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纱窗下颦儿对《约翰·克利斯朵夫》的笔记(51)

约翰·克利斯朵夫
  • 书名: 约翰·克利斯朵夫
  • 作者: [法] 罗曼·罗兰
  • 页数: 1511
  • 出版社: 中国青年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1
  • 第14页

    他悬在半空中,像只鸟;长江大河般的音乐在教堂里奔流,充塞着穹窿,冲击着四壁,他就跟着它一奇奋发,振翼翱翔,飘到东,飘到西,只要听其自然就行。自由了,快乐了,到处是阳光……

    2017-06-18 10:02:56 回应
  • 第24页

    人生还没有拴住他;他随时躲过了:他在无垠的宇宙中游泳。他多幸福!天生他是幸福的!他全心全意的相信幸福,拿出他所有的热情去追求幸福!…… 可是忍受很快会教他屈服的。

    2017-06-18 11:01:58 回应
  • 第51页

    从这时起,死亡的念头把他童年的生活给毒害了。他的神经使他无缘无故的受种种磨难,一忽儿胸口受着压迫,一忽儿有一阵剧烈的痛苦,一忽儿又是喘不过气来。凭着他的想象力,他把自己吓昏了,以为每种痛苦里头都有那只吃人的野兽来取他性命。几次三番,就在母亲身旁几步路的地方,也没有给母亲发觉,他受着临终的痛苦。因为他尽管胆小,还是有勇气把他的恐惧藏起来,而这股勇气是许多情绪混合成功的:第一是傲气:他不肯求助于人;第二是羞耻心:他不敢说出自己的害怕;第三是体贴:不愿惊动母亲。 P53 他听见父亲试音的时候,从中奏出一组轻快的琶音,仿佛阵雨之后,暖和的微风在林间湿透的枝条上吹下一阵淅沥的细雨。

    2017-06-22 14:58:20 回应
  • 第79页

    可怜的老人没有把话完全说出来,他预感到孙儿的作品将来不会像他的一样湮没不彰,所以在自己那些可怜的调子里挑了一个放进去。而这种对假想的荣名沾点儿光的欲望,也很谦卑很动人,因为他只想以无名的方式参加一缕思想,不让他完全消灭。 P82 本家已经没有亲属,兄妹俩都是谦抑,退让,被生活压倒的人;彼此的怜悯,暗中忍受的相同的苦难,使两人相依为命,发走辛甜交迸之感。

    2017-06-22 19:02:10 回应
  • 第100页

    2017-06-23 10:48:33 回应
  • 第118页

    祖父的死老压在他心上。好久以前他就一个什么叫作死,久已想过死,也久已害怕死,但还没有见过死的面目。而一个人对于死直玩亲眼目睹之后,才会明白自己原来一无所知,既不知所谓死,亦不知所谓生。一切都突然动摇了;理智也毫无用处。你自以为活着,自以为有了些人生经验;这一下可发觉自己什么都没知道,什么都没看见;原来你是在一个自欺欺人的幕后面过生活,而那个幕是你的精神编织起来,遮掉可怕了现实的、痛苦的观念,和一个人真正的流血受苦毫不相干。死的观念,和一路挣扎一路死去的灵肉的抽搐也毫不相干。人类所有的语言,所有的智慧,和现实的狰狞可怖相比之下,只是些木偶的把戏;而所谓人也只是行尸走肉,花尽心机想固定他的生命,其实这生命每分钟都在腐烂。

    2017-06-23 11:38:27 回应
  • 第130页

    所以他连生命的本源都受了毒害,便是幻想也是不自由的。但束缚往往使人的幻想更有力量。行动要不受妨碍,心灵就缺少刺激,不需要活跃了。

    2017-06-24 10:32:34 回应
  • 第168页

    他夸张这种浮而不实的好意和交际场中的殷勤,因为他一厢情愿要认为那是深刻的感情。凭着天真的信心,他把自己的计划和苦难都说了出来。

    2017-06-24 15:36:05 回应
  • 第180页

    ……各人都在静默中忙着培植自己的爱情…… …… …… …… 能够发现爱的是谁,对他真是一种宽慰。他已经爱了好久,只不知道哪个是他的爱人!现在他轻松了,那情形就好比一个不知道病在哪里,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多病人,忽然看到那说不出的病变成了一种尖锐的痛苦而局限在一个地方。没有目标的爱是最磨人的,它消耗一个人的精力,使它解体。固然,对象分明的热情能使精神过于紧张过于疲劳,但至少你是知道原因的。无论什么陡受得了,只受不了空虚! …… …… …… ……其实他们的爱情一大半是纯粹书本上来的。他们回想读过的小说,把自己并没有的感情都以为是自己有的。

    2017-06-24 16:39:26 回应
  • 第186页

    ……弥娜和他良人的慈悲心原理只是过剩的爱情,一朝泛滥疲劳,随笔碰到一个人就会发泄,不问是谁。出了这种情形以外,他们反而比平常更自私,因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而一起的都得以那个念头为中心。

    2017-06-24 16:53:19 回应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茜纱窗下颦儿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8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