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吃鸡翅对《阿拉伯的劳伦斯》的笔记(12)

阿拉伯的劳伦斯
  • 书名: 阿拉伯的劳伦斯
  • 作者: [美] 斯科特·安德森
  • 副标题: 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
  • 页数: 672
  •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9-1
  • 第30页

    劳伦斯的父母爱情颇有戏剧性,父亲放弃了贵族身份和巨额财产,抛妻弃子过着不停搬家的生活,只是因为爱情。劳伦斯的成长经历也很令人启发,他受的是正统的保守的英国式教育,从小大量的阅读,他与同龄人不同喜欢挑战自己的耐力,在大学期间兴趣爱好给了他巨大的动力,让他最终走入沙漠,走入近东地区。在大家都告诉他不可能徒步在夏天穿越沙漠时,他感觉到的不是阻拦而是挑战。也许这正是一个人实现自己个人价值的最好方式,年轻,可以做很多挑战,完成很多梦想。

    2017-12-29 12:48:38 回应
  • 第32页

    19世纪末的德国,威廉二世醉心于一种民族主义神话,这种神话的根源既有一种被迫害的冤屈感,也有优越感。

    强调灌输民族主义自豪感和国家至高无上的地位。

    零和博弈——自己的两个竞争者之间如果达成了任何协议,都被认为是自己的直接损失,或者是对自己的威胁。

    2017-12-29 17:14:38 回应
  • 第136页

    英军傲慢轻敌、官僚顽固不化。违背逻辑在加里波利半岛最南端登陆,使在那里登陆的部队暴露在居高临下的守军火力之下。

    英军在7个月里始终未能抵达四英里处的村庄,却越挫越勇、屡败屡战,不停地尝试,从未想过要更换战术或者登陆点。以至于最后付出伤亡近25万人的惨痛代价。

    2018-01-08 22:41:44 回应
  • 第188页

    劳伦斯关于伊本·沙特和瓦哈比派的警告是正确的。1923年,伊本·沙特将征服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为了纪念他的氏族,还将它命名为沙特阿拉伯。在随后的90年中,枝繁叶茂且奢侈放荡的沙特王室将会用金钱收买那些帮助他们夺得王权的瓦哈比派,资助他们的活动,条件是他们的圣战活动必须在国外开展。这种局面的最著名产物就是一个叫做奥萨马·本·拉登的人。

    2018-01-10 09:18:52 1人推荐 回应
  • 第307页

    劳伦斯在亚喀巴计划准备实施的关口,冒着被判叛国罪的危险将《赛克斯—皮科协定》内容透露给费萨尔,为何他愿意背叛自己的祖国而忠于自己只待了4个月的民族?

    首先源于个人的价值观念,英国人与阿拉伯人许诺在先,却又偷偷摸摸与自己的协约国盟友定下了完全相反的《赛克斯—皮科协定》,这是极其可耻的。劳伦斯身处阿拉伯人抛头颅洒热血的第一线,所以感触更深。

    其次源于他幼年时的游侠情节,去解放一个被奴役、被压迫的民族,远远超越任何目光短浅的民族主义的意义。

    2018-01-14 11:35:57 回应
  • 第370页

    萨拉·亚伦森虽然是个女人,但却有钢铁般的意志,她在NILI间谍网原领导人亚伦·亚伦森前往开罗失去联系,另一领导者牺牲的情况下,一个人扛起了间谍网的指挥任务,为了鼓舞士气隐瞒牺牲者的情况。最难能可贵的是,来到安全的开罗后,亚伦·亚伦森甚至英国当局都出面劝说她留下,不要再去危险的巴勒斯坦从事间谍工作时,她依然坚持要回去。有时候一个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人感动。

    2018-01-17 10:02:17 回应
  • 第381页

    阿拉伯起义军其实就是一群完全没有作战策略的乌合之众,从这章节就可以看出,在计划攻打战略性的港口小镇亚喀巴路上,阿拉伯起义军歼灭了一股550人的土耳其援军(若不是因为土耳其人麻痹大意,不设哨岗地呼呼大睡,阿拉伯人不一定会赢)。

    之后他们在一名俘虏口中得知,马安的守军非常薄弱,由于马安是个富有的铁路城镇,对阿拉伯人诱惑巨大,于是阿拉伯起义军马上抛弃了攻打亚喀巴的全盘战略,要回头攻打马安。

    这种完全不计后果,全凭冲动行事的作战态度,如果没有一位合适的领导者的安抚和鼓舞,即使是当时崩溃边缘的奥斯曼帝国也能轻松击溃他们。

    2018-01-17 11:19:46 回应
  • 第431页

    NILI组织的兴盛与覆灭犹如一场抗日神剧,但它是真实的。犹太人萨拉·亚伦森一个女性,独自承担着指挥NILI组织,在巴勒斯坦境内为在开罗的哥哥收集和传递情报的重任。她本有多次逃离的机会,却因为使命感一直留在那里。

    可惜的是,一战时的情报传递还很原始,漏洞百出,萨拉最后的暴露竟是因为英国情报人员自己的错误。

    之后的故事就很像《风声》了,受刑,找到机会在自杀前传递最后一份信息。

    但在英雄主义的故事背后,还有很多心酸,NILI组织冒着危险传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最终付出了巨大的伤亡。而在犹太复国主义联盟领导人那里却始终未获得认可,直到1917年10月12日,犹太复国联盟首次发电报认可了NILI组织的成员们——“……你们的英雄业绩鼓舞了我们的艰苦奋斗。我们前景光明。望诸君坚定勇敢,静候以色列的救赎”。但此时,这个组织的成员们却再也看不到这封电报了。

    2018-01-19 17:19:41 2人喜欢 回应
  • 第464页

    《贝尔福宣言》与《赛克斯—皮科协定》,都是阴暗的龌蹉的协议,充斥了谎言与背叛。

    2018-01-20 11:04:19 回应
  • 第491页

    越看到后面,越深刻地感受到,弱者不过是强者博弈的一颗棋子。也大概感受到犹太人令人厌恶的其中一个原因——哈伊姆·魏茨曼在撒一个两头讨好的谎:他要对阿拉伯人说他们是战争的一项资产,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民族家园”只是个形式,以安抚阿拉伯人;又要对犹太团体说将来巴勒斯坦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获取犹太人支持;同时告诉英国人,在战后阿拉伯人将是英国人的包袱。

    狡诈的利己主义,毫无原则的谎言欺骗,难怪令人厌恶。

    2018-01-21 10:30:18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