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文心雕龙译注》的笔记(1)

文心雕龙译注
  • 书名: 文心雕龙译注
  • 作者: 王运熙/周锋
  • 副标题: 中华古籍译注丛书
  • 页数: 469
  • 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 出版年: 1998-04
  • 文心雕龙译注 王运熙 读书笔记(全)

    《原道》《神思》《体性》《风骨》这四篇相对重要,张少康老师主编的《中国历代文论精选》中选的就是这四篇。另外,郭绍虞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论选》中的篇目是:《神思》《体性》《风骨》《通变》《情采》《时序》《知音》。自己可以多诵读几遍,不一定要背下来。

    前言

    一、思想背景

    刘勰兼综儒佛,《文心雕龙》是在儒家思想指导下写作的,认为文章渊源于儒家经典,对政治发生重大作用,应积极为政治、军事服务。

    东晋南北朝时代,儒、道、佛三家之学同时流行。在政治活动领域儒家仍占统治地位;而在其他领域则释道两家的影响颇广泛。

    二、性质、主要内容和价值

    1.性质:“雕龙”是指言辞修饰得很细,细致地讨论作文之道,故名《文心雕龙》,现代汉语大致可以译成《文章作法精义》。

    2.主要内容

    (1)自原道至辨骚为第一部分;原道、征圣、宗经一组(道圣经三位一体,执正之理),正纬、辨骚是另一组(驭奇之理);总的原则是:倚靠五经的雅正文风,吸取纬书、楚辞的奇辞异采,倚雅颂,驭楚篇,奇正相参,华实并茂

    (2)自明诗至书记为第二部分,分别论述诗歌、辞赋、论说、书信等三十多种体裁的作品;每篇有四项内容(“原始以表末,释名以章义,选文以定篇,敷理以举统”):叙述源流,解释名称性质,评述代表作家作品,指陈体制特色和规格要求;“敷理以举统”从指导写作角度指明各体文章体制特色和规格要求,是各篇结穴所在。

    (3)自神思至总术为第三部分,打通各体文章,泛论写作方法,和第二部分一样是为了阐明写作之道;论述重点有两个,一是论通篇的体制风格,体性、风骨、通变、定势等篇属之;二是论用字造句和修辞方法,声律至指瑕九篇属之。

    (4)自时序至程器五篇为第四部分,在全书属于杂论性质;时序、物色论文学同时代、自然景物的关系,才略、程器评论历代作家的才能与品德,知音论文学批评的态度和方法

    3.价值

    广泛评论作家作品,系统研讨不少文学理论问题,总结其经验以指导写作,因此具有很强的理论性,成为我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中的空前巨著。

    ⭐原道第一

    【题解】文本于道,文是至高无上的道的体现;“六经”有形态、声韵的语言文字之美,在政治教化方面也发挥巨大作用;圣人依据六经之文阐明道玄学论名教与自然合一:儒家政治制度、伦理道德规范和道家自然之道一致,圣人之道由自然之道演绎而成。文有广狭二义:广义指万物形态色泽和声韵之美;狭义指用文字写作的文章(包括文学性和实用性)。

    征圣第二

    【题解】本篇主旨在说明写作文章必须以圣人作品及其指导性言论为依据。从圣人作品的总体特色和圣人关于立言的指导性意见立论,指出圣人文章的特点是既雅且丽,华实兼备,思想深刻,语言优美

    宗经第三

    【题解】经书表现恒久不变之道,内容深奥,文辞典范;在文辞表现上,就隐显两方面立论(和《征圣》篇相通);说明后代主要文体皆渊源于五经;宗法“五经”可得“六艺”之美:情深、事信、义直(思想内容),风清、体约、文丽(形式和语言风格),这六艺之美也是品评作家作品的主要标准。

    自《原道》至《辨骚》谈“文之枢纽”,提出写作文章的总纲;其中《原道》《征圣》《宗经》三篇阐述道、圣、经三位一体:作文必须以圣人制作并用以明道的“五经”为楷模;圣人文章雅正、体要J,五经文章有六义之美。他在圣人“五经”中找到了写作、评价文章的标准,并以此来反对当时他不满的文风。

    《易经》专门论述天道,精妙入神通于人事而致实用。《尚书》是以记言为主的著作,但其文字难以解释清楚。《诗经》传布《风》《雅》,创制比、兴,文辞藻饰,设喻多变,温柔敦厚,切合内心的情感。《礼经》建立礼仪体制,章程条款细致缜密。《春秋》辨明事理,往往一个字便体现作者的深意。《尚书》的文

    《易经》专门论述天道,精妙入神通于人事而致实用。《尚书》是以记言为主的著作,但其文字难以解释清楚,如果通晓《尔雅》,那么文意也就明白了。《诗经》传布《风》《雅〉,创制比、兴,文辞藻饰,设喻多变,诵读起来能够体会到温柔敦厚的风格,所以最切合内心的情感。《礼经》建立礼仪体制,它根据具体事务制定各种规范,章程条款细致缜密,执行起来功效才显著。《春秋》辨明事理,往往一个字便体现作者的深意。

    《尚书》的文字读来费解,而一寻究其道理,便立即明白晓畅;《春秋》则一看文字马上明白,而探索它的意义才觉得隐奥艰深。文辞简约而意旨丰富,叙事浅近而喻意深远。

    一是情感深挚而不虚诡;二是风貌清朗而不繁乱;三是记事信实而不荒诞;四是思想正直而不邪曲;五是体制要约而不芜杂;六是文辞华丽而不浮靡。

    正纬第四

    【题解】针对辞赋骈文喜用纬书的现象,抨击纬书的荒诞内容:把它们和经书比较指出其伪证有四;从历史发展方面说明纬书多出自汉代喜谈技数者之手,内容荒诞不经;又说其中蕴含大量有价值的古代传说和精美文辞,写作文章可去伪存真,从中吸取养料。

    辨骚第五

    【题解】认为楚辞内容艺术有的雅正同于风雅,有的则夸诞失实,背离经书文风。陈述《离骚》《九章》等篇章各自的艺术风貌,又称道楚辞抒情真挚深刻,写景生动真切,对后代辞赋作者影响深远;对楚辞的评价褒贬参半,艺术价值以肯定为主。指出作文应当倚靠雅颂,驾驭楚辞,以《诗经》雅正文风为本,酌取楚辞奇辞异采,做到奇正结合,华实相扶

    《离骚》《九章》,明朗艳丽以表达哀怨的情志;《九歌》《九辩》,绚丽细腻以抒发伤感的情怀;《远游》《天问》,瑰丽奇异而又构思慧;《招魂》《大招》,光影照耀而又内蕴华美;《卜居》显出纵言不拘的情致,《渔父》寄托遗世独立的才情。《楚辞》气势超越古人,辞采切合今世,惊人的文采,卓绝的艳丽

    明诗第六

    【题解】文体归为文、笔两类:句尾押韵者叫文,句尾不押韵者叫笔;本书自《明诗》至《谐隐》十篇论文,自《史传》至《书记》十篇论笔;这二十篇的主要内容就是1叙述源流(常与3合并),2解释名称性质,3评述重要作家作品,4指陈体制特色和规格要求。

    2诗歌的性质是表现人们的思想感情;13对汉代无名氏古诗、建安诗歌、西晋与东晋诗歌、宋初山水诗各自的时代风貌和艺术特色都有十分精当的评语;4重视诗歌的政治讽谕作用,认为写作诗歌应根据才性所长选择合适的体裁和风格加以表现。

    到了建安初期,五言诗创作空前活跃,曹丕、曹植驰骋诗坛,王粲、徐幹、应玚、刘桢,奋力争先;他们都爱怜风月,游玩池苑,记述恩宠荣耀,叙写酣饮宴集;激昂慷慨地纵任意气,洒脱直率地驱使才情;抒怀叙事,不求细密之巧,遣辞写物,只取清晰之效。……张华、张载、张协、张亢、潘岳、潘尼、左思、陆机

    乐府第七

    【题解】主旨是贬低通俗乐曲和民间诗歌。2前面部分说明配乐的诗歌肇端于上古,可惜先秦时代中和雅正的乐曲在汉代乐府中未能得到继承;13汉魏两晋流行的俗曲,是乐府中以清商三调为主的相和歌辞,刘勰极力贬低,对于新兴的歌颂男女情爱的吴歌西曲更是鄙薄。4后面部分指出乐府要用乐曲配合歌辞演唱,歌辞最好写得简约

    诠赋第八

    【题解】2赋的文辞表现特点是“铺采摛文”来“体物写志”;赋又有不歌而朗诵之义。13赋的源流演变和重要作家作品:屈原

    《离骚》详细描写事物的声音面貌,呈现出赋体特色;宋玉、苟况题名为赋,区别于诗;汉魏以来的赋从题材上分为两类,一类规模较大(京都田猎,记述行旅),另一类体制较小(草木禽兽,触物起兴);战国、两汉、曹魏、两晋时期自苟况、宋玉以至郭瑛、袁宏等十八位杰出作家,各自标举。4最后论“立赋之大体”,认为赋追求雅丽而非淫丽,思想应明雅,文辞应巧丽,雅义与丽词相结合

    枚乘《菟园赋》描写扼要又富于新意;司马相如《上林赋》多列物类以形成艳丽;贾谊《鹏鸟赋》致力于情感与哲理的思辨;王褒《洞萧赋》详尽于声音和形貌的变化;班固《两都赋》明畅绚丽而又典雅富瞻;张衡《二京赋》快利挺拔而又宏大丰富;扬雄《甘泉赋》构成深奇的风格;王延寿《鲁灵光殿赋》含有飞动的

    颂赞第九

    【题解】前面部分论述颂体,2指出颂是歌功颂德,告于神明;13在历史发展中应用扩大,还可用于讽颂物品;又和赋、铭两体相比,指出其异同,4说明颂典雅美好,清明光采,词采华美像赋但不入华艳侈靡;恭敬谨慎如铭却无意规劝戒惧

    后面部分论赞,2指出赞是说明、辅助;13史记、汉书两书自叙传中对全书各篇均作赞语,帮助评论历史人物和事件,后来郭瑛注《尔雅》,对动植物亦加赞语;4最后指出赞文体制短小,应叙述简练,文辞明晰

    刘勰认为各种文体都有一定的体制特色和规格要求,不宜违背;对文体的发展变化持保守态度。颂、赞的文学性不及赋体鲜明,往往沿用四言句式,庄重而不及五言句流美;但运用简练的词句扼要叙述对象也具有一定的文采,表现出作者锤炼词句的功力

    教化风行一国的诗叫做风,风化能端正四方风俗的诗叫做雅,以雍雅的仪容禀告神灵的叫做颂。风和雅叙述人事,所以因人事有正常和变乱而兼有正和变;颂主要用于禀告神灵,所以意义一定要纯正美好。

    祝盟第十

    【题解】前面部份介绍祝辞,2说明祝辞用于向神祇祷祝,以求福佑。13在上古时代用于祈求农业的丰收;春秋以降其用途扩大,遍及群神,是为个人幸福;祝文在后代流为祭告死者的哀策、祭文,内容和诔相近。4祝辞必须诫恳朴实,不要华侈

    后面部份介绍2盟辞,是人们在结盟时向神祇发誓、表明心迹之作。13古时结会虽有口头约誓,但不立盟置辞;汉代以降始有盟辞,但像臧洪的盟辞固然意气雄迈,但实际效果并不佳,是因为彼此并不真心信任。4盟辞的要领是叙述当前危机,要求戮力同心,存亡与共。祝辞、盟辞一般都颇简质而不重文采,贵在内心无愧,由祝辞衍化出来的哀策文、祭文更具有文学性。

    铭箴第十一

    【题解】第一段讲铭,2指出铭是刻在器物上的韵语,用以鉴戒,也用以记述德泽功绩;13铭起源于上古,在春秋和两汉颇为发展,对班固、张叔、蔡邑、张载诸人的铭文尤为赞美。第二段

    讲箴,2指出箴用以箴戒过失,犹如针石之攻疾防患;13它盛行于夏、商、西周,春秋战国时中衰,至汉代复兴,魏晋作者不绝,其中以扬雄写得最好。第三段指出铭、箴两体相近,但因铭兼有褒赞内容,因而风格又应有所不同:4箴须确切,铭贵弘润。至于题材须核以辨,文辞须简而深,这是二者都应遵守的

    诔碑第十二

    【题解】前一部分讲诔,2指出诔为陈述死者德行之文;13论列先秦至魏晋时代作家作品(潘岳)。诔文叙述死者德行,体制像传记;其辞运用韵语,又似颂;在论及死者的为人时要令人仿佛能看见他;在表示作者的哀惋时要情辞凄怆令人伤感。第二部分讲碑,2指出碑为刻在石碑上的文辞;13后代碑文用于叙述、称颂死者,赞美长于碑文的蔡邑。4碑文前边的序(散文)是传记,后边的韵语则是铭文;应当充分写出死者美好崇高的德行和功业

    哀吊第十三

    【题解】前一部分讲哀辞,2指出哀辞为对夭折者的悼伤之文;13对长于衷辞的潘岳之作备致推崇;4哀辞既是表现对夭折者的哀伤,故其内容、措辞应注意分寸,应根据思想情感而撰文,不应首先追求文辞之藻丽(其论与《情采》篇主张为情造文、反对为文造情数句相遇)。第二部分讲吊,2说明吊为因对方因性格原因遭遇灾难不幸,用言辞吊悼;13评述两汉魏晋的作家作品,对贾谊《吊屈原文》评价特高;认为4吊的写作不追求辞采,应该以事理为准绳,显扬德行、防止过失,有所分析并加以褒贬,情感悲哀而有正确的意义。

    杂文第十四

    【题解】2第一段说明对问、七、连珠三种文体分别由宋玉、枚乘、扬雄三人创始,因是乐时所为而带有诙谐性质。第二段论述对问,4指出该体发愤表志,写作上须表现出高深的情志和光艳的文采。第三段论述七,4认为这类作品应当写得艳丽而不淫滥。第四段论述连珠,4指出该体应写得义明词净,事圆音泽。第五段说明自汉代以来杂文的名目繁多,对它们可以考察其名义,分别归入有关文体。

    谐隐第十五

    【题解】2谐的文辞浅显适合世俗,大家听了都高兴发笑。《滑稽列传》意在讽谏,义旨规正;其后东方朔滑稽赋纯属游戏之辞;魏晋时代谐辞盛行,也都是嘲戏取乐之作。2隐语的特点是利用暗示、比喻等手法。先秦时代若干隐语具有兴治济身的积极作用;到汉代东方朔的隐语就全是游戏而无益规补;魏代以来以文字、品物为猜测对象的谜语盛行,背离文学远大的功能。总之谐辞隐语在文学中品级较低,犹如九流中的小说家。表现出他主张文学应为政治道德修养服务、轻视娱乐性通俗文学的观点.

    史传第十六

    【题解】2史即使,在君主身边记录事情的人,为经书中的《尚书》(记言论)《春秋》(记事件),推崇孔子修《春秋》表现功戒褒贬,称赞《左传》是史书冠冕。13第二部分论述从战国至晋代的史书沿革,其中对史记、汉书肯定较多。4史书记载王朝盛衰兴废,写一代制度演变,表现劝诫与夺之旨,必须征圣宗经;必须秉笔直书,析理居正,不可搜求奇闻异事。志怪内容多诡诞不经,又用散体写作,不受崇尚内容信实而文辞具有骈俪之美的刘勰欣赏。

    诸子第十七

    【题解】第一段指出2子书是英才们深入研究“道”且表达自己的思想的书。13第二段论述先秦子书的思想内容,先是指出战国以前的少数子书出自后人追记;接着列举孟柯、庄周至青史子等九流十家著作;魏晋子书内容流于琐碎;认为子书内容有的纯粹,有的驳杂(其区别标准大致根据儒家思想),要求读子书者取纯粹而去驳杂,对子书中的神话传说、寓言故事采取否定态度。13第三段论子书的文辞风格,先是分别列举孟荀等十八种子书的文辞特点,说明许多子书除“入道见志”外尚有其文学价值;接着列举《新语》《新书》等六种汉晋子书,指出两汉以来子书多依采前人之说,没有创造性。第四段指出4子书的特色,认为它们可以垂诸不朽,笔端饱含感情,寄托着写作《文心雕龙》企图垂名千古的怀抱。

    小说均用散文写作,从崇尚骈体文学的标准看来缺乏辞藻、对偶、声韵之美,即缺少文学性。同样是通俗性文学,用专篇评述谐辞、隐语而对魏晋南北朝小说不于齿及,主要是由于骈体文学的审美标准。

    论说第十八

    【题解】第一部分指出2论的特点是综合各种说法,精密地研究某一道理。13认为魏晋稽康、夏侯玄、王胄、何晏、郭象等人的玄学论文是发自内心的独立创见,笔锋锐利而论述精密。4认为论的道理贵在全面通达,言辞切忌支离破碎;要使心中所想与实际道理相一致,又要使言辞和心中所想紧密吻合,使论敌无机可乘。第二部分讲2“说”是口舌言辞,要让人喜悦,但过分讨人喜悦必定虚伪。13指出战国争雄时代辩士云涌,说辞亦盛;至汉代一统,辩说遂趋衰歇;说辞除口头陈说(后被史家载入史册)外,尚有书面形式的上书一类,并举出若干作者作品予以评价。末尾指出,4说辞必须做到时机有利,立意正确;要使说辞进能促成目的的达到,退也无碍于显扬自己,对公私均有效果。

    诏策第十九

    【题解】第一部分论诏策,2指出诏用于诏告臣下,策用于策封王侯。13接着论述诏策文的沿革和名篇佳作,指出汉武帝,东汉明、章二帝,魏文帝,东晋明帝引用才学之士从事写作,因而多佳作;4由于内容和所施对象不同,有的辞气温润,有的辞气威严,应该根据情况变通处理。第二部分简述戒敕、教两种与诏策接近的文体,它们都是上对下之文,但不限于帝王对臣下,也有长官对僚属、百姓,父对子等。诏策一类文章体现帝王对臣下的教训和威严,4不但注意内容要切合对象,还要注意文辞的适度、渊雅,以显示朝廷掌管诏令者的深厚学养。

    檄移第二十

    【题解】第一部分讲檄文,2指出檄是军事行动中宣告敌方罪行的文章。13其源颇早,但到战国时始用檄名;列举隗嚣、陈琳、钟会、桓温等的散文加以称道。4檄文叙述我方美善清明,列举敌方苛刻暴虐;指陈天意,审明人事,对比强弱,衡量权势,用以往有征验的事来预告成败,用过去己发生的事作为借鉴,事实明白道理清楚,气势旺盛言辞决断。第二部分讲移,2移是晓谕对方使之从命的文章,除军中用于非敌对的对方外,还可广泛用于非军事活动方面,故有武移、文移之分。13文中举了司马相如、刘散、陆机的移文加以肯定。4移文的体制和写作要求大致同于檄文。

    封禅第二十一

    【题解】第一段讲封禅的性质,指出2它是帝王宣示德化的活动。13第二段讲有关封禅文字的沿革和重要作家作品,指出古代帝王黄帝、虞舜等均有巡视大山的事迹;秦始皇、汉武帝、东汉

    光武帝等登泰山巡封均有铭功的石刻文;司马相如《封禅文》铺陈汉朝功德;扬雄、班固模仿司马相如写《剧秦美新论》《典引》都是佳作;之后邯郸淳《受命述》、曹植《魏德论》文辞软弱迂缓缺乏光彩。第三段讲封禅文的写作要求,4认为应当写得

    内容光明正大,文辞刚健有力;封禅文在着重铺叙方面和辞赋相近(司马相如等三人都长于辞赋),但辞赋文辞偏长于华艳。

    章表第二十二

    【题解】第一段结合起源说明章、表的名义、性质;2臣下给帝王的上书历代有各种名称,汉代以后通行章、奏、表、议四体(奏、议两体在以下篇章中论述),章用以谢思,表用以陈情。13第二段论述汉魏晋各代擅长章表(主要是表)的作者和著名篇章,称赞孔融气扬采飞,曹植律调辞清,庚亮文雅。第三段论章、表的体制和写作要求,指出4章应写得明白体要,扼要而不疏略,明白而不肤浅;表应写得义雅文清,用雅正的文义发扬其明朗的风格;最后郑重指出言辞和情意要一致,在文辞的繁约、华实方面处理适当。

    奏启第二十三

    【题解】第一段讲奏,又可分两小段。前一小段讲一般的奏,2指出奏是臣下向帝王进言的文体,汉代以来又称上疏;13在论述汉魏晋的代表作品时西汉举例最多;之后论奏的体制和写作要求,4指出奏的体制应以明白允当忠厚诚实为根本,以明辨分析疏畅通达为首要条件。后一小段专门论述弹劫之奏,2指出其特点是严明法纪肃清国政;13列举若干汉、晋作品后强调认为应以礼义为准绳,做到理正辞严而不应吹毛求疵、随便谩骂;4应使说理有法则,行文有轨范,采取法家的裁断,使用儒家的文采,不畏强暴有权势之人,使正气流注于笔端的精神。第二段论述启,2指出它介于奏、表两体之间;4写作时要注意做到严谨合于规范,使音调节奏短促,行文分明扼要,轻快清朗,有文采但不过分。2第三段附述进言、封事、便直三种文体,它们都是奏的支流。

    议对第二十四

    【题解】第一段讲议体的名义、性质、历史和作家悖品,2指出议是应帝王的咨询,臣僚议论朝廷政务的文章。1其起源颇早,至汉代始有驳议之名,3之后列举汉、魏、晋各代的著名作品,并认为后汉应邵、西晋傅咸最长此体。第二段讲议的体制和写作要求,4指出写作议体必须熟悉议论的对象,要写得义显辞正,表达要辨洁、明核;如果不了解政务徒然驰骋巧辩讲究文辞,那便是舍本逐末。第三段讲对策的性质和作者作品,2指出对策是针对朝廷提出的政务问题而陈述自己看法的文章;还有一种叫射策,是就自己探取的试题陈述意见。1对策、射策始于汉代,3列举两汉晁错等五家作品作为典范。第四段讲对策、射策的体制和写作要求,4指出它们不像驳议那样参加争辩,而是正面阐明为政之道;内容须深于政术时务,权衡时势,匡救世俗,写得志足言文。

    书记第二十五

    【题解】第一部分讲书记,2书记即书札、书信。1它于春秋时代开始流行,3列举两汉魏晋的名家名作。4之后指出写作书札要做到条贯畅达、随心任意,优裕宽舒、怡悦情怀,文辞显明从

    。在论述一般朋友间往来的书札之后,又介绍了2臣僚对上级官吏的书信,有奏记、笺记等名称,3更列举若干名家佳作(以笺记为主)。4最后指明笺记的体制和写作要求,应当像表那样恭敬但不畏惧,像书那样简易但不傲慢无礼,用清美来展示才能,用文采来修饰作品。第二部分认为书记范围广大,许多表示心意的应用文都可包纳。从用途说可分六类(总领黎庶、医历星筮、申宪述兵、朝市征信、百官询事、万民达志);从文体说可分二十四种(谱籍簿录,方术占式,律令法制,符契券疏,关刺解牒,状列辞谚);3分别简单介绍了各体的名义、性质,偶举一二例子说明。4最后指出写作时应注意精要,它们是各级政府的公文和社会上流行的应用文

    ⭐⭐神思第二十六

    【题解】全篇可分三段。第一段先是说明人们在进行创作思维活动时思路异常开阔,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头脑中仿佛展示了自然界鲜明生动的形象,并考虑如何运用美妙的词句来加以表现。接着指出为了保证构思顺利和富有效果,必须保持虚静的心理状态,头脑清醒,精神贯注;同时须注意积学、酌理等四方面的素养,做好平时的准备。再次指出由于构思不顺利,写下的成果比原来的良好设想相差很远,因而强调构思时必须保证精神的从容舒畅

    第二段结合前代名家的创作情况说明,由于人的才性不同,文思迟速差别很大;但不管迟速均须注意平时的训练。还强调平时须博学多见,积累材料,下笔时就不致感到贫乏;写作时要善于剪裁,使文章主旨分明,避免头绪纷繁,阐明博见与贯一的辩证关系。

    第三段说明由于临文情况复杂多端,有时会出现文不逮意的现象,这还得靠多多琢磨加工。接着指出构思中某些微妙的纤旨曲致,难以用言语表达(这当是受到魏晋玄学中“言不尽意”论的影响);但又认为掌握了至精技术的人(如轮扁)虽然不能说清楚道理,但通过长期的实践还是能把纤旨曲致表现出来

    本篇对创作构思广阔丰富的特点作了具体生动的说明,并指出为了使构思富有效果,须注意平时要有良好的积累和学养,写作时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和精神的从容不迫,文章内容要主旨分明,要重视日常的写作锻炼和实践

    构思的妙处,在于使精神与外物交游。精神存在于胸臆之中,情志意气统辖着它的活动关键;外物依靠耳目来感受,语言掌管着它的表达枢纽。枢纽畅通,外物的形貌便能刻画无遗;关键阻塞,精神的活跃便会消失。因此酝酿文思贵在内心虚静摆脱杂念。疏通心中的阻碍,洗涤净化精神。像储藏珍宝一样积累学问,斟

    文章在构思时,精神活动的范围非常广阔。所以静静地凝神思索,思绪可以上接千年;悄悄地改变了表情,视线好像己通向了万里之外。吟咏之时,似乎发出了珠圆玉润般的声音;眉目之前,仿佛舒卷着风云变幻的景色:这些都是构思的结果吧。所以构思的妙处,在于使精神与外物交游。精神存在于胸臆之中,情志意气统辖着它的活动关键;外物依靠耳目来感受,语言掌管着它的表达枢纽。枢纽畅通,外物的形貌便能刻画无遗;关键阻塞,精神的活跃便会消失。因此酝酿文思贵在内心虚静摆脱杂念。疏通心中的阻碍,洗涤净化精神。像储藏珍宝一样积累学问,斟酌事理以丰富才情,研读群书以求透彻理解,从容玩味他人作品以寻绎文辞。然后使深得妙理的心灵按照写作的规则审定绳墨;让见解独到的匠心依据意象中的形象进行创作。这是写文章的首要方法,谋篇布局的重大端绪。

    当他提笔时,在遣辞行文前,才气倍盛,等到文章写成,效果却仅及预想的一半,什么原因呢?这是因为:凭空运意,容易显得奇妙,而语言是实实在在的,就难以工巧了。因此,文意来自于构思,语言又受文意支配。三者紧密结合,就能天衣无缝,疏远了就会相去千里。

    文思敏捷的人,心里掌握着创作的要领,反应灵敏,无须反复考虑便能当机立断;而构思迟缓的人,情思繁富,而思路多歧,几经疑惑才看清楚,深思熟虑才下决断。所以临文构思会有两种毛病:思路不畅的人苦于情思贫乏,滥用辞采的人伤于杂乱。如此说来,见闻广博是馈赠给贫乏者的粮食,主旨一贯则是拯救杂乱

    ⭐体性第二十七

    【题解】本篇论述文章体貌风格和作家情性、个性的关系。全篇可分三段。第一段首先指出文章是作者内部思想感情的表现。接着说明由于作者的才能、气质、学问、习尚不同,所作文章风格也就不同;作者的才、气属于先天的情性,学、习属于后天的陶染;作品在辞理、风趣等方面的不同分别和作者的才、气、学、习有关。之后又指出作品风格八种;对典雅一体最为推重,因为它取法儒经,堪为典范;对新奇、轻靡二体加以贬抑,因为它们是南朝以来不良文风的表现;八种风格可分为四组,每组两体风貌正相对立,形成系统的作家风格论。

    第二段列举汉、魏、晋时代贾谊、司马相如等十二位大家,其鲜明的文章风格又和各自的情性相关,是他们才气的自然流露。魏晋南北朝时代才性论流行,认为各人禀受宇宙间不同的清气或浊气才形成不同的气质才性;本篇所谓“才力居中,肇自血气”,“吐纳英华,莫非情性”也正是这种观点的表现。

    第三段说明除先天禀赋的才气外,后天的学习也应注意。学习重在初化,因此少年时就应首先学习雅正的体制,根基正了自能融会贯通。作者应结合具体情况,选择某一风格来确定自己的学习方向;应根据自己天性所长加以锻炼,使才能得以充分发展。在才性、学习两方面,固然更强调先天的才性,但也重视后天的学习。

    一是典雅,二是远奥,三是精约,四是显附,五是繁缛,六是壮丽,七是新奇,八是轻靡。典雅的,取法于经典,是步武儒家的;远奥的,文采深隐曲折,是研治玄学的;精约的,文字审核,辞句简约,剖析精细入微;显附的,文辞直率,意义畅达,切合于理,令人满意;繁缛的,比喻广博文采浓重,光彩鲜明,铺展

    内心有情感活动就形成为语言,道理阐发出来就表现为文章,这是情理由隐到显、由内在到外现的过程。然而才能有平庸和杰出,气质有刚强和柔弱,学问有浅薄和深厚,习尚有雅正和淫靡,这些都是由先天的情性所铸造、后天的熏陶所形成的,因此在作家笔下,在文学园里,作品千殊万别,如流云之变幻无穷,似波海之翻滚不定。

    一是典雅,二是远奥,三是精约,四是显附,五是繁缛,六是壮丽,七是新奇,八是轻靡典雅的,取法于经典,是步武儒家的;远奥的,文采深隐曲折,是研治玄学的;精约的,文字审核,辞句简约,剖析精细入微;显附的,文辞直率,意义畅达,切合于理,令人满意;繁缛的,比喻广博文采浓重,光彩鲜明,铺展繁密;壮丽的,议论高超,论断宏大,文采鲜明而突出;新奇的,舍古趋新,旨趣险僻而怪异轻靡的,文辞浮华,内容空虚,轻浮不实而迎合世俗。所以典雅和新奇相反,远奥和显附不同,繁缛和精约相异,壮丽与轻靡有别

    贾谊才智过人、意气风发,所以文辞洁净而风格清新;司马相如狂傲夸诞,所以情理夸张而辞采扬厉;扬雄性情沉静,所以内容含蓄而意味深长;刘向坦率平易,所以意趣明白而事例广博;班固典雅精深,所以论断精密而思虑细致;张衡博学通达,所以考虑周详而文藻绵密;王粲争强好胜,所以锋芒毕露而才气果断;

    作者内含的才干,来自先天的气质禀赋。气质充实情志,情志决定语言,文采的吸纳和表现,无不和作者的情性有关。贾谊才智过人、意气风发,所以文辞洁净而风格清新司马相如狂傲夸诞,所以情理夸张而辞采扬厉扬雄性情沉静,所以内容含蓄而意味深长刘向坦率平易,所以意趣明白而事例广博班固典雅精深,所以论断精密而思虑细致张衡博学通达,所以考虑周详而文藻绵密王粲争强好胜,所以锋芒毕露而才气果断刘桢性情狭隘,所以言辞壮烈而情思惊人阮籍洒脱不拘,所以风格超逸而情调悠远稽康俊伟豪侠,所以情致高超而辞采峻烈潘岳轻浮敏捷,所以辞锋显露而音韵流畅陆机矜持庄重,所以文情繁富而辞义含蓄

    ⭐风骨第二十八

    【题解】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论风骨的涵义和作用。指出风的特点是清、显,即文风鲜明爽朗,它是作者意气骏爽的表现;骨的特点是运用端直、精要的语言,指作品文辞刚健精练,它是作品语言的骨干。指出风骨优良的作品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即“化感”);司马相如《大人赋》清明爽朗,是为风清;潘岛《册魏公九锡文》刻意模仿《尚书》质朴,笔力刚健精要,是为骨峻。末后强调一味追求繁富的辞采会伤害风骨

    第二段先是说明风骨(主要指风)和气的密切关系,举曹主、刘祯的议论,认为作家禀具不同气质,就表现为文章的不同气貌或风貌。接着认为作文应气骨(即风骨)与文采兼备,犹如凤凰既有能高翔的骨力又有文采美丽的毛羽。

    第三段锻炼风骨的途径方法。指出应首先取法经书,旁及子书、史书,从旧规中获得风骨,然后再运用新意奇辞。风骨与典雅、远奥,典雅、清丽等概念同属风格范畴,但典雅、清丽(体性)等是指某一作家或某种文体的风格特征,而风骨则是对于许多作家和文体提出的普遍性要求。本篇强调文章要有明朗刚健的优良文风是针对南朝文风的弊端而发:南朝许多诗赋和各类骈文主要沿袭楚辞、汉赋,片面追求华辞丽藻;因而大力提倡风骨,主张向具有风骨的经、子、史书取法学习,树立文章的骨干以挽救时弊;在提倡风骨时也要求兼顾文采,这与奇正兼顾、华实并重(辨骚)的宗旨相通。本篇首次对文学风骨论进行较系统的理论概括,成为全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变第二十九

    【题解】本篇论述作文须掌握变化通畅不停滞的道理方能持久。全篇可分为四段。第一段指出文章有两个方面,一是有常之体,指诗赋书记各种体裁和特定的体制规格要求,这些要求是具有恒久性的,必须效法古人(“敷理以举统”)。另一方面是文辞气力(气力即气骨、风骨),指文辞运用的华美和质朴刚健情况,没有规定程式,应当随时变化创新(自〈情采〉至〈指瑕〉十一篇)。

    第二段先是评论历代文风,指出后代文风总是趋向华美。商周以前之文偏质朴,以后之文偏艳丽新奇,而商周之文“五经”最具有规范性。批评当时文人作文学习刘宋文章而忽略汉代篇章(刘向、扬雄的散文),必须矫正魏晋以来刘宋文风,取法经典,使作品不偏于质或文而兼有雅正、新奇(过于新奇则流俗)的风貌,这就是懂得通变。这种观点也是《风骨》篇“风骨要与文采相结合”的看法。强调质文兼备,奇正结合,宗法经典,随时通变,是贯穿《文心雕龙》的基本思想

    第三段列举汉代枚乘等五位名家的辞赋例句,指出他们在夸张声貌方面用意相沿袭,但辞句有变化,用以说明文辞气力方面的通变。

    第四段说写作文章首先要抓大体纲领(各体文章的体制和基本规格),再根据表现情志的需要来敷设文采。即先抓有常之体,再抓无方之数,内容和第一段相呼应。

    黄帝时的“断竹”之歌,质朴至极。唐尧时的“在营”之歌,比黄帝时有发展;虞舜时唱的《卿云歌》,又比唐尧时有文采。夏朝的“雕墙”之歌,文采盛于虞舜时代;商朝周朝的诗篇,又比夏朝华丽。至于就叙写情志、讲述时事而言,它们的道理是一致的。到楚国的骚体,以周朝作品为规矩法式;汉代的赋颂,模仿

    因此,以往九个朝代的歌咏,情志的表达都合于创作的法则。黄帝时的“断竹”之歌,质朴至极。唐尧时的“在营”之歌,比黄帝时有发展;虞舜时唱的《卿云歌》,又比唐尧时有文采。夏朝的“雕墙”之歌,文采盛于虞舜时代;商朝周朝的诗篇,又比夏朝华丽。至于就叙写情志、讲述时事而言,它们的道理是一致的。到楚国的骚体,以周朝作品为规矩法式;汉代的赋颂,模仿楚国的作品;魏代的篇章,仰慕效法汉代的作品;晋代的创作,取法追随魏代的文采。大致说来,黄帝和唐尧时的作品淳厚而质补,虞舜和夏朝的作品质朴而明析,商朝和周朝作品华丽而典雅,楚国和汉朝作品铺张而艳丽,魏晋时代的作品浅近而绮靡,宋初的作品新奇而不正。从质朴到新奇不正,时代越近越乏味。这是什么原因呢?是竞相趋新而忽略了学习古人,致使文章的风力气势趋于衰徽。如今才华出众的文士,用心学习写作,但多数忽略汉代作品,而学习宋人的文集。虽然古今作品都阅读,但偏向于学习近代作品而疏远了古代作品。青色从蓝草中提炼出来,赤色从茜草中提炼出来,虽然颜色胜过了原来的草色,但再也不能有所变化了。桓谭说:“我看新进的华丽作品,华美但无所取,等到看了刘向、扬雄的文章,往往总有得益。”

    ⭐定势第二十

    【题解】本篇论述文章体裁与风格的关系;势,此处指作品的风貌或风格。《体性》篇研讨风格形成的主观因素,本篇所论属于风格形成的客观因素。本篇可分四段。第一段说明作者依据所要表现的思想情感选择体裁,再依据体裁确定态势。各种文体犹如飞箭、湾流、圆形、方形,具有直、回、转、安等各种态势,以此说明体裁和风格的密切关系。

    第二段先是处理风格多样性与一致性的关系,指出通透文章之道的作者应当能够驾驭多种态势,奇正刚柔,随机应变,不应执着于某一风格而排斥其他;但是在一篇作品中必须保持风格的一致性,雅郑杂糅是不好的。后面归纳章、表、奏、议等二十来种文体,分为六类指出各自基本风格特征,比曹丕《典论·论文》的八种(四类)、陆机《文赋》十种风格更加完整和系统化。

    第三段列举前人有关文势的意见并有所评论。先引桓谭、曹植说明由于爱好习尚的不同,各人对文章的态势有所偏爱。次引刘桢,认为文势有刚有柔,不必强调“壮言慷慨”。最后引陆云之说,肯定他先迷而后能从善。

    第四段对近代(刘宋与南齐前期)追求奇诡的文风提出批评。讹势是指逐奇失正的不良风格(《通变》“宋初地而新”),其主要表现形式是颠倒词句(鲍照《石帆铭》“君子彼想”,正言当是“想彼君子”)。作文应“执正驭奇”,反对“逐奇失正”,这一观点与《辨骚》奇正相参,华实并茂息息相通,是贯穿全书的重要观点。

    “章、表、奏、议,要以典雅为标准;献、颂、歌、诗,要以清丽为表率;符、檄、书、移,应以明确决断为法式;史、论、序、注,应学习核实精要;箴、铭、碑、诔,体制规格在于弘大精深;连珠、七辞,应该追求巧妙艳丽。”

    ⭐⭐情采第三十一

    【题解】本篇论述作者情志和作品文采(即辞采)的关系;作者情志表现为作品的思想内容,故本篇实际即是论述作品内容与形式的关系问题。全篇可分三段。

    第一段说明自然界许多事物都有文采,文章也必然有文采;引用《孝经》、庄子、韩非的言论证明文章自然重视藻饰绮丽。接着指出必须遵循正道驾驭文采;文辞是为表现情志服务的,具有良好的情志方能写出好作品。

    第二段指出在创作上有两种不同的倾向:一种是为情造文,以诗三百篇为例,作者心积忧愤,自然要把真情实感加以吟咏倾吐,其作品特点是要约而写真另一种是为文造情,楚汉以来的不少辞赋作者没有忧愤的情思,只是追求夸张的描写,其作品特点是淫丽而烦滥。慨叹后代作者弃风雅而师辞赋,结果表现真情的作品日益稀少,片面追求文采的作品盛行(与《宗经》“楚艳汉侈,流弊不还”相通)。他认为当时浮诡说新的文风是沿辞赋刻意追求辞藻发展而来的。

    第三段再指出辞采是为了表现道理、心情,即作者的思想感情;心定理正,再适当运用辞藻方能写出好文章。《体性》《风骨》《通变》《定势》四篇就文章通篇体势风貌论述;《声律》以至《指瑕》九篇均研讨用词造句问题,重点更在辞格的运用(“采”)。刘勰重视辞采,但又认为片面追求辞采就会导致近代以来流行的浮诡文风;因此在逐篇研讨辞采要素之前先行阐明情志与辞采的关系,使学习文章者有正确的方向。

    从前《诗经》作者的诗篇,是为抒发情志而创作;后代辞赋作者的辞赋,是为作文而虚造感情。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国风》、大小《雅》的产生,是作者情志思绪积聚了忧愤,于是把情感歌咏出来,用以讽刺在上者,这就是为抒发情志而创作;那些辞赋作者,心中没有郁结的忧思,只是随意运用夸张手法,沽名钓

    从前《诗经》作者的诗篇,是为抒发情志而创作;后代辞赋作者的辞赋,是为作文而虚造感情。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国风》、大小《雅》的产生,是作者情志思绪积聚了忧愤,于是把情感歌咏出来,用以讽刺在上者,这就是为抒发情志而创作;那些辞赋作者,心中没有郁结的忧思,只是随意运用夸张手法,沽名钓誉,这就是为作文而虚造感情。所以为抒情而创作的就精要简约而情感真实,只为作文而写作的便过于华丽而繁芜失实。……所以有的人热衷于高官厚禄,却空泛地歌咏隐居,心中为俗务所纠缠,却虚伪地说起了世外情趣。内心没有真实的感情,所说的便和实际完全相反了。桃树李树虽不说话下面自会被人踩出路来,那是因为桃树李树有味美的果实;男子种兰花而不芳香,那是因为没有与之相应的性情。

    镕裁第三十二

    【题解】本篇论述镕情理、载文采,讲谋篇之道。全篇可分五段。第一段指出镕是镕铸所要表现的情理,要做到纲领昭畅,避免一意两出裁是裁剪浮词避免一义两出第二段说明作文大致分为两大步骤,先是要抓好三准:即根据所要表现的情理来安排通篇的体制规格,根据所要表现的事物来选择有关的材料,运用精要的语言来树立文辞的骨干然后在此基础上斟酌运用文采,做到首尾圆合,条理分明。第三段说明在运用文采、研讨字句时,由于作者性分不同,文辞有繁有略;应做到略而意不缺少,繁而辞不重复第四段就繁略评论前代文士,指出谢艾、王济行文繁略得体,批评陆机运辞过繁。第五段小结全篇,说明一定要善于镕裁才能使文章情理周到而不繁琐,

    酝酿一篇佳作,先要提出三个准则:首先,要根据情理来安排体制;其次,要根据表现的事物来选取有关的材料;最后,要运用精要的语言来树立文骨。然后再运用文采、铺陈内容,决定取舍调节行文。经过绳墨的规范之后,文章就像好的木材得到了砍削加工,所以能首尾圆满吻合,条理分明有序。

    句子如有可删,足见得文辞运用还很粗疏;文字如果不能再省略,才知文辞推敲的严密。精当的议论、扼要的语言,是极简练的风格;活跃的思路、纷繁的字句,是极繁富的风格。要说繁富与简练,是由作者的个性爱好决定的。……思路丰富的善于铺陈,才思谨严的善于删削。善于删削的字句删去后意思不减,善于铺

    声律第三十三

    【题解】全篇可分三段。第一段说明文章的声律本于人的语言声音有高下疾徐之不同,是自然产生的;但要认识其道理并使所作文章声韵和谐合律,却是不容易的。第二段提出运用声律的原则和方法,指出声调有飞声、沉声之区分(飞声、沉声与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中浮声、切响相当,大约飞声、浮声指平声,沉声、切响指上、去、入三声,即后世所谓仄声)。认为飞声、沉声要间隔运用以取得声调的变化与和谐;又指出如果一句中运用不相连的双声字、叠韵字(即沈约八病中的傍纽、大韵、小韵三种病)就会造成声律的不和谐;异音相从,即指飞声、沉声要间隔运用,双声字、叠韵字不得隔字运用,这样才能取得声调和谐。可见刘舰论声律,虽未明确提出四声、八病等名称,但他对沈约所提倡的声律说实际是赞同的。对声病的规律还不认识,所以“选和至难”,一般诗文的押韵为大家所熟悉,所以“作韵甚易”。这一段讲永明声律说的要义,是全篇重点所在。第三段联系前代文人的作品和议论讨论声律,认为曹植、潘岳的作品譬如宫商大和,声调随处和谐,陆机、左思的作品则有时乖离;又认为《诗经》音韵清切,属于正声,楚辞和陆机作品夹杂楚地方言,音韵就多错乱。最后指出要使文辞切合声韵须有辨别声律的洞察能力,谨慎安排。

    章句第三十四

    【题解】本篇论述章、句的安排。全篇可分四段。第一段先是说明章句的意义和字、句、章、篇四者的相互关系。接着指出安排章句须注意妥善处理,做到“外文绪交,内义昨;主”,前后之间内容贯注文辞照应。第二段讲每句的字数,说明文章以运用四言句、六言句为多,有时运用三言句、五言句加以调节。至于诗、颂等诗歌体,则二言、三言以至六言、七言句均有,但以四言为正体。认为一般文章多用四言、六言句,反映了当时四六体骈文流行的实际情况;而五言诗盛行且在诗坛已成主流,刘勰仍以四言为正体则表现出他最推重《诗经》体式的保守观点第三段论诗赋等韵文的变换韵脚,说明前代作家有的勤于换韵,有的不然;认为换韵太快或百句不迁都不妥善第四段讲语助字或虚字,在说明诗赋中常用的“兮”字之后,又列举十二字,指出它们分别用于句首、句中、句尾,虽无意义但在组合句子方面起了切实的作用。《镕裁》篇从全篇着眼论谋篇之道,本篇论安排章句,《丽辞》以下诸篇着重研讨用字造句。各篇在安排上是根据论述对象由大及小

    安排情理要有一定的地方,放置言辞须有一定的位置;安排情理于一定的地方叫做章,放置言辞于一定的位置叫做句。所以章就是明白;句就是界限。将言辞区分界限,就是把字联起来分成不同的句子;把情理说明白,就是总括各句意思形成一个整体:章和句的范围虽不同,但相互关联却像四通八达的道路。人们的写

    安排情理要有一定的地方,放置言辞须有一定的位置;安排情理于一定的地方叫做章,放置言辞于一定的位置叫做句。所以章就是明白;句就是界限。将言辞区分界限,就是把字联起来分成不同的句子;把情理说明白,就是总括各句意思形成一个整体:章和句的范围虽不同,但相互关联却像四通八达的道路。人们的写作,通过文字构成句子,积累句子组成章节,集合章节便成了整篇。全篇的光影鲜明,是由于各章没有毛病;每章的明白细密,是由于各句没有缺点;每句写得清丽,是由于文字没有讹乱:犹如摇动树根树梢也跟着一起颤动,知道了最基本的道理,其他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夫、惟、盖、故等,是句首的发语词;之、而、于、以等,是早就用于句中的字;乎、哉、矣、也等,也是句尾常用的。”

    丽辞第三十五

    【题解】丽辞即骈俪、对偶的词句。本篇论述丽辞在文章中的运用问题。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先是说明宇宙万物的肢体都是成双作对,故文辞也必然有对偶。接着指出《尚书》中已出现对偶语句;至于《易传》中的《文言》《系辞》、《诗经》中的篇章、春秋时列国大夫的外交辞令当中骈俪之辞就更多;至汉代扬雄、司马相如等著名赋家崇尚骈俪,作品中丽辞的成份和艺术性就更加强;以后魏晋作家也十分讲究丽辞的运用。总的说明先秦是丽辞的始发阶段,两汉、魏晋是丽辞的昌盛阶段第二段提出丽辞可分为言对、事对、反对、正对四种,有难易优劣之区别;又指出言对、事对中各有反对、正对之分。第三段指出丽辞运用中的弊病,有辞意重出、两事优劣不均、用事孤立等。最后指出,运用丽辞贵有奇气异采,如果都是平庸的词句则必然使人生厌。

    魏晋南北朝时代文人大量运用丽辞,骈体文学非常发达。刘勰是骈文的拥护者,其《文心雕龙》全书即用工致的骄文写成。本篇十分强调丽辞产生、运用的必然性,认为作文用丽辞犹如动物肢体成双作对,把人工的修辞技巧和自然生成的形体等量齐观,可谓比拟不伦。先秦古籍中的确已有不少对偶、排比语句,但它们在全篇中大抵只占少数,是散文(古文)中的骈俪因素;至汉魏两晋南北朝时代已是文人刻意追求骈偶,这时作品中的奇句乃是少数。本篇虽然说明了两个历史时期丽辞运用在程度上的变化,但没有指出由散文到骄文,文体在性质上已有很大变化

    “只用对偶的语言说出心中所想,言对之所以较易;用典要验证一个人的学问,事对之所以较难。以一幽囚一显达的事例说明志趣相同,反对之所以为优;以同样贵为天子的事例表述共有心思,正对之所以为劣。”

    因此言对之可称为美的,贵在遣词精巧;事对首先要考虑的,务求用事恰当。如果两事相对,好坏却不均衡对称,那就好比驾车时良马在左,劣马在右。如果所用之事有时只有单独的一件,没有其它事与之相配,那就像夔只有一脚,只好跳跃着行走。如果既无奇特的对偶,又无卓异的文采,平平庸庸的对偶,则会使读

    比兴第三十六

    【题解】本篇研讨比喻、起兴两种修辞手段。赋、比、兴原是《诗经》的三种写作手法,诗歌、辞赋等韵文运用比兴为多。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说明比、兴的特点和区别,指出比写得明显,兴则隐约第二段结合先秦两汉作品论起兴,先举例说《诗经》的兴和比;接着说屈原作品“讽兼比兴”;最后批评汉代赋家大量运用比喻,讽刺的传统丧失了,兴的手法也就消失。刘勰认为起兴以小喻大,含义更为深远,所以对汉代辞赋兴义销亡的现象表示不满。第三段联系宋玉和汉魏西晋的作家作品论比喻。说明比类颇多,有喻于声、方于貌、拟于心、譬于事等等区别。指出诗赋多用比喻,描写事物具体细致,给读者印象深刻;但它们缺乏讽刺,是习小而弃大(刘勰论诗赋注重讽刺内容,以使文学有利于政教)。比、兴两种方法可用于讽刺,也可用于颂美,本篇偏于强调讽刺;刘勰深受儒家“温柔敦厚”诗教的影响,对兴法委婉地讽谕更为欣赏。

    比,就是比附;兴,就是兴起。比附事理,就是以切合所写事理的类似事物为比喻来说明;兴起情感,就是因微小之物触发情思,托以取义。比是因积蓄忧愤而提出指责,兴是用委婉比喻以寄托讽意。

    夸饰第三十七

    【题解】本篇论述夸张手法。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说明运用夸张手法能使被陈说的事物更加真实生动,因而古来文辞中经常出现夸张,接着举《诗经》《尚书》作证。第二段说明宋玉、景差的辞赋盛用夸张,汉代司马相如、扬雄等人的辞赋循此发展,形成虚诡浮滥之风,违背事理;但他们在描写山海宫殿等雄壮事物方面运用夸张,具有动人的魅力;后来文人循其轨迹,用夸张成功地描绘种种情状,起到了发蕴飞滞、披鼜骇聋的艺术效果。第三段指出运用夸张应抓住要领,不要过分而违背事理;应向《诗经》《尚书〉学习而克服司马相如、扬雄辞赋的诡滥作风。

    振翅高举而想要奋力飞翔,奔走腾跃而羞于小步慢行。文辞如果涉及繁盛,那么春天的鲜花也无法形容它的鲜艳;言辞如果讲到枯萎,那么寒峰的荒谷也不足以形成它的凋零。谈到欢乐文字也含着欢笑,说到悲伤声音又带着哭泣。夸张确实可以显示隐微、疏通阻滞,使瞎子睁眼、聋子惊声。

    至于像描写山海的气势形貌,表现宫殿的规模形势,或者险峻高耸,或者光耀辉煌,写得光彩闪耀就像将要燃烧,声势形象岌岌可危像要飞动。这些无不用夸大来表现形状,借增饰来显示奇异。因此后世有才气的作者,都助长这种风气、凭借这种声势,振翅高举而想要奋力飞翔,奔走腾跃而羞于小步慢行。文辞如果涉及繁盛,那么春天的鲜花也无法形容它的鲜艳;言辞如果讲到枯萎,那么寒峰的荒谷也不足以形成它的凋零。谈到欢乐文字也含着欢笑,说到悲伤声音又带着哭泣。夸张确实可以显示隐微、疏通阻滞,使瞎子睁眼、聋子惊声

    事类第三十八

    【题解】本篇论述用典问题事类指古人传下来的言论、事迹,可以作为行文时的引用材料。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说明事类的作用是用前言往事表情达意、援古证今。接着说《周易》《尚书》已引用成辞人事以明理证义;至西汉末扬雄等人多用故实;到东汉崔驷、班固等作家博采经史事类,文章写得华实并茂,成为后人的范式。第二段先是说明文章和才学的关系,认为写作文章须依赖先天的才力和后天的学问,虽强调才力为根本但对读书求知也十分重视;又指出平时阅读掌握的事类要广博,行文时选择运用则要注意简约、精确、核实,较好地处理了积蓄准备和临文应用的关系。末尾又指出事类应放在文章的合适位置,使之充分发挥作用。第三段举例说明用典的谬误,虽曹植、陆机等名家亦在所不免,劝告人们要小心处理。

    东汉魏晋南北朝时代骈体文学发展昌盛,这时期的文人也日益重视用典;还出现不少类书分类纂集前言往事,以便作者的翻检采用;用典和骈偶、声律、辞藻同样成为骈体文学的重要修辞手段和艺术技巧;直至唐宋古文运动开展,骈文趋衰,作文用典之风亦有所减弱。用典过多易使文辞冗杂晦昧,缺少明朗刚健的风骨,其在诗歌则易形成“繁采寡情”(《情采》)之弊。本篇指摘用典谬误之例,没有批评用典过多之弊,表明作者在这方面有所偏爱

    文章需要学问,才力在于天资。才力发自本性,学问从外部获得,有的学问渊博而才力欠缺,有的才力很强而学问贫乏。学问贫乏的人,用典使事证明文义显得困难;才力欠缺的人,驱遣文辞表情达意显得费力:这是内在才力和外在学间的区别。因此构思创作,心意谋求用文笔表达时,才力是主要的,学问起辅助作用

    练字第三十九

    【题解】本篇论述文字的选择运用。所谓练字,不是指结合意义来选用词语,而是从字的形状着眼,从视觉上区别其美恶。全篇可分四段。第一段先是说明文字的起源、作用、先秦至汉代字体的变化。之后说明前汉文人识字多,有的还是语言文字学家,故文章用字丰富深奥;后汉以来,文人不重视文字之学,文章用字日趋寻常简易。末尾指出,世间常用、人所共晓的字习惯上就认为易,反之则认为难。第二段说明《尔雅》《苍颉》是两部重要小学书,前者重释义,后者包罗奇文,重形体,作文者对两书均应重视。接着指出字形繁简有美丑之区别,作文必须重视字形第三段说明作文选字,必须注意四点:避诡异,省联边,权重出,调单复第四段说明古书上有一些文字由于音近形近等原因形成别字,后代文人好奇而引用这些别字作文,那是不规范的。汉字是单音节文字,又采用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诉诸视觉意识的手段来构造字形,因此字的形貌因素在文字方面显得较为突出。骈文讲究文字对称、匀整,对字形美观的要求也高。

    第一要避免诡异,第二要减少联边,第三要权衡重出,第四要协调单复。诡异,就是字体奇特怪异;联边,就是偏旁相同的字连用。重出,就是同一字重复出现。单复,就是字形笔画的多和少。

    第一要避免诡异,第二要减少联边,第三要权衡重出,第四要协调单复。诡异,就是字体奇特怪异;联边,就是偏旁相同的字连用。描摹山川形貌的作品,古今都用联边字,但用于一般的文章,就不大协调而成了毛病,如果无法避免,可以连用三个偏旁相同的字,连用三个以上,那就成字书了;重出,就是同一字重复出现。《诗经》《楚辞》根据情况而适当运用重复字,但近代写作却忌讳同字重复,如果两个字都是必要的,那么宁可重复;单复,就是字形笔画的多和少。笔画少的字积累成句,那就显得稀疏而字行不美观;笔画多的字堆积成文,那就显得暗黑而全篇无光;善于斟酌用字的,交错搭配笔画简单和复杂的字,这样就能错落有致、连贯如珠了。

    隐秀第四十

    【题解】本篇原文残缺。自“而阑表方圆”句以下,“朔风动秋草”句以前,尚有四百来字系出明人伪托,这里不取。本篇论述含蓄和警策两种表现技巧。现存残文可分前后两段。前段说明隐和秀是使文章焕发光采的两种表现手段隐的特点是要有文字以外的意思,意在言外的含蓄的表现手法。秀是篇中秀拔警策、在全篇中显得卓绝不伦的语句后段说明秀句在前人作品中并不多见,是创作灵感勃发的表现。后面指出文章的晦塞虽深奥而不是隐,文词的雕削表面虽美巧而不是秀。隐、秀应当做到自然而然,“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隐和秀不像骄偶、比喻、夸张、用典是一般文学作品都具有的,在修辞和表现技巧方面属于更高级的手段,后代文学(特别是诗歌)对隐、秀也颇重视。

    有的以隐晦为深,虽然深奥却不是含蓄;有的事刻意雕琢来求得工巧,虽然美好但非警策。所以自然而然地合于美妙,就如草木的鲜花光采闪耀;有意修饰而获得的华美,就像丝织品染上红绿色彩。红绿色彩染在丝织品上,色泽深而繁富鲜艳;鲜花闪耀于草木之上,色彩浅而光采明亮。含蓄的篇章之所以照耀文坛,警

    指瑕第四十一

    【题解】本篇指摘文章的瑕疵毛病。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先是说文章影响颇大,下笔要慎重。接着指出古来能文之士作文常有瑕病,举出曹植、潘岳等人的文章在内容、运用词谱上的不当,它们是:比尊于微,不重孝道,称卑如尊,比拟过分第二段先是指责晋宋以来文人用字随便,违反本义;之后又指出近代辞人喜用比语、反音,这是人们猜忌心理的一种表现。第三段指出前人注释文字中的谬误,举出薛综注《西京赋》于中黄伯等古代勇士应劭释《周礼》“匹马”之名称,均不明真相。

    养气第四十二

    【题解】本篇论述作文时应保养好精神,使思路畅通。全篇可分三段。第一段说明作文的构思和运用言辞表达都是精神的作用,所以要注意保养精神,做到从容不迫;如果钻研过份神疲气衰,效果就不佳。之后指出上古文章比较质朴,随作者胸臆自然流露,所以古人作文显得余裕;战国以后文章竭力追求文辞新奇,所以后人作文显得紧张忙碌第二段说明一个人的才分有限,而精神活动的范围却无边无际,如果过分用心和追求文辞之美便会精气内销,神志外伤。第三段先是说明作文是为抒发郁滞,故应从容不迫,适应时机,而不直损伤精神和志气;接着指出人们写作时的思绪有时顺利畅通,有时迟钝阻塞,这都是精神在起作用;因此要注意调养,使心境清和,志气顺畅;当心烦意乱时,即应停止构思和写作,用逍遥谈笑来消除疲劳

    本篇论养气是从生理方面论述的,其主旨在说明人当精神良好时才能把文章写好,因此作文必须注意保持平和虚静的心境。在中国古代文论中还有一种从思想道德修养方面立论的养气说。《孟子·公孙丑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是指重视仁义道德修养而得来的思想品德上的正气——孟子认为一个人有了浩然之气就能分辨别人言辞的真伪善恶。后来韩愈把孟子的知言养气说发展为立言养气说,认为配合仁义道德的养气工夫做好了就会写出好文章,所谓“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者皆直”(《答李现书》)。宋、元、明、清不少文人均承袭发挥其说,这种主张与本篇所谓养气同名异实,应当加以区别。

    附会第四十三

    【题解】本篇论述谋篇的原则和方法。附会意为连缀聚合,这里是指把内容、文辞方面的种种材料连缀聚合起来形成一个整篇。本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先是说明附会是通过结构剪裁缝合形成整篇作品。接着借人体为喻,“以情志为神明”四句,正确地阐述了作品思想内容和文辞形式的关系:“要以自己的情志作为作品的精神,以所写的事义作为作品的骨髓,以辞句的文采作为作品的肌肤,以文字的音韵声律作为作品的声气;然后留意文字的藻饰,追求音韵的谐和,选用合适的,去掉不妥的,做到恰到好处:这是为文构思不变的方法。”之后说明附会辞义要抓住纲领,使诸多的义理言辞材料得到妥贴安排,做到全篇完整统一,而无倒置纷乱之病;要注意全局,不要因追求局部细小的偏善之巧而忽略全篇的完美。第二段申述抓住纲领的重要性。指出文章一定着眼全局,使全篇统绪不离中心,避免纷乱之病;并以驷牡驾车为喻,认为善于附会者如同高明的驭者那样抓住马缰绳,能把驷马的力量统一起来第三段先是说明善不善于附会的效果判然不同,并举前人写作事例作证;之后指出文章的结尾很重要,结尾不好,文章就缺乏余味,所以要注意做到首尾呼应,使通篇生色。

    总术第四十四

    【题解】本篇论述掌握作文之术的重要性。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文笔问题。先是说明文章区分文笔,始于近代(指晋宋)。接着引颜延年的意见而予以批驳,颜氏认为经书质朴少文,只能称为言,解释经书的传记文辞比较详瞻婉曲,始得称笔;刘勰认为经书也有文采,口头语才叫言,不能用言、笔来区分经、传。刘勰对把文章区分为有韵之文、无韵之笔两大类还是赞成的。第二段先是提到陆机《文赋》,认为它泛泛而论,对一些基本问题谈论不够。接着指出有些作者写得好,有些作者却存在毛病,所以一定要注意掌握作文之术。本段中把“研术”和“练辞”对举,术就是指文章的大体、大要、纲领(体制和基本规格要求,在《明诗》以下二十篇“敷理以举统”部分有阐述),陆机《文赋》恰在这方面缺乏论述。又本段中说明善于作文之人有精者、博者、辩者、奥者,与《征圣》篇所说圣人之言具有简言、博文、明理、隐义四大优点意思呼应,也反映文必宗经的一贯主张。第三段通过比喻再次说明执术的重要性,认为掌握了术犹如善于弈棋的人有一定的方法,可以顺应时宜抓住机会,每个步骤都不背离正道;不像赌胜负靠侥幸取胜。后面又指出要注意把全篇弥缝组合得好,不要因个别局部处理不当而致全文解体

    自《神思》至《总术》十九篇打通各种文体,泛论写作方法。《神思》至《镕裁》七篇研讨构思、篇章体制风格等全局性的问题;《声律》至《指瑕》七篇研讨遣词造句等具体问题;最后再结以《附会》《总术》两篇提醒人们在重视文辞的同时,更要注意通篇的完整和大体

    今人常说,文章有文和笔两种,认为无韵的是笔,有韵的是文。文是用以补充和修饰语言的……颜延之认为:笔这种文体,是有文采的言;经典是言而不是笔,传记是笔而不是言。……我认为:说出口的是言,写下来的是笔,讲述恒久不变之道的是经典,阐述经典的是传。经传的体裁,已不是言而是笔,笔将语言记录

    ⭐时序第四十五

    【题解】本篇依据时间先后次序论述历代文学的发展。全篇可分为七段。第一段指出各时代的文风有时偏于质朴,有时偏于文华。接着评述唐、虞、夏、商、周五代文学,与周合为一段。以下六段,分别评述西汉、东汉、魏、晋、宋、齐文学。在评述时注意指陈各代文学的风貌特色及其形成的历史原因,颇多精辟之见。如说屈原、宋玉辞赋的文采光艳,是出自当时诸子游说著书、纵横驰骋的风气;西汉文风主要接受楚辞影响;东汉儒学隆盛,文风趋于华实并重;汉末魏初社会动荡,文人情志深沉、擅长写作,文风概括简要、气势旺盛;曹魏后期玄学抬头,作品风格浮浅轻梭;西晋文风崇尚艳丽,至东晋则玄学昌盛,作品辞意显得平和,出语必称老庄。于宋齐两代文学有所回避,故仅作笼统赞美而不予具体评价。篇中“故知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二句,扼要地指出文学的盛衰变化和时代、社会有着紧密的联系。篇中所述对文学发生影响的时代社会因素大致有以下三点:一是政治兴衰和社会治乱,如论周代诗歌、汉末建安文学;二是学术思想情况,如论曹魏后期文学、东晋文学;三是君主的提倡,如论西汉武帝提倡文学、曹操父子礼遇文人等。《明诗》至《书记》二十篇中的原始以表末、选文以定篇两部分带有分体文学史性质;本篇概述各时期文学发展大势,属文学通史性质。二者合起来,比较全面系统地表现了刘勰对上古至南朝历代文学的评价。

    到周文王时功德盛大,《周南》的诗歌便勤劳而无怨言;周太王的教化淳厚,《风》的诗歌就欢乐而不过分。幽王、厉王昏乱,《板》《荡》之诗就蕴含愤怒,平王时周室衰微,《黍离》诗就有了哀伤的情调。所以可知歌谣的内容和风格,是随着时代政治的变化而变化的,犹如风行水上,水面便会兴起波澜。春秋以后

    到周文王时功德盛大,《周南》的诗歌便勤劳而无怨言;周太王的教化淳厚,《风》的诗歌就欢乐而不过分。幽王、厉王昏乱,《板》《荡》之诗就蕴含愤怒,平王时周室衰微,《黍离》诗就有了哀伤的情调。所以可知歌谣的内容和风格,是随着时代政治的变化而变化的,犹如风行水上,水面便会兴起波澜。春秋以后,列国争雄,儒家的六经便被埋没,诸子百家如暴风骤起。在这个时期,韩国、魏国崇尚武力征伐,燕国、赵国任用权谋诈术,所谓五种蛀虫、六类虱子,在秦国的法令中被严格禁止,只有齐、楚两国,还有些文化学术。齐国在大路旁为学者修建高门大宅,楚国扩建了兰台宫,孟轲作为贵宾住在齐国的宾馆中,荀况做了楚国的兰陵令,所以齐国的稷下扬起了清新的学风,楚国的兰陵形成了美好的习俗,邹衍因喜欢谈天说地而驰营当代,驺奭以善于雕镂文采而天下扬名,屈原的作品可与日月争光,宋玉的文采体现于风云的描写。

    观看这个时期的作品,都非常喜欢激昂慷慨,实在由于经历了长期的动乱离散,风教衰微、时俗哀怨,作家们都情志深沉、擅长写作,所以写得概括简要、气势旺盛。

    物色第四十六

    【题解】本篇论述文学与自然景物的关系,因景物具有各种各样的色彩,故名物色。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说明一年四季气候景物各有不同,人们的感情也随之变化,并以文辞表现出来第二段概述先秦汉代写景词语的发展,先是说《诗经》作者仔细观察物象,精心运用文辞加以表现,举例证明它们以简约的词语充分地表现丰富的物色;到《离骚》等楚辞作品写景词语趋向繁复;至司马相如等汉赋家更喜欢一连描写山水景物,形成扬雄所说“辞人之赋丽以淫”的状况。之后又指出,运用黄、白等表示颜色的字也应偶一出现,否则就“繁而不珍”。第三段先是说明晋束以来山水写景文学发达,写景细致逼真;接着指出《诗经》楚辞写景抓住要害,后来作者应吸取经验。总之,睹物兴情要有从容不迫的心境,表现物色要以少总多,才能写出情意新颖、余味无穷的佳作;古来文人在这方面懂得会通变化的就能成功。最后指出山水风景是启发文思的府库,并以屈原作品作证,要人们对此予以重视。

    魏晋南北朝时代山水写景文学逐步发达,作品、理论批评方面都有成就。篇中赞美《诗经》写景“以少总多,情貌无遗”,奉为极则;认为汉魏以来写景篇章“丽淫繁句”,而对其描写的细致生动方面则肯定不足。《时序》与本篇是姊妹篇。

    四季有不同的景物,不同的景物有不同的形貌;人的情志随景物变化,文辞则因情志而抒发。一片落叶尚且能引发感触,昆虫鸣声也足以打动人心,何况是清风明月的夜晚,旭日春林的早晨呢。

    因此《诗经》的作者为外物所感,便无穷尽地联想到类似的事物;在万象纷呈中流连忘返,对目及耳闻沉思吟味。描写气韵,刻画形貌,既要与外在景物相一致;描绘色彩,模拟声响,也要在内心反复权衡斟酌。所以用“灼灼”来形容桃花的鲜艳,用“依依”来尽现杨柳的形态,“杲杲”是太阳出来的样子,“漉漉”模拟大雪纷飞的形状,“喈喈”模仿黄鹏宛睹的叫声,“喓喓”模仿草虫幽幽的鸣叫。“皖日”、“嘒星”,是分别用一字来充分表现事物的特性;“参差”、“沃若”,是连用两字来形容景物的形象:都是用极少的文字来总括丰富的内容,使景物的情状形貌毕现无遗

    才略第四十七

    【题解】本篇论述历代重要作家的才能。全篇可分为五段。第一段评述虞、夏、商、周时代的作家,把“辞令华采”作为衡量作家成就的主要标准;段中对商周时代《尚书》《诗经》仅作简述,因为其中许多作品作者不明;举一些春秋时代列国外交活动言辞为例子,因其富有文采;战国除诸子、楚辞外,也举若干游说、上书的例。第二段评述两汉作家,对三十多位作者作扼要精当的评论;末尾指出西汉后期和东汉作者作文喜欢称引古书,与西汉前中期不同。两汉诗歌以无名氏《古诗》最为杰出,《明诗》篇有很高评价,但本篇所评述的作家都有名姓,只能舍而不论。第三段评述曹魏文学。先是指出从全面看,曹丕诗文有其长处,不比曹植差许多,表现出不随世俗浮沉的见解。之后评述十多位作家也多精当之论。第四段评述两晋二十多位作家。评魏诗不称曹操,晋诗不称陶潜,是其局限。南朝骈体文人普遍重视文采翰藻,曹操、陶潜之诗文采不足,当时评价不高,钟嶸《诗品》置曹操于下品,陶潜中品。末尾以刘宋作家世近,不作具体评述。第五段发表感想。指出西汉元封年间、汉末建安年间,由于汉武帝、曹操父子招纳文人,形成“崇文之盛世”而为后人所企羡。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君王的爱好提倡成为权威性的政治力量,给文人提供驰骋才能的出路和条件,成为文学繁荣的重要因素。

    魏文帝曹丕的文才,美盛而清丽,过去的评论贬低他,说比起曹植来相距千里。然而曹植文思敏捷才气俊秀,诗歌绮丽章表出众,曹丕思虑周详笔力迟缓,所以抢先争胜不占优势;但他的乐府诗清新激越,《典论》辨析扼要;看到两人各有短长,也就不会有无知的评论了。只是时俗世情的褒贬,往往人云亦云地雷同,

    ⭐知音第四十八

    【题解】本篇论述文学鉴赏和批评。知音原指对音乐艺术的深入认识和理解,本篇用以指对文章的深入认识和理解。全篇可分为三段。第一段说明要做到知音是困难的。段中列举汉魏事例,指出人们存在着贵古贱今、崇己抑人、信伪迷真等缺点,对文章不能进行正确的评价。之后又说明人们在形器方面对麟凤与磨雉,珠玉与砾石也产生过误谬,何况情况复杂的文章。第二段先是说明文章作品风貌各异,人们由于性格兴趣不同往往喜爱某一类作品而摒弃其他。接着指出为避免偏好,必须圆照,即进行全面的观察和认识;为此必须博观大量作品,了解它们复杂多变的种种形态,排除个人偏见,才能取得公正合理的评价。以上着重从态度立论。第三段着重谈鉴赏、批评的方法。先是指出要理解作品先要从六个方面观察:1 位体指构置通篇体制(《明诗》至《书记》“敷理以举统”部分);2 置辞指如何运用辞采(《丽辞》《比兴》《夸饰》《练字》);3 通变指对古代作品的因革情况(《通变》);4 奇正指文章风貌的奇与正(《辨骚》《定势》);5 事义指运用成语典故的状况(《事类》);6 宫商声韵是否和谐协调(《声律》)。以上六项概括文章艺术形式的重要方面,其中体制、辞采是两大主要方面,通变、奇正兼及体制、辞采,事义、宫商可归入辞采(广义的)。在进行鉴赏、批评时应首先注意这6方面的表现,判断优劣,进而考察情志。段中接着说作者为情所动然后发而为文辞,读者由阅读文辞进而了解作者的情志,这句话概括了作者、读者和作品的关系。作者通过位体、置辞等表现其才华,读者则通过它们考察作品艺术的优劣并进而理解其思想内容。后面指出只要人们能够博览作品,全面观照,就能做到心地澄明,认识清楚,作出公正合理的评价,成为文学领域中的知音。

    作品数量众多,质朴和华丽的风貌各异,欣赏、评论的人太多各有偏爱,很少有大、能全面完备地做出评价。性情慷慨的人听到激昂的声调就击节叹赏,性情含蓄的人看见深密的作品就手舞足蹈,浮华聪慧的人看到绮丽的文章会怦然心动,爱好新奇的人听到奇异的言辞会鼓舞振奋。合于自己爱好的便称赏讽诵,不合欣赏口味的就摒弃不取,各人都持一种片面的见解,去衡量变化万端的文章。这真是“向东而望,见不到西面的墙”了。大凡弹奏过上千个曲子然后才能通晓音乐,观察过上千把宝剑然后才能识别兵器所以全面观察和认识的方法,务必先要广泛阅读。看过高大的山岳,才知道土冈的矮小;汲取过沧海之水,更加明白田间小沟的浅窄评价高低不存任何私心,憎爱态度不带一点偏见,然后才能像天平那样公平说理,像镜子那样明察文辞。

    因此要审视作品的文辞情理,首先要从六个方面观察:一要看通篇体制的安排,二要看辞采的运用,三要看对前人作品的因袭和变革,四要看作品风貌是奇是正,五要看事类成语的引用,六要看语言的音律。……文章作者为情所动然后发而为文辞,文章的读者由阅读文辞进而了解作者的情志,沿着外在形式风貌去探究内在的情志,这样即使是幽深的思想内容也定能显露出来。世代久远的作者,不能看见他们的面貌,但观察他们的作品往往就能了解他们的内心(文如其人,还是文章宁复见为人?)。未必是前人的作品太深奥,只怕自己的识鉴太浅陋。弹琴的人心中想着山水,其情便在琴声中表现了出来,何况将心思形诸笔端,其中的情理如何隐藏得了?所以读者用心去理解文章的情理,就如用眼睛去观察物形,只要眼睛明亮,物形便无不分明,只要读者心思敏慧,文章的情理就无不明白。然而辨别不清的世俗鉴赏者,往往不接受深刻的作品而赞赏浅薄之作,这就是庄周要讥笑浅俗的《折杨》大受欢迎,宋玉要伤叹高雅的《白雪》无人欣赏的原因了。……只要对作品的理解深入、鉴赏精微,阅读时就必然产生由衷的欢快,就像春天登台能使众人欢乐,音乐和美食可让过客止步。听说兰花是国中最香的花,喜爱的人佩在身上更如芬芳;文章著作也是国中最美的花,玩赏体味才知其无比美好

    程器第四十九

    【题解】本篇论述士人的品德和才能问题。程,计量考核。器,才能,这里兼指士人的器局品德和才能。全篇可分为四段。第一段开头指出衡量士人应从器用(军国办事才能)和文采(文学才能)两方面考察。接着说近代文人因为务华弃实,在品德、行为方面常多疵病,因而招致评论者的讥议。第二段先是列举汉、魏、晋三代的十多位著名文人的瑕累,接着指出不但文人,古来将相大臣有种种瑕累者也不可胜数,但由于他们名位崇高,受到的讥评就减少(别人也有道德品质缺陷并不能反驳“文人无行说”,顶多只能说明人都有道德品质缺陷,而文人在这当中并不例外,可能没有从前人们所说的格外恶劣罢了);再则文人品行良好的像屈原、贾谊等人也不在少数,批评了过去文人无行说的片面性。第三段先是承接上文,指出文人因职位卑下而瑕病易受讥谐,是客观条件造成的;接着认为士人担任官职后应注意实际事务,像司马相如、扬雄那样有文才而缺少实际办事能力的人政治地位升不高,而像庚亮、孙武等人能文能武,所以成为将相大臣。第四段认为文士应当培养优良的品质和政治军事才能,有事时能担负起国家的重任,不得志时能写出有价值的著作以垂名后世。

    本篇上半篇着重谈文士的品行批评文人无行论的片面性,显示出敢于向传统偏见挑战的勇气。下半篇着重谈士人的政治出路,认为士人首先应当在政治军事上有所建树,并强调文学应为军国服务(《序志》曰:“唯文章之用,实经典枝条,五礼资之以成……军国所以昭明”)。这又表现了重政治轻文学的保守看法。魏晋南北朝时代抒情写景作品盛行,创作普遍重视语言形式之美文学的自觉性、独立性有所加强,刘勰的见解的确保守;不过在中国古代长期封建社会中士人的命运经常和从政联系在一起,为了在事业、生活上获得优越条件总是企求攀登政治上的高位,在言论上也常是首先强调政治,把文学放在次要甚至附庸地位。唐代裴行俭有关士人当“先器识后文艺”的话简括地表述了这种看法——它比较普遍地存在于古代士人的头脑中,只是表现的程度有轻有重。

    “大略地观察一下文人们的毛病:司马相如诱拐卓文君为妻又接受贿赂,扬雄贪酒并缺乏政治远见,冯衍品行不端,杜笃向人请托不知满足,班固诬陷窦宪而作威作福,马融巴结梁冀而贪污受贿,孔融高傲任诞遭到诛杀,祢衡狂放愚憨导致杀戳,王粲轻挑浮躁争强好胜,陈琳行事草率粗疏,丁仪求贷贪得无厌,路粹为保俸禄而不顾廉耻,潘岳伪造祷文陷害愍怀太子,陆机依附权贵贾谧、郭彰,傅玄强硬狭隘谩骂尚书,孙楚刚愎难处与军府争讼,所有这些,都是文人的毛病过失。”

    序志第五十

    【题解】本篇是全书的自序,介绍写作动机、基本原则态度、全书主要内容、结构安排(中国在唐以前的著作,序言大抵置于全书末尾)。全篇可分为五段。第一段先是解释《文心雕龙》书名,指出它的意思是仔细地研讨写作文章之道。之后说明人为万物之灵但生命短促,如想垂名不朽则要依赖立言著作第二段先是说自己非常仰幕大圣孔子,原想注释经书,但过去注家已多精深之作,于此难有突出成就;想到文章由经书派生出来,对国家的政治军事产生积极作用,而当时许多文人片面追求新奇和丽藻致使文章的基本体制和规格要求(这在全书中是非常强调的大体、大要、纲领之要)被破坏。之后称引《尚书·毕命》,认为文风应当体要、核要;称引《论语·为政》,结合《征圣》篇称引《易·系辞下》辨物正言,认为文风应当规正、雅正。提倡核要、雅正的文风,反对淫滥荒谬的文风,是刘勰写作本书的指导思想。第三段评论汉魏以来的文论,列举曹丕、曹植等六家著作,认为各有优缺点,都不免见识狭小;又指出桓谭、刘桢等也偶有论述,但均未能寻根索源(都没有依据经书)。第四段扼要介绍全书的主要内容和结构安排。先是指出《原道》等五篇是说明作文之枢纽(总原则);其次说明《明诗》以下二十篇,分文、笔两大类论述各体文章,各篇内容分为“原始以表末”等四项,其中“敷理以举统”指陈各体文章的体制和规格要求,与前五篇并称为纲要。于下半部先是提到《情采》《神思》《体性》《风骨》《定势》《附会》《通变》《声律》《练字》等篇,打通各种文体,研讨文章的构思、风格、篇章字句等;接着提到《时序》《才略》《知音》《程器》四篇,就文学与时代、历代作家、文学批评、作家才德等进行研讨。从指导写作的立场讲,上半部指明作文枢纽与各体文章的体制和规格要求,是为纲领;下半部较多篇研讨用词造句,内容显得更具体细致,故称为毛目第五段说明要写成一部书评论许多作家作品是困难的。自己的见解与前此有同有异,均非出于苟且,而是经过仔细考虑,力求做到全面妥贴的。

    宇宙无穷无尽,贤人层出不穷,能够超越常人的,无非是智慧而已。岁月不断流逝,人的心智不会长久存在,要使声名传播、业绩留传,只有靠著述写作了。人的形貌取象于天地,性情受之于五行,耳目好比是日月,声气就像是风雷,人超出于万物之上,已经很灵异了。然而人的形体如同草木那样脆弱,可是名声能比

    应玚的《文质论》,陆机的《文赋》,挚虞的《文章流别论》,李充的《翰林论》,部分别看到了某些局部,很少有从大处着眼全面论述的;他们有的褒贬当代作家,有的品评前代作品,有的一般性地举出雅或俗的旨趣,有的概括举出文章的意旨。曹丕的《典论争》,细密但不完备;曹植的书信,善辩但有失允当;应玚的论说,有华采却嫌粗略,陆机的赋,细巧而碎乱,《文章流别论》精湛但不切实用,《翰林论》肤浅而不得要领。另外像桓谭、刘桢等人,应贞、陆云之流,也泛泛地议论文章写作等问题,他们的话散见于各自的文章中,都未能顺着枝叶去探寻根本,沿着波澜去追溯源头。不阐述圣人和经书的教导,对后人研讨文章是没有益处的。

    《文心雕龙》的写作,以道为根本,以圣人为师,宗法经书,酌取纬书的辞采,学习楚辞的变化创新。文章的关键,也莫过于此了。至于论述有韵之文和无韵之文,按照文体分门别类,追溯它的起源以说明流变,解释文体的名称并揭示含义,选出各体文章的代表作加以评定,陈述写作的道理且举出各文体的体制和规格要求,本书上篇写作的纲领已经明确了。至于分析情理和辞采,加以概括,理清条理,阐述了“神思”、“体性”的问题,阐明了“风骨”、“定势”的问题,包举了“附会”、“通变”等问题,研讨了“声律”、“练字”等具体问题,在《时序》中论述文章与时代的兴废,《才略》中褒贬历代作家,《知音》中寄托惆怅之情,《程器》中发出不平的感慨,《序志》中抒写远大的抱负,并用以驾驭各篇,本书下篇写作的各种眉目也就清楚了。

    2020-10-10 00:32:56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