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笔记(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 书名: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 作者: [古希腊] 荷马
  • 页数: 644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3
  •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首先向他攻击,那枪没有白投,击中了他的肩膀,枪尖割断韧带,割断了胳膊,把骨头一起戳了出来,马里斯砰然倒地,黑暗蒙上了眼睛。

    奥伊琉斯的儿子埃阿斯上前活捉了陷入人丛的克勒奥布洛斯,挥剑砍向他的脖颈,一剑断送了他的性命,鲜血把整条剑刃喷热,紫色的死亡和强大的命运迅速阖上了他的眼睛。

    吕孔一剑砍中对方鬃饰盔顶,把剑柄折断,佩涅勒奥斯却砍中对方耳下的脖颈,剑刃深深砍进肉里,只剩下一层皮,他的脑袋倒挂,肢节失去了活力。

    伊多墨纽斯也用他无情的铜枪扎进埃律马斯的嘴巴,枪头笔直穿过他的大脑下部,击碎了白净的骨头,牙齿也被击掉,双眼鲜血充盈,血流从张开的嘴巴和鼻孔向外喷溢,死亡的黑云立即笼罩了他的身体。

    帕特罗克洛斯向他奔去,一枪刺中右颚,从两排牙齿间穿过,用枪杆把他挑过车沿拖出车外,如同有人坐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用钓竿和铜钩从海里拉起一条大鱼。

    接着他又用石块击中正向他扑来的埃律拉奥斯的脑袋中央,整个脑壳在沉重的头盔里分成两半,埃里拉奥斯扑倒地上,毁灭生命的死亡罩住了他。

    一个早就公正注定要死的凡人,你却想要让他免除悲惨的死亡?

    如果萨尔佩冬真令你喜爱,令你痛怜,那你就让他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倒在墨诺提奥斯之子帕特罗克洛斯的手下;等到灵魂和生命终于离他而去,你再派死亡和永久的睡眠把他的遗体送往他在辽阔的吕西亚的可爱的故土。在那里让他的亲友们为他建墓立碑,因为那些是一个死者应享受的荣尊。

    萨尔佩冬也这样伸展开倒在车马前,把牙关咬紧伸手乱抓血污的泥土。有如一只猛狮冲进蹒跚的牛群,抓住一头趾高气扬的火黄色的公牛,那牛痛苦地呻吟着被狮子用嘴撕碎;

    帕特罗克洛斯用脚踩住他的胸口,从肉里拔出那支投枪,连同胸膈膜,把他的灵魂和枪头一起拔出躯体。

    帕特罗克洛斯啊,当神明让你走向死亡,谁是你杀死的第一个,谁又是最后一个?

    他手握缰绳,锐石击中了对手的前额,石块砸进了双眉,一直陷进了骨头,两只眼珠掉落到脚边滚进尘埃里,克布里奥涅斯当即翻出精制的战车,活像一个潜水员,灵魂离开了骨骼。

    有如暴烈的东风和南风发生冲突,在山间刮得高耸的林木不停地摇晃,有高大的橡树、梣树和躯干光滑的梾树,繁茂的长枝摇曳着互相碰轧纠缠,不时传来枝干折断的阵阵巨响。

    帕特罗克洛斯啊,你的生命的极限来临,可怕的福波斯在激烈的战涡中向你走近。

    阿波罗站到他身后,向他的宽肩和后背拍击一掌,拍得他两眼鼓起直发花。福波斯·阿波罗打掉了他戴着的头盔,带饰孔的头盔喀琅琅滚到马蹄下,美丽的鬃饰立即沾满血污和尘土。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车战,学习打仗。车战的帕特罗克洛斯啊,他又第一个向你掷出长枪,但只是把你刺伤。

    可怜的人啊,高贵的阿基琉斯也未能帮助你,他自己留下差你来,也许对你这样说:‘善驭马的帕特罗克洛斯啊,你现在去把那个嗜好杀人的赫克托尔胸前的衣服染上血污,否则不要回空心船来见我。’他这样对你说,你也就没头脑地听信他。

    宙斯和阿波罗把胜利给你,让你战胜我,他们很容易这样做,剥去了我的盔甲。即使是二十个同你一样的人来攻击我,他们也会全都倒在我的投枪下。是残酷的命运和勒托之子杀害了我,然后是凡人欧福尔波斯,你只是第三个。

    你无疑也不会再活多久,强大的命运和死亡已经站在你身边,你将死在埃阿科斯的后裔、无瑕的阿基琉斯的手下。

    你们向前直扑敌人吧,或是得救,或是死亡,战争的规律就是这样。

    沉重的投枪和有力的大手使锐利的枪尖直把那顶带马鬃顶饰的头盔戳破,脑浆和鲜血顺着枪尖向外溢流。

    鲜血染红了土地,人们一个个倒下,有特洛亚人和他们的心志高傲的盟军,也有达那奥斯人,他们也有伤亡,只是少得多,因为他们始终牢记,面对死亡的降临,激战中互相救助。

    人人奋战,每个人的膝头、腿肚、双脚积满了疲乏的汗水,不断蜿蜒下滴,胳膊、眼睑挂满汗渍,为了保护捷足的阿基琉斯的伟大朋友的尸体。

    穿铜甲的阿开奥斯人中有人这样勉励说:“朋友们啊,该多耻辱,倘若我们就这样丢下尸体重新退回空心船!还不如让这片黑色土地把我们吞下,这样也远远强过让驯马的特洛亚人获得巨大荣誉,把尸体拖进伊利昂。”

    高傲的特洛亚人中也有人这样勉励:“朋友们啊,谁也不要退出战斗,即使我们注定都要在这里被戕杀。”

    战士们这样勉励,激起每个人的力量,不停地杀戮,铁般坚硬的武器的撞击声穿过空旷的太空直达黄铜色的天顶。

    有如一块墓碑屹立不动,人们把它竖在某位故世的男子或妇女的墓前,它们也这样静默地站在精美的战车前,把头低垂到地面,热泪涌出眼眶,滴到地上,悲悼自己的御者的不幸,美丽的颈部的长鬃被混浊的尘埃玷污,垂挂下来露出车轭两侧的软垫。

    为了让你们去分担不幸的人们的苦难?在大地上呼吸和爬行的所有动物,确实没有哪一种活得比人类更艰难。

    盾牌未能挡住枪头,锐利的铜尖穿过盾面,穿透腰带,穿进小腹。有如一个强壮的农人举起利斧从角后砍中牧场的耕牛,砍断筋腱,那牛猛然一跳,随即跌倒在地;阿瑞托斯也这样一跳,仰面栽倒,锐利的长枪在肚里颤动,放松了关节。

    阿基琉斯一听陷进了痛苦的黑云,他用双手抓起地上发黑的泥土,撒到自己的头上,涂抹自己的脸面,香气郁烈的袍褂被黑色的尘埃玷污。他随即倒在地上,摊开魁梧的躯体,弄脏了头发,伸出双手把它们扯乱。

    愿不睦能从神界和人间永远消失,还有愤怒,它使聪明的人陷入暴戾,它进入人们的心胸比蜂蜜还甘甜,然后却像烟雾在胸中迅速鼓起。

    但不管心中如何痛苦,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必须控制心灵。

    当初他用自己的车马送他去战斗,却没能见他活着从战场回来迎接他。

    如果有谁过分担忧自己的财富,那就请他把它们集合起来献公,让自己人享受强过让阿开奥斯人享用。

    武器的光芒照亮了天空,整个大地在青铜的辉光下欢笑,震响着隆隆脚步。

    死亡在这里赶上了你,可你却出生在古盖亚湖旁,那里有你父亲的田地,在多鱼的许洛斯河和多漩涡的赫尔摩斯河边。

    枪头穿进身体再从肚脐穿出,他大叫一声跪下,眼前一阵昏黑,用手堵住流出的肚肠栽倒地上。

    阿基琉斯其人心性并不仁慈和软,却一向暴烈顽倔,特罗斯抱膝哀求,他挥起一剑刺进可怜的特罗斯的肝部。肝脏涌出体外,鲜血浸透了衣褶,黑暗罩住了双眼,灵魂随即消逝。

    阿基琉斯又冲向穆利奥斯,一枪刺中他的耳郭,枪尖穿出另一只耳朵。

    他又用铜枪刺中丢卡利昂的臂膀,正在肘弯多条筋腱附着的地方,杜卡利昂挂着残臂在那里呆立,望着面前的死亡。阿基琉斯举剑砍断他的颈脖,脑袋和头盔一同飞起,脊髓从椎骨涌出,尸体栽倒地上。

    有如一团烈火从深邃的壑峡沿着干燥的山麓燃起,把整个山林燃着,猛烈的狂风赶着烈焰到处肆虐,阿基琉斯也这样恶煞般挥舞长枪,到处追杀,鲜血淌遍黑色的泥土。

    帕特罗克洛斯死了,他可比你强得多。

    你难道没看见我如何俊美又魁伟?我有伟大的父亲,由女神母亲生养,但死亡和强大的命运也会降临于我。

    躺在沙滩上任凭暗黑的河水拍浸。鳗鲡和鱼群围绕着他的尸体忙碌,啄食他的嫩肉,吞噬他的肝脏。

    我的可爱的河道充塞了无数尸体,我已无法让河水流往神圣的大海,尸体堵塞了去路,你还在继续诛杀。住手吧,军队的首领,这场面使我惶栗。

    有如园丁从色泽深暗的井里汲水,灌溉自己的禾苗和果园,手握鹤嘴锄,给水流开道,清除水道里各种杂污。清水顺沟流淌,冲走沟底的石砾,欢乐地歌唱着顺着缓坡迅速流下,一会儿便赶过开道人走在他前面。

    高贵之士杀人,杀死高贵之人。

    赫拉这样说,左手把女神的两只手腕一把抓住,右手扯下她肩上的弓箭,狞笑着用女神自己的武器打她的面颊,打得她不断闪躲,飞矢掉出箭壶。

    “女儿啊,乌拉诺斯的哪个后裔竟敢这样侮辱你,好像你作了什么大恶事?”头发紧束的狩猎女神这样回答说:“父亲啊,你的妻子白臂赫拉打了我,是她挑起不朽的神明间的争吵和不和。”

    年轻人在战斗中被锐利的铜器杀死,他虽已倒地,一切仍会显得很得体,他虽已死去,全身仍会显得很美丽,但一个老人若被人杀死倒在地上,白发银须,甚至腹下被狗群玷污,那形象对于可怜的凡人最为悲惨。

    他们跑过丘冈和迎风摇曳的无花果树,一直顺着城墙下面的车道奔跑,到达两道涌溢清澈水流的泉边,汹涌的斯卡曼得罗斯的两个源头。一道泉涌流热水,热气从中升起,笼罩泉边如同缭绕着烈焰的烟雾。另一道涌出的泉水即使夏季也凉得像冰雹或冷雪或者由水凝结的寒冰。紧挨着泉水是条条宽阔精美的石槽,在阿开奥斯人到来之前的和平时光,特洛亚人的妻子和他们的可爱的女儿们一向在这里洗涤她们的漂亮衣裳。

    神样的阿基琉斯向他的部队摇头示意,不许他们向赫克托尔投掷锐利的枪矢,免得有人击中得头奖,他屈居次等。

    当他们一逃一追第四次来到泉边,天父取出他的那杆黄金天秤,把两个悲惨的死亡判决放进秤盘,一个属阿基琉斯,一个属驯马的赫克托尔,他提起秤杆中央,赫克托尔一侧下倾,滑向哈得斯,阿波罗立即把他抛弃。

    如果宙斯让我获胜,把你杀死,我不会侮辱你的躯体,尽管你残忍,阿基琉斯,我只剥下你那副辉煌的铠甲,尸体交阿开奥斯人。你也要这样待我。

    我以为英雄得伊福波斯在我身边,其实他在城里,雅典娜把我蒙骗。现在死亡已距离不远就在近前,我无法逃脱,宙斯和他的射神儿子显然已这样决定,尽管他们曾那样热心地帮助过我:命运已经降临。我不能束手待毙,暗无光彩地死去,我还要大杀一场,给后代留下英名。

    我这下看清了你的本性,我曾预感不可能说服你,因为你有一颗铁样的心。不过不管你如何勇敢,也请你当心,我不要成为神明迁怒于你的根源,当帕里斯和阿波罗把你杀死在斯开埃城门前。

    “啊呀呀,这位赫克托尔现在确实显得比他把熊熊火把抛向船舶时要温和。”

    从脚踝到脚跟的筋腱割开穿进皮带,把它们系上战车,让脑袋在后面拖地。他跳上战车,举着那副辉煌的铠甲,扬鞭驱策那两匹战马如飞般捷驰。赫克托尔拖曳在后扬起一片尘烟,黑色的鬈发飘散两边,俊美的脑袋沾满厚厚的尘土,宙斯已把他交给他的敌人,在他的祖国恣意凌辱他。

    无依无靠的孤儿不会有玩耍的伙伴,他将终日垂头伤心,泪洗面颊,贫困迫使年幼的他去找父辈挚友,掇掇这人的外袍,扯扯那人的衣衫,直到引起人们的怜悯,把酒杯传给他,也只及沾沾唇沿,仍是舌燥口干。一个父母双全的孩子会把他推开,横暴地对他拳脚相加,肆意欺凌:‘快滚开,你又没有父亲在这里饮宴。’

    魁梧的普里阿摩斯进去时没有被看见;他站在阿基琉斯面前,抱住他的膝头,亲那双使他的许多儿子丧命的杀人手。

    神样的阿基琉斯,想想你的父亲,他和我一般年纪,已到达垂危的暮日,四面的居民可能折磨他,没有人保护,使他免遭祸害与毁灭。但是他听说你还活在世上,心里一定很高兴,一天天盼望能看见儿子从特洛亚回去。

    阿基琉斯,你要敬畏神明,怜悯我,想想你的父亲,我比他更是可怜,忍受了世上的凡人没有忍受过的痛苦,把杀死我的儿子们的人的手举向唇边。

    宙斯的地板上放着两只土瓶,瓶里是他赠送的礼物,一只装祸,一只装福,若是那掷雷的宙斯给人混合的命运,那人的运气就有时候好,有时候坏;如果他只给人悲惨的命运,那人便遭辱骂,凶恶的穷困迫使他在神圣的大地上流浪,既不被天神重视,也不受凡人尊敬。

    死者的亲爱的妻子和尊贵的母亲首先撕扯着头发冲向轻车,抱住他的头,一大群人环绕着她们呜咽哭泣,他们要在城门前整天放声痛哭,哀悼勇敢的赫克托尔,直到太阳西沉。

    “我的丈夫,你年纪轻轻就丧了性命,留下我在厅堂里守寡,孩子还年幼,不幸的你我所生,我想他活不到青春时期,在那时以前,特洛亚早已完全毁灭,因为你——城邦的保卫人已死去,你救过它,保卫过它的高贵的妇女和弱小的儿童。这些人很快就会坐着空心船航海,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孩儿啊,你跟着我同去做下贱的工作,在严厉的主子面前操劳,或是有阿开奥斯人抓住你的胳膊,把你从望楼上扔下去,叫你死得很惨。他这样泄愤,是因为赫克托尔曾经杀死他的弟兄、父亲或儿子,阿开奥斯人有许多是在赫克托尔手下咬地而死,你父亲在悲惨的战争中不是个善心的人。人们在全城哭泣哀悼他,可是赫克托尔,你给父母带来的是无法形容的悲伤,你给妻子留下的是非常沉重的痛苦,因为你死的时候并没有从卧榻向我伸出手来,也没有向我说一句哲言,使我日日夜夜在流泪的时候想一想。”

    “赫克托尔,孩子中我最亲爱的,你活着时,为神们所喜悦,你遭受了死亡的命运时,神们还是关心你。那捷足的阿基琉斯捉住了我的别的孩子,拿去卖到荒凉的大海那边,卖到萨摩色雷斯、英布罗斯和烟雾弥漫的利姆诺斯。在他用长刃的铜枪夺去你的生命时,他经常拖着你绕着他的被你杀死的伴侣帕特罗克洛斯的坟冢迅速奔驰,可没有把他救起来。你现在躺在厅堂里,鲜如朝露,仿佛是银弓之神阿波罗下凡来射出温和的箭,把你杀死。”

    “赫克托尔,在所有的伯叔中,你令我最喜欢,我的丈夫是那个神样的阿勒珊德罗斯,他把我带到特洛亚,但愿我早就归阴去。自从我从那里出走,离开祖国以来,已经是第二十年头,但没有从你那里听到一句恶言或骂语;如果有人——你的弟兄姐妹、穿着漂亮的弟媳,或是你的母亲在厅堂里开口斥责我,你父亲除外,他对我很温和,有如生父,你就苦口婆心,对他们再三劝说,用温和态度、温和语言阻止他们。因此我为你和我而悲叹,心里很忧伤,我在这辽阔的特洛亚再也没有别人对我很和蔼友好,人人见了我都发颤。”

    2019-09-06 10:22:08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