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 (2)

  • 第55页
    所以,当一个女人或男人被他们所爱的人抛弃时,总是只专注于自己的痛苦。没人想一想对方经历了什么。迫于社会压力背弃了自己的心,选择留在家人身边是不是也很痛苦?每个晚上,他们一定都躺在床上,困惑着,失落...
  • 第55页
    世上的一切都有两面性。那些被残酷的爱神抛弃的人是有罪的,因为回首过去时,他们总是自问为什么如今会是这样。但是,如果他们在记忆中进一步寻找,就会回忆起种子被播下的那天,回忆起自己是如何堆肥让它生长,...

安静的美国人 (12) 更多

  • 第176页
    尽管我说了那么多,但她跟我们一样恐惧:她只是没有表达的天赋,仅此而已。
  • 第175页
    “爱是西方的词汇,”我说,“我们用它出于情感上的原因,或是为了掩盖我们对一个女人的痴迷。
  • 第156页
    她的痛苦击中了我的痛苦:我们又回到了从前那种互相伤害的模式里。如果只有相爱而没有伤害,那该多好———单单忠诚是不够的:我一直忠诚于安妮,但我还是伤害了她。伤害是在进行的过程中产生的:我们的身心都太...
  • 第145页
    恋爱时是希望自己成为别人心目中的样子,是让别人去爱你自己伪造出来的高尚形象。恋爱中我们是没法儿顾及尊严的———最勇敢的行为不过是当对方是观众来进行表演而已。
  • 第76页
    但我的爱情没有愿景:未来摆在那里。所有能做的,不过是让未来不那么难堪,当它来临时,让它温和地幻灭。
  • 第72页
    时间自会报复,而报复总是如此凄苦。我们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人会完全了解另一个人。
  • 第57页
    “就算我信仰上帝,我还是讨厌忏悔。跪在你们的一个小房间里。把自己的一切暴露给另一个人。请原谅我,神父,但对我而言,这种做法是病态———甚至是懦夫的行为。” 曾经和妈妈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不去教堂...
  • 第50页
    在我的世界里,死亡是唯一的绝对值。失去了生命的人,便不会再失去任何东西。……有了死亡,就不必担心爱情会日渐枯竭了。未来的厌倦与冷淡,那样的噩梦也会自动解除。
  • 第40页
    天真总是无声地要求被保护,其实我们更明智的是保护自己不吃天真的苦头:天真如同一个迷失的、不会说话的麻风病人,流浪在这个世界上,本来无意伤害任何人,却总是事与愿违。
  • 第27页
    世间的情况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去争斗吧,让他们去相爱吧,让他们去相互谋杀吧,我不想卷入其中。
  • 第19页
    没有哭闹,没有眼泪,只有思索———这是一个人不得不改变自己整个人生计划时,才有的那种长久的内心的思索。
  • 第14页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这是个愚蠢的警察才会问出来的问题,这个人不配读帕斯卡,也不配去深爱他的妻子。没有直觉你就无法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