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茶文具店 (5)

  • 第289页
    这时,从山那边吹来一阵风,摇动枝垂樱的树枝。那一刻的心情,就像神的手指轻轻抚过脸颊。 日式的治愈群像小说,温柔琐碎。看起来还挺轻松的。
  • 第226页
    数千、数万、数亿句话语被火包围,升上了天空。 书信供养仪式,也太浪漫了吧。他人的心意,在过于沉重过于琐碎想要摆脱的时候葬在书信冢,既没有辜负他人心意,也是做了了断。
  • 第216页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而我一事无成。
  • 第149页
    只要在心里说“闪闪发亮”。只要闭上眼睛说“闪闪发亮,闪闪发亮”就好,这么一来,就会有许多星星出现在内心的黑暗中,变成一片美丽的星空。
  • 第68页
    小孩子在海边放烟火嬉戏,就像在喂食“刚出生的夜晚”这种动物。

人间便利店 (2)

  • 18
    把我藏起来,躲过所有认识我的人。我没给任何人添过麻烦,但所有人都满不在乎地来干扰我的人生。我只想安静地呼吸下去而已。
  • 5
    人们从外面走入店内的铃声,在我听来就像教堂的钟声。打开这扇门,就有个发光的盒子在等着我。那是一个永远都在运转,无可动摇的正常世界。

红拂夜奔 (12) 更多

  • 第221页
    我就是这样一天天老下去了。从这个样子你决看不出我每天每夜每小时每一分钟都在想入非非,怀念着十七岁时见到的紫色天空,岸边长满绿色芦苇的河流,还有我的马兄弟。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能让我相信我是对的,...
  • 第219页
    生活能有什么寓意?在它里面能有一些指望就好了。 我们需要的不是要逃出洛阳城或者证出费马尔,而是指望。如果需要寓意,这就是一个,明确说出来就是:根本没有指望。我们的生活是无法改变的。
  • 第219页
    生活能有什么寓意?在它里面能有一些指望就好了。 我们需要的不是要逃出洛阳城或者证出费马尔,而是指望。如果需要寓意,这就是一个,明确说出来就是:根本没有指望。我们的生活是无法改变的。
  • 第218页
    这样的死亡和一个无性、无智、无趣的人生相比,也不知哪个更可怕。
  • 第198页
    照我看来凡是能在这个无休无止的烦恼、仇恨、互相监视的尘世之上感到片刻欢欣的人,都可以算是个诗人。
  • 第37页
    放声大哭从一个梦境进入另一个梦境,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奢望。 真实就是无法醒来。 那时她哭了又哭,总是哭不醒。而痛苦也没有一点减小的意思。她哭了很久,总是不死心。
  • 第29页
    陈清扬后来说,在山上她也觉得很有趣。漫山冷雾时,腰上别着刀子,足蹬高筒雨靴,走到雨丝里去。但同样的事做多了就不再有趣。所以她还想下山,忍受人世的摧残。
  • 第12页
    陈清扬来找我时,乘着白色的风。风从衣服下面钻进来,流过全身,好像爱抚和嘴唇。 陈清扬只穿着白大褂上山这一幕出现了好几次,的确很美。
  • 第189页
    千万不要说什么“结婚不结婚是我的自由”之类的傻话。你的自由就是别人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或者别引人注目。 想到了《人间便利店》
  • 第156页
    最后李卫公才提出了用泥土建造一座长安城,向古往今来中国的一切城池一样,用人力来驱动。为了防止人力想入非非,采用了一切必要的措施。皇帝这回满意了,没有说“朕的都城当不同于猪圈”,而是说:“李爱卿有一...
  • 第120页
    以后列朝列代,想入非非都是严格禁止的。
  • 第162页
    一座钟楼一座鼓楼和拾金不昧

步履不停 (6) 更多

  • 第235页
    失去了父亲和母亲之后,我就再也不是某个人的儿子了。
  • 第233页
    到最后,我也没有和父亲一起去看足球,也一次都没让母亲做过我的车。唉,早知道的话......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机会都早已从我身边溜走了,而且再也无法挽回。 人生,总有那么一点来不及。这就是我失去父亲还有母...
  • 第212页
    但即使我眼看着父母年华老去,我却什么都没有做。我只能不知所措地远远看着同样不知所措的父母。而第二天,我甚至忘记了这些事件,仍对他们的存在感到厌烦,然后马上回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与他们毫不相干的日常生...
  • 第135页
    水槽中的纹白蝶似乎是在等待这阵风似的,一起飞了起来。那时,我甚至感觉听到了蝴蝶挥动翅膀的声音。那声音大得像成群的鸟在一齐挥动翅膀。蝴蝶在一瞬间全部没了踪影,只留下满满一水槽它们脱下的壳。 像云一般的...
  • 第6页
    顺着眼前的状况随波逐流,事后却反悔不已......这是我的坏习惯。 也是我的
  • 第4页
    而关于我接下来要讲的那一天,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决定性的事件,我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许多事情已经在水面下悄悄酝酿。但即便如此,我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我真的搞清楚的时候,我的人生已经往后翻了...

天边一星子 (9) 更多

  • 第205页
    我有一段时间,特别想死。我就拿刀子划拉自己,血冒出来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一阵马上要解脱的轻松,就像是卸掉了重负,一直往下掉,因为没有底,有时候又觉得那是飞了起来。
  • 第176页
    我只要做了梦,都会尝试把它们写下来,写着写着,感觉那梦里让我害怕的东西就会少一点,因为我在写的过程中能一点点地触摸到它们。它们像冰,当那手触摸它们时,它们就会被我手上的温热给融化掉,流淌到纸上,变...
  • 第152页
    夜风如刀切进来。 惊艳
  • 第148页
    纤薄的云层之中,莹白的月半遮半露,云在飞动,月晕洇在碧蓝的天幕之上。
  • 第103页
    我们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沉默在我们之间变成固体一般的存在。我希望车子快点儿来,好结束这样的沉默;又希望车子慢点儿来,哪怕这样一起等着,也是好的。
  • 第91页
    这些事情都太过复杂、太过细微,简直不知道怎么说起。它们一件件袭来,把你撞倒在地,等你爬起来时,你只会感受到无名的痛。因为无名,所以无从谈起。我们各自被重重心事包裹,不再有共同的话题可言。
  • 第75页
    敏感笨拙,脱离在外,无能为力。
  • 第69页
    她没有办法,我也能理解。可就是理解了,也有怨恨。我最期盼的一家团圆,都得不到。我一个人扛过三年,现在又被塞到了陌生人的家里。虽然这是我姨娘家,虽然姨娘对我很好,可是有些事情是替代不了的。 这篇读起来...
  • 第62页
    年复一年,我在外地,他们在老家。虽然电话中,父亲说起收成不好,欠债未还之类的坏消息,母亲埋怨父亲越来越固执、越来越作践自己的身体,但我都是置身事外,清清爽爽地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烦闷和憋屈,于他...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