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一碗汤对《政治学》的笔记(4)

政治学
  • 书名: 政治学
  • 作者: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
  • 页数: 526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1965-8-1
  • 第111页

    卷B

    章1:组成社团时,哪些要素应该归公所有?是否应该有公妻社会?

    章2:城邦应该趋向复杂而非单一,为了维持这种复杂需要丰富的品类(主奴),同一个品类内的轮流执政也可以构成一定程度上的不同品类。大而繁复到能够自给的城邦才是真正的城邦。

    章3:对“公妻”制引发其他阐述的进一步辩驳——当所有人不分彼此地对一个东西说,这是“我的”,可能并不是因为他们形成了一个“大我”,而是每一个构成整体的部分都在争夺。推演到家庭中,得到的后果就是所有父亲与所有儿子相认,但没有父亲对任何儿子负责(因此该让人们出离自己情感偏好的构想过于乌托邦);而鉴于人类的自然遗传,其实通过相貌依然可以令父子相认,所以从客观上这种设计也是不可行的

    章4:指出“妇孺共有”社会其他三个弊病:1.无益于统治、让人们之间的“友善”降低、丧失公民社会凝聚力=反而在被统治者的社会里更加适用;2.有伤伦理,彼此不知亲缘关系的个体中会出现难以忍受的乱伦;3.导致阶层的动荡不稳(理想国上等阶级能力较差的孩子会落入下等)

    在逻辑上,你对归属自己的所有物却不珍惜,应该是不可能的

    章5:本章分为两部分,一则,是承袭上文,跳出“公妻”的问题,放大到一切“公有”。亚氏首先认为,依靠道德风尚和法律辅助私有,就可以达致公私有制度的合利。人们之所以放大私有制的坏处,是因为生活中缺少公有制的实践,所以隐瞒了它的问题。其实私有制的症结在于人类劣根性【罪恶本性】的反应,即使变为公有制也无法根除,反而因为财产公有、人们失去了从“捐赠”等行为里获取的快乐而使情形更加恶化。其次,苏格拉底提出“公有”的根本目的是维持整体的稳定,但达到这个目的不一定非得是公有,“教育”反而更容易完成。第二,亚氏还对苏格拉底提出了其他批判(据他说,硬伤过多仅择几条辩驳):其一,苏氏对理想政体的说明是不完备的,他没有为非卫国者阶级进行设计,而无论后者采取私有还是公有制度,都必然导致混乱。其二,苏格拉底认为主治的人们应该永不更迭,但关于“金、银、铜铁”的命定论比喻亚氏并不以为然。最后,仍是在人的本性上,亚氏认为“理想国”框架里卫国者纯粹为城邦幸福而忽略自身幸福是绝不可能的,(并不像几个奇数可以凑成一个偶数),离开了卫国者的幸福是得不到整个城邦的幸福的。

    章6:本章聚焦于柏拉图《法律篇》中的设想,先论证了在关于人口、领地等涉及数据范畴的问题上,柏拉图的考量是有待推敲的;在法律方面,亚氏对原文提到的“法律应注重国境大小与境内居民”两个方面进行了“还应考虑邻国因素”的补充。之后,集中讨论了关于柏拉图的“中和民主政体与僭主政体”的设想,认为这一设想根本上偏重“僭主”,而先民主后专制(邀请有钱的类财阀集团参与选举)的构思实则会导致少数人的力量联合操纵选举。

    章7:这一章,亚氏进行了对法勒亚提出的立法制度的评价。在财产分配的问题上,亚氏引出了对“平等”的思考,认为无论财富还是教育,均等的并不是平等的,必须考虑人的资质。在配额确定的问题上,应该留出抵御外患需要的数额。此外,财富的平等并不见得可以消弭犯罪问题,因为财富盗窃只是犯罪问题的一小步,人们对其他欲望的渴求更容易酿成大祸,此为立法之不完善处。

    章8:本章围绕着希朴达摩的三个观点对照提出了作者的意见,着重谈的是关于政治规则制度都应该取信于民的问题

    城邦公民应该被分成三个等级,工匠、农民、战士,各自分有土地,参与政治生活——问题1.战士的权限问题。其明显优越于其他两个阶级,导致名义上的共同参与政治生活实质上变成了该阶级的垄断,其他阶级很难效忠。问题2.农民的定位问题。如果农民只种植自己的土地,他们就没有在政治生活中被其他人需要的存在必要;如果农民还要种战士的地,又有何为战士分地的必要?土地公私有划分很不明确,是希朴达摩的一个思维漏洞。

    司法改良方案:在判决时,应该取消“扔卵石”的方式,改成在木板上写清作出有罪或无罪判断的原因以及断决方案。——问题:让审判员成为了仲裁人;每个人的判断如果都不同实则会更加麻烦

    对有利于邦国公民的奖励问题——看似无害,其实涉及到的是“变革”与否。变革是必要的,但也是有成本的,尤其是在法治社会下,如果法律朝令夕改就会丧失其在人民中的威信、地位。

    章9:本章所进行的,是对于斯巴达政体的评论,以揭露其弊端为主。

    在给予大众“闲暇”的问题上,或给予下层反抗既有安排的可能性和空间,或因平定这样的叛乱造成严苛治下的新矛盾

    关于给妇女一定权利的安排,实则导致了妇女的放肆,从而影响了男人的作战,导致整个政治结构的失调;妇女有获得大量土地的权利造成男人对妇女的依附,阻碍其投入战斗

    斯巴达的战斗文化使他们只能打仗而不适应正常的休养生息的生活

    贫富不均问题

    贫者以生育获得奖励,贫者更贫

    穷乏之人格外在意自己担任监察官的权利(人人都有)「私以为,这说明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必须合拍」,从而滥用职权、收取贿赂。

    政治制度

    监察官的生活不符合斯巴达政体的精神,监察官们过于放任,其他人又过于紧迫,最后走上寻求肉欲的快乐。

    长老院

    终身制的设计没有考虑到长老们的智识会随其衰老出现浮动的问题

    长老不是全凭人们按照能力推举,而是需要自己宣讲。真正有能力的人可能并不愿意宣讲,而渴求利益的人却钻了空子

    君主政体

    两王并置——是为了保持平衡

    不应该世袭,而应该由人民推戴

    海军统帅:在陆上两王室之外又制造一个新王室

    “会餐制”:原本是给人平等对话的空间,但参与需要出价,这天然造成贫者无法参加,从而也不能参政

    思想道德:为了求“善德”而得到“善物”,但接着就觉得“善物”可以高过“善德”

    公共财政:都花在了打仗上,无法进行其他建设——城邦陷于贫困,私家更加贪婪

    章10:基于章9对斯巴达的分析进行对克里特政体的分析(由于斯巴达政体是参考了克里特政体的,而后出现的政体总是比先前的完备)在“会餐制”上,由于所有人都吃公粮,显得比斯巴达的安排要科学。但是在选举上,却不如斯巴达所有公民皆可参与,也就失去了广泛的政治认同。而为了补救这一问题,克里特人想出的方法则是让其他集团有直接推翻现任统治的可能——虽包含“宪政因素”,仍为门阀政治。

    章11:迦太基的政治体制论——以才、德为标准,在很多方面都有其优越性。政体上,有时偏向平民政权——所有人都有发表见解异议的机会;有时又偏向寡头政权,掌握大量机务的五元老团是以“补缺”的方式始终延续的;同时,行政成员的选举还要考虑到他们的家产:穷人被认为是不擅长政事的、也无暇参加公务的。这就又违反了“尚贤”的本意。迦太基流行“兼职”也是一缺点,只有将政治事务更可能多地分配给更多人才符合行政原理和平民(民主)精神

    2019-03-01 20:00:17 回应
  • 第177页

    章1-2:研究城邦体制就必须先确定城邦的本质,因为城邦是公民构成的,所以就应该先确定公民的本质。亚氏认为,民主政体中,公民是“凡得参加司法事务和治权机构”的人们。(公民身份的不同底层就是不同政体)城邦的一般含义,就是为了要维持自给生活而具有足够人数的一个公民集团。亚氏认为对公民身份的定义应该尤其重视政治定义而少考虑血缘和其他关于“是否应给予其政治权力”的合理性问题。

    章3-4-5:此几章主要着墨于回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

    • 如何确定城邦的边界?从疆域、邦内民族主体看;从政体的同异看(运用了优伶的比喻)
    • 善人与好公民(具有善德)的人的关系
      • 两种争论:有人以“主奴模式统治”为思考框架,认为适用于统治者的好品德作为公民是无用的(公民的美德是用自己某一领域的才干做好分内的事;以及致力于社会全体的安全);有人则认为统治是“自由人对自由人的”,好公民要兼修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才干。
      • 作者认为,一种公认的美德—例如争议,是可以被结构出两层含义的,除了“明哲”专属于统治者,“信从”专属于被统治者,其他德行【正义、节制、勇敢】应该是两者兼备的,例如“正义”之下就有统治者的正义与被统治者的正义
      • 在有一些城邦,善人和好公民的品质相同,在另一些,二者是有别的。
    • 是否必须参加统治职能的人方才确实可以称为真正的公民?公民有几个种类,而凡是能够参与城邦官职和光荣的公民是最尊贵的种类

    章6-7-8:探讨的是统治的种类。本章先行研究城邦所由存在的目的,而后及于人类和人类各种社会所接受的各种统治。

    • 主奴制:更多注重自己的利益,为了防止努力灭亡伤及自己的利益也会考虑奴隶的利益
    • 家长制:主要为了被统治者的利益,例如提供医药、体育锻炼等非政治的技术
    • 城邦宪政统治:作者认为,真正的城邦是“人们各自设想,在我担当这种义务的时期,既然照顾到他人的利益,那么轮着他人执政时期,也一定会照顾我的利益”。一切为己谋利的思想进入城邦,就不能叫做城邦体制了。
    • 变态政体:相对正常政体——一人、少数人、或多数人旨在照顾全邦的共同利益;
      • 王制:一人为统治者,能照顾全邦人民的利益——僭主:专制
      • 贵族(贤能)制:政体以少数人(不是个体也不是多数人)为统治者,对人民怀抱“最好的宗旨”——寡头:少数人是有产者
      • 共和政体:以群众为统治者而能够照顾到全邦人民利益的——平民政体:以穷人的利益为依归

    ——三者都不照顾城邦全体公民的利益

    • 在平民与财阀政体的区分上应该无论统治者人数多少,而只以贫富差别为原则

    章9:(承接上文错误的按照本阶层“或贫或富”利益的分配方式)正义(合法)的分配是以应该付出恰当价值的事物授予相应收受的人。

    继而,亚氏提出了对以上二种变态政体产生谬误的原因分析——寡头派的偏见在“资财”,他们认为资财优于其他人则一切都优于。平民牌的偏见在“自由身份”——他们认为一事相等则万事都相等。(这两种错误观念的扩展应用在后文仍有论述)

    接下来,作者跳出了对于二者的分辨,切入了对于“理想城邦”的假设。城邦不应只为生活存在,而是为了优良的生活而存在。无愧于一城邦者应该以“促进善德”为目的,不然的话,一个政治团体就无异于一个军事同盟,法律也无异于临时的合同。社会生活中的活动只是达到美善目的的手段。

    章10-11:关于城邦的最高治权应该寄托于什么?是否应该寄托于法律呢?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

    • 不可寄托于“群众”(有几分乌合之众的意思)或“富户”,他们会以不同形式手段互相压榨
    • 不可寄托于少数高尚贤良人士,因为虽然他们不会没收他人财物,却垄断了政权让其他人没有动力
    • 应该发挥“众智”的力量——集体异人「但是如何证明每个人才统治团体里都是扬长避短而非反之也是一个应当考量的问题」;应该给群众推选贤能之人任职的权力(亚氏在此反对辨难者,认为只有领域专家才能选出最好的人,他指出对菜肴最好的评断者恰是厨师)「但是政治有没有菜肴那么简单、直观就又很难说了吧」;物多者不易腐败(例如渊泽)

    ——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

    • 个人的权力或若干人联合组成的权力,只应在法律有所不及的时候才用来发号施令作为补助。
    • 法律必然应该依据政体(宪法)制定,符合正宗政体的法律是正义的;符合变态或乖戾政体的则反之。

    章12-13:在政治利益的分配上,反对泛化的“尚优”,提倡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有人们的具有门望(优良血统)、自由身份或财富,才可作为要求官职和荣誉(名位)的理由。前两个要素是城邦所存在的条件;后两个要素是城邦企求获得优良生活的条件。

    不同群体政治上的要求都有合乎情理的一面,富人有恒产,容易遵守契约;自由氏族接近贵族,良好家风熏陶下会有良好品格。

    第13章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即智识过人者是不应该与庸人平等适用同样的法律的,但他们如果有了额足以撼动社会的权力,或应以“陶片放逐法”驱离城邦,或应遵其为神祗或君主。(变态政府为了一部分人的利益会实行清除,正宗诸式的政府为了公共利益也应采用类似的清除)

    章14:经过以上探讨后,主题转入了“君主政体”。

    在亚氏看来,君主制与僭主制的区别就在于君主依照国法统治着自愿从属的臣民,所以臣民乐意给他当侍卫;僭主则出于篡夺,实在是与人民的意志相违背的,他防备本邦的人,只能寄希望于外邦。

    本章叙述了五种不同类型的君主政体(如亚氏本人总结)-第一,史诗时代的古制,王位由人民所共推,而权能仅限于领军、主祭和裁断法案。第二,蛮族君王出于世袭,虽说凭成法进行统治,但具有专制的权力。第三,所谓民选总裁,只能算一种公推的僭主。第四,斯巴达诸王,世袭的统帅。第五,具有绝对权力的“家长式”君主。

    章15:该章前半章,亚氏以“君主是否会将展示个人智慧的意图放置于统治思想中”为标准,区分了两种君主制,提出若答案是否定的,实则这样的君主制就是法治社会。而若答案是肯定的,亚氏则认为个人的情感滥用比法律的细节缺失将造成更为糟糕的局面——只在法律所不能包括而失其权威的问题上才能让个人运用理智。

    此后,作者进行了对于君主制与贵族制的比较研究。首先,文章梳理了王制——立宪——寡头(财阀)——平民(民主)政体的演变,追溯这一系列变化的原因是为政者凭借名位,竞相贪婪,于是减少了参与统治的团体和人数,增强了平民群众的势力。此外,亚氏认为如果能够找到数量足够的贤良好人,君主政体就不应该被采纳。「但是在“好人 ”之间是否会发生“党政”,作者并没有给出合适的论述」最后,提出了对“王室无能子嗣”的安排与“君王军队配备”两个问题。

    章16:法治是更加倾向平等的、优于一人之治的。法治能够构成对政治家决策的“权衡”。即使统治者的智谋超越法律,积习形成的“不成文法”比“成文法”实际上更有权威,所涉及的事情也更重要,一人之治即使比成文法更周详,也不必“不成文法”更广博。一人之治一则有“偏私”可能,二则一人不能独立万机,由此亚氏认为最终的结果仍是类“贵族制”的,即“君主制”没有真正的实践可能。

    章17:前一章中,可以找到反对君主政体的主张,但在这一章中,作者辩证提出这些主张不一定完全正确。是否适宜某种政体要看社会本身的状况。若有独一无二之英豪,则应采用君主政体,有若干政治才德优异的好人而又有乐于以自由人身份受统治的民众者适于贵族制。自然存在“可统治可被统治者”适应城邦宪政。

    总结:上文回答了君主政体有哪些品种?是否有利于城邦?有利于哪种城邦的问题。

    章18:引出下文——先论定人类最崇高生活的性质。

    2019-03-02 17:26:30 回应
  • 第234页

    章1-2:绪论

    • 政治研究应该是力求完备的
      • 第一,应该考虑,何为最优良的政体
      • 第二,政治学术应考虑适合于现实中不同公民团体的各种不同政体,不存在绝对的至善
      • 第三,政治学术要考虑到假设的情形中哪种政体最为相宜(在最低级的城邦里应该选取怎样的政体?)
      • 第四,要找到一个适用于一般城邦(具有普适性的政体)
    • 本卷学习目的
      • 牢记各类政体的品种,明白每一种品种是怎么构成的
      • 考察哪一类政体适用于哪一类公民团体
      • 考虑人们要建立各种政体应该怎样着手进行
      • 研究一般政体是怎么毁灭的、怎么保全的
    • 变态政体中,僭主制最为恶劣,寡头制次之,平民制最容易接受
    • 本卷将讨论公民政体以及几个变态政体

    章3-10:平民、寡头和共和政体的各种类

    本章提出,城邦的政治结构要看其各个部分的组合(是否参与及参与的比例),参与部分的区别带来政体的区别。

    各个部分=农民+工匠阶级+市民阶级(买卖商人和小贩)+农奴(佣工阶级)+军事人员+富人+行政人员(以服务社会、担任公职)+议事部分和审断争讼

    一个政体,就是城邦公职的分配程度。

    法律的作用可以作为在一种政体内细分类的尺度

    • 平民政体的变种
      • 平民政体的第一个品种是最严格地遵守平等原则的品种,法律规定所谓平等,就是穷人不占富人的便宜;两者处于同样的地位,谁都不做谁的主宰
        • 但有些人缺乏资产,忙于生计,其实没有从政的余暇
      • 平民政体的另一种是以财产为基础,订定担任公职的资格,但所要求的财产数额是低微的
        • 同上
      • 第三种-凡出身(族裔)无可指摘的公民都能受任公职,其治理也以法律为依归。
        • 同上
      • 第四种-不问出身(双亲是否公民)凡属公民就可以人人就任公职,仍以法律为依归。
      • 第五种-类似第四种,但政事的最后裁断不是决定于法律而是决定于群众,【依公众决议所宣布的】“命令”可以代替法律,这样的为政就包含着专制君主的性质,“平民领袖”如同佞臣,取得作为僭主的群众的宠信成为一时权要——对国内较高尚的公民横施专暴、代替群众意志,摆布群众,通过引诱“人民来做判断”让人民接受自己对于执政人员的要求,损害执政者尊严。
        • 以上两种,公民可以通过出席公民大会和陪审法庭取得津贴,穷人有暇从政(其实比有自家事务或财产要顾及的其他人还要闲暇),法律渐渐失去了固有的尊严,“贫民群众”掌握了最高治权。
    • 寡头政体的分化(随有产者人数减少,各人所拥有资产数额增大而变化)
      • 第一种,凡属有产之家都可以享有政治权力,参政的人有这么多,就只能寄托于法律而不能由个人操控
      • 第二种,势力加强,要求更多的政治权力
      • 第三种,寡头统治者要求操纵一切公职,将“父子世袭”的条令化作法律
      • 第四——权门政治:以个人权力为基础,个人(执政)至上,可以比拟极端平民政体。
    • 贵族政体定义延伸:一切大家认为守法的政体都可以被认为谁贵族政体。法治有两重含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
    • 共和政体
      • 共和制的本旨:混合贫富,兼顾资产阶级和自由出身的人。
      • 共和政体的组织原则
        • 同时采取平民和寡头政体的两类法规
        • 把两类法规折衷加以平均
        • 在两种法制里歌取不同领域的部分嫁接
      • 共和政体依靠内在均势维持稳定
    • 混合政体中同等重要的因素:自由出身、财富、才德
    • 僭主政体:类型有三-非希腊民族(野蛮民族)中尊崇的有绝对权力的专制君主;类似君主的民选总裁(半王半僭);绝对君主政体(“全权君主”、暴力统治)

    章11-13:适宜于一般城邦的政体以及各种公民团体所可采择的各种政体

    • 论证共和制的多重合理性
      • 所谓贵族制,向上的一端的要求并非所有城邦能及(缺少能人)
      • 中产阶级具有维持政治稳定的优越性-少有野心、可以协调另外两个阶级进行城邦内的自然配合,中产阶级足够强大到抗衡其他部分(橄榄结构?)
      • 中庸、中间形式的政体可以免除党派之争;凡邦内中产阶级强大的,公民间就少党派而无内讧。
    • 讨论为何共和制不常见于政体的原因
      • 一般城邦中中产阶级人数很少,因为总会受到另外两阶级中占优势一方的压迫以至于被拖向他们主张的方向
      • 平民与有产者之间的党争,无论谁获得胜利都不舍得用公共利益和平等原则为依归来组织中间形式的政体。
    • 政体公理:一邦内,愿维持其政体的部分必须强于反对这一政体的部分
      • 同时将质、量纳入考量:质—自由身份、财富、文化、门望。量—人数多少。
    • 在政体上,用虚假的利益欺蒙平民的五种方法:公民大会、行政职司、法庭、武装、体育训练
    • “共和政体”的公⺠民团体的确应限于具备武装的人们 【亦即须有财产资格】"但对于这项资格,要想制订⼀一个适⽤用于一切城邦的财产数额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考查各邦的实际情况,然后分别订定一个最⾼高数额——这个数额应不多不少就符合于这样的原则⼀一邦⼤多数的⼈户都能够合乎这一资格⽽可以取得政治权利。被这项资格所限制而摒弃于公民团体以外者则仅属少数"

    章14-章16:各种政体对议事、行政、审判三机能应该各有与之相适应的结构

    此三章中,侧重于对每一机能的解构,在每一机能中分出几个要素,再由要素排列组合形成不同的整体,研究这些组合对于不同政体的适用性

    • 议事机构:权利范畴、仲裁/执裁者的权限
      • 对于不同政体中议事机构的调适
        • 平民政体中,应使平民与具有政治经验的著名人物两方面达到人数平衡
        • 寡头政体中,少数「执政人员」掌握否决权,他们有什么倡议不能径自施行,必须交由多数平民群众裁决。
    • 行政机构:
      • 要素:数目、职司、任期
      • 要求——考察每一岗位存在的必要性和价值
      • 在任用方式上,存在的影响因素有负责选任的人员、受任的人员、任用的手续(凡要素因素皆可发生变异)
    • 审判机构:
      • 可能发生变异的三项为:法庭的成员、所受理的案件、司法人员的任用手续
    2019-03-03 09:30:04 回应
  • 第313页

    政变和革命

    章1-4变革的一般原因

    章1:本章在揭示一般变革原因之下,又对不同政体的稳定性(易受变革冲击的程度)进行了横向对比。首先,本章假定各种政体的创始之初,人们都企求符合“正义(公道)”和比例(相称)平等的原则「数目、比值」。——作者认为,正当的原则应该是在某些方面追求数量平衡,而某些方面只追求数值平衡。

    • 革命的演进有两种方式:
      • 指向现行政体的骚动
      • 维持现行政体,但是将权力转移到自己一侧
      • 对原有政体的“松紧”程度进行调试
      • 仅仅反对原有政体中某些部分
    • 寡头政体比起平民政体,除了外部的争斗还更多面临着内部的内讧

    章2:开宗明义,提出三个问题:怎样的情绪引起波动;发难的人们抱着怎样的目的;事变和政争由什么机会爆发

    • 回应:
      • 较低的人民为求平等、同等的人们追求优越成为革命家
      • 或为了获得私利和荣誉,或害怕受到损害和羞辱
      • 某一部分不平衡的扩张也可能引起政体的变迁
        • 贫民人数迅速增加或贵要阶级大批战死
      • 选举的阴谋
      • 武力、欺诈骗得人们信任
      • 国境的错杂导致邦内不和与互斗
      • 缺少中间阶层的缓冲作用
    • 靠补救来维系的算不上一个好的政治制度,应该防微杜渐

    章5-12变革在不同政体的个别原因与救治方法

    • 平民政体

    变革原因:

    • 平民领袖为了讨好群众,不惜加害著名人物,以重课和捐税督责他们,使他们倾家荡产、沦为贫户,或诬告富有之家于法庭,没收他们的财物,逼迫他们成为反抗力量。
    • 防治措施:把选举权分配给各个部族,(不让平民领袖有机会误导所有群众),不能让全体平民联合选举。
    • 寡头政体

    变革原因:

    • 执政者虐待平民群众
    • 执政团体自相倾轧
    • 寡头统治集团外又形成了人数更少的集团
    • 寡头政体内部由于婚姻纠葛或诉讼案件发生一方攻击另一方的骚乱
    • 和平年代平民财产增殖,寡头的财产地位受到撼动
    • 贵族政体

    变革原因:

    • 位于良种政体之中的政治形态,若没有恰当平衡好各个因素时,政变可能会发生在因得到其特惠而势力增强的方向。变革也可能因为对某一方的压榨朝着相反的方向进行。
    • 政体中的小节是十分值得注意的,构成原有政体的各要素中,偶尔有些首先被废弃,另一些较重要的部分就不难跟着也被毁伤。最后,一邦的整个政治制度全被改观。
    • 一切政体可以被内部的变故所毁弃,也可以被外力所破坏。各城邦如果其近邻所施行的是一种敌对政体,或施行相反政体的城邦虽然相隔很远但却是强敌,其力量就容易受到波动。

    章8:一般方法

    • 对于各个要素(部分)已经调和好了的政体,要禁绝一切违法(破坏成规)的活动。
    • 一切欺蒙人民的方法都不足置信
    • 长治久安的城邦并未必出于稳固的政体,可能是因为官员得到了好感
    • 在面临敌人威胁时,有时城邦也可能因之振作起来抵御外患。
    • 执政者应该凭城邦的法度和自己的行动防止贵族阶级间的争吵内讧
    • 寡头制和共和制中,要注意根据流通货币数量的变化调整政治上对财产要求的定额。
    • 不要让任何人在政治方面获得脱离寻常比例的超越地位。
    • 人们成为革命家同其私人生活密切相关
    • 一切政体都应该订立法制、安排好经济体系,防止假公济私
    • 平民政体中应该保护富室,寡头政体要注意穷人的利益
    • 一邦中最高首领应该:效忠于现行政体、有才华、有符合政体的善德和正义
    • 注意培养公民言行,使他们生活在其中的政体因为他们的言行而得到长治久安的效果

    君主(僭主)政体

    变革原因:

    • 不义、恐怖和鄙薄常常为人们背叛其君主的原因。
    • 革命的锋芒有时直接指向君主的人身,有时则目的在于倾覆其权位。
    • 靠拢君主政体不失为僭主政体改良的方式
    • 几种其他的政体也包含着反对僭主政体的因素
    • 僭主必然遭人厌恨,但是要等到其被蔑视时才能被彻底推翻
    • 王制不容易从外部破坏,而引起其由内部被破坏的原因有:王族内部自相倾杀,君王的逾越法度

    改革方法:

    • 君王采取温和谦恭政策
    • 王室权威较小恐可少受倾害
    • 财务公开
    • 向大众普及所征税的合理性
    • 注意自制,抵御无节制欢愉
    • 向大家展示自己作为“公众利益监护人”的身份
    • 给予有德行的人恰当的名位
    • 施行“严父”的训教
    • 在穷人和富室间,防止其互相扰害,让双方都感到僭主有利于己方,并拉拢强势一方
    • 保持君主本身至少“半善”的习性

    保全僭主制的两个途径:

    • 传统治国法:预防一切足以使民众聚合产生互信和足以培养人们志气的活动;收集人们言语行动的情报
    • 其他“要旨”:
      • 在臣民间散播并培养不睦和猜忌
      • 使臣民无能为力
      • 摧毁臣民的精神
    • 政体的演化,变为相近的较为容易,变成远离的则较难
    2019-03-03 13:04:5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