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亦初对《冷暴力》的笔记(11)

陌上亦初
陌上亦初 (孙书女)

读过 冷暴力

冷暴力
  • 书名: 冷暴力
  • 作者: [法] 玛丽-弗朗斯·伊里戈扬
  • 页数: 192
  • 出版社: 后浪丨江西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7
  • 第一章 私人生活中的精神虐待

    有些人的人生道路上,充满着对他所造成的伤害或是被他伤到无法复原的人。但所有这些,都不会妨碍他骗过那么多人,在表面上还完全维持着正人君子的形象。

    精神虐待的手法十分细腻,不着痕迹,旁观者容易将其解读为两人之间单纯的冲突或打情骂俏。实际上那是企图在精神上甚至肉体上毁掉另一个人,而这种暴力的企图有时的确会得逞。

    当爱意不再时,另一半就要负起责任,因为对方犯了莫须有的罪。虽然施虐者的行为举止中早已没有爱,口头上却往往不承认。

    施虐者为取信于人,必须迫使伴侣做出令人谴责的恶性,以便否定对方。

    虐待者需要把旧爱变成替罪羊,然后将所有坏事都投射到对方身上,如此才能理想化新欢并建立起另一段爱情关系。任何挡住去路的障碍都必须消灭。要让爱存在,就一定要同时有恨。新关系的发展是以仇恨旧伴侣为基础的。

    在没有他人在场的情况下,施虐者可以用他最爱的武器——言语,伤人于无形。

    施虐者深信自己是对的,不会良心不安或自责。成为攻击目标的受虐者则始终要保持无可挑剔,不能被抓到任何把柄,否则就会遭到下一波的虐待攻击。

    受虐者向内投射的结果,是形成“都是我不好”症候群;施虐者则是以怪罪对方“都是他/她不对”的方式向外投射罪恶感。

    无痕迹、不流血、没有尸首。失去灵魂的孩子仍然活着,一切如常。

    2019-09-21 13:57:49 回应
  • 第二章 职场上的精神虐待

    显然人不会因为精神攻击就当场倒地不起,但的确会受伤。每晚下班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家,并感到屈辱、身心受创,要恢复实在很难。

    群体中有冲突很正常。因一时气愤或压力大而说话伤人没什么大不了,事后能够道歉更好,会造成伤害的是一再重复的挑衅和羞辱。当虐待行为出现时,就仿佛打开一具所到之处寸草不留的机器。

    施虐者从不把症结说清楚,也不寻求解决之道,只是狡诈地腐蚀受虐者的人格。相关团体或是坐视不管,或是落井下石,成为推波助澜的帮凶。

    恐惧导致受虐者服从,少年之委曲求全;这也会影响同事,他们会姑息虐待行为,不愿正视它“各人自扫门前雪”。围绕在施虐者旁边的人不敢自行其是,而成为施虐者的打手。

    公司尊重隐私,主管遵循“不过问”政策,认为员工已够成熟,解决得了自己的问题,结果却使受虐者的尊严遭到践踏。

    2019-09-21 14:06:44 1人喜欢 回应
  • 第三章 精神虐待的诱惑期

    掌控仅存在于关系的邻域内:那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在智识或道德上的主宰、影响或凌驾。受虐者被蜘蛛网缠住,是任凭处置的俘虏,精神没有自由,理智受到麻痹。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掌控在外人眼中通常并不明显。旁人看不出所以然,即使证据就摆在眼前也无法辨识。对不了解虐待行为背景及其内情的人来说,令受虐者难安的言语听在他们耳里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2019-09-21 14:10:36 回应
  • 第四章 精神虐待关系中的沟通

    由于“某一方根本不肯讨论事情”,所以直接沟通从来不存在。

    因为他什么也没说,所以任何事都可能是他不满的原因。

    如果打开天窗说亮话,冲突就有可能得以讨论,或许能找出解决办法。可惜在虐待式沟通的范畴内,最要紧的是防止受虐者思考、理解或反应。是冲突加剧的有效方式就是不要对话,默默地把过错加诸对方。受虐者的发言权被剥夺,他想说的事实,施虐者不感兴趣也不会听。

    像这样拒绝对话,等于不直接明讲却在表示“我对你没有兴趣”,甚至“我眼中根本没有你这个人”。对别人,只要有疑问,受虐者都可以提出来,可是与施虐者交谈却是在打哑谜,什么都不明确,造成彼此疏离。你永远在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端。

    即使在激烈交锋时,施虐者也绝不会提高音量,反而是对方会进入焦躁不安的状态而受责难:“很肯定的是,你只会变成一个大哭大叫、歇斯底里的人。”

    在唇枪舌战中占上风是首要目标,可是直言不讳会被伴侣指为独裁。不如用暗箭伤人的技巧,动摇和侵蚀对方的人格,导致对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受到了不当对待。

    真相和谎话在虐待行为中不具意义——施虐者当下说了什么,真相就是什么。这些对事实的歪曲往往接近信口雌黄。每个另有所指的信息,既然已昭然若揭,他们也不容许对方多项。既然外表看不出施虐的痕迹,就等于施虐行为不存在。说谎出于一种需求,可以把妨碍自恋者利益的事情当作不存在。

    所有令人不快的话语都会制造伤口,施虐者并不会示好以来弥补。他无视自己造成的痛苦,还会再拿它来开玩笑。

    你没办法真正与其“对打”,也不可能和解。他从来不会大声咆哮,只会露出冰冷的敌意,受虐者如果对此提出质疑,施虐者肯定不承认。受虐者则感到紧张,过度激动,甚至会气哭,此刻施虐者不免会取消对方的怒气,并说两人的问题荒谬可笑。

    受虐者向内投射的结果,是形成“都是我不好”症候群;施虐者则是以怪罪对方“都是他/她不对”的方式向外投射其罪恶感。

    精神虐待的支配是暗地里进行的,不会公开承认,并经常披着温文、仁慈的外衣。受虐者受虐却不自知,有时甚至以为控制权在自己手中。在精神虐待绝不会有公开明显的冲突。暴力因施虐和受虐双方的关系而被严重扭曲,而在台面下暗潮汹涌。

    2019-09-21 14:27:47 回应
  • 第五章 精神虐待的其他阶段

    施虐者表达恨意的方式不是发脾气,而是以冰冷的语气陈述真相或明显的事实。他们知道该怎么施虐以及拿捏轻重,若感觉对方反抗就会暂退一步。

    有目击者在场时,攻击会化成许多小动作。一旦受虐者掉入“挑拨”的陷阱而开始大声辩解,便显得是他在发脾气,而施虐者就可以假装自己是受虐者。

    含沙射影往往针对两人才懂的事,只有受虐者心知肚明。

    肢体暴力提供了外在证据:目击者、警方和验伤报告。精神虐待却不会留下证据。那是“干净”的暴力,谁也看不到任何痕迹。

    2019-09-21 14:33:19 回应
  • 第六章 施虐者

    施虐者看不见也听不到他人的反应,对他而言,他人只需要“有用”。在他的逻辑世界里,并没有“尊重他人”的概念。

    施虐者的攻击之所以有效,在于无论受虐者或旁观者都难以想象,居然有人可以对别人遭受的痛苦丝毫不关心、不同情。

    施虐者不把伴侣当人看,只是当成物品,而这个物品拥有他想窃取的特质。

    精神虐待者从最亲近的人身上吸取正能量,由此获得滋养与再生,之后却恩将仇报,把自己所有的负能量倾倒给他们。

    施虐者因为自身遭遇怪罪别人时,并非是在提出指控,而是在陈述简单的事实:他无需负责,所以责任必在别人身上。责怪别人,让别人当坏人,施虐者便可以摆脱责任。有任何差错一定是别人不对,施虐者从来没有责任,也从来不会有错。

    2019-09-21 14:39:34 回应
  • 第七章 受虐者

    指责受虐者是施虐者的共犯并不合理,因为一旦受到掌控,受虐者便失去采取其他行为的心理工具:他瘫痪了。他的被动参与并不会减少所受到的伤害。

    受虐者被指有受虐倾向,想要被征服,这种说法立刻被施虐者拿来利用:“是他喜欢并想要被虐待。”施虐者比受虐者更了解他的感受:“我那样对他是因为他太爱这样了。”

    受虐者显得天真好骗。他无法想象施虐者有好破坏的本性,便试图为他寻找合理的解释,避免误会。“只要我解释,他就会明白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没有虐待习性的人很难想象,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深不见底的恶意与操控。

    2019-09-21 14:44:48 回应
  • 第八章 失去行动力阶段的后果

    除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否则面对精神虐待者,最后的决定权不可能在受虐者手上。唯一的出路是归顺施虐者。

    受虐者最大的痛苦不见得来自直接的虐待行为,而在于不确定自己是否要为受虐负部分责任。

    基于“无风不起浪”这句话,人们往往认为,会感到内疚一定是因为做错了事。在外人看来,造成受虐者愧疚感的并不是施虐者。

    好心相待以及转过另一侧的脸给对方打,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受虐者的道德层次,自然又会激起暴力。要是受虐者因此怀恨在心,施虐者还会高兴,这正好应验了他所说的:“不是我恨他,而是他恨我。”

    piwikUrl,si

    2019-09-21 14:50:11 回应
  • 第九章 长期后果

    有些受虐者描述说,仿佛身体真的遭到痛击或是受到剧烈的精神侵犯,以致信心全失,绝望难以承受:“就像是胸部被捅了一刀。”“他对我怒骂,非常可怕,我觉得自己像不支倒地的拳击手,并且还在继续挨打。”

    “如果我不去上班,情况只会更糟。他们会让我付出代价的!”恐惧让人对一切都逆来顺受。

    施虐者在攻击之后有办法表现得堂堂正正,展示高道德标准和智慧;信任他的受虐者却美梦幻灭,一蹶不振。

    身心十条并非虐待行为的直接后果,而是源自受虐者的无力反应。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对,无论怎么做都有罪。

    不论是在家庭还是职场上,施虐者大声叫嚷是自己受害,真正失去一切的却是受虐者。

    受虐者如果无法卸下控制的枷锁,其人生将停顿于创伤的那一刻:他了无生气,生活没有乐趣,个人的主动精神消失殆尽。

    2019-09-21 14:57:41 回应
  • 第十章 针对夫妻与家庭的实用建议

    施虐者的终极目标是污染受虐者,使他成为“坏”人,所以唯一可行的制胜之道,就是不与他同流合污。

    受虐者不再无力行动,他可以打破恶性循环。把危机摊在众人面前,也许因此看起来像施虐者,可是他别无选择,因为这是促成改变的唯一方法。

    唯有人才能处理人际关系,并让它步上正规。虐待行为是因为受到鼓励或姑息才会发生的。消除职场虐待行为,最重要的是企业雇主与高层管理人员在其影响范围内重新强调对人的尊重。

    觉悟不会轻易来自一般痛苦,只能出于创伤之苦。由此产生次级现象或补偿因素,以弥补心理的瘫痪。于是精神虐待一词取得了新的意义,成为对人生的一场考验。

    2019-09-21 15:05:55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