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理查三世》的笔记(1)

理查三世
  • 书名: 理查三世
  • 作者: 【英】威廉·莎士比亚
  • 页数: 248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6-3
  • 理查三世

    第一幕第一场

    理查 再没有呐喊的战号声——/威猛的进军曲化成了优雅的慢步舞,狰狞的战神松弛了紧皱的眉心,/再也想不起跨上披甲的战马,/叫仓皇奔逃的敌军魂飞魄散;/却应和着春情荡漾、喜滋滋的琴韵,/在美人的闺房里跳着轻快的舞步。(自惭形秽)可恨我这模样,哪儿配调情献媚/也别想去讨好镜子,自作多情,/凭我这料子,缺少情哥儿的风度,/能昂首走近婀娜款摆的仙女?/我被剥夺了五官端正的相貌,/欺人的造化把我残害得好苦!/畸形,还没有完工,还没到时候,/就把我推到了人世——只是个半成品,/瘸着腿,拐着步子,叫人看不入眼。/狗子冲着我高声叫,看不惯我的/一步一拐。这歌舞升平的世界/偏没有我打发时光的乐趣和消遣。/我只配呆看着阳光下自己的黑影,/恨自己生就这残废丑陋的身材。/既然我做不成附庸风雅的情郎,/享受那醉人的情话绵绵的好时光;/我横下心来,决定做一名坏蛋,/恨透当前那没日没夜的欢乐。

    理查 单纯老实的三哥啊,我就爱你这一点。/要不了多久,我就要送你上天去了——/要是老天爷肯接受我这份礼。

    理查 留下这世界,看我的一番作为吧。

    第一幕第二场

    安妮 活着总是有希望的吧,人人都这样。

    理查 天底下有像我这样向女人求爱的吗?/天底下有像我这样把女人弄到手的吗?/我把她弄到手,可不打算长久留着她。/怎么!我杀了她丈夫,她丈夫的父王,/她把我恨死了,我却把她征服了。……只怕我一向把自己错看了,小看了吧,/我敢说,在她眼里——虽然我自己看不到,/原来我还是好一个少有的美男子呢。/我得花笔钱,添置一架穿衣镜,/雇用一二十个裁缝,按照着时尚,/用一袭新装上下周身打扮我。/既然我如今自己看得起自己了,/那么破费些,给自己一个体面吧。……/多多借光了,好太阳,且待我买镜子,/好在镜子中,欣赏我本人的影子。

    第一幕第三场

    理查 我心直口快,不懂得奉承,/不会在人前假笑,花言巧语的,/见了人,点头哈腰,像猴子,像法国人,/却因此我被看成了万恶的敌人?/难道做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也不行?/他天生直心直肚肠,就该受那辈/花里胡哨、拍马的下三烂糟蹋吗?

    王后 我还不如去做一个农村里的女仆,/也胜过做一个荣华富贵的王后,/却必须受你气,挨你骂,给你毒牙咬!/做英国的王后,没享福,只是活受罪

    理查 要是你忘了,且让我来提醒你吧。/过去你是什么人,现在你又是谁;/而我呢,过去什么人,现在还是什么人。

    理查 要是我称王!我宁可做一名小贩,/我根本没有这念头——多妙的主意!

    寡后 怎么!我没来,你们不都在狗咬狗吗?/一个个恨不得扑向对方的咽喉;/现在,却一齐把你们的憎恨冲着我吗?

    寡后 你儿子爱德华,立为当今的王太子,/要给我的王太子爱德华抵上一命,/同样是小小的年纪死于非命!/你是个王后,我也曾是一国之后,/你荣华不到头,跟我一模样,是苦命!/愿你活得长,为子女的夭亡而号哭;/今天,我眼看你享受着我过去的尊荣,/明天,你眼看另有人夺去你的尊荣!/幸福早消逝了,你还在苟延残喘,/你受苦受难受够了,可以死了,那时你,/早丧失了为人母、为人妻、为王后的名义!

    寡后 一旦把尊贵失去了,有多么痛苦!/树大招风,大人物乃众矢之的,/他们一旦倒下来,就粉身碎骨。……血海里夺取的,叫他在血海里丧失

    第一幕第四场

    克莱伦斯 我仿佛瞥见了千百艘遇险的沉船,/大小的海鱼拿千万个溺死者来果腹;/只见海底散满着那金块,大铁锚,/成堆的珍珠,无价的宝石,贵重的首饰;/有些附在骷髅上,眼孔里不见了/原来的眼珠,却镶嵌着闪光的珍宝,/可只能向泥泞的海底“眉目”传情,/又像在嘲弄那散布在周围的白骨。

    典狱长 人世的忧患扰乱了天时的运行,/破坏了安息,把黑夜变成了早晨,/早晨转变为黑夜。帝王将相,/他们的荣耀无非是一个虚名,/用内心的骚乱换取外表的虚荣;/往往为过眼烟云的名利,饱尝了/日夜不得安宁的无穷的烦恼,/在高官显爵和走卒贱夫之间/除了那虚名,再没有什么区分。

    妈的,叫他死!我把赏金给忘了。

    杀手乙 我不跟它打交道了,它惹不起。它让你成了怕事的胆小鬼——你想偷吗?你一偷它就告发你。你再不能诅咒了,你咒天骂地,它就把你喝住了。你休想去偷隔壁乡邻的老婆,你一爬上她的床,它就来捉奸了。它呀,红着一张脸,知错认罪的小东西,可是钻进了你胸怀,它就造你的反,跟你过不去。有了它,真碍事,什么都别想干了。有一回,好运气,我捡到了一袋金子,它硬是逼着我去物归原主。谁收留了它,谁只好做穷光蛋。镇上的人,城里人,统统把它赶出了家门,都认得它其实是个害人精。谁想过舒舒坦坦的好日子,就非给它个不理睬,自拿主张不可。……要听就得听魔鬼的,说什么也别信“良心”的话,它就是缠住你不放,叫你一声声叹息个没完。

    杀手甲 没错,他是一心要救你啊,要把你救出这苦海,送你去那极乐世界呢。

    第二幕第一场

    理查 我受不了啊;巴不得好人们都爱我。

    国王 有谁为他讨过情?我一怒之下,/有谁跪下来劝谏:切不可太冲动。/谁提起手足之情、兄弟间的爱?/谁提醒我:可怜他毅然背弃了/强大的华列克,投奔我,为我效命?/谁提醒我:在吐伯雷一役,/我给对方打下马来,是他救了我,/对我说:“好大哥,活下去,做一国之王?”/谁提醒我:沙场上,我跟他一起睡,/我冻僵了,他解下自己的衣袍,/盖在我身上;他几乎什么也没穿,/赤裸裸地暴露在深夜凛冽的寒气中?……你们中哪怕气焰有多高,也一个个/在他生前,都曾仰仗过他的恩惠;/可你们没一个为他这条命来求情。

    第二幕第二场

    道塞 上天借与你的,到时候,上天要收回。

    第二幕第三场

    市民丙 天上有云了,聪明人赶紧披外套;/一大片叶子掉落了,冬天已逼近了;/太阳下山了,不消说,黑夜要降临了;/暴雨泛滥,预告着歉收的凶年。

    第三幕第一场

    他这张小嘴多厉害,多会说话啊!

    第三幕第二场

    斯坦莱 他们顶着个头颅,却眼看保不住了;/把他们斩首的,顶着王公的冠冕;/讲人格,还是顶头颅的胜过戴冠冕的

    第三幕第四场

    白金汉 凭他的和我的脸,我们是彼此认识的;/可说到我的心,他却不知道了,正像我/不知道各位的心,不知道他的心——/又正像你们各位不知道我的心。

    黑斯丁 在基督教国家中,我看再没谁像他了——/是爱,是恨,都清楚地写明在他脸上,/你只消看他的脸,就知道他的心。

    黑斯丁 谁一厢情愿,自以为获得你眷宠,/好比烂醉的水手,爬上了桅顶,/只消一打盹,就一头直冲下来,/掉进那万丈深渊似的汪洋大海。

    第三幕第五场

    理查 当初爱德华/处死过一个人,只为他说了一句话:/他要让他儿子做“王冠”的继承人——/指的其实是他的住宅——那住宅/拿王冠作标志,就这么以“王冠”称呼了。/还得表一表,爱德华的穷奢极侈——/他荒淫无度,见一个女人就玩一个,/只消他好色的眼睛,放荡的淫欲,/看中了谁——别管是市民家的闺女,/妻子,女仆,都逃不了他的糟蹋。/还有呢,有必要的时候,不妨顺便/说到我本人。告诉市民们,当初,/我母亲肚子里怀着这荒淫的爱德华,/我父亲,高贵的约克公爵,正出征法兰西;/论日期、按月份,扳着指头来推算,/这出生的孩子不该是他下的种。/就凭他那一副相貌也可以看出,/根本不像我父亲;那高贵的公爵——/这些话,要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你也知道,大人,我老娘还活着呢

    【爱德华去世,继承王位的次序应为:王太子—小太子—伊丽莎白公主—克莱伦斯公爵(三弟)—其子女;只有以上的重重“障碍”(包括克莱伦斯的“两个杂种”)都排除了,才轮到理查(四弟)登位。后来理查迫害安妮至死,计划续娶伊丽莎白公主(他的侄女)为妻,也就是为了使他登上王位,更名正言顺。】

    第三幕第六场

    文书 有哪个笨蛋/一眼看不出这里自有那巧机关?/可谁有这胆量,敢说这儿有破绽呢?/这世界糟透了,正义、公道,都不行,/那肮脏事,只心里头明白,别出声

    第三幕第七场

    白金汉 他们不吭声,/就像是不开口的木雕,有口气的石头。/只是你看我,我看你,都面如土色。……我手下几个跟班,把帽子往上抛,/十来个声音喊道:“上帝保佑理查王!”/我抓住了这冷落的几声喊,趁机说道:/“多谢了,各位好市民,各位好朋友!/这满堂欢呼,热情的喝彩,表明了/诸位深明大义,对理查的爱戴。”/我总算有了个下场,就此告退了。

    白金汉 好好一座宝岛,有谁来维护呀?/可怜它,满目疮痍,声名狼藉,/王室的血统,嫁接了卑微的贱枝,/被劣种所排挤,眼看要陷落进深渊,/从此将不见天日,湮没无闻。/一心想挽救这危机,我们恳切地/求殿下挺身而出,统治这王朝,/担负起治理这王国的重任吧——可不是/做什么护国公,代理的摄政、参政,/甚至低三下四、为他人忙碌的走卒;/而是凭嫡系,凭世代相承的血统,/你应该大权在握,统治这王国,/那才是你的名分

    理查 真不知该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呢,/还是狠狠地把你痛斥一番,/才合乎我的处境,你的身份。/要是我哑口无言,你可能会认为/我是个把话藏在肚子里的野心家;/不作声,是默默地俯就了君王的那一副/沉重的黄金牛轭——你一厢情愿地/只想把那千斤重担压在我肩上。……你这番盛情,我领受了,衷心感谢;……只恨我没出息,缺少那雄心壮志;/我一身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缺点,/我哪敢去继承大业,只配躲起来——/好比江河中的小船,哪敢去闯海,/我怎敢挺身去担当那千斤的重任,/那重重叠叠的尊荣先把我压垮了。/谢天谢地,并不需要我站出来呀——/你需要我为国家出力,可我需要/我缺少的治国的大才啊。我们的王室,/树大根深,不缺少王子王孙,/在岁月的流逝中,根苗成长了,成材了,/就是高坐在宝座上治国的栋梁。

    白金汉 哪怕你不为这国家、这庶民多着想,/也该在这腐败的、纲纪不振的时世,/不能辱没你祖先的高贵的血统,/务必由一脉相传的嫡系继承啊。……你接受也罢,不接受也罢,/你大哥的儿子,休想做英格兰的国王!/我们将另外拥立什么人登上宝座,/你王室将就此倒下,黯然无光。

    第四幕第二场

    【相继谋杀了三哥、两个王子,又把三哥的女儿玛格丽特下嫁庶人(剥夺了她王族的身份),理查认为只消把侄女伊丽莎白公主娶为妻子,王位就坐稳了,因为可以和他争夺王位继承权的最后一个障碍就此排除了。】

    理查 我已陷入了血海,血债紧接着血债来!

    我斗胆请陛下别忘了上次你曾经许给我——

    第四幕第三场

    杀手 这睡熟的小哥俩/伸出洁白的小手臂,彼此拥抱着,/他们的小嘴唇,彼此亲吻着,就像/夏日的枝头上,四朵鲜艳的红玫瑰,/一本祈祷的圣书,放在枕头边……

    第四幕第四场

    寡后 当时我称呼你,昙花一现的荣耀,/称呼你可怜的幻影,画中的王后,/无非是扮演我当初的一场春梦,/笑吟吟的开场白引出一场大悲剧,/把你高高地抬起,好重重地摔下,/生一对娇儿,好叫做母亲的一场空。/你过去的荣华呢?都成了消逝的梦境!/像一名旗手,高举起富贵的锦旗,/却成了众矢之的,又随即成泡影。/王后成了笑柄,无非在充场面。/你丈夫呢?你兄弟呢?他们都在哪儿呀?/你子女呢?你生命的欢乐呢?又在哪儿呀?/又有谁跪拜你,高呼着“王后万岁!”/卑躬屈膝地奉承你的大臣们哪儿去了?/追随你的大队人马,又在哪儿呢?/回首当初,更看清楚你一落千丈——/幸福的妻子,成了最悲惨的寡妇,/欢乐的母亲,为剩了空名而哀号,/本来是,人人都有求于你;可现在/只落得可怜巴巴地向人家去哭诉;/本来是王后,只落得拿忧伤做王冠。/从前你嘲弄我,现在却遭到我嘲弄;/人人都怕你,现在却是你怕别人了;/你向来发号施令,如今有谁听你的!/这正是天道轮回,上天的报应。/你如今只落得成了时间的俘虏,/整年整月,只苦想着过去的荣华,/对比着今朝,越发加深了你痛苦。

    王后 “苦难”的当事人雇用“辞令”做代言人,/在“欢乐”的废墟上,只有空话在回荡。/给“苦难”充当代言人,也难为了“他”,/由着他去发挥吧——说了一大堆,/也无济于事,却也好略为平一口气。

    怎么也逃不过啊:命运注定的劫难

    太后 你渴血如命,丧命时,你的血,像河流!/你生前的臭名,更遗臭万年在身后!

    记住你是谁,害苦了你自己

    【“老兄,我改变主意啦。”据“四开本”补入。“新亚登版”认为没有必要重复此句,不合理查性格。译者按,谋娶公主为妻,是理查罪恶的一生的转折点。在此之前,他的阴谋处处得逞;这以后,光景陡变,走下坡路了,理查也不再是原来镇定自如的理查了,这从方才他派遣盖茨贝,而却忘了交代任务,已让人感觉到了。】

    下次要给我带来好消息之花剌子模信使的故事

    第五幕第一场

    白金汉 明察秋毫的上帝不受我的骗,/我假意发愿心,最后都落到我头上!/我说得真动听,发了咒,果然应验了。/上天叫坏人的利剑把剑锋转过来/对准着他自己的胸膛。

    第五幕第二场

    里士满 胜利在望,像燕子般展翅飞翔,/希望,叫国王变神明,臣民如国王

    第五幕第二场

    谁没遭受过打击呢?免不了啊。

    理查 今夜我不想吃饭。给我拿纸笔来。我的头盔这么戴是不是好一些?我全副铁甲都放好在营帐里了吗?……给我来一碗酒。比不得往常,我缺少了那一股劲儿,心里沉甸甸的。

    【阴魂出现,至此可以推算理查先后谋害了亨利六世、太子爱德华、克莱伦斯、利佛斯,格雷,沃恩三勋爵、黑斯丁勋爵、伍德维尔王后的大小两个儿子、亨利六世王太子的寡妻安妮、白金汉公爵、斯坦莱的儿子乔治(未遂)】

    理查 我怕什么呀?怕自己吗?周围没人啊。理查可是爱理查呀!——那是说,我只有我。有凶手在身边吗?没有啊——有的,我就是呀!——那么快逃吧。怎么,逃避我自己吗?这自有缘故啊——只怕我向自己讨命呀。这是什么话!自己向自己讨命?唉,我爱我自己呀。干吗爱自己呢?为了我有好处给自己?不,唉,我其实是恨死我自己呀——只为我一手干下了可恨的罪行!我是个恶棍——呸,胡说,我不是!蠢货,你该自捧自呀!蠢货,别自夸了。我这颗良心,它伸出一千条舌头,每一条舌头都搬出了动听的理由,条条理由都控诉我这个恶棍:背信弃义——罪大恶极的背信弃义;谋害人命——丧尽天良的谋害人命;罪孽深重——大大小小的罪孽齐全了;一齐拥上了公堂,一声声高呼:“罪孽!”我绝望呀!有哪个是爱我的?没有!我今天死去了,又有哪一个来哭我呢?干吗要来哭我呀?我问我自己——自己都看不出有什么好怜悯自己的。我恍惚觉得死在我手中的冤魂,都进入了我的营帐,一个个冤魂口口声声说:明天要向理查报仇!

    拉克厉夫啊,我好害怕,好害怕啊!

    里士满 在血滩里往上爬,血淋淋地登上了王位。/他得寸进尺,越占有,野心越膨胀。/他只知道利用人,你为他出了力,他随即杀了你。/这是用金箔衬托的一块卑劣的假宝石;/他篡夺了、玷污了英格兰的宝座给自己增光;/他一心一意只知道跟上帝为敌。

    理查 “良心”是挂在懦夫嘴边的一句话,/抬出这词儿,就为了吓退那强者。/我们威武的兵力是我们的“良心”,/我们的刀枪是法律。奋勇前进吧!/冲上去吧,管什么生和死,把性命豁出去!/进不了天堂,就手拉手,一起下地狱!……/纵使有一天我们被征服,也该是男子汉征服了我们;/决不能是那些布列塔尼的杂种。

    第五幕第四场

    理查 我这条命早孤注一掷了,宁可让命运的骰子来决定我生死。照我看,战场上出现了六个里士满吧——一天里我杀死了五个,偏漏掉了他!一匹马!一匹马!拿我的王国换匹马!

    【“他每一个谋算、每一步行动、每一个思想活动,都要向观众交底交心。这交流型的独白和哈姆莱特的封闭型的独白有很大的不同。丹麦王子的独白是一种出声的思维活动,偶然给我们听到了,他的心声把观众引进了他的内心世界的深处;理查三世的独白在很多场合都是面对着台下的观众,仿佛台上台下在进行思想交流,让观众和发展中的戏剧情节始终保持紧密联系。这个冷酷的没有人性的魔王因之给自己增添了几分人情味。在观众的眼里,他既是卑视众生、践踏众生、在政治舞台上表现为独来独往的超人;同时又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在一个激烈的权力斗争的肮脏世界里被膨胀的政治野心驱使着的狂人而已。”】

    【考证:历史上真实的理查三世】

    “并非奇丑无比,也不是畸形人。他勇敢善战,治理英国北方领土颇有政绩,得到当地居民的称颂。爱德华四世病危,指定理查为护国公,显然认为他是可以托付国家大事、信得过的人。他称王以后,曾通过一系列有利于人民的促进贸易、改革财政的法令。当然,他并不是没有人格上的污点,在政局动荡时(白金汉公爵举兵叛乱),很可能是他指使人谋杀被软禁在古堡的两位王子。但比起中世纪一系列英国统治者,他说不上是品德最败坏的一个。……亨利七世登位,建立起都铎新王朝后,理查三世这位被推翻的金雀花旧王朝的末代君王,他的名声,他的形象,出于政治上的需要,被大大地丑化了。……莎士比亚正是包围在都铎王朝的这一“历史观”的浓厚气氛中——也可说是润浸于言之凿凿而大半虚构的这一“都铎神话”(Tudor myth)中……近于《三国演义》的作者视蜀主为汉室的一脉,从正统的历史观念,给结束刘家王朝的曹操在鼻梁上抹一堆白粉,把他写成一个游离于历史真实的大奸雄。理查三世不免成了“箭垛式的人物”,别人干的坏事都很方便地算在他头上,例如理查说:“我把她低三下四地嫁出去了。”(第四幕第三景)其实是后来亨利七世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要剥夺克莱伦斯公爵的女儿(萨利斯堡伯爵小姐)的王族身份和权利,把她下嫁给一个小贵族。”

    2020-04-08 19:25:33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