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利斯朵夫 (51) 更多

  • 第3331页
    这一下(奥利维)死的打击对于克里斯朵夫格外可怕,因为那时克里斯朵夫生命的本体暗中已经动摇了。人生有些年龄,机构的内部会酝酿一种蜕变,肉体与心灵特别容易受外界的打击;精神疲惫,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对一...
  • 第3265页
    ……有的革命家是为了趋附时髦,有的是为了生性孤僻;有的是为了需要行动,抱着牺牲的热情;有的是为了奴性特别强,像绵羊一般驯良。可是全部都莫名其妙的被狂风卷着。你可以远远的看到明晃晃的大路上灰尘滚滚,...
  • 第3256页
    ……对于平民,不平等是不义;对于上层阶级,平等是不义。 ……无论什么思想,都不是靠它本身去征服人心,而是靠它的力量;不是靠思想的内容,乃是靠那道在历史上某些时期放射出来的生命的光辉。仿佛一股浓烈的肉...
  • 第3220页
    ……他万万想不到她在精神上所做的那些旅行。 困难的是要把日常生活和海阔天空的精神生活并行不悖的放在一起。
  • 第3186页
    ……谁去关切女人们的生活和无穷的欲望呢?这些亿兆的生灵,怀着一股热烈的力量,自从有人类起,四千年来老是毫无结果的燃烧着,把自己奉献给两个偶像,爱情与母性——而母性这不崇高的骗局,对千千万万的女人还...
  • 第3184页
    克里斯朵夫: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所谓幸福,是在于认清一个人的限度儿安于这个限度。
  • 第3154页
    ……如今他可以完全献身于艺术的时候,却缥缥缈缈的像在云雾中一样。倘使艺术没有一桩职业维持它的平衡,没有一种紧张的实际生活作它的依傍,没有日常人物维持它的平衡,不需要挣取它的面包,那么艺术就会丧失它...
  • 第3147页
    ……对于一颗年轻的心,爱情这股味道真是太浓了;和它比较之下,什么信仰都会显得没有意思。…… …………除了爱情以外,把一切生活的意义都竭力摧毁,殊不知大树一倒,藤萝般的爱情也就失去了依傍。
  • 第3117页
    “我也想不到自己会受得了。可是有许多办不到的事,人生会教你办得到。” ……从远处看,人生的不幸还很有诗意呢;一个人最怕庸庸碌碌的生活。
  • 第3114页
    ……在爱情方面象艺术方面一样,我们不应该去念别人说的话,而应该说出自己的感觉;要是在无话可说的时候急于说话,可能永远说不出东西来。 因此,雅格丽娜像多数的女孩子一样,靠着别人的感情的残灰余烬过生活,...
  • 第3050页
    ……她并不怎么烦闷,尽量的找些事消磨日子,快快活活的忍受她的命运。在她身上和她周围的气氛中间(女人到处都会无意识的创造自己的气氛),颇有夏邓画上的气息。那是一种和暖的静寂的境界,是面貌与态度之间的...
  • 第3006页
    ……各人都用自己的形象去看世界。心中没有生气的人所看到的宇宙是枯萎的宇宙;他们不会想到年轻的心中充满着期待,希望和痛苦的呻吟;即使想到,他们也冷着心肠,带着倦于人世的意味,含讥带讽的把他们批判一阵。
  • 第2493页
    ……一个人生气蓬勃的时候绝不问为什么生活,只是为生活而生活,——为了生活是桩美妙的事而生活!
  • 第2477页
    ……为了战斗,他们把热情与兴致消耗完了,等到胜利来到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个劲再去体会胜利的快乐,没有精力再去应付生活。当初的希望那么高,牺牲的热情那么纯洁,以致后来的胜利比起他们所梦想的果实竟是近乎讽...
  • 第2467页
    ……要永远不会犯错误,只有一事不作。为了追求活泼泼的真理而犯的过失,比那陈腐的真理有希望多了。
  • 第2442页
    ……找到了一颗灵魂,使你在苦恼中有所倚傍,有个温柔而安全的托身之所,使你在惊魂未定之时能够喘息一会:那是多么甜美啊!不再孤独了,也不必再昼夜晶体,目不交睫,而终于筋疲力尽,为敌所乘了!得一知己,把...
  • 第2364页
    ……内地旧家出身于布尔乔亚,气象很健全很实际,可是因为肚子塞得太饱,日子过得太过单调而有些迷迷糊糊,以为自己的人情世故是了不得的法宝,只要靠了它,世界上没有一件解决不了的困难。
  • 第2238页
    ……他有种天赋,能够帮了人家的忙而教人家不喜欢他。因为他自己在帮忙的时候心里就没有什么爱。
  • 第2336页
    她(西杜妮)骨子里有一种怀疑的玩世不恭的宿命观。她完全是那种法国乡下人,很少信仰,或竟全无信仰;不需要什么生活的意义,生命力却非常的强; ——人很勤谨,对什么都很冷淡,对一切都不满意,可是很短你;不...
  • 第2296页
    ……他和巴黎的格格不入,对他的个性有种刺激的作用,使他的力量加增了好几倍。在胸中泛滥的热情非表现出来不可,各式各种的热情都同样迫切的晚上发泄。他得锻炼一些作品,把充塞心头的爱与恨一齐灌注在内;还有...
  • 第2274页
    在社会上,表面极端精炼的文明和隐藏在骨子里的兽性之间,永远有个对比,使那些能够冷眼观察人生的人觉得有股强烈的味道。一切的交际场中,熙熙攘攘的决不能说是化石与幽灵,它像地层一般,有两层的谈话交错着:...
  • 第2272页
    ——人与人之间有霹雳那样突如其来的爱,也有霹雳那样突如其来的恨,或者说,是健康的人的本能,因为感觉到遇见了敌人而自卫的本能。
  • 第2258页
    她个子非常小,衣服很讲究,又迷人,又淘气,举止态度都带几分撒娇,做作,痴騃;她装着小女孩的神气,几个钟点的坐在摇椅里晃来晃去;在饭桌上看到什么心爱的菜,便拍着手小声小气的叫着:“噢,多开心啊!……...
  • 第2246页
    ……这个社会连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人生的反影都不能,还得借助于别的媒介,借助于反影之反影,就是说:依赖批评。要是这些反影之反影是忠实的倒也罢了。但批评家所反映的只有周围的群众所表现的犹豫不定的心理。这...
  • 第2240页
    ……他觉得现代的法国人就有些性格是古典的法国人遗传下来的,不过是变了形。正如犀利的目光会在一个妖冶的老妇脸上发现她女儿脸上的秀美的线条:那当然不会使你对老妇发生什么爱情!
  • 第2235页
    P2237 克里斯朵夫也看到一般多情的姑娘徘徊于情欲与责任之间:依了情欲,应该跟一个新的情夫;依了责任,应该守着原来的情夫,一个供给她们金钱而被她们欺骗的老人。结果,她们很高尚的挑了责任那条路。——克里...
  • 第2232页
    只要法律得以维持,道德也就得救了。把婚姻描写得百般淫乱而在原则上仍旧尊重婚姻的态度,大家认为就是高卢人的派头。 (高卢人的派头形容快乐,兴奋,轻薄的性格)
  • 226页。卷二
    没有一个人想到真正的音乐家是生活在音响的宇宙中的,他的岁月就等于音乐的浪潮。音乐是他呼吸的空气,是他生息的天地。他的心灵本身便是音乐;他所爱,所憎,所惧,所希望,又无一而非音乐。一颗音乐的心灵爱一...
  • 第415页
    歌德:大众把崇高伟大当作游戏。要是他们看到了崇高伟大的面目,那就连望一望的勇气也没有了。
  • 第390页
    ……多少人不能原谅克里斯朵夫的刚愎自用,其实他往往谦虚得有点孩子气。
  • 第378页
    ——殊不知天下所有难事就莫过于教人家接受一桩新的幸福;他们几乎更喜欢旧的苦难,因为他们所需要的是一种咀嚼了几百年的粮食。一想到这个应付是得之于别人的,他们尤其受不了。一顿简直是一种侮辱,箴言无法避...
  • 第371页
    ……人生有一个时期应当敢不公平,敢把跟着别人佩服的敬重的东西——不管是真理是谎言——一概摒弃,敢把没有经过自己认为是真理的东西统统否认。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见闻,使一个儿童把大量的谎言与愚蠢,和人生...
  • 第362页
    一切民族,一切艺术,都有它的虚伪。人类的食粮大半是谎言,真理 只有极少的一点。人的精神非常软弱,担当不起纯粹的真理;必须由他的宗教,道德,政治,诗人,艺术家,在真理之外包上一层谎言。这些谎言是适应每...
  • 第356页
    然而他活泼的生机不容许他长时间的以这种烟雾似的幻梦为满足。虚幻的占有,他觉得厌倦了,他要抓住这梦境。——可是从何下手呢?这一个跟那一个都显得一样重要。他把它们翻来覆去,一忽儿丢下,一忽儿又捡起……...
  • 第350页
    我们每一缕的思想,只代表我们生命中的一个时期。倘使活着不是为了纠正我们的错误,克服我们的偏见,扩大我们的思想与心胸,那么活着有什么用?
  • 第317页
    ……他说这个责任反而会使他喜欢邪恶。他们拼命把“善”弄得可厌,使人不愿意为善。他们教人在对照之下,觉得那些虽然下流但很可爱的人倒反有种魔力。翻出滥用责任这个字,无聊的苦役也名之为责任,无足轻重的行...
  • 第293页
    克里斯朵夫也知道,在他心灵深处有一个不受攻击的隐秘的地方,牢牢的保存着萨皮纳的影子。那是生命的狂流冲不掉的。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埋藏着爱人的坟墓。他们在其中成年累月地睡着,什么也不来惊醒他们。可是...
  • 第269页
  • 第201页
    ……但只消那么一点儿小事就能使两个相爱的人各自东西。例如一句过火的话,一些笨拙的举动,无意之间的眨一眨眼睛,扯一扯鼻子,或是吃饭、走路、笑的方式,或是没法分析的一种生理上的不痛快……尽管大家心里认...
  • 第197页
    ……世界上多少心灵原来不是独立的,整个的,而是好些不同的心灵,一个接着一个,一个代替一个的凑合起来的。所以人的心会不断地变化,会整个儿的消灭,会面目全非。
  • 第193页
    ……创造艺术品的惨淡经营,为控制热情所做的努力,把热情归纳在一个美丽清楚的形式之中的努力,使他精神变得健全,各种官能得道平衡;因之身体上也有种畅快的感觉。
  • 第186页
    ……弥娜和他良人的慈悲心原理只是过剩的爱情,一朝泛滥疲劳,随笔碰到一个人就会发泄,不问是谁。出了这种情形以外,他们反而比平常更自私,因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而一起的都得以那个念头为中心。
  • 第180页
    ……各人都在静默中忙着培植自己的爱情…… …… …… …… 能够发现爱的是谁,对他真是一种宽慰。他已经爱了好久,只不知道哪个是他的爱人!现在他轻松了,那情形就好比一个不知道病在哪里,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多...
  • 第168页
    他夸张这种浮而不实的好意和交际场中的殷勤,因为他一厢情愿要认为那是深刻的感情。凭着天真的信心,他把自己的计划和苦难都说了出来。
  • 第130页
    所以他连生命的本源都受了毒害,便是幻想也是不自由的。但束缚往往使人的幻想更有力量。行动要不受妨碍,心灵就缺少刺激,不需要活跃了。
  • 第118页
    祖父的死老压在他心上。好久以前他就一个什么叫作死,久已想过死,也久已害怕死,但还没有见过死的面目。而一个人对于死直玩亲眼目睹之后,才会明白自己原来一无所知,既不知所谓死,亦不知所谓生。一切都突然动...
  • 第100页
  • 第79页
    可怜的老人没有把话完全说出来,他预感到孙儿的作品将来不会像他的一样湮没不彰,所以在自己那些可怜的调子里挑了一个放进去。而这种对假想的荣名沾点儿光的欲望,也很谦卑很动人,因为他只想以无名的方式参加一...
  • 第51页
    从这时起,死亡的念头把他童年的生活给毒害了。他的神经使他无缘无故的受种种磨难,一忽儿胸口受着压迫,一忽儿有一阵剧烈的痛苦,一忽儿又是喘不过气来。凭着他的想象力,他把自己吓昏了,以为每种痛苦里头都有...
  • 第24页
    人生还没有拴住他;他随时躲过了:他在无垠的宇宙中游泳。他多幸福!天生他是幸福的!他全心全意的相信幸福,拿出他所有的热情去追求幸福!…… 可是忍受很快会教他屈服的。
  • 第14页
    他悬在半空中,像只鸟;长江大河般的音乐在教堂里奔流,充塞着穹窿,冲击着四壁,他就跟着它一奇奋发,振翼翱翔,飘到东,飘到西,只要听其自然就行。自由了,快乐了,到处是阳光……

势利者脸谱 (1)

  • 第54页
    老庞普打扫店铺,当差使,成为极受信任的职员与合伙人。庞普第二成为银行老总,赚出越来越多的钱财,让儿子与一位伯爵的女儿结婚。庞普第三继续经营银行,但他生活中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庞普第四的父亲,而庞普第四...

大亨小传 (5)

  • 第148页
    他知道他一跟这个女孩子亲吻,把自己无可形容的远景寄托在她短暂的呼吸上,他的意志就再也不会无拘无束地驰骋太空。因此他悬崖勒马,稍一迟疑,以便倾听他那已经注定在星球之间的命运。然后他终于和她亲吻。一经...
  • 第147页
    ……五年以前,一个秋天的晚上,他俩曾经并肩走在落叶满地的街头,走到一处没有树的地方,只看见脚底下的水门汀照在月光里仿佛水银泻地。他们停下来,面对面站着。那天晚上已经有点寒意,空气中有一种夏尽秋来,...
  • 第127页
    试想,一别五年!在那天下午的过程中他一定偶尔会发现黛西的现实还不如他的梦想一一一并不是怪她不够好,而是因为他自己的幻梦有无比的活力一一一已经远胜过她,胜过一切。他一生全部精力已经贡献于这个幻梦的创...
  • P10
    一阵清风吹过客厅,把窗纱从一头吹进来另一头又吹出去,好像一片片虚无缥缈的旗帜,吹向天花板上白糖蛋糕似的装饰,然后轻轻拂过绛色地毯,留下一阵阴影有如风吹海面。 她的声音能够让人侧耳倾听,好像每句话都是...
  • 第1页
    我年纪还轻、世故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曾经教训过我一句话,直到如今我还是放在心上反复思考。他对我说:“你每次想开口批评别人的时候,只要记住,世界上的人不是个个都像你这样,从小就占了这么多便宜。”

玫瑰门 (1)

  • 第3页
    就像北京公共电汽车上有些售票员对乘客一样,故意操起鼻音把花说得含糊其辞,含糊得你最好听不清,你最好傻头傻脑地多问她几句“什么”,好让她们更带出几分奚落你的口吻让你很好听不清,她们老是愿意给傻头傻脑...

小团圆 (9) 更多

  • 第271页
    她信上写道:“我并不是为了你那些女人,而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永远不会有幸福。”本来中间还要再加上两句:“没有她们也会有别人,我不能与半个人类为敌。”但是末句有的像气话,反而不够认真。算了,反正是这么回...
  • 第257页
    楚娣与碧桃谈着,不免讲起蕊秋站在脾气变的,因笑道:“最怕跟她算账。”她们向来相信“亲兄弟,明算账,” 因为不算清楚,每人印象中总仿佛是自己吃亏。人性是这样。与九莉姑侄算账,楚娣总是说:“还我六块半,...
  • 第237页
    九莉知道是说她一毛不拔,只当听不出来。指桑骂槐,像乡下女人的诅咒。在他正面的面貌里探头探脑的泼妇终于出现了。(张对胡的评价也是凶狠啊) P235 她听见他在隔壁房间里说话的声音,很刺激的笑声。她知道是因...
  • 第230页
    这些人都是数学上的一个点,没有长度阔度。只有穿着臃肿的蓝布面大棉袍的九莉,她只有长度阔度厚度,没有地位。在这密点构成的虚线画面上,只有她这翠蓝的一大块,全是体积,狼狈的在一排排座位中间挤出去。
  • 第210页
    两星期后,一大早在睡梦中听见电话铃声,作U字形,两头轻,正中奇响,在朦胧中更放大了,钢啷啷刺耳。碧绿的枝叶扎的幸运的马蹄铁形花圈,一只只,成串,在新凉的空气中流过。 把声音描写成形状。
  • 第207页
    他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像鱼摆尾一样在她里面荡漾了一下,望着她一笑。 他忽然退出,爬到脚头去。 “嗳,你在做什么?”她恐惧地笑着问。他的头发拂在她大腿上,毛毵毵的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头。 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
  • 第190页
    她像棵树,往之雍窗前长着,在楼窗的灯光里也影影绰绰开着小花,但是只能在窗外窥视。
  • 第162页
    专供饭后用的小方块毛巾,本来摺称三角形像两块三明治似的放在碟子上,冷而湿。她猜着他习惯了热手巾把子,要色才舒服,毛孔开放,所以拿去另绞了来。她用楚娣的浴室,在过道另一端,老远的拿来,毛巾又小,一定...
  • 第143页
    她永远看见他的半侧面,背着亮光坐在斜对面的沙发椅上,瘦削的面颊,眼窝里略有些憔悴的阴影,弓形的嘴唇,边上有棱。沉默了下来的时候,用手去捻沙发椅扶手上的一根毛呢线头,带着一丝微笑,目光下视,像捧着一...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