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维纳斯与阿董尼》的笔记(1)

维纳斯与阿董尼
  • 书名: 维纳斯与阿董尼
  • 作者: 莎士比亚
  • 页数: 143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1985-5
  • 维纳斯与阿董尼

    “美男儿,”她说,你的美胜过我三倍;/好一朵芬芳的鲜花,人间少见;/嬉水的仙女,见了你也自惭形秽;/你比鸽子白,比起那玫瑰,更鲜艳。/大自然孕育你,就在跟自己拼命,/说是你死了,世界跟你同归于尽。/听我的话,下马来吧,人间的珍宝!

    一条手臂套住那骏马的缰绳,/另一条抱下了嫩苗似的少年——/他涨红了脸,撅起恼怒的嘴唇,/情怀还没开,要逗弄他,可真难!/她滚烫的脸,像炭火发出红光,/他羞红着脸,心却冷得像冰霜。

    他站不稳了,她跟着扑倒在草地,/两人都凭一条肘,撑住半边身儿。/她抚摩他的脸,他满脸都是怒意,/刚要责怪,却给她按住了唇儿,/用亲吻吐出娇媚、断续的话头:/“要是你想埋怨,永不会让你开口!”/他羞得满脸通红,她用她的泪泉/去浇熄他腮帮上少女似的燃烧;

    无可奈何,可决不是甘心从命,/他躺着,冲着她的脸不住地喘息;/她吞咽这暖气,就像在掠食牺牲,/说这是天降的甘霖,多么甜蜜,/但愿她的双颊是怒放的花卉,/也好承受这沁入肺腑的露水。/看鸟儿怎么缠住在一面网里,/阿董尼就怎么落进她的臂弯;/羞涩,想抵拒,又胆怯,害得他生气,/而他的一双怒目越显得好看:/洋溢的河水,再加上一场大雨,/势必泛滥,不由得向堤外冲去。

    只要你,嘴唇儿肯碰上我嘴唇——/不及你娇艳,也是鲜红的两瓣,/那吻,我的享受,也算你的收成——/你尽朝地上看什么?抬头看我的眼:/那里不嵌着你倩影?那为甚红唇/不贴着红唇,既然瞳人映入了瞳人?/你羞于接吻?那就把眼睛闭紧,/我也闭了眼,让黑夜出现在白天。/放大胆来玩,没有谁会看见我们,/爱情给幽会的情侣,设下了盛宴;/这青脉络的罗兰,我俩所躺身的,/不会搬嘴,也不懂得我俩所谈论的。

    在我的额上,能找出一丝皱纹?/眼珠儿碧青光亮,又流转顾盼;/我的艳丽永不减,像春芽年年生;/肌肤柔润又丰满,青春像火焰;/滑腻腻的纤手,要是握进你手中,/将在你掌心融化,眼看要消融。/陪着你谈心,我能迷住你双耳,/或娓娓地,像女神轻步于茸茸绿绒,/或滔滔地,像披了一头散发的仙女,/在沙上妙舞,却不见落地的影踪。/爱情是一把火,火焰构成的精灵,/不是重浊、下沉,而是盈盈上升。/当我舒卧于这开满野花的山坡,/弱小的花朵像大树般托住了我;/一对小白鸽牵引我向天空飞过,/整天都东飘西荡,总是依着我;/是这么轻盈的爱啊,我的好孩子,/难道你觉得,它是那么重的担子?

    她说:心肝儿,我已经把你围住,/软禁在这象牙般白皙的栅栏里,/我是座林苑,你就是我的小鹿,/由着你到处觅食:在深谷,在山地;/在我唇上找你的食吧,嫌小丘太干,/那就往下去,下面有潺潺清泉。/这一方界限,已足够给你散心,/幽谷里的芳草,又是可爱的高原区,/圆圆的小丘,枝叶纷繁又幽深,/更可以给你庇覆,躲风又躲雨;/来做我的鹿儿吧,我就是这园林;/没有狗来惹你,即使有千万吠声。

    系在树边的儿马,顿时强头倔颈,/挣断了缰绳,直向她那儿飞奔。/他威风凛凛,他奔,他跳,他怒嘶,/他的大劲,把毛织的肚带挣断;/载负的大地,承受他猛烈的铁蹄,/从地心响起了回声,像打雷一般;/他嘴里那块衔铁,给咬成了几截:/原是节制他的,现在反受他制节。/他两耳直竖,那原先披垂的马鬃/从他弯圆的颈上成束地竖起;/那鼻孔吸进了空气,再把气流吐送,/像旺盛的熔炉喷出阵阵的蒸气;/一双眼睛灼灼地瞪着,像火光,/闪烁出盛气的勇敢,热烈的欲望。

    当一位画家要超过天地间的生命,/画一匹骨肉均匀、比例相称的骏骑,/他的艺术跟“自然”大匠在竞争,/仿佛死的该比那活的更富于生气;/如今这匹马就胜过凡马庸碌,/不论外形、骨架、毛色,还是那气度!

    有时他飞奔了一阵,又停下凝视;/一片羽毛儿飘过,他吃了一惊;/他准备跟强风来个比赛,可是,/究竟他在飞还是奔,谁也弄不清:/掠过马鬃、掠过马尾,疾风在高唱,/扇动他鬃毛,煞像是翩翩的翅膀。/他痴望着他的爱,向她嘶鸣引诱,/她应和他,似乎猜透了他的心;/可是像女性,看到有人来追求,/装得冷淡、骄傲,没一点柔情,/踢开他的爱情,不理他胸中的热潮,/并且用后蹄,抵拒他好意的拥抱。

    他,眼里没有她,一眼也不看!/啊,瞧着这情景,多叫人动心!/她怎样向任性的少年悄悄地靠拢;/她脸色又怎样进行着一场斗争:/一阵灰白,赶走了可怜的羞红;/刚才她两颊灰白,可是一转眼,/满脸发出红光,像天上的闪电。

    她只是求;他只是厌恶这痴情。/这一出哑剧,幕幕都交代分明——/有齐唱似的泪雨,流自她眼睛。/万分温柔地她拉着他手腕,/一朵百合在雪砌的牢房关押,/又好比象牙在一圈玉环里镶嵌——/素净的朋友拥抱着雪白的冤家;/这场娇艳的风波,多情又薄情;/像一对银色的鹁鸽,它们在接吻。

    啊,你这人间最俊美的生命,/但愿你是我,而我是个美少年,/我心完好如你心,你心头有裂痕;/一个温柔的眼色我总会施舍你,/虽然只有肌肤的恩泽能医治你。/“放下我的手,”他说,“你干吗抚弄它?”/“交还我的心就放还你的手,”她回答,/还我吧,要不,你的硬心肠会伤害它,/给伤害了,温柔的叹息怎能感动它?/情人们伤心的叹息我再也不管了,/你已把我那颗心,变成铁一般了!/他嚷道:羞哟!快撒手,快放我走;/一天的兴致全完啦,连马儿都跑啦;/这都是你不好,害我丢失了牲口。

    爱情是通红的火炭,须得弄凉;/要不,听凭它烧,会烧坏了心房:/大海有个限量,欲海,可没有个边;/你的马儿跑啦,那又有什么稀罕!/他给人系在树边,多像匹驽马,/屈辱地给一根皮缰绳把他拴住!/当他看见了他的爱:他青春的酬价,/再也不甘心受这种倒楣的束缚,/从低垂的颈上,他摔下可耻的牢笼,/让嘴巴和胸背,一齐获得了松动。/谁见了情人赤裸着躺在床上,/显露出比洁白的被褥更白的美色,/他贪馋的目光饱餐得这么欢畅,/别的感官却不想把这种享受获得?

    “我不懂,也不想懂:什么叫爱,”他说,/除非它是头野猪,能给我赶着玩;/对于爱,我喜爱的只是把它来奚落——/像这种债,我可不愿欠,不愿还。/听人说:它有生命,可没有生气;/它又是哭又是笑,全都在一口气。/谁愿穿还没裁成、完工的衣衫?/谁在嫩叶抽出前、先摘去了幼芽?/在发育的生命,给碰伤了那么一点,/青春就枯萎,一生也就此作罢。/小马的背脊上压下过重的斤两,/它就此委顿,永远丧失了强壮。

    你和谐的噪音,粗厉刺耳的绝唱——/耳根甜蜜的享受,刺心头的创伤!/如果我没眼只有耳,那我的听觉/也同样热爱那内在不可见的美;/我若是聋子,你外表将会打动我,/只要我的心还能够把美领会;/虽然无眼又无耳,看不到来听不见,/抚摩着你,就叫我油然生起爱恋!/就算吧,连这点触觉都给剥夺掉,/我,不能听、不能看、又失了触感;/然而我对于你的爱一点也不少,/即使什么都不剩,光剩下了嗅觉;/因为有你吹气若兰的两片朱唇,/送来了诱发爱情的醉人的芳芬。/对于味觉啊,你是多丰盛的菜肴!

    还没出口,那用意先就击中了她。/他脸色一沉,她顿时晕倒下去/(善观气色的爱,在气色中死生,/嫣然一笑,把一蹙的创伤治愈,/蒙受爱的祝福,破产者重又兴盛);/傻孩子只当她没了命,心急慌忙/拍她苍白的脸,直到它浮现了红光。/他心慌意乱,失去了原来的主意,/那是想结结实实责备她一场;/慧心的爱却狡黠地抢在头里,/有了那及时一跌,一切都有了抵挡。/她倒在草地上,好像已给人杀死,/但等他的气息把生命输入她身子。/他扭她的鼻子,轻轻拍她脸庞,/曲弯她的手指,紧按她的脉息,/擦着她的嘴唇——想尽百计千方,/弥补他火头上,一时造下的罪孽;/他还亲了她的嘴;她真会领情,/只想老躺着,好让他老是亲吻!/愁苦的黑夜如今转成了白天——/她微微启开了蓝窗:晶莹的眼帘;/像可爱的朝阳展露第一丝金线,/鼓舞着黎明,唤醒了沉眠的大地;/像阳光灿烂,照耀出明净的天空;/她的眼睛,也照亮了她整个脸容。/那光芒,都落在他光洁的脸上,/仿佛从他那儿,借来这一片光明。

    啊,我在哪里呀——人间?天堂?/是沉溺在大海?还是投身于火焰?/这会儿是什么时光:早晨?晚上?/我一心想死,还是把生命留恋?/方才我还活着:活着,使死亡妒忌;/方才我已死过:死,有极乐的生趣!

    他说了:好仙后,承蒙你对我钟情,/想想吧,我年纪还轻,还没开窍,/我还没认清我自己,请慢跟我亲近;/渔夫总是把才孵生的鱼苗放掉。/梅子熟了自家掉,青梅子在枝上吊,/你若采早了,尝一下,酸得不得了。/看,太阳,万物的安慰,已拖着/疲步,在西方终结了一天的辛劳;/夜的先驱:猫头鹰,尖声在催促;/羊儿归了圈,鸟儿已进了窠巢;/那重重乌云,正一朵朵地合拢,/只等我们告别了,就掩蔽那天空。

    她一双玉臂,已把他的脖子围起,/红颜贴着红颜,恍似结合的整体。/气都透不过了,他用力把身子撑开,/缩回了玉露琼浆似的珊瑚小口;/那甜美,她饥渴的双唇早已尝味,/但恣意饱餐,她还是把饥饿怨尤;/他紧压着她的丰满,她晕眩于珍奇,/唇儿贴住唇儿,两个人跌翻在地。

    一旦领略到了战利品的甜头,/她听凭盲目的热情乱搞胡闹,/脸上在淌汗、冒烟,热血在奔流,/轻佻的调情搅成鲁莽的粗暴;/把理智赶走,把什么都抛在脑后,/再不管赧颜、害羞,把名声全丢。/又热、又乏——给她搂得这么紧,/像一只野鸟,给朝晚训练得驯服了,/像飞奔的小鹿,给人紧追得眩晕,/像倔强的婴儿,给摆弄得没声息了;/他现在任她摆布,再不加抵拒,/而予取予求,她已经没丝毫节制。/凝固的蜡,加了热怎么不消融?/到最后,不一按一捺一个印痕?/绝望了的事,常因冒险而成功,/尤其是爱情,它的放纵过了分寸;/不像那白脸的懦夫,一碰就昏厥;/对象越固执,它追求得越热烈。/他先前皱眉时,倘使她就此罢休,/他唇上这杯蜜汁,她哪儿能尝到;/疾言厉色,可不能把情人赶走;/玫瑰虽然有刺,却依旧给摘掉;/“美”,纵使给禁锢了二十重锁,/“爱”硬是要闯,把锁一齐都打落。/现在,再也留不住,她发了慈悲/(可怜那傻孩子,只是在向她请求),/决定跟他分手了,手臂就撤了围,/但叮嘱他好生把她一颗心儿看守;/她这颗心,凭丘比特的一张弓,/她宣誓:从此囚禁在他的胸中。

    现在,她当真踏上了爱的战场,/那主将跨上了征鞍,准备交锋/——但一切证明只是她一场幻想,/他虽然骑在她身上,可不把她摆弄;/比坦塔勒斯还要受罪:她的遭遇——/紧抱住一座乐园,没半点乐趣。

    她枉是爱神——枉爱着,却得不到爱!

    你那张脸儿呀,他哪儿知道崇敬——/而爱神却凝眸注目,向你参礼;/也不爱你齿白唇红,眼珠晶莹——/这样地完美,举世都感到惊奇;/要是猝不防给他拦住了——好可怖!/他就要拱你的美,像拱起牧场的土。

    当你紧追那半瞎眼儿的兔子,/你看:这小东西为了要把命逃,/跑得比风还快;又怎样用尽心思,/左一圈,右一弯,只是千转百绕;/又在那密密的篱树里东钻西攻,/叫敌人惶惑,恍似进入了迷宫。/有时候,它有意逃进一群绵羊,/叫灵敏的猎狗顿时搞混了气味;/有时候,又钻进兔儿的洞窟躲藏,/使汹汹吠叫的狗群停止了猛追;/有时呢,又混杂于一群鹿儿中间,/真是急中生智,危难中来了应变。/它的气味这时又跟人家混淆,/那紧追、尽力嗅的猎狗就产生疑惑;/它们停下了一股劲儿叫喊,直到/费尽心力分辨出那细微的线索,/这才又放声吠叫;于是回音四响,/好像在那天上,也正为打猎奔忙。/可怜那兔儿,正在远远的山头,/踮立起后腿,正竖起了耳尖,/倾听后面的敌人可紧追不休;/不一会,果然听到那吠声动地惊天——/唉,这一刹那,真是满腹忧忡,/像病入膏肓的人,听见了丧钟!

    要是你真跌了一跤,那么请相信:/大地因为多爱你,故意绊你的脚,/只为了硬是要掠取你嘴唇上一个吻;/珍宝在眼前,君子也变成了歹角:/贞洁的狄安娜,脸上蒙一层阴云,/但怕破了终身戒规,来偷你一吻。

    叫健美的青春,染上衰老的疾病,/完美的至善,羼入不完美的缺陷;/‘造物’创造的人,不能幸免于/无情的折磨,沉重的苦难和忧虑。/像那些发烧的寒热,发抖的疟疾,/夺命的瘟疫,神志不清的疯癫,/拔尽元气的重疴,都烧坏了血液/来破坏正常的健康;还有那些/欲念、忧伤、绝望,它们也随时都想/置‘造物’于死地:造就你这么漂亮!/这些疾病,即使最轻的,没有一种/不是只消一下子就把‘美’断送;/一切属于‘美’的芳香、色泽、音容,/方才人们还津津乐道地称颂,/眼看着就突然分解、崩溃、消失,/像山峰的积雪,遇上了正午的烈日。

    哪怕‘爱’借给你两万条生花妙舌,/条条比你自个儿的还要玲珑——/婉转动听,恍似鲛人销魂的歌,/在我的耳边却只是一阵逆风。/要知道,我的心耳已严密封闭,/花言巧语别想来这儿钻空隙。/要不然,给那些假情假意的谎话,/闯进了我这一向平静的胸房;/我这颗小小的心儿就此完啦,/再不得片刻安息在它的卧房;/不,仙后,我不稀罕长吁短叹;/独个儿睡一个好觉,才是我心愿。

    爱,我不恨,恨的是你这一套:/面不相识,也拉在怀中搂得紧。/说为了‘繁殖’,嘿,少见的托词!/那是理智做鸨母,淫欲在放肆!/别称它做爱吧,爱情已逃离了人间,/下界淌汗的淫欲,强占它名义——/假借着皮毛的相似,只顾在吞咽、/玷污它那清新鲜艳的美丽;/那暴君把美糟蹋了,又把它毁灭,/像害虫吞噬着刚开的花瓣和柔叶。/爱给予安慰,像雨过天晴的丽日;/肉欲的终局:艳阳天卷来了暴风。/爱情的潺潺清泉,源源不止;/肉欲的盛夏没过半,已来了严冬。/爱不会饱餍,肉欲从不享天年;/爱情是真理,肉欲是谎话一篇。

    这么说了,他挣脱她那温柔的怀抱,/从那双搂着他的玉臂中直冲了出来,/穿过那黑沉沉的原野,向着家飞跑,/把爱后撇在地上,管她有多悲哀;/黑夜的天心划过一条光辉的流星——/就这样,他滑出了她那流转的眼睛。/她,眼睁睁地望着他,像海滨送别,/岸上人在眺望他那才上船的亲友,/直到滔滔的白浪把帆影隐灭,/天边的愁云又来跟白浪相斗;/那冷酷无情的黑夜,也跟这一样,/从她眼前,掩蔽了她凝视的对象。/她呆住了——像是有人一个不经心,/把一颗珍贵的宝石掉进了旋涡;/她惊慌了——像一个夜行迷途的人,/黑森森的林子,给吹熄了手里的灯火;/就这么,她失了主宰,在昏暗中仰躺——/从她的眼里,给夺去了照路的亮光。

    你想,还有谁伴她把黑夜消磨,/除了那无聊的回声有如寄生虫——/像扯开嗓子的酒保答应着主顾,/对醉客飘忽的心情百依百从?/她说是黑,它们就一齐说是“黑”;/她说不,是白,全都改口说“白”。

    她骂道:你这魔王哟,丑恶、削瘦!/你这爱情的破坏者,可恨又可鄙夷;/人世的蛆虫哟!狰狞露牙的骷髅;/凭什么你摧毁美丽:夺了他的生气?/他生前,他的呼吸跟他的美丽,/给玫瑰以光彩鲜艳,幽兰以香气。/果真他死了——啊,那是不可能的,/看见他这么美,还下这么惨的毒手;/不——你并不生眼睛,那是可能的,/你只是可恶地把标枪胡乱一投;/也许那目标原只是衰弱的高龄,/谁想你的投射,劈开了一颗童心。/假使你先给个警告,他向你回话,/一听到他,你的威力就失了威势。/为这一击,命运之神把你咒骂,/她叫你除野草,你却把好花摘去。/该是爱神的金箭瞄准他轻发,/而你死神的檀枪却把他射杀!

    阿董尼没死,死神也没什么不是;/方才不是她,把他骂一个痛快,/她如今把荣衔加于他难听的名字——/称他为坟墓的皇帝,帝皇的墓坟,/握无上的威权,统治尘世的众生。/别当真吧,好死神,我只是说着玩;/别生我的气,我不由得感到恐怖:/看到奔来了那畜生——懂什么叫慈善,/它鲜血淋淋、杀气腾腾,那野猪;/于是可爱的幽灵呀,我不必抵赖了:/我把你诋毁了——怕我的爱已不在了。

    哀怨有两条舌头,而女人若没有/十个女人的智谋,休想把它们看守。

    要是他死了,随着他,‘美’被杀害了;/‘美’死了,黑暗的浑沌随之而来了。

    我的叹息已完啦,泪泉已干涸,/我眼里冒着火,心儿变成了铅——/那沉沉的铅心煎熬在一片眼火里,/我的生命就这样消融在欲火里。/可怜的人世啊,你失去了怎样的瑰宝!

    阿董尼活着的时候,太阳和劲风,/像两个贼,半路上抢劫他的美容。/为此他出外,总要把软帽戴好,/轻浮的太阳,就在帽檐下偷看;/风,干脆把他那顶帽子吹掉,/帽子吹掉了,好玩弄他的发鬈。/阿董尼哭了,这又赢得他们的爱怜,/彼此争着,看谁先弄干他泪眼。

    她启开他晶莹的眼帘,已凝住了眼波;/里面有光辉的明灯,却已经熄了火。/那原是两面明镜,在那里她千百回/照见自己的小影,可现在去哪儿找/本来的光彩——只剩下一片昏黑!

    痛苦将从此跟爱情形影相随;/深情蜜意逃不出嫉妒的监视;/甜蜜的种子到头是苦果的滋味;/非高即低,永远双双不相当,/爱的欢乐抵不上招来的哀伤!/爱情将是水性杨花,反复无常,/花开花谢,只眼前一刹那时光;/它外面涂着糖,内心把毒浆包藏,/用香甜的饵,瞒过了最尖的目光;/把最刚强的身子,变成最纤柔,/使伶俐的人哑默,叫笨汉开口。/爱情将又是孟浪,又是拘谨,/叫龙钟的步履追随舞曲的节奏;/叫招摇的无赖学会羞怯的文静;/把财主推倒,却偏叫穷人富有;/叫姥姥变年少,少年倒反像姥姥,/既神魂颠倒了,可又是天真痴娇。/毋庸担心的场合,它偏要猜疑,/该有所警惕,却偏偏胆子太大;/它慈悲为怀,而又是极端严厉,/看来像真诚,内心却怀着欺诈;/它刻薄乖戾,而假装温柔驯良,/使勇士畏缩,反给了懦夫胆量。/爱情将造成战争和悲惨的灾祸,/父子亲骨肉就为了爱情而反目;/它的天性,有如干柴之就烈火,/听凭无情的烦恼来任意摆布。/既然我的爱,年纪轻轻遭了害,/从此爱得越深,越享不到恩爱!

    来我这里:空谷似的摇篮里安躺;/我跳动的心,将日夜摇荡着你,/从此没一时一刻,没一分一刹那,/我不是在吻着我情人变成的香花。/此时她已厌倦人世,就匆匆离去,/驾起银鸽;借它们敏捷的帮助,/乘上了轻车;穿过空旷的天宇,/迎着疾风,那轻车一路飞向珮府——/碧海环绕的仙岛,在那儿,那仙后/不再把本相显露:将从此隐休。

    2020-04-16 01:11:19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