵兹的复制品,我们并肩坐着一起翻看了十五分钟;在这令人怦然心动的一刻钟里,我们俩都学会到了一些东西——在她,是第一次知道了维拉斯贵兹;而我,则是又一次知道了色欲的愚蠢令人欢愉。都是因为这次谈话!我给她看卡夫卡、维拉斯贵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啊,你必须得做点什么。这些都是舞者的面纱。别把它混同于引诱。这不是引诱。你正在伪装的恰恰就是你要达到的目标,纯粹的色欲。面纱遮掩了盲目的冲动。这么谈着话,你就有了一种错觉,她也一样,以为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这和你采访一位律师或雇佣一名医生不同,那种情形下你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将改变你的行动进程。你知道你要它,也知道你就要这么做,什么也挡不住你。此刻是不会说任何将会改变什么的话的。
    有一个关于人的生物学的大笑话:在互相了解之前你们是亲密无间的。初遇时你们心心相印。最初的吸引流于表面,但是直觉令你们触及彼此最完整的层面。这种吸引不一定对等:她为一样东西所吸引,你为另一样东西所吸引。可以是表面现象,可以是好奇心,但然后,是升华,是深层次。她是古巴人,这很好,她外婆如此这般,她爷爷如此这般,这很好,我会弹钢琴还藏有卡夫卡的手稿,这也很好,但是这一切仅仅是我们到达所往之处的路上的一段迂回。我想,这是魅惑力的一部分,而假如我没有这部分魅惑力,我会感觉好得多。性才是魅惑力所要求的一切。一旦把性抽走,男人还会发现女人富有魅力吗?在男女之间发生性行为之前,谁又能发现对方是如何富有魅力呢?除了她,还有谁能把你迷住呢?别无他人。
    2013-07-14 11:14:08 回应
  • 第23页
    因为在性关系上没有绝对的静态平衡。不存在什么性平等也不可能有性平等,在性关系上,所谓男性份额和女性份额绝对平衡的平均分配是不存在的。对于这一完全自然的事情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不是像做交易那样五五分成的。我们在讨论的是性爱的混乱无序,是性兴奋彻底打破了性关系的平衡。你和性一道回到了森林里。你回到了沼泽地。性就是交易优势,永远的不平衡。你会不考虑优势吗?你会补考虑屈从吗?占优势的一方是燧石,它打出了火花,它使性关系跃动起来。然后是什么?听着。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优势会导致什么。你会明白屈从又会导致什么。
    2013-07-14 11:14:48 回应
  • 第27页
    对性的着迷是令人可怕的一面。当你被欺骗的时候,性能帮助你不去想太多而且只会让你喜欢这种欺骗。但是我一点也没有这样的乐趣:我所做得一切就是多想——多想,担忧,还有,对了,受苦。多想想你的乐趣,我告诉自己。若非为了乐趣,我为什么要选择现在这种生活方式,尽可能少地给自己的自在施加束缚呢?
    2013-07-14 11:15:17 回应
  • 第31页
    你一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她有多聪明或她有多愚蠢,她有多浅薄或她有多深刻,她有多天真或她有多狡猾,多阴险,多有智慧,甚至多邪恶。对待这样一位有性欲而能自制的女人,你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你永远也不会有办法。
    2013-07-14 11:15:48 1人喜欢 回应
  • 第38页
    无论你知道多少,无论你想了多少,无论你策划、你密谋、你计划了多少,你在性关系关系上都没能占有优势。这是一次异常冒险的游戏。一个男人如果不曾冒险涉足性行为,那么他一生中就少掉了三分之二的问题。正是性弄乱了我们本来正常有序的生活。
    2013-07-14 11:16:11 1人喜欢 回应
  • 第40页
    在垂死和死亡之间得作一区分。这不一定是未受干扰的垂死。如果你很健康,那就是看不见的垂死。生命的终结是必然的,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宣告。
    2013-07-14 11:16:36 1人喜欢 回应
  • 第45页
    但是嫉妒自然是一场婚约的通气天窗。男人们对嫉妒做出的反应是说:“没有其他人能占有她。我将占有她——我会娶了她。我用这种方式捕获她。按照传统习俗。”婚姻可以治愈嫉妒。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男人想结婚的原因。因为他们对那另一个人不放心,他们要她签订合同:我不会,等等等等。
    2013-07-14 11:16:55 回应
  • 第62页
    关于动荡有两种思潮:一种是自由意志论,允许个人纵欲狂欢反对维护集体的传统利益,但是和这一思潮密切相关的另一种是要求公民权和反对战争、不服从的集体公正意识,其道德威望来自梭罗。两种思潮互为关联使得动荡很难受到质疑。
    2013-07-14 11:17:28 回应
  • 第76页
    瞧,异性恋的男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就像牧师步入教堂一样:他们都是发誓要禁欲,只是似乎要过了三年、四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知道禁欲是什么。普通婚姻的本质对一名男性异性恋者来说——考虑男性异性恋者的性优势——其令人窒息的程度不亚于男同性恋者或女同性恋者。
    2013-07-14 11:17:53 回应
  • 第77页
    不,男人什么都不懂——或者愿意装作他们什么都不懂——对于他们不幸陷入的婚姻的残酷与悲怆。他们最多不过淡泊地认为:是的,我知道在这场婚姻中我迟早会放弃性要求的,但放弃是为了获取更有价值的东西。但是他们知道他们抛弃了什么嘛?为了禁欲,为了过没有性的生活,那么你将怎样面对失败、挫折和妥协呢?通过挣更多的钱,挣到尽可能多的钱吗?通过生育尽可能多的孩子吗?也许可以,但这与另一件事全然不同。因为另一件事与你的身体状态有关,与生和死的肉体关系有关。因为只有在性交时,你才能彻底地,或者是暂时地向生活中你不喜欢的和击败你的一切报仇雪恨。只有在那个时候,你才是十分纯洁地活着而且你自己也是纯洁的。堕落的不是性——而是其他。性不只是肉体的摩擦、浅薄的玩笑。性还是对死亡的报复。别忘了死亡。千万别忘了它。是的,性也受制于死亡的力量。
    2013-07-14 11:18:15 2人喜欢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Leann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