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 (4)

  • 第254页
    make sense。确实是接触世界的窗口只有一本字典的灯塔怪人最喜欢的。
  • 第172页
    看见字典中“怪物”一词,走去镜子前照镜子,唉,好可怜
  • 第151页
    善良
  • 第116页
    灯塔里的怪人首次露面,mark一记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12) 更多

  • 第186页
    所有的革命,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的革命,以及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微不足道的革命,都是由那些非常了解压迫却并非切身之痛的人所领导。
  • 第120页
    幸存者大约500人。
  • 第95页
    在这个集中营(毛特豪森)里,甚至拥有比奥斯维辛更多的语种,而囚犯们在毛特豪森集中营把橡皮警棍称为“der Dolmetcher”,即“翻译”一一因为每个人都能听懂它的语言。
  • 第83页
    他们是规则,而我们(幸存者)是例外。 活下来的都是有特殊技能的人
  • 第74页
    斯维沃( Svevo)“在小说《齐诺的自白》( Confessions of Zeno)中,无情地描写他父亲巨大的痛苦,道出了事实的真相,“一个人要死的时候,他忙得没有时间考虑死亡,整个机体都在奋力呼吸。 太残酷了太写实...
  • 第40页
    人们已经证实,党卫军提供大量酒类供这些不幸的队员随意取用。而且,他们永远处于一种完全道德崩溃和筋疲力尽的状态。他们中,有人说:“做这种工作,人们要么第一天就疯了,要么就慢慢习以为常。”而另一个人..
  • 第4页
    任何曾受折磨的人永远受着折磨… 任何曾受折磨的人永远无法再轻松地活在世间,永远无法摆脱屠杀的憎恶感。对于人性的信仰,早在第一个耳光中崩裂了,然后在折磨中轰然毁灭,永远无法恢复。 ...
  • 第22页
    <原文开始> 莱维坚持教育和文化对于人自我优化的意义,“文化是有用的:不是经常,不是每个地方,不是对每个人,但在有些时候,在特定的偶然情下,文化就像宝石一样珍费。文化的确是有用的,它甚至会让人感...
  • 第22页
    <原文开始> 知识分子的价值和作用很难在集中营或极权世界中立刻显现出来,他们在那里常会成为嘲弄和讥讽的对象。在一个只能关注基本生存需要的环境中,从上到下都是反智的。一个人越是受过好的教育,就越是...
  • 第21页
    <原文开始> 莱维认为埃默里的知识分子定义过于苛刻,他建议“将这个概念扩展至所有将自身教育超越日常工作的人,他们有着活生生的文化,因为他们的文化能够努力去自我更新,自我扩展,自我提高;以及那些面...
  • 第7页
    <原文开始> 在极端的处境下,人有一种自我保护和求生的本能,这是一种实用的、不受道德约束的自然本能,不是自由、理性的选择结果。压抑羞耻和罪恶感便是这样一种本能机制。羞耻心的消失对囚犯能起到保护作用,...
  • 第2页
    <原文开始>他(作者)说,集中营的历史几乎没有例外是由像我这样的人书写的,我们并没有沉沦到底,那些沉沦到底的都没有能够回来。 </原文结束>

龙 (13) 更多

  • 第253页
    这种风气弥漫开来,其结果便如史学批评家刘知幾说的:“德弥少而瑞弥多,政愈劣而祥愈盛”,君主的品德越低劣,国家的政治越腐败,“祥瑞”也就编造得越多。 哈哈,经典
  • 第245页
  • 第177页
    古法求雨,坊巷各以大瓮贮水,插柳枝,泛蜥蜴,使青衣小儿环绕呼曰:“蜥蜴蜥蜴,兴云吐雾。降雨滂沱,放汝归去。”此亦像龙致雨之义也。(《尔雅翼・释鱼五・蜥蜴》) 这种求雨法可谓别出心裁,从我们今...
  • 第156页
    据报载,现代仍有人见到过长着脚的蛇。2006年2月7日《羊城晚报·花地》载有冉正万《有脚的蛇》一文,作者自述十岁那年在玉米地里打死了“一条银灰色的两尺来长的蛇”。“当我用玉米秸杆把它翻过身来,我 顿...
  • 第122页
    蕴含着如吉光片羽一般珍贵的生物经验。 度娘了一下,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吉光片羽,呵呵,青葱青葱。
  • 第106页
    龙作为一种实际存在过的动物,数千年来始终是得到肯定的。即使在龙作为抽象的符号被引进了各个领域之后,即使在龙作为皇权的象征被赋予了超现实的力量之后,唐宋以来的大型类书中依然把龙列为鳞介部的第一类,...
  • 第96页
    阐说此理最为透辟的,当属《管子·形势解》: 蛟龙,水虫之神者也。乘于水则神立,失于水则神废。 果然透辟
  • 第95页
    <原文开始> 2014年,关国科学家在北美地壳660公里下的地幔若石中发现隐藏水源,含水量足以填满地上海洋3次。(参见:“美发现地下水,水量为全球海洋3倍”) /原文结束> 哇靠,真的假的
  • 第304页
    尽管我在本书的正文中辟有专门章节,详细讨论过龙的腾飞方式,可是一旦面对老乡们的娓娓陈述,我仍然感到难以置信。后来 我在走访杜尔伯特县时,遇见了该县文化馆的王佐江,王佐江认为,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
  • 第56页
    总结: 成龙37米以上;腥膻不可闻;鳞片正方形,上有五彩正方形纹;腿比成人胳膊粗;龙角莹白如玉;龙舌狭长似剑;龙爪呈金色。 坠落后人们多用草席盖之,必须遇水才能活,遇暴雨天气即翔去。 颜色有黑、黄、白。
  • 第56页
    这种已被赋予了太多神性的奇异动物,一旦出现在某地,民众总是祈愿它平安离去;倘若不幸死在当地,尤其是人为致死的,那将被看作犯了大忌,是要招来大祸的。
  • 第15页
    《周易・坤卦》:“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通常解为龙在野地争,恐不确。“战”之本义为交战,引申为交合。许慎《说文》“龙战于野”时说:“战者,接也。”雌雄二龙在野交配,“其血”指精血,“玄黄”为黑...
  • 第9页
    今天,我们还相信这些常识吗?难怪老黑格尔在讲述哲学史的时候,要一再提醒他的听众们:“健全的常识是一个时代的思想方式,其中包含着这个时代的一切偏见,常识总是为它所不自觉的思想范畴所支配的。”

三体Ⅲ (14) 更多

  • 第300页
    “我当然知道你不怕,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我知道你作为执剑人的经历,只是想说,你没有错。人类世界选择了你,就是选择了用爱来对待生命和一切,尽管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你实现了那个世界的愿望,实现了那里的...
  • 第290页
    关一帆问道:“你猜一下,对于一个在技术上拥有几乎无限能力的文明,最有威力的武器是什么?不要从技术角度想,从哲学高度想。” 程心想了一会儿,挣扎似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你经历过的事情可以给..
  • 第279页
    “把扭矩调到足够大,可以使航迹空间的光速降到人们梦寐以求的每秒16.7千米。” “这就是…”AA盯着罗辑的影像说。这就是黑域了,程心这样想,但没有说出来。“这就是黑域。”罗辑说,“当然,要产生容纳..
  • 第266页
    “这幅给我留下吧。” 程心和AA把那幅画搬到一旁,在一只靠墙的箱子上放好,她们离开时回头扫了一眼,又小小地吃了一惊。 那幅画是《蒙娜丽莎》。 程心和AA继续埋头拆画,AA低声说:“这老家伙很精...
  • 第253页
    白Ice抓住瓦西里的双肩,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别傲慢!”“什么?”“我说别傲慢,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想想水滴吧!”好像白lce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瓦西里沉默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缓缓点头,“好吧,...
  • 第242页
    居然还有专门的“清理员”,负责为每个宇宙文明清理宇宙发来的坐标,判断坐标有诚意就实施清理,想象力可以的。
  • 第195页
    “…灯塔建好的那天夜里,我远远地在海上看着它发光,突然悟出来:死亡是唯一一座永远亮着的灯塔,不管你向哪里航行,最终都得转向它指引的方向。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死神永生
  • 第92页
    “你做出了我们预测的选择。”智子冷笑着说,“不必自责,事实是:人们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这个结局。全人类里面,就你一个是无辜的。” 智子的话让程心的心动了一下,她并没有为此感到安慰,但不得不承认...
  • 第56页
    法官:你们是怎么处理遗体的? 洛文斯基:像“蓝色空间”号那样,为他们建立了纪念碑。 法官:纪念碑中有遗体吗? 洛文斯基:没有,我怀疑太阳系另一端“蓝色空间”号建立的那座纪念碑中也没有。 ..
  • 第50页
    如果千秋功罪真有人评说,现在已经可以派一个人去解释岁月造成的误会。 “冬眠”的这个功能不错
  • 第28页
    但接着,程心说出一句完全意外的话:“天明,你知道吗?安乐死法是为你通过的。” 莫非不是单相思,而是两情相悦?
  • 第20页
    他(云天明)要送给程心一颗星星。 果然浪漫
  • 第13页
    用半条命生活其实也没什么,据她观察,周围的人相当一部分都是生活在半条命之中,只要善于忘却和适应,半条命也可以活得很平静,甚至很幸福。
  • 第3页
    原来《三体》叫“硬科幻”,还百度了什么叫“硬科幻”。

三体Ⅱ (23) 更多

  • 第249页
    居然被我猜中了,丝毫不差!好神奇。
  • 第247页
    罗辑在黑暗中点点头说。 “这…也太黑了吧…” “真实的宇宙就是这么黑。”罗辑伸手挥挥,像抚摸天鹅般感受着黑暗的质感,“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
  • 第240页
    与他期望的不同,成为面壁者之前的人生在记忆中也是一片空白,能从记忆之海中捞出来的都是一些碎片,而且越向前,碎片越稀少。他真的上过中学吗?真的上过小学吗?真的有过初恋?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偶尔能找出几道..
  • 第159页
    罗辑把目光向下移,立刻感到了一阵眩晕,他身处高处,而从这里看到的,他好半天才意识到,是城市。开始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片巨型森林,一根根细长的树干直插天穹,每根树干上都伸出与其垂直的长短不一的树枝...
  • 第153页
    罗辑被他们的目光所慑服,他知道,普通人的目光,是他们所在地区和时代的文明程度的最好反映。他曾经看到过一组由欧洲摄影师拍摄的清朝末年的照片,最深的印象就 是照片上的人呆滞的目光,在那些照片上,不...
  • 第148页
    雷迪亚兹拍起左手,向会场展示他腕上的一块手表,那块表是全黑色的,无论是表盘面积还是厚度都是一般男士手表的一倍,但戴在雷迪亚兹粗壮的手臂上也不显硕大,“这是一个信号发射器,它发出的信号通过一个太空...
  • 第111页
    罗辑站在冰面上,牙齿在寒冷中格格地碰撞着,这寒冷似乎不是来自湖水和寒风,而是从外太空直接透射而来。罗辑没有抬头,他知道,从这一刻起,星空在自己的眼里已经是另一个样子,他不敢再抬头看了。和雷迪亚兹...
  • 第110页
    不管怎样,罗辑也无法从这些话中提炼出那个提示,那个使他成为三体世界唯一要消灭的人的提示。 莫非,罗辑可以通过纯理论找到一个三体文明的敌人,借助第三方消灭三体文明?
  • 第109页
    当罗辑开始思考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思绪已到了中途。记得上中学时,老师曾告诉过他一个语文考试的经验:先看卷子最后的作文题,然后再按顺序答卷,这样在答卷过程中,会下意识地思考作文题,很像电脑中后台执..
  • 第93页
    这个卑微的可怜人用赢弱的声音说出了第一句话,泰勒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几乎因眩晕而跌坐在地,对于他,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雷霆万钧。“面壁者弗雷德里克・泰勒,我是您的破壁人。” 所以是泰勒被KO了...
  • 第83页
    “想一想,这样美的世界。很多年后可能没有人看了,很难过的。” “外星人不是人吗?” “我觉得,他们感受不到美。” “为什么?” “爸爸说过,对大自然的美很敏感的人,本质上都是善良的,他...
  • 第79页
    “罗老师,这是哪儿呢?” “我也不知道。” 她点点头,自己暗笑了一下,显然不相信罗辑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哪儿,看地貌像北欧,我可以马上打电话问。”罗辑说着伸手去拿沙发旁的电话。 ...
  • 第72页
    泰勒走在夹着雨的海风中,脑海中不时回响着一句话,那是他刚才从陈列室中的一位即将出击的神风队员写给母亲的遗书上看到的: “妈妈,我将变成一只萤火虫。”
  • 第72页
    “这种做法违反了现代社会的基本道德准则: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国家和政府不能要求任何人从事这种必死的使命。我还大概记得《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的一句话: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
  • 第55页
    罗辑现在终于明白,面壁者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诡异的使命,它的逻辑冷酷而变态,但却像锁住普罗米修斯的铁环般坚固无比。这是一个不可撤销的魔咒,面壁者根本不可能凭自身的力量打破它。不管他如何挣扎,一切...
  • 第37页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白蓉。她打开了电灯,像打开了灰色的现实。看了看燃着蜡烛的茶几,然后在罗辑的床头坐下,轻轻叹息了一声说:“还好。” “好什么?”罗辑用手挡着刺目的电灯光。 “你还没有投入到为她...
  • 第31页
    <原文开始> “这样,我给你讲讲审讯的几个基本技巧,你以后有可能用得着,到时知己知彼容易对付些。当然,只是最基本最常用的,复杂的一时 也说不清。先说最文的一种,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拉单子,就是把与案子有关...
  • 第26页
    记得研究生毕业后,我作为一名上尉见习官进入舰队时,您说:“北海啊,你还差得远,这么说是因为我现在还能轻易地理解你。能让我理解,说明你的思想还简单,还不够深,等到我看不透搞不懂你,而你能轻易理解我..
  • 第26页
    父亲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们父子之间的沉默要比语言传递更多的信息,从 小到大,父亲是用沉默而不是语言教育他的,语言只是沉默的标点符号,正是这父亲的沉默造就了今日的章北海。 语言只是沉默的标点符号👍
  • 第25页
    知道那个笑话吧:在去刑场的路上,死刑犯抱怨天下雨了,刽子手说你有什么可抱怨的,俺们还得回来呢!
  • 第13页
    破壁人二号:“我想在你们的世界,欺骗和计谋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字幕:有的,只是与你们相比十分简陋。比如在我们世界的战争中,敌对双方也会对自己的阵地进行伪装,但如果敌人对伪装的区域产生了怀疑,..
  • 第10页
    张援朝昨天办完了退体手续,离开他工作了四十多年的化工厂,用邻居老杨的话说,今天他要开始自己的第二童年了。老杨告诉他,六十岁和十六岁一样,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在这个岁数上,四五十岁时的负担已经卸下...
  • 第2页
    “活着本身就很妙,如果连这道理都不懂,怎么去探索更深的东西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19 2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