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1)

  • 第83页
    “人生近看是悲剧,远观是喜剧。”

分身 (2)

  • 第338页
  • 第32页
    普通人只是每天机械地按固有方式走着固有路线,从来都意识不到自己究竟身处何方。

耶路撒冷 (4)

  • 第60页
    我哭了 初平阳回:哭多久了? 舒袖:十五分钟。 初平阳:再哭十五分钟。 … 初平阳在楼下停好车,他用了十四分钟半,剩下的半分钟他给舒袖发了一条手机短信: 我在楼下。
  • 第10页
    【好像中医都那样,年轻时显老,老了反倒显得年轻,还有几分仙风道骨。他爸一年四季端着泡了铁观音的紫砂壶,戴圆镜框老花镜,闲了看古书、写书法,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坚持写信,用宣纸和毛笔,笔是貂毫的,纸... (1回应)
  • 第6页
    【入河口是个三角。初平阳认出了它,十二岁那年跟父亲来这里挖芦根入药,因为水流交汇处的药效更好。】 【他背着包沿着运河北岸往东走。依旧是芦苇和菖蒲疯长。菖蒲也能入药,断其根,剥掉外皮,肥白皎洁的那部分...
  • 第5页
    【先生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非官即富。】

萤火虫小巷 (6) 更多

  • 第307页
    【“莫菲老师去年得过癌症,现在没事了,乔治雅姨婆也是。” “对极了。” 玛拉的嘴唇颤抖。虽然她长的很高、爱装大人还化了妆,但这瞬间仿佛变回了小女孩,要求凯蒂留盏小夜灯。她扭着双手走向沙发,“你不会有...
  • 第66页
    【未来的人生中,无论她去到何方、有怎样的成就、与多么显赫的人物来往,她永远记得这一刻和这句话:欢迎加入我们家:塔莉。】
  • 第52页
    【最亲爱的塔莉: 对不起,我知道你多么害怕孤单、害怕被抛下,但上帝安排好了所有人的生死,我也想陪你久一点。我和外公会永远在天堂看着你,只要你相信就永远不会孤独。 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喜悦。 爱你的外婆】...
  • 第16页
    【人生中只有没做过的事会让我们遗憾。】 一直在寻找,生命中的无数可能。
  • 第7页
    【她想念妈妈,这种思念一直在她心中,白天时感觉像个隐隐作痛的空洞,到了夜里变成强烈的剧痛。】 在洗澡的时候,听见水哗啦啦的洒下来,洒在身上,就会有这种感觉,总觉得心里少了一块,空洞洞的。
  • 第2页
    “她们好几个月没联络了,她第一句话该怎么说?我这个星期过的很苦……我的人生眼看就要分崩离析……或者只是简单的一句:我需要你。” 一句“我需要你”,就够了。

跃迁 (15) 更多

  • 第1页
    还要感谢中信的编辑赵辉和张艳霞,我们为了封面和书名吵了好几个通宵,最后又像接生孩子一样并肩等待这本书的出现。
  • 第297页
    TFT策略:第一步:合作; 第二步:以后每一步重复对手的行动。 善良、可激怒、宽容、简单
  • 第267页
    佛教有一种修炼,叫作随喜赞叹。西藏人看到了朝圣路上磕长头的人的虔诚,于是随心、真心发出赞叹,感叹他们的功德,也希望他们更好。 这个瞬间,你就获得了同样的福报。
  • 第210页
    还原论:复杂的事情可以拆分为各部分的组合来分析。
  • 第193页
    地球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就像我们每个人就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一样。自然界(包括我们)不是由整体中的部分组成的,而是由整体中的整体组成的。所有的边界,包括国界,都是人为的。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我们发明的边界...
  • 第109页
    专注让你无敌,迭代让你精进
  • 第44页
    高手就是在高价值领域,持续做正确动作的人。
  • 第40页
    决定一个人几年后不同的,正是那些你睡着以后,能够持续迭代的东西。
  • 第38页
    如果你要指点四周风景,你先要自己爬上屋顶。 ——歌德。
  • 第38页
    当资源丰富时,选择的能力比执行更重要。读书、识人、修炼不是重点,关键是读什么书?认识什么人?修炼什么能力?抓住什么机会?
  • 第30页
    大脑不该用来记忆,而是要用来观察、思考、创造和影响他人。这本书谈到的,就是这些在新时代高手必备的认知、一定要理解的社会规律,以及必须掌握的技能。
  • 第9页
    一个人能够用机器学习和处理信息,用大脑整合和创新信息,用系统思维思考问题,会是未来最有竞争力的。 “用系统思维思考问题”和芭芭拉的《学习之道》中的观点“搭建思维组块”有相似之处。
  • 第5页
    未来世界的认知能力,是找到信息的搜索能力,运用信息的思考能力以及从大量信息里抓取趋势的洞察能力。
  • 第3页
    知道知识在哪儿,比知道知识是什么更重要。 这句话第一次见是在“罗辑思维公众号”罗胖说的。 也许这就是,高手和普通人的差别,古典用这句话来维护自己的观点,我用来回忆。
  • 第3页
    知道知识在哪儿,比知道知识是什么更重要。 这句话第一次见是在“罗辑思维公众号”罗胖说的。 也许这就是,高手和普通人的差别,古典用这句话来维护自己的观点,我用来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