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BL進化論》的笔记(1)

BL進化論
  • 书名: BL進化論
  • 作者: 溝口彰子
  • 副标题: 男子愛可以改變世界!
  • 页数: 384
  • 出版社: 麥田
  • 出版年: 2016-9
  • BL進化論 | 讀書筆記(全)

    (首先是紙質書,做電子筆記就相當難辦,得手動一頁一頁掃描,我能做到這點全靠iphone備忘錄自帶的掃描功能,然而效率也是很低的。再加上是繁體竪版,大部分OCR軟件識別出來都是亂七八糟,我用的千百,高精度識別竪版書,效果只能説還可以,還是需要一遍一遍人工校對,費了好大勁!)

    第一章 由「BL進化論」看BL的歷史

    BL是什麽?

    · BL是英語「Boys love」的縮寫,指的是以男性間的戀愛為主轴,以女性為訴求對象的作品。就日本而言,BL已經是一種橫跨商業出版品與同人誌的大類型。此外,不僅是漫畫與附插圖的小說,這種類型之中也包括廣播CD、BL設定的遊戲,以及少數的動畫與真人電影作品在内。

    商業BL出版與BL同人志的關係

    · 同人誌指的是非商業的出版品,只要是個人或同好團體自主創作、编輯而成的刊物,都可以稱爲同人志,種類更是包羅萬象。描繪男男戀愛的BL同人志是其中的類型之一,在BL的範疇中,同人誌與商業出版的關係更為密切。

    · BL同人志分爲原創作品,以及為非BL作品中男性角色假想戀愛故事的「動漫衍生」,又稱「二次創作」。不僅是業餘創作者,連商業BL創作者業餘還從事BL原創與「二次創作」。此外,在BL領域裡,商業創作者的產生,主要也由出版社從同人圈裡挖掘。另一方面,職業BL創作者發表的同人志作品之中,也有不少作品在日後收錄於(商業發行的)作品集單行本裡。更有甚者,也有創作者本人以同人志的形態重新發行已經無法取得的商業出版作品。高人氣「類型」(二次創作的原作)的同人作品,也會收錄成商業選集發行。當商業BL創作者從事原創同人志活動的時候,也會將商業媒體難以發表的内容移至同人志發表,將同人志視爲商業出版的實驗平臺。商業出版與同人誌的界線定義其實相當具有彈性

    本書將分析對象集中於商業BL作品的理由

    本書只以商業出版的BL漫畫與小說(虚構故事)為分析對象,主要有兩個理由:

    [1]有上百名女性正以BL創作者或編輯人員的身分謀生,從女性主義的問題意識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

    [2]本書將廣義的BL史點往前拉到1961年發行的小說,並以小說與漫畫的演變作為歷史的發展主軸,因此本書的分析將不涉及廣播劇、動畫等其他媒體的發展,僅以商業BL漫畫與附插画的小說為研究對象。

    BL史觀

    本書將BL史粗分為以下三個時期。第一期與第二期為「廣義的BL」,第三期的商業出版品視爲「BL」。

    【第一期】1961-1978年 創生期:森茉莉與「美少年漫畫」的時代

    【第二期】1978-1990年 JUNE期:商業主題雜志《JUNE》與同人市場擴展的時代

    【第三期】1990年-現在 BL期:

    〔第一部分〕1990年代

    〔第二部分〕2000年代以後

    BL進化論之中的BL史觀

    爲什麽視森茉莉為BL的始祖?——【BL公式】

    [a]最早期美少年漫畫或《JUNE》承襲的典型

    *主角(雙方或其中之一)出身歐洲貴族階級

    *其中一方死亡的悲劇結局

    [b]現在BL繼承的公式

    *美男子×美男子

    *「攻」×「受」角色設定(外表較陽剛的角色為「攻」,在日常生活與性爱時扮演領導的男方,外表較陰柔者為「受」)

    *「受」角色同時具有男性與女性特質

    *「攻」的設定是有錢人角色

    *「受」的設定為才貌雙全,但容易因欲望而動心(這種公式足以説明「受」所以耽溺於性愛快感的原因,至今仍然可在一定數量的作品中看得到)

    *兩個男主角都設定成受女性歡迎「前異男(異性戀男性)」,而作品的基礎命題又主張男主角之間的愛才是真正的戀愛,而非與女性間的戀愛

    「JUNE格調」

    · 一個遭遺棄的孤獨孩子,怎麽被愛治愈的過程。男性角色之間的戀愛,如何痊癒主角受創的心靈,並且使他產生面對人生的力量,在BL漫畫中的意義更甚於一般愛情故事。

    專門術語整理

    「yaoi/YAOI、BL」

    · 在以男男性愛場面爲主要内容的同人志場域,常可聽聞創作者自嘲作品「沒有高潮(Yamanashi),沒有起伏(Ochinashi),沒有意義(Iminashi)」。1998年,中島梓在討論類型與整體現象時,率先使用「yaoi」一詞統稱這些作品。狹義的「yaoi」仍然指那些男男同人志,然而本文中將包括商業出版和「美少年漫畫」在内的同類型作品統一稱爲「YAOI」。

    「BL」

    · 最早是先有Boy's Love的説法,才有了縮寫BL,這個稱謂適用範圍很廣,接受度最高。

    「耽美」

    · 本來汎指谷崎潤一郎、三島由紀夫等小説家的作品風格,在1990年前半被發行BL的出版社使用。目前BL圈并不認爲耽美是BL的同義語,但一些書店仍在陳列時將二者混用。

    「JUNE」

    · 只要是和談戀愛比起來更重視主角如何因爲愛而痊愈的故事,都可說是具有「JUNE」風格的作品。

    「腐女子」

    · 是BL愛好者帶有自嘲意味的自稱,潛意思是很多愛好者一開始就認爲自己的愛好是不正常的。近些年越來越變得似乎只要是愛看動漫的女性都可以叫「腐女子」。因此本書使用更爲中性的「BL愛好者」一詞替換「腐女子」。

    文本分析(1)[徹底探索BL的戀愛表現:漫畫《純情羅曼史》]

    一、雖然「受」從性愛得到快感,卻沒有伴隨任何傷痛(攻方沒有在第一次約會就侵犯受方,而透過撫摸讓「受」發出嬌喘,很明顯受方的表情并非害怕)。

    二、對於那些已對受遭到攻或第三者侵犯的公式習以爲常的讀者而言,最難以接受的地方就在於如前所述,攻以愛撫取代性侵犯的場面。場面的表現方式,改由第三者觀點來認識「受」,這兩種方式都會削弱BL快感的力度。

    三、BL中有一個公式:即使發生了性關係,「受」還是無法覺悟到自己的愛,所以無法開口說「我喜歡你」

    ※※第二章 恐同的男男戀愛與以愛爲名的强暴?——1990年代的BL文本公式

    BL的公式

    · 本書將2000年代以後出現,具協助剋服同性戀恐懼、異性戀規範與厭女情結作用的BL作品稱爲「進化型BL」

    · BL公式,是在視恐同、異性戀與厭女為理所當然、而非有意剋服可能的大前提下,BL創作為了逃避這種先決條件(也就是父權制度社會的打壓)以服務讀者,而產生的劇情公式

    公式表現的功能

    · 根據譯者栗原知代表示,2000年代以前的BL作品通常具有幾種特有的公式,讓讀者得以共享,成爲所謂的「幻想色情文學」

    [1]爲什麽那些男主角都要强調自己是直男(異性戀者)?

    [2]爲什麽他們要在床上扮演「攻(插入者)」與「受(被插入者)」的固定化角色?

    [3]爲什麽他們總是在肛交?

    [4]爲什麽總是出現强暴的情節?

    [1]關於「爲什麽那些男主角都要强調自己是直男(異性戀者)?」——恐同同志的奇跡劇場

    (1)對同志身份認同的恐懼:「我不是同志,但我喜歡你。」

    · 典型的劇本必然這樣寫:剛開始A會猶豫「像我這樣的直男不可能談這種戀愛」,卻逐漸承認自己的感情中帶有愛情。另一方面,由於B也是直男,便對於同性閒性愛的可能性懷有排斥、厭惡。但是不知何時開始,B終於理解了A對他的愛情是貨真價實、純粹而崇高的,也超越了道德的束縛,所以「回應」、「接納」A的愛。然而,即使到這種時候,兩人還是會强調自己是沒有同性戀傾向的「正常人」……也就是對同志情誼沒有興趣的直男。儅這些角色以「直男宣言」掩飾自己的性取向時,便可以看出BL公式充滿了異性戀規範,也充滿了恐同傾向。這裡厭惡(phobia)的對象,并不是同性之間的性行爲,而毋寧是男同志的身份認同

    · 在BL公式裡,男男戀是一種為故事帶來刺激的手段,在功能屬性上與《羅密歐與朱麗葉》中兩大家族的世仇設定無異(都是在為戀愛設置障礙,障礙的阻力越强,越能反襯愛情的堅貞與偉大)。所謂不顧「禁忌」相愛的情節,如中島梓所説,是「『就算是男孩也好』、『因爲你是你,所以我愛你』的童話故事」。沿用公式的BL作品不僅完全容許恐同,還將同性戀視爲提高戲劇性的工具。主角二人不斷重複的招牌臺詞:「我不是同志,但我喜歡你。」帶有一種「只要是男人都愛的(真實的)同志都是不正常(abnormal)」的貶抑。因此,公式化的BL不僅以恐同為前提,也透過再生產流程,形成雙重恐同的言説裝置

    (2)「終極配對神話」:通行于所有描寫愛情的文本

    · 「只要活著,我們就在一起」這種永恆之愛的宣言幾乎和「直男宣言」一樣多。常常可以看到,兩個男主角徹底迷戀彼此的身體與心靈,而完全不將其他男性或女性當作性對象。由此看來,他們確實不是同志,連直男都不算,而是住在「只屬於你和我的終極配對神話」裡的人,其性欲在神話内部就能得到解決。更由於在「終極配對神話」外部既沒有愛,也沒有性,因此不可能會「外遇」。即使主角過去曾經和女性有過性經驗,異性間的性愛仍然時常被與神話裡的「真正的性愛」相比:「跟以前那些女孩子做愛,簡直像嚼很久的口香糖一樣無趣。」

    (3)極度濫交的「真實同志」角色

    · 雖然公式化BL作品内罕見真實同志,但那些有露臉機會的同志角色又往往反映出創作者刻薄的恐同眼光。在他們筆下,男同志不僅是跟男人上床的男人,甚至只要是男人都可以接受,几乎是一個時刻保持海綿體充血的濫交者(promiscuous)。透過醜化同性戀、將他們塑造成濫交動物,以强調直男主角愛上男人、對男人有欲望的不可思議。那麽一來,超乎常理的情愛關係便進入奇跡的領域,兩人間的愛更具有終極性與超越性。至於那些被妖魔化的同志友人,不過是强化這種愛情神話的犧牲品

    · 就如中島梓所言,BL中的男男性愛「與真實的同志性愛毫無關係」。他們甚至也不是早期的「男色家」、「斷袖之癖」,而不過是滿足愛好BL女性讀者對非現實「奇跡戀愛」、「終極配對神話」幻想的故事角色

    (4)坦言是同志之後的公式

    · 一般的設定,會將「攻」設置爲階級地位比「受」高上許多的人物,用跨越階級的困難與阻礙為終極配對神話增添浪漫色彩。這是性轉版的灰姑娘的故事,在「攻」身上,可以觀察到各種能想象到的經濟、文化優越性。

    (5)所謂「作爲原始設定的直男狀態」

    · 耽美界長盛不衰的傳奇模式之一就是「掰彎直男」。典型書寫一般會是這樣:一個男同志愛上自己的直男好友,想要告白卻害怕對方不接受,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兩人之間經歷一系列誤會與波折,最後直男不論是出於對朋友的憐憫,還是「深櫃」本質,最終接納了男同志,自己也變成了同性戀。雖説很少人是完全的同性戀或異性戀,但僅僅依靠朋友關係的脆弱紐帶就扭轉一個人的性取向也還是不太可能。正因爲其不可能,用在「戀愛奇跡劇場」内反而能給「終極配對神話」再塗抹上一層神聖的色彩。

    (6)愛情事業雙豐收,與女性對自身身體的厭惡

    · 許多BL的兩個男主角既是戀人也是好哥們,這方面與美國版動漫衍生「斜綫同人」共通。「Kirk/Spock」同人愛好者、科幻作家Joanna Russ如是說:「問題就出現在那些不喜歡自己身體的人(女性)身上。在每周一次的幻想時間裡,她們既不關心宇宙的危機要如何拯救,也不抱持任何從屬與犧牲的立場,更無法想象自己的性取向,所以才需要透過Kirk和Spock實現她們的幻想。」

    · 把這個規律套在「富士見」系列上:如果「受」是女生,而能與家世顯赫的天才指揮家「攻」結婚,她必然要被親友追問:「都跟這麽有才有錢的男人結婚了,你還缺什麽?何必那麽認真呢,把小提琴當個興趣不就好了嗎?」女版「受」假如就這麽放棄音樂生涯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因此,正因爲「受」是男生,他才得以與「攻」建立浪漫關係后繼續自己的事業;也正因爲「受」是男生,「攻」才不僅將他當成戀人溺愛,也以對音樂傢的肯定爲由不斷激勵他,讓他決定成爲與自己互別苗頭的音樂家,於是在愛情與事業上都開花結果

    · 在女同志伴侶之間,即使有些人扮演男女角色的二分,還是要在社會、文化的性別(gender)上維持生而被强加的「女性閒關係」。無論如何,這些女同志還是家長的女兒,當父母上了年紀或有病在身需要子女照顧的時候,父權制度又會强力介入,主張女兒應該是比兒子更合適的照顧者。因此BL故事并不是爲那些巾幗不讓鬚眉的成功女性設計的,迷戀「Kirk/Spock」同人的女性所厭惡的身體,并不是生理上呈現此種形態的身體,而是被父權制度社會深植女性性別角色的身體對身體的厭惡和逃離,只有在男男戀愛故事中才能得到實現

    [2]關於「爲什麽他們要在床上扮演『攻(插入者)』與『受(被插入者)』的固定化角色?」——「受」的困境與「自主決定權幻想」

    (1)異性戀性/愛幻想的投射

    · 由於BL是異性戀女性的戀愛幻想具現,如果兩個男主角都是具有男性特質的「同性伴侶」,就無法代言「異」性戀的性愛幻想。(或許正因如此,傳統强攻弱受的設定才因爲過於明顯地折射了異性戀幻想而被摒棄,目前最受推崇的還是强調雙方男子氣概的强攻強受設定)

    · 在異性戀規範的社會裡,一般的性行爲即生殖行爲,也就是陰莖插入陰道的性愛,因此BL裡男主角之間的性愛也必須是「插入」的行爲。換言之,在BL的宇宙裡,很多時候「受」角色的肛門與其説是自身的排泄器官,不如説是女性讀者自身性器的替代品。這點在創作上也有反映。圈内用語「yaoi穴」所指的「受」角色的肛門,比現實中的人體更容易接納「攻」的陰莖,可以説是具有陰道的機能。(這一點在ABO宇宙的男男生子文裡體現得更加明顯,同人女們甚至違背了人體生理結構,為Ω男性的肛門設計了另外一個出口:子宮。陰道與肛門的功能由此得到了結合,從一個入口進,在體内分出人字形的回路,一條通向大腸,一條通向子宮。就像母鷄一樣,孩子和糞便是從同一個通道出來的。)

    (2)「攻」「受」的性別角色

    · 「攻」總是有一張輪廓分明的臉,高挑的身材與適當的肌肉,大多數更具黑髮及小麥色的肌膚。「受」往往長著纖細的美人臉蛋,中等或更矮小的體型,更可能擁有較淺的膚色與髮色

    · 在角色的職業上,分為「以攻、受反映現實中性別職種不均衡」模式,或是「讓受從事男性的工作」這兩種模式。在不平等上最顯著的像是:「攻」從事朝九晚五工作、藝人或建築工作等職業,「受」多為小說家丶插畫家、漫畫家、譯者等可在家工作的職業。另一則是攻與受在同一職場合作,以呼應男性與女性(現在有越來越多女性進入職場)的工作配合,絕大多數是受與攻從事一樣的職業。至於説「拳擊手」的「受」與「寫文章」的「攻」這種設定則屈指可數,即便如此,文中還是對二人的身材長相上的「男女差異」有所規定。

    · 奇怪的是,在家庭事務上,極少有伴侶延續傳統「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内部性別分工。基本上,「攻」都會幫「受」做家務,或者推掉工作全心全意忙家務的事情也不少見。由此可以看出女性讀者對既有社會地位又能料理家事的「丈夫」存在的渴望。在BL宇宙裡,沒有心不甘情不願的「家庭主婦」。

    (3)同時具有女性與男性特徵的「受」角色

    · 在BL宇宙裡,「受」角色的性别符碼相當詭奇(tricky):「受」角色必須同時具備異性戀女性的代言者身份,并且背負「原本是直男」的男性符碼。在「受」的「生理男性之女性特質」的場面中,也總充滿一種詭異的緊張氣氛。

    · 自主決定權幻想:換句話說,「受」角色只要能證明自己的雄性特質,即使在戀愛中處在「攻」的欲望對象=女方位置,也無礙於故事的閲讀。對於那些移情在「受」身上,乃至於與「受」一體化的讀者而言,既扮演言情故事中的女方,又能確保自己的直男身分的「受」角色,更讓「要不要成為女方『受』的權利,就在女性手裡」的幻想得以實現。尤其從我們在BL作品裡幾乎看不到「攻」「受」易位的情形看來,異性戀女性在現實中很難退出自身的「女性」角色,然而另一方面,BL作品的「受」如果不願扮演被上的角色,則可以退而求其次,回歸「正常-直男」的生活。這就是所的自主決定權幻想。

    [3]關於「爲什麽他們總是在肛交?」——三種代入視角的不同快感

    (1)「受」派觀點

    · 像色情片一樣,男性即使在下面,光是看陰莖往上突入,就可知道男性没有真正放棄主動的角色。徹身為男性,卻扮演被插入的「受」(女方)角色,所以即使在上面,也無法成為主動者。在這個情節裡的徹,很明滿足於被動者的快感,當然也能带给移情於他、與他一體化的女性讀者相同的满足感,然而這種快感太接近異性戀女性的快感,沒必要一定以男性性交的方式來表現。

    (2)「攻」派觀點——多重移情·一體化

    · 將BL(yaoi)比喻成「唯一積極肯定女性性欲的色情文學」的中野冬美,曾就這種移情與一體化現象提出以下看法:「身為女性又想要上男人,並且由於不想看到女性被上,yaoi少女往往抱著單方上男人的想法。换言之,这些悖離性別規範的yaoi少女,只能讓自己雙成男性。想要變成男人上男人yaoi就是這種幻想的故事。

    · 當女性讀者只提到自己強烈認同插入者「攻」的同時,都是站在一個前提上:自己在現實裡永遠只是被插入的一方「受」。因為她們知道女方在性愛中扮演何種角色,才能夠想像身為男性的「受」成為女人,並理解「攻」把男人當成女人插入時的喜悅

    (3)神派觀點

    · 在「受」派、「攻」派以外,還有一派認同超然於故事之外的觀點,稱為「神觀點」。

    · 開始接觸BL的讀者往往傾向認同性愛中的「女方」,也就是「受」的角色,而包括新進愛好者在内,幾乎沒有一個人始終支持同一觀點。這三種觀點在讀者的腦内同時激盪,不論是「攻」,是「受」,還是「神」,全都是「我」,也就是讀者的化身

    [4]關於「爲什麽總是出現强暴的情節?」——為「激情之愛」展開的自我辯駁

    (1)两大類型

    A 主角間的強暴。兩人才認識沒多久,「攻」就強暴了「受」。

    B 第三者(於現在或過去)強暴了「受」。

    (2)由「愛」出發的强暴?

    · 通常是兩人成為朋友的瞬間,或是一方遠遠凝望另一方的瞬間,「攻」就馬上強要了「受」。事後,奇跡發生了:「受」發現了「攻」對他的愛,原諒他的舉動,同時也察覺自己對「攻」的好感,兩人就此墜入情網。這種情節與男性本位主義的邪恶幻想:「嘴巴說不要,心裡都很想」、「上過就是我的」其實沒有兩樣。

    · 這種在現實中難以想像的「以愛為名的強暴」之所以會成為90年代BL作品偏好的公式,其實是建立在一個基礎上:不論有意無意,讀者得以透過一個場面選擇「攻」、「受」或「神」的立場。透過強暴行為,「攻」向「受」展现出他「過剩的愛」,這種布局能表明「攻」與「受」的高下,並且發揮為讀者代言的功能

    · 在論文寫作上有一種自我辯論法:刻意提出反面論點,並展開一場架空辯論。而BL作品中的強暴戲也有曲同工之妙。換言之,為了要突顯「終極之愛」的主題,那些以「我」自居的女性BL爱好者在修辭上一人分飾「攻」、「受」兩角,為「終極之愛」而激辯。這種強暴並不是现實中的強暴,而是一種修辭論辯。

    (3)作爲魅力證明的强暴

    · 這些設定的共通之處則在於,「攻」往往會是拯救「受」的角色。如果強暴行為就發生在眼前,「攻」就會打倒施暴者,達到拯救「受」的目的

    · 第二分類的強暴行為,具有界定「受」角色女方地位的功能。換言之,透過其他男性的性欲認同,「受」對「攻」來說,常然就成為了「欲望的對象」的一方

    (4)以强暴表現揭發强加女性角色身上的雙重標準

    · BL中的「受」角色,去曾以直男身分與女性發生性關係,甚至遭男性強暴,「攻」卻告訴他「你還是纯潔的,我依然爱你」,這即是於現實世界中,性經驗豐富的女性至今仍被為「淫蕩」,以及不少性暴力受害者甚至被貼上「瑕疵品」標籤等現象的一大反擊。中島說得更精準些:「受」角色從最根本的層面揭發了異性規範社會對女性的各種壓迫。為了適應異性戀規範社會,並且成為其中的赢家,女性必須對男性帶有「適當」的性吸引力,然而在事實上,這種「適當」的程度與「勾引男人,被男人強姦了後果自行負责」的定論之間只有些微的區隔,甚至分界線往往依照父權的男性好惡自由決定。BL中同時擁有美貌與魅力,而必定被男人侵犯的「受」角色,更是體現女性被迫承擔各種矛盾的一大存在。

    總結:「終極配對神話」化=從父權制度的逃亡

    · 「受」只要和「攻」展開了奇跡之戀,並住進「終極配對神話」王國以後,性欲就在神話内部得到解決,所以對「受」產生身分認同的女性讀者,可以透過「受」達到逃出異性戀規範社會要求女性表現出「適度魅力的異性戀女子」的壓迫

    · BL伴侶眼中都只有對方、容不下他人的表現,不僅是強調兩人戀愛的熱度,更應該當作兩人已在神話中重生成别的物種。BL中有許多的情節:「攻」和「受」在一起後又由於某些緣故暂時分離,就各自或其中一方和其他人(替代品)接吻或發生性行為,然而,對主角有好感的劈腿對象明明充滿了魅力,主角卻無故反胃或無法勃起,以致性愛半途而廢。這種情節發展也是BL的一種公式語法,雖然是為了證明男主角間的堅定愛情,而他們在不知不覺間也變成了生理學/生物學層次上的神話内居民——即使眼前的狀態改變,都不可能發生跨物種(和普通人)配對的情形。在「終極配對神話」裡,不僅充滿了對戀愛的熱切憧憬,也包含了受壓迫女性讀者對於逃離父權異性戀規範魔掌的各種渴望,所以更需要一道生物學上可以保證的堅固掩體

    · 透過對90年代BL公式的分析可以發現,其所描繪的就是一個遠離父權制度與異性戀規範社會對女性壓迫的神話王國,以及在神話王國裡自由自在歌頌愛、性與生活的角色。正因為難以透異性伴侶或女女搭檔描繪(爲什麽難以通過女女搭檔描繪呢?),才要執著於男男搭檔,這是一大發明。

    · 然而由於BL並不存在於真空中,因此無法避免作品中描寫的恐同或強暴題材與現實世界互相呼應。BL角色並不全然反映出現實生活的同志,而BL裡出現強暴也不表示作品鼓勵這種行為,所以無法單以「幻想色情作品」簡單带開,我們更需要找出BL與現實世界接軌的表象,並讓BL進化成為「對現實負責的表象」

    第三章 男同志的眼光:從幻想(一般)的「yaoi」論戰出發

    BL在意男同志眼光的理由

    · BL是男主角之間的愛情故事,是参考真實世界的男同志寫成的

    將「男同志都在批評BL」的「現實」公諸於世的「yaoi論戰」

    · 所謂的「yaoi論戰」,始於一篇「女性專屬的女性主義自由論壇迷你雜志」《CHOISIR》(法文「選擇」之意)第二十期(1992年5月發行)上刊登的文章《yaoi全部去死》,作者是男同志佐藤雅樹。

    · 在《少女漫畫與恐同》一文裡,佐藤透過「女性歧視表現」的判斷標準,整理出以下看法:「yaoi作品」把「男同性戀的性愛商品化」,又是「為男同性戀者貼上刻板印象的標籤,逼其順從於異性戀社會體系之下」的工具,也是明顯的「男同志歧視表現」

    以下引證原文:

    「為什麽她們一想到男人與男人做愛就高興成這樣呢?我實在不懂女孩子都在想什麼。……大部分的女性只要想像陰沉男孩在房裡打手槍或描繪女人和女人做愛的漫畫,一定都會感覺自己渾身就像正被舔來舔去一樣不自在,並且想大罵「住手!渾蛋!」吧……妳們難道不覺得,自己其實跟這些妳們瞧不起的男生一樣嗎?從我們眼中看來,根本一模一樣啊!……明明不是自己想做愛,卻看著男男床戲場面發出淫笑,就已經是顯然易見的變態!……她們對於自己的面目可憎絲毫沒有感覺,更應該看看别人镜中真實的自己,其實跟偷窺狂没有什麽兩樣!

    (照佐藤雅樹的邏輯,針對直男愛看的「百合漫畫」中的雙倍美女也可以給出如下評語:「為什麽他們一想到女人與女人做愛就高興成這樣呢?我實在不懂男人們都在想什麼。……大部分的男人只要想像一個醜女人在房裡自慰或描繪男人和男人做愛的漫畫,一定都會感覺自己渾身就像正被舔來舔去一樣不自在,並且想大罵「住手!渾蛋!」吧……你們難道不覺得,自己其實跟這些你們瞧不起的女人一樣嗎?從我們眼中看來,根本一模一樣啊!……明明不是自己想做愛,卻看著女女床戲場面發出淫笑,就已經是顯然易見的變態!……他們對於自己的面目可憎絲毫沒有感覺,更應該看看别人镜中真實的自己,其實跟偷窺狂没有什麽兩樣!」)

    而且,yaoi只喜歡美男子。就算是男同志也有許多種類,陽刚的、陰柔的、漂亮的、醜的、老的。她們只把男同志分為兩種:引人遐思的,以及垃圾。反正不過是玩赏用,yaoi的男同志既不需要人格,也不需要心,只要有俊美的外表就夠了。至於那些不入流的男同志,難道就只能像枯萎的花一樣,全都被丢進垃圾桶嗎?這種傢伙,我更不能原諒!

    (照佐藤雅樹的邏輯,針對直男鍾愛的色情消費品也可以給出如下評語:「而且,《花花公子》只喜歡美女。就算是女人也有許多種類,苗條的、豐滿的、漂亮的、醜的、老的。他們只把女人分為兩種:引人遐思的,以及垃圾。反正不過是玩赏用,《花花公子》的女模特既不需要人格,也不需要心,只要有俊美的外表就夠了。至於那些不入流的女人,難道就只能像枯萎的花一樣,全都被丢進垃圾桶嗎?這種傢伙,我更不能原諒!」)

    在现今的日本,男同志要接纳自己的身分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想想看,如果社會上的人都罵你不正經、有病、變態,那你又如何能輕鬆地肯定自己?而女孩子卻在這樣的社會氣氛下,炒作出「男同志熱潮」这莫名其妙的現象!她們好像還熱衷於認識同志,並當成一種風尚。……女孩喜歡親近的男同志都有一種共通性,不是打扮入時又長相姣好,就是扮演小丑的角色,總之受歡迎的盡是一些個性十足的男同志。說什麼男同志充滿個性,聽妳們在放屁!……那些櫃面下的男同志,又何去何從呢?絕大多不被yaoi看在眼裡,或是無法通過女生審美標準的男同志,又應該如何接受自己呢?(那些櫃面下的女人,又何去何從呢?絕大多數無法通過男性審美的女人,又應該如何接納自己呢?很久以前,女人就面對著這樣的困境,但男同志可以勇敢地提出這一不公,女人卻不能,都因爲後者遭受的苦難過於長久與普遍,已經成了正常社會秩序的一部分。)

    男同志通常不是獨自關在黑暗的房裡,就是捨棄上半身,以下半身度過餘生,現實裡根本沒有那種光靠上半身的社交,就可以大方做一個同志的人。男同志的性愛,男人看了討厭,女人也只會用好奇的眼光看待。妳們这些偷看我們做愛就高興的女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

    時代背景一:「男同志熱潮」

    · 在1990年代初期,以女性雜志為主的日本平面媒體曾經爆發一股「男同志熱潮」,反映出日本女性讀者如何將「紐約」、「藝術才能」等無關日常的元素當作「男同志熱潮」的追随重心。一百人之中唯一願意露面的受訪者中村奈央(已故),則在訪問中指出:不報導「普通男同志」的日本媒體是不公正的。「男同志熟潮」下的男同志被塑造成受異性戀女性憧憬、又才貌雙全的對象,出現在各種傅播媒體上。

    時代背景之二:佐藤與女性主義迷你刊物

    · 0CCUR幹部們當時正面臨訴訟權利可能被正式會員否决的情形,所以產生了限制會員權限的立場;而反對限制的佐藤便與赞成派起了激烈衝突。在與0CCUR幹部間對立的過程中,佐藤與過去並不熟的色川成為莫逆之交,離開OCCUR之後,還一起前往法院旁聽官司,於是色川便向佐藤邀稿,於《CHOISIR》上刊登。佐藤後來在一篇文章中回願,當時在翻閱過期雜誌之後,才驀然發覺「色川也有色川的問題」。佐藤本身向來是在社會上飽受歧視的同性戀者,同時也是追求公平,無偏見立場的一方,卻從沒考虑到勇於與這樣的自己往來的色川,她也抱有身為異性戀女性的問題。透過與色川的交流,知道自己一向默默承受身上一切污名的佐藤,如果再以「男性社會的零餘者」自居以博取女性讀者的同情,將是對色川的一大失敬,所以更要寫出一篇像《yaoi全部去死》這樣的文章,以「填平男同志與女性間的鴻溝」。反過來看,一個沒有像他這種動機的男同性戀者即使對「男同志熟潮」不高興,只要不管它,過一陣子也没了;即使在现實中被「鍋粑」包圍,也只需要「趕跑她們、玩弄她們,甚至利用她們成為假老婆也可以」,而不需要像他一樣故意發文引戰

    · 對於以上這篇文章,比較妥當的說法是「表現男人與男人之間戀愛的作品與實際的同志產生混淆」。至於提到那些纏著男同志不放的「鍋粑」,則可看成對女性雜志炒作「男同志熟潮」,使讀者以認識美麗男同志為一種狀態,將「同志」表象化,卻與實際男同志無關的一頭熱現象提出的抗議。佐藤撰寫此文真正的目的,其實是希望與愛好yaoi的女性讀者互相尊重,携手邁向未來。在他的認知中,男性即使身為同性戀者,仍然在性别不平等社會的座標軸上擁有比異性戀女性更高的位置

    「作爲避難所的yaoi」?

    · 第一篇回應佐藤呼籲的文章出自譯者票原知代的手筆,文章主張女性應該早日從yaoi狀態中「畢業」。她在天人交戰之後,終於認清yaoi是女性逃避女性特質規範與女性性欲的藉口,為了讓自己跳出輪回,今天必須拿起火焰發射器,把自己的欲望燒個精光,並致力於向JUNE說不,廢除一切對女性的壓抑。

    「總而言之,我覺得很惭愧。跟其他yaoi少女不同之處,在於我沉迷的不是幻想的產物,而是充滿男同志親身體驗的文學。

    沒錯,我想成為當事人之一。即使處境不堪,長得不好看,甚至被始亂终棄也好,我想成為小說中的同志,我已經不想再讓自己置身在安全的地方了。

    成為當事人,在身為女性的同時,也能夠暢谈自己躲進男男故事裡的心情,不再掩飾自已無法從戀愛與性當中得到幸福的現實。告白之後我才现,自己跟那些已經出櫃的男同志,原來站在對等的立場上。」

    「走出yaoi寺的方法」

    1.療傷完畢後,不是回到丈夫身邊,就是和人結婚,回歸原先的制度。=平凡地戀愛、結婚,成為主婦

    2.留在yaoi寺裡避難,在寺内種菜或製造手工藝品,賣给寺外的人,以違到經濟自主。=變成耽美小說家或漫畫家,或是變成編輯,有點接近修道院裡的修女

    3.為了讓以後不再有任何人需要避難所,讓自己成為女權鬥士,向世界宣戰以得到改變。

    · 需要注意,在栗原的觀點中,大部分的BL讀者都像她一樣是「得不到愛與性」的單身女性。栗原将自己與真實男同志面對面時感受到的那種「慚愧」,直接投影在BL爱好者的身上。這種投射,應該也可以說是假装自己介意「同志眼光」之方式。

    「現實中的男同志」以「他者」性質被發現

    · 「至少,第一次被陌生他者告知『妳做的事正在伤害我』時,我才第一次察覺,陌生他者其實也是有血有肉的存在。」

    · 對於1992年當時大多數BL愛好者來說,現實中的男同志與自己沒有交集,也是她們看不見的一群人。佐藤以一介男同志之姿提出批判,讓以高松為代表的愛好者發覺到,自己描繪中墜入情網的男性角色們,在套用男性情誼框架的同時,就呼應了現實男同志的表象,也就是將男同志視為「他者」。

    · 本書的主張就在於:BL爱好各發現作為「他者」的真實男同志,並視為「無可取代的存在」,同時也把自己當成「無可取代的存在」,然後誠實面對如何以創作呼應现實中的男同志,並發挥想像力创造出進化型的BL

    只是快樂的同志/不是只畫BL角色就算了

    · 「yaoi文本最深刻的問题,恐怕就在於為滿足女性讀者對於得到男性特權的幻想,特別把男同性戀者描给成異性戀主義者,以及能極度享受父權制的存在。如果女性讀者在BL的世界裡發生了超越性別差異的颠覆性自我認同,甚或發生與男同志的自我一體化,也都還是對於現實世界「厭女」、「恐同」兩大壓迫「視若無睹」的補償行為。」因此,文森批評那些縱情BL的女讀者在面對現實厭女、恐同的時候,其實並沒有自己的觀點

    什麽是「對真實的男同志沒興趣」?

    · 那些男同志反而因為被冠上「真實的」這一符號化的冠词,而變成「非標準男同志」。在yaoi/BL领域,「真實的」同志已非参考的根源,而成為冠上形容詞的次品種。

    · 唯有發揮真誠的想像力,賦予世界觀與角色生命,才更能讓「進化型」作品提出「走出恐同、厭女與異性戀規範桎梏」的卓見,並且超越現實。如果對那些呼應BL角色的現實男同志(真實的男同志)沒有興趣的話,是無法產生「進化型」作品的

    「表象的掠奪」?

    · 「明明以呼應現實同志的男性角色戀愛作為表象,卻毫不在意現實中的男同志,只是隨心所欲地將幻想投射在那些『看起來像同志』的角色身上。」這種論點又與佐藤的《yaoi全部去死》產生重合,兩者不同之處在於,佐藤質疑BL愛好者無視實際男同志的情形而擅自塑造刻板印象,而石田表示BL好者「一面將看來像男同志的角色表象化(故意召唤男同志),一面又主張與現實中的男同志無關,而剝奪了男同志的存在」。

    將BL愛好者視爲世界的主體

    · 女性BL讀者並不會說「歧視同性的價值觀又不是我們製造的,是社會共識内化到我們的心裡,我們並不需要負责」,因為她們明白放開自我主體性「表裏如一」的道理。

    · 廣義的BL類型必有兩個目的:將既有的社會不良觀念丢進垃圾桶,並且廣泛呼籲變革,甚至不惜發動鬥爭

    第四章 BL進化型

    BL進化到何種程度?

    · 在BL史第三期的第二部分,也就是2000年代以後,BL加強女性特質,改善對男同性戀者的描寫,不僅對既有的女性角色提出異議,也出現更多描寫同志友善社會的進化型作品。

    [a]重新檢討女性特質的進化型:將女角色視為性主體,並且對於既有的男女角色提出最基本質疑的作品群(提出克服厭女症的線索)。

    [b]描寫同性的進化型:在男主角的身上注入現實同志的角色,探討具有同志身分認同的男人如何在現代社會生存,包括出櫃興周遭的反應、糾葛在内,都比現實社會更早一步呈現對同志友善世界的作品群(提出克服恐同症與異性戀規範的綫索)。

    不是脫離BL,而是襲仿

    · 即使進化型BL是BL公式作品的襲仿,也不能稱為告别(脫離)BL的作品。

    · 針對「襲仿」這個概念,本書采取英國電影理論家理查·戴爾所著,一本研究西部片襲仿要素的專著《襲仿》對於襲仿的定義:「這些(襲仿)作品通常會對西部片這種類型進行内省,翻轉西部類型的要素,並且導入雜音。這就是所謂的襲仿。」

    [a]-1 作爲對等理解男主角的女性角色

    · 在女性角色缺席的主舞台空間之中,女性讀者才能忘記自己在現實中的女性角色,又能透過男性角色(「攻」)在愛、性與生活的天地「活」過來;還能透過「受」將女性特質相對化,以擺脫世俗既有「女性特質」或「女性角色」的必然性,形成可以解構與不斷品味的觀點

    · 不只與男主角保持對等關係、也理解男主角的女性角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她們正以進行式顯示自己才是性愛的主體

    [a]-2 只有BL才能表現的女性主義訊息

    [a]-3 對少女的溫柔眼神

    [a]-4 男女性的性別角色或性取向遭全面顛覆,並形成各種想象;最後贏家才能擁有女性角色的世界(這難道不是又一次把女人他者化?得到女人只是爲了證明自己是最後贏家?)

    [b]-1友情與戀愛的不同;透過描寫友情或敵意滋生的愛意,並加入身爲少數性的内在糾葛,以説服力畫成作品

    [b]-2出櫃,與親友間的愛恨糾葛、摸索、被接納等真實情節

    · 事實上日本的男同志群裡真正吃香的並不單只是「胖」,而是如「狼」或「熊」之類的肌肉男。作者正企圖為BL與現實中的男同志圈建立連結,而打破既有少女或BL作品、BL愛好者心目中,纖細的美少年角色比較「受男生歡迎」的嚴重誤解。

    *與恐同症的糾纏

    [1]雖遭定罪,最後剋服困難得到幸福

    [2]得到接受的範例

    [b]-3由BL公式開始,在長篇連載過程中變化的範例

    [b]-4同志老師或養育孩子的同志得到周遭人們支持的世界

    [b]-5多采多姿的同志角色,即使不斷對抗異性規範與恐同症,仍成為周遭異性戀者欣羡的主體,並以身為同志為傲

    · 這些角色甚至不是依照BL公式慣例形塑而成,是創作者以自己的想像力,透過對於同志身分——如果自己就是他們之一——的思考並推及現實,最後讓角色的血肉和呼吸更栩栩如生,牽引著整部作品的進行。

    結論

    · BL一方面是女性藉由男性角色逃避身為女性的現實,自由自在享受愛與性的故事群;在另一方面,BL也以很長的時間拓展出一個前所未有地領先于現實生活的世界。BL的功績主要是以下兩點:首先是遠離世俗的女性刻板印象與性别分工,带來了超然的觀點;其次,透過虛擬美男子演出夢幻的「奇跡之戀」與「終極配對神話」享受樂趣的同時,也以作者真誠的想像力,想像如何透過自己在作品中的「代言人」——也就是「自己」與最愛的伴侣——追求幸福的生活,身邊會出現怎樣的人,乃至於生活在怎樣的社會之中,進而塑造出比現實更擁護同性戀權利、更尊重性多元的世界

    · 本書以《BL進化論》為名,不是「革命」而是「進化」,也是重要的一點:沒有革命家在前線搖旗呐喊引導前進,BL整體就如同一個有機體,包含著所有的進化

    一 理論篇 《BL進化論》的理論脈絡

    本書理論背景

    [1]不論創作者的性别與性取向為何,都能不受異性戀規範與恐同仇同的束縛,得以發揮真誠的想像力,為「BL進化論」的必须要素。

    [2]主體(行為者)由社會的主體,與個人的、精神分析的主體組合而成,雖然無法分割,但仍有内部區分與詳細分析的必要。

    · 為了要享受女性遭傷害、剝削奴役的故事,必須讓自己與社會的主體保持距離(暂時置之一旁),耽於個别的精神分析(也就是安全狀態下的)幻想下,不得不解放自己心底的欲望。如果只是單方面地批判無法解放或拒絕解放的「德沃金們」,也就是對於現今女性承受的傷痛懷著無足輕重的態度

    · 女性讀者將自身的幻想投射在男性間的愛情故事上,作爲一種表象持續生產並接納吸收的行爲,一方面體現出女性的個人主體(主觀性)從社會主體的位置解放出來得到自由的狀態,另一方面女性也将男男的爱情故事當作必需品(避開有女性主角的愛情故事),這種現象本身就表现出她們的「傷痛」

    · 近年日本發行的異性戀A片之中,也開始出現更多將女性觀眾的快感作為場面優先考量,並且由女性喜愛的纖瘦男演員主演的作品,而在欣賞環境上也可以透過網路安心地在自己的房間裡觀看。相較於德沃金批判的1980年代的色情媒體,女性如今得以更方便地享受這些更高質量的色情影音,這種現象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3]現實/表象/幻想三者互為表裡、互相影響,三者間的關係並非對等,也無定量,所以更需要個别分析。

    · 「描繪犯罪行為的表象確實可能引發現實中的模仿行為」是極端的論點;但另一方面,「表象絕對不會影響現實中的行動,可在個人的幻想中消化完成」也是一種端的論點。在「現實/表象/幻想」的競技場裡,活在某種特定社會主體性下的主體(創作者),能夠超越受限的社會主體性,並将其他立場者眼中「更勝現實的理想現實」描箱成「表象」,能實現這種行為需要的是對创作人物的自我投射,以及透過真誠想像力的角色塑造。

    二 應用篇 《BL進化論》與電影裡的男同性戀

    以《電影中的同志》作爲參考藍本:作爲反派的男同志的3種類型

    [1]男扮女裝,舉止女人化

    [2]在電影結尾遭處刑(或死亡)

    [3]殺人怪物(無動機殺人)

    *簡而言之,就是「同志等於女性化。如果出現多個同志,其中一定有一個最爲女性化的,他的結局要麽是被殺,要麽是變成殺人怪物」。

    「未進化」(符合上述公式的同志電影)

    1.大島渚《御法度》

    2.李安《斷背山》

    3.強納森·德米《費城》

    4.犬童一心《彩虹老人院》

    「進化型」(為上述公式引入雜音的同志電影)

    1.葛斯·凡·桑《我自己的愛達荷》

    2.三池崇史《四十六億年之戀》

    3.葛斯·凡·桑《米爾克》

    注脚

    · G片廠牌「BOYSLAB」從女性取向的DVD廠牌中獨立。廠牌公布的工作人與演員(「模特兒」)列表宣稱所有作品的工作人員都是同志,而専屬模特兒均為直男(異性戀男性)。廠牌的作品除了邀請真實同志客串的片子以外,基本上都是異男為服務女性觀眾而演出的幾可亂真的性爱場面。像這樣的女性向G片廠牌在世界上恐怕也是絕無僅有。

    · 中島的《死的孩子們:過剩適應的生物學》(1998年出版)则是1990年代發行的BL现象文本分析著作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本。然而筆者仍要大略指出自己在立场本質上與中島的三個不同:(一)筆者嚴格區分異性戀與女同志傾向(不管是BL作者還是編輯都不大可能是女同志);(二)筆者不認為「與赞同者結婚生子,丈夫還能分擔家事的女性」(中島就是代表之一)就是人生的大赢家;(三)筆者更不能苟同中島將BL作品贴上「破坏欲望」(thanatos)的標簽,將BL視爲感染HIV的途徑而混爲一談,並鼓勵讀者從隱喻的層次上找出爱滋病的禍害

    · 在「yaoi」論戰期間,佐藤雅樹曾經在迷你雜誌《CHOISIR》上就「雙重恐同」提出見解,並且明確區分「少女漫畫與恐同症」。論戰主題在於角色戀愛前的關係,女性評論者對佐藤的意見相當廣泛,栗原全面支持,中島則視而不見。藤本由香里提到男同志在這論戰中的位置,並指出yaoi中被視為表象的不是真實男性,所以並非如此重要。從初期廣義的BL小說創作出道的作家榊原姿保美曾經提出「幻想即現實」理論,表示初期的廣義BL作者與讀者「全是女轉男的男同性戀(在同一理論脈絡下,寫出《卍》的谷崎潤一郎是男轉女的女同性戀,嚮往西部片男主角的女性眾則為女轉男的異性戀)。對於恐同方面则表示,萬一真有讀者在BL小說中追求同志表象,那都是讀者個人資質的問題,與作品本身無關

    · 撇開現實,中島以yaoi世界的觀點主張:「如果強姦發生在男女之間,可能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支配或征服,最坏的情況下,甚至是一個種族延續血統的本能。但是如果強姦發生在兩個男生之間,则不外乎強姦者表達『我是這麼地想要你』的手段。……而即使被強奸者也試圖表對於強姦的不滿,對於『强奸』背後的意念,則毋寧是接受的。」

    · 筆者的BL愛好者朋友(異性女性)很可能同時會有以下四種截然不同的言行舉動:(1)在推特之類的地方寫著「快給我homo……」,意味著「最近都沒找到什麼可以萌的BL故事,超無聊」;(2)說著「對那些男同志、女同志,當然不應該有什麼性傾向的偏見或歧視」而跟著一起參加彩虹大遊行;(3)在彩虹遊行上看到猛男,便聯想到那些強調肌肉美的BL漫畫,不禁對那些大哥發出尖叫;(4)尖酸批評(抱怨?)某些BL作品「太寫實了,根本不萌」。即使她並沒有表示「對真實同志沒興趣」,光看狀況(1)和(4),也可能會讓人以為「她也可能對現實中的男同志沒興趣吧?」

    · 女性讀者在父權制度、異性規範的壓迫下,為了讓自己從女性特質中解放,將欲望寄託在那些美男子角色身上,在樂圆裡歌頌愛與生活的美好,以及透過男性角色跨越障礙證明愛情奇蹟的公式表現,皆反映出了厭女與恐同的症狀。

    · 在《風與木之詩》前半吉爾貝爾在鴉片中毒後被馬車撞死,而後半的賽爾吉選擇以異性身分繼承子爵爵位,堪稱悲劇收場。筆者並無意批判作者竹宮惠子當時在描述同性時的想像力不足,反而是日文國語字典裡將「同性感」解釋為「異常性欲」,在圆書館找書時,只要輸入「同性」、「男同志」、「女同志」則只能找到精神醫學相關書籍;影劇新聞裡關於同性戀消息也往往以鬧劇方式報導。在此般時代背景之下,描繪美少年之間同性戀與異性戀間擺盪不定的複雜心理轉折,以及短暂同性幸福時光的「美少年漫畫」創作者,正透過想像力與世俗的恐同對抗,至今要怎麼致敬都不足表達敬意。

    · BL是女性愛好者透過美男子實現「如果我是男同志我會怎麼做,又想做什麼」各想法的實驗場

    · 至於不採用BL公式,具有現實色彩的各種同志角色,幾乎無法在普通的BL小說裡找到。即使是基於擁護同志人權,插圖畫風可吸引讀者,文字卻讓人感到過於逼真,所以難登「娱樂」之林

    · 筆者之所以會以女同志的概念解讀BL愛好者,主要是受到栗原知代在1993年就寫出的論文影響.在她的文章裡,提到了「yaoi少女」,並指出「她們酷似女性主義主張的姊妹情(sisterhood)」、「行為上也與唯女社會女同志(separate lesbian,生活中完全排除男性的女同性戀者)相同」、「莫非是精神上的女同志?」栗原將「yaoi少女」假想為「為男性間的戀愛感動不已,一邊幸福終老」的一群,所以達到一種類似「唯女社會女同志」概念的境界。

    2021-01-11 00:02:04 1人喜欢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