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冢对《英国病人》的笔记(7)

英国病人
  • 书名: 英国病人
  • 作者: [加拿大] 迈克尔·翁达杰
  • 页数: 304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10-1
  • 第37页

    现在他不怎么想起妻子,尽管他知道,只要一转身,他就能唤起关于她举手投足的记忆,她的一切,夜晚她手腕压在他心口的重量。

    2019-04-22 13:39:59 回应
  • 第45页

    有些人你只能拥抱,以你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同他们在一起,你若不想发疯,就只能让你的牙齿陷入他们的肉里。你得把抓住他们的头发,像抓个溺水的人那样牢牢地抓着,这样他们就能把你拽进他们怀中。不然,他们懒洋洋地穿过街道,走到你面前,几乎要跟你打招呼,突然翻身越墙而去,这一走就是几个月。

    2019-04-22 13:56:05 回应
  • 第48页

    他身上有一些东西是她想知道的,想了解的,想躲在里面,想借此不用变成一个大人。他跟她说话的方式,他思考的方式,其中荡漾着一段小小的华尔兹。

    2019-04-22 14:05:40 回应
  • 第93页

    跟和平时期人类的背叛相比,战争中的一些背叛只是小儿科。新的情人接受了对方的习惯。有些东西被击得粉碎,在新的视角下暴露无遗。这一切进行得小心翼翼,或者很温柔,虽然心像火一般地烧着。爱情故事说的不是谁的心被偷去了,而是有些人发现自己那颗网闷不乐的心一旦被踩到,就意味着他的身体别想再骗谁,什么都骗不了——心平气和的睡眠,习惯性的教养,什么都没用。人整个被吞噬了,过去也被吞噬了。

    2019-04-22 16:33:28 回应
  • 第150页

    一张明信片。长方形的纸面上,笔迹干干净净的。

    有一半的时间,我无法忍受不能抚摸你。

    剩下的时间,我觉得如果能再见到你

    这也没什么。不是道德的问题

    是你能忍受的程度。

    没有时间,也没写名字。

    ———————————————————

    在饭店里,他伸出手臂,把桌上的盘子杯子一扫而空,因为她在这座城市的别处,他想让她抬起头听到这噪音的源头。当他身边没有她的时候。他,一个从来没有感觉到孤独的人,在沙漠小镇之间那些长长的经度里。沙漠里的人可以把空无掬在手中,他知道他喝下的空无要比水更多。在艾尔达加附近他认识了一种植物,如果把它的心切开,会发现一种有药物作用的液体。每天早晨,你可以吞下一颗心。这棵植物还能再长一年,然后枯萎,因为缺了什么。

    他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被褪色的地图包围着。他的身边没有凯瑟琳。他是那样饥渴,想把所有的社会伦理付之一炬。

    至于她同别人的生活,他已毫无兴趣。她的昂昂然的美,她的来势汹的爱,才是他唯一的渴望。他渴望彼此的映照,细微而隐秘,极小范围内的深度,彼此亲密的陌生,就像一本合拢的书里紧紧挨着的两页纸。

    他已经被她瓦解了。

    如果她让他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么他又对她做了什么呢?

    2019-04-23 10:30:11 回应
  • 第152页

    在格洛皮酒吧里, 他跟她打了个招呼,她转身就走,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快疯了。他知道他唯一能接受的失去她的方式是让他继续抱着她,或者被她抱着。解脱是在互相爱抚中获得的。而不是在伪装里。

    阳光洒进他在开罗的房间。他的手有气无力地搭在希罗多德的书上,身体的其他部分却分外紧张,所以他写下的字都是错的,笔在挣扎中爬行,好像没了脊梁。他几乎没法写下“阳光”两个字。恋爱中的字。

    2019-04-23 10:44:30 回应
  • 第153页

    他感觉一切都在从他身体里流走,感觉他的身体里藏着烟。唯一鲜活的意识是以后的欲望和需求。面对这个女人他想说的都不能说, 她敞开的胸怀仿佛是个伤口,她的青春仍是一只不死鸟。他无法改变他最爱的那部分她,她的毫不妥协,她热爱的诗歌仍然与真实的世界相安无事。除此之外,他知道这个世界没有规则。

    这个晚上,她坚持要分手。九月二十八日。炽热的月光已经把街道上的雨水蒸干了。一滴凉凉的雨都没有,他身上不曾落到一滴泪珠般的水。格洛皮公园里的分手。他没有问她的丈夫是否在家,街对面高高的灯火背后。

    他看到高处一排排行人的手掌,伸出的手腕。她的头和头发也曾这祥俯视着他,那时她仍是他的情人。

    此刻没有吻。只有一个拥抱。他好不容易掉转头,从她身边走开。却又再次回过身。她还在那里。他往回走,停在离她几码的地方,伸出一个手指为了强调他要说的话。

    “我就是想告诉你。 我还没有想你。”

    他脸色吓人,努力想挤出一个微笑。她头一摇,撞在门柱边上。他看到她撞疼了,注意到她痛苦的表情。但是他们此刻已经是两个人了,在她的坚持下各自套上伪装。她的抽搐,她的疼痛,是意外,是故意的。她的手放在太阳穴上。

    “你会想的。”她说。

    她之前曾在他耳边说:从这一刻起, 我们的灵魂,找到便找到,找不到就是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这是怎么发生的?陷人爱情然后被瓦解。

    2019-04-23 10:50:24 回应

火冢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0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