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亦初对《爱得太多的女人》的笔记(10)

陌上亦初
陌上亦初 (孙书女)

读过 爱得太多的女人

爱得太多的女人
  • 书名: 爱得太多的女人
  • 作者: [美] 罗宾·诺伍德
  • 副标题: 给所有为爱迷茫的女人
  • 页数: 252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1-11
  • 第一章 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

    饥饿的人买不到好东西。由于吉尔对爱和赞许极度渴求,而且尽管她不认为父亲对她有排斥但却对这种排斥很熟悉,她注定会找上保罗这种人。

    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吉尔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因为在每段与吸引她的男人的恋爱中,她实际上是在与父亲打交道,仍然在极其努力地要赢得这个男人的爱,而他却因为自身的问题不能给予爱。

    如果我们的童年经历特别痛苦,在一生中我们都往往会无意识地再造类似的情形,希望能够掌握那种情形。

    我们会对哪种男人做出反应,取决于我们自身的背景。但是,我们会认定这个男人需要我们的帮助、同情和智慧来改善他的人生。

    在爱得太多的女人中,很少有人相信仅仅由于自己的存在就值得爱,值得被爱。相反,我们相信自己存在很严重的过错或缺陷,我们必须做得很好才能弥补。我们生活在对自己这些缺点的内疚中,生活在害怕这些缺点被人发现的恐惧中。我们非常非常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优秀,因为我们不相信自己是优秀的人。

    如果你出过交通事故,但伤得并不严重,在事故后大约第二天你可能会有一种明确的“快乐”感。这是因为你的身体经历了一次极度震惊,肾上腺素猛增到超高的高水平。这些肾上腺素就是你产生兴奋感的原因。如果你受着抑郁症的折磨,你会下意识地找寻可以让你情绪激动的情形,那些像交通事故一样的情形,这样你就可以保持兴奋,避免情绪低落。

    如果一个男人本身已经很好了,我们就没办法去“修正”他了,而且如果他善良并关爱我们,我们也就无法受折磨了。不幸的是,如果我们不能对一个男人爱得太多,我们通常就一点都不爱他。

    2019-09-02 14:29:46 回应
  • 第23页 第二章 糟糕的关系,美妙的性

    我们经常会发现自己和同性别的父母做法一样,虽然我们发过誓绝对不会那样做。这是因为,我们是从他们的行为甚至感受中学到了身为一个男人或女人应该什么样。

    像所有爱得太多的女人一样,她的相处技巧已经被磨练得只适合迎接挑战,而不是简单地享受男人的陪伴。如果她不必通过操纵和使用花招来来保持和一个男人关系的发展,她就会觉得难以和这个男人相处,难以感到舒服,难以放松。

    2019-09-02 14:36:33 回应
  • 第41页 第三章 如果我为你受苦,你会爱我吗

    如果父母对我们充满关爱,并且能适当地表达对我们的喜爱、兴趣和赞同,那么,当我们成年以后,在和那些能够引起类似的安全感、温情和正面的自我认知的人相处时,我们一般会感觉很舒适,进而,我们往往会避开那些通过我们进行批评或操控,而让我们的自我感觉不那么积极的人。他们的行为会让我们厌恶。

    然而,如果父母以敌意、苛刻、残忍、操纵、专横、过度依赖或其它不适当方式对待我们,那么当我们遇到一个表现出同样基调的态度和行为的人时,我们就会感觉这时“那个理想中的人”。在于那些能让我们重现自己小时候不健康的相处模式的人交往时,我们会感觉很舒服;而在和更温柔、更善良或更健康的人相处时,我们也许会感觉很尴尬或手足无措。或者,因为缺少了为让对方幸福而努力改变对方所遇到的挑战,缺少了为得到他人喜爱和赞同而遇到的挑战,我们和更健康的人相处时只会觉得无聊。

    一个残忍、冷漠、不诚实或由于其他原因而很难相处的伴侣,对于这些女人就相当于一种毒品,创造了一种逃避她们自己的感受的手段——正如酒精和其它改变情绪的药物能为瘾君子提供暂时逃避现实的途径一样——而且,这是一种她们不敢离开的逃避方式。

    我们一次又一次被这些文化榜样教导着:爱的深度,可以用爱带来的痛苦程度来衡量,而且,那些真正受苦的人,才是真正的爱。当一位歌手哀怨地低声吟唱着尽管受伤很深也不能停止爱某个人的时候,可能因为我们接触这种观点的次数太多,纯粹重复的力量就让我们内心的某个地方接受了歌手的表达。认为爱本该如此。我们接受了这样一种观点,认为受苦是爱的自然组成部分,愿意为爱受苦是一种积极品性,而不是消极品性。

    2019-09-02 14:48:54 回应
  • 第57页 第五章 我们共舞好吗

    一个经历过手术的孩子,可能会用洋娃娃或其它玩偶重现在医院的经历,他可能这一次让自己扮成医生,下一次扮成病人,直到与这次事件相关的恐惧感得以有效地削弱。作为爱得太多的女人,我们做的事情与此非常相像:重现并再次体验那种不幸的关系,试图使之变得可以控制,以征服那种不幸。

    2019-09-02 18:56:19 1人喜欢 回应
  • 第95页 第六章 选择爱得太多的女人的男人

    他惹了麻烦,而她并不生气,反而考虑怎样帮他,怎样把事情掩盖气来,让他和其他所有人舒服。她提供了一种安全感,这对他非常有吸引力,因为他的生活正变得不可控制。

    但是,他对被人照顾的需要成都,比不上她对支配并控制他人生活的需要程度。她似乎曾不知疲倦地为他的健康而努力,但实际上他的康复却敲响了他们关系的丧钟。

    一个被成瘾症控制行为的病人所寻找的不是能让他康复的人,而是在一起能让他安全地保持病态的人。

    爱的太深的女人,心里极其害怕被抛弃。她宁可和一个不太符合自己要求但她不会失去的人在一起,也不愿和一个更深情、更可爱的人在一起,这种人可能会为了别人而抛弃她。

    “你需要我吗?”爱得太多的女人暗中问道。

    “你会照顾我并解决我的问题吗?”这时选择爱得太多的女人作为伴侣的男人,在说出来的话语后面隐藏着的无声询问。

    2019-09-03 14:43:57 回应
  • 第123页 第七章 美女与野兽

    理解、鼓励、改善她的伴侣——是爱得太多的女人的常用定式,而其后果往往跟这些女人所希望的结果相反。这种女人很快会发现,她的男人变得对她越来越叛逆、怨恨、挑剔,而不是通过对她的忠诚和依赖,成为感激她、忠于她的伴侣。出于保持自主和自尊的需要,他必须不再把她看作他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而是把她看成他的诸多问题甚至是大多数问题的根源。

    当出现这种情况并且两人的关系破裂时,女人会陷入更深的失败和绝望感。如果她甚至都不能让一个这么困顿、能力很差的人爱她,她怎么能期望得到一个更健康、更合适的男人的爱,并一直爱她呢?这解释了为什么这种女人所找的男人往往一个比一个糟糕——因为随着每一次失败,她们越来越感觉自己没有价值。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有能力让自己比现在更开心、更满足。我们常常不要求那种幸福,因为我们相信他人的行为在阻碍我们追求幸福。我们为了改变他人而谋划、设计、操控,而且在付出的努力不奏效时,会感到气愤、泄气或抑郁,但我们都忽视了自我改进的义务。试图改变他人是一种令人沮丧和抑郁的过程,但是,用我们的力量影响改变自己的生活则是个令人振奋的过程。

    2019-09-03 14:57:20 回应
  • 第161页 第八章 一种成瘾助长另一种成瘾

    因为我们对自己感觉太差,所以我们就希望一个男人能让我们感觉好一些。因为我们无法爱自己,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他能让我们相信自己是可爱的。我们甚至对自己说,有了合适的男人,我们就不会再需要那么多食物、酒精或药物了。

    2019-09-03 15:13:59 回应
  • 第175页 第九章 为爱而死

    就像吸食可卡因或利用其他强力刺激一样,从短期看,这种情感关系会提供一种强有力的逃避方式,一种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而且当然能非常有效地掩盖抑郁问题。当我们异常兴奋的时候,不论是正面的兴奋还是负面的兴奋,我们几乎就不可能感到抑郁了,因为肾上腺素会释放到较高水平并刺激我们。但是,过多地受到强烈刺激会让身体的回应能力疲惫不堪,结果造成比以前更深的抑郁,而且,这种抑郁不仅有情感基础,还有身体原因。

    为了逃避自己的感觉,她确实需要“专心于”一个男人,将他当作她逃避自己的毒品。为了康复,她必须得到支持,以克制自己,并允许痛苦的感觉涌现出来。

    我们往往相信痛苦是真爱的表现,拒绝痛苦就是自私,并且相信如果一个男人有问题的话,女人就应该帮助他改变。这种态度促成了酗酒症和爱得太多这两种疾病的长期存在。

    她对未来的梦想,以及为实现那个目标而付出的努力,扭曲了她对真实情况的感知。两人关系中的每一次失望、失败和背叛,不是被她忽视,就是被她牵强地解释过去。“没有那么糟糕”、“你不明白他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是有意的”、“不是他的错”。这就是爱得太多的女人用这种话为她的伴侣和两人的关系所做的辩护。

    爱得太多会置你于死地。

    2019-09-03 15:49:07 回应
  • 第195页 第十章 康复之路

    当挨打的妻子被问到为什么不报警时,经典答案是:“我不想让他生气。”一种害怕把事情弄得更糟的深深的恐惧,以及坚信自己仍能控制局面,在某种程度上组织了她们向权威部门求助,或向其他能帮助她的人求助。

    为了让他改变,帮助他康复,你愿意努力多长时间。然后,把那种精力转到自己身上。这里的神奇之处在于,虽然你的全部辛苦和努力不能改变他,你却能用同样多的精力改变你自己。

    只要你专注于改变某个你无力改变的人(我们无力改变任何人,只能改变自己),你就不能把精力放在帮助自己上。不幸的是,我们更愿意改变他人,而不是努力改变自己。所以,我们如果不放弃改变他人,就永远无法为改变自己而努力。

    我们是自己最可怕的批评家,并且会把自己对批评的预期投射到周围的人身上,处处见到或听到的都是批评。在这个过程中,要站在自己的一边,世界会魔法般地变成一个更赞同你的地方。

    当你们两个人都在扮演拯救者-迫害者-受害者的角色时,有点像是打乒乓球。球向你飞过来的时候,你不断地把球打回去。为了不陷入这种博弈,你必须学会让球从你身边飞过去,飞出球桌外。一个最好的方法,是让自己学会说“哦”。

    如果你不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天资,你总是会沮丧。然后,你会把这种沮丧怪在他的头上,但其实这是因为你没有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开发了自己的潜力,你就不会再责备他,而且会把你的生活责任公平地放在它应该所在之处——你自己身上。

    你选择从事的项目和活动,会让你忙得无法关注他在做或没做什么。如果你目前没有男人,这会给你一个健康而有益的选择,以免你总是怀念自己的上一个男人,或等待你的下一任男人。

    2019-09-03 17:03:16 回应
  • 第229页 第十一章 康复和亲密:消除距离

    康复是一个终生的过程,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而不是一旦康复就一劳永逸了。

    阻碍我们的不是痛苦,我们已经忍受过惊人的痛苦,而且是如果不改变就没有任何希望缓解的痛苦。阻碍我们的是恐惧,对未来的恐惧。

    2019-09-03 17:22:5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