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辛白林》的笔记(1)

辛白林
  • 书名: 辛白林
  • 作者: [英] 威廉·莎士比亚
  • 页数: 289
  • 出版年: 2009-7
  • 辛白林

    第一幕第一场

    波塞摩斯 为了我的缘故,把它戴上吧;它是爱情的手铐,我要把它套在这一个最美貌的囚人的臂上。

    第一幕第二场

    抱怨得到共鸣当然好,得不到却也是常态

    第一幕第三场

    伊摩琴 我并没有和他道别,我还有许多最亲密的话儿要向他说;我想告诉他,我要在那几个时辰怎样怎样想念他;我想叫他发誓不要让意大利的姑娘们侵害我的权利和他的荣誉;我还想和他约定,在早晨六点钟、正午和半夜的时候,彼此用祈祷作精神上的会聚,那时候我会在天堂里等候着他。

    第一幕第四场

    波塞摩斯 钻石是可以买卖授受的东西,谁愿意出重大的代价,就可以把它收买了去;为了报恩酬德的缘故,它也可以做送人的礼物。可是美人却不是市场上的商品,那是天神们的恩赐

    阿埃基摩 有些鸟儿是专爱栖在邻家的池子上的。您的戒指也许会给人偷去;您那无价之宝的美人也难保不会被人染指;戒指固然是容易丢失的东西,女人的轻薄的天性,又有谁能捉摸?一个狡猾的偷儿,或者一个风雅的朝士,就可以把这两件东西一起拐到手里。

    阿埃基摩下挑战书。正常人谁会接受这种挑战书呢?

    波塞摩斯 我接受这些条件;让我们把约款写下来吧。不过你必须对我负这样的责任:要是你征服了她的肉体,直接向我证明你已经达到目的,我就不再是你的敌人,她是不值得我们挂齿的;要是她始终不受诱惑,你也不能提出她的失贞的证据,那么为了你的邪恶的居心,为了你破坏她的贞操的企图,你必须用你的剑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满纸贞操】

    第一幕第五场

    王后 他的命运已经到了绝境,他的名誉也已经奄奄待毙;他不能回来,也不能继续住在他现在所住的地方;转换他的环境不过使他从这一种困苦转换到另一种困苦,每一个新的日子的到来,不过摧毁了他又一天的希望

    第一幕第六场

    伊摩琴 最不幸的是那抱着正大的希望而不能达到心愿的人;那些虽然贫苦、却有充分的自由实现他们诚实的意志的人们是有福的

    阿埃基摩初见公主就叽叽咕咕说个不停

    第二幕第一场

    贵族乙 你是一只公鸡,也是一只阉鸡;给你套上一顶高冠儿,公鸡,你就叫起来了。

    一个保险的身份

    第二幕第二场

    阿埃基摩 睡眠啊!你死亡的摹仿者,沉重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的知觉像教堂里的墓碑一般漠无所感吧。

    第二幕第三场

    王后 一切都要见机行事;她越是拒绝你,你越是向她陪小心献殷勤,好像你为她所干的事,都是出于灵感的冲动一般;她吩咐你什么,你都要依从她,只有当她打发你走开的时候,你才可以装聋作哑。

    克洛顿 有了钱才可以到处通行;事情往往是这样的。是呀,只要有了钱,替狄安娜女神看守林子的人也会把他们的鹿偷偷地卖给外人。钱可以让好人含冤而死,也可以让盗贼逍遥法外;嘿,有时候它还会不分皂白,把强盗和好人一起吊死呢。

    伊摩琴 倘不是因为恐怕您会把我的沉默当作了无言的心许,我本来是不想说话的。

    克洛顿 在微贱的人们中间——还有谁比他更微贱呢?——男女自由结合是一件可以容许的事,那结果当然不过生下一群黄脸小儿,过着乞丐一般的生活;可是你是堂堂天潢贵胄,那样的自由是不属于你的,你不能污毁王族的荣誉,去跟随一个卑贱的奴才、一个奔走趋承的下仆、一个奴才的奴才。【当贵族还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连这基本的自由都给剥夺了】

    伊摩琴 他永远不会遭逢灾祸,只有被你提起他的名字才是他最大的不幸。

    克洛顿抓错了重点,这句咒骂将成为后来巧合的源头

    第二幕第四场

    污点:一句顶一万句

    第二幕第五场

    波塞摩斯 难道男人们生到这世上来,一定要靠女人的合作的吗?【你可以试试由你父亲体外授精,在马桶里培养出一个你来。】我们都是私生子,全都是。被我称为父亲的那位最可尊敬的人,当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哪一个人造下了我这冒牌的赝品;可是我的母亲在当时却是像狄安娜一般圣洁的【那无比纯洁的母亲在生下你的时候还是个童贞女,你是从妈妈的耳朵眼里钻出来的。】,正像现在我的妻子擅着无双美誉一样。啊,报复!报复!她不让我享受我的合法的欢娱,常常劝诫我忍耐自制,她的神情是那样的贞静幽娴,带着满脸的羞涩,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不见了心软;我以为她是像没有被太阳照临的白雪一般皎洁的。啊,一切的魔鬼们!这卑鄙的阿埃基摩在一小时之内——也许还不到一小时的工夫?——也许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像一头日耳曼的野猪似的,一声叫喊,一下就扑了上去,除了照例的半推半就以外,并没有遭遇任何的反抗。但愿我能够在我自己的一身之内找到哪一部分是女人给我的!【可真奇怪,你一半的遗传物质都来自女人呢!把你自己劈成两半,挑一半中意的带走吧。】因为我断定男人的罪恶的行动,全都是女人遗留给他的性质所造成的:说谎是女人的天性;谄媚也是她的;欺骗也是她的;淫邪和猥亵的思想,都是她的、她的;报复也是她的本能;野心、贪欲、好胜、傲慢、虚荣、诽谤、反复,凡是一切男人所能列举、地狱中所知道的罪恶,或者一部分,或者全部分,都是属于她的;不,简直是全部分;因为她们即使对于罪恶也没有恒心,每一分钟都要更换一种新的花样。【男人的缺点相比之下就少多了。据我所知,他们的缺点就是眼瞎加上耳聋,外带脑子混沌不清。】我要写文章痛骂她们、厌恶她们、咒诅她们。可是这还不是表示真正的痛恨的最好的办法,我应该祈求神明让她们如愿以偿,因为她们自己招来的痛苦,是远胜于魔鬼所能给与她们的灾祸的。

    第三幕第二场

    毕萨尼奥 你现在对她所怀的卑劣的居心,恰恰和你低微的命运相称。

    伊摩琴 我只看见我前面的路,朋友;这儿的一切,或是以后发生的事情,都笼罩在迷雾之中,望去只有一片的模糊。

    第三幕第三场

    培拉律斯 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比小心翼翼地恭候着他人的叱责、受了贿赂而无所事事、穿着不用钱买的绸缎的那种生活更高尚、更富有、更值得自傲吗?那些受人供养、非但不知报答、还要人家向他脱帽致敬的人,他们的生活是不能跟我们相比的。

    吉德律斯 也许这样的生活是最美满的;对于您这样一位饱尝人世辛酸的老人家,当然会格外觉得它的可爱;可是对于我们,它却是愚昧的暗室、卧榻上的旅行、不敢跨越一步的负债者的牢狱

    阿维拉古斯 当我们像您一样年老的时候,我们有些什么话可以向人诉说呢?……正像被囚的鸟儿一样,我们把笼子当作了唱歌的所在,高唱着我们的羁囚

    培拉律斯 要是你们知道城市中的榨取掠夺,亲自领略过那种抽筋刮髓的手段;要是你们知道宫廷里的勾心斗角,去留都是同样的困难,爬得越高,跌得越重,即使幸免陨越,那如履薄冰的惴惧,也就够人受了;要是你们知道战争的困苦,为了名誉和光荣,追寻着致命的危险,一旦身死疆场,往往只留下几行诬谤的墓铭,记录他生前的功业;是的,立功遭谴,本来是不足为奇的事,最使人难堪的,你还必须恭恭敬敬地陪着小心,接受那有罪的判决。

    培拉律斯 谁最先把鹿捉到,谁就是餐席上的主人,其余的两人将要成为他的侍者。

    第三幕第四场

    毕萨尼奥 那是谣言,它的锋刃比刀剑更锐利,它的长舌比尼罗河中所有的毒蛇更毒,它的呼吸驾着疾风,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散播它的恶意的诽谤;宫廷之内、政府之中、少女和妇人的心头,以至于幽暗的坟墓,都是这恶毒的谣言伸展它的势力的所在。

    伊摩琴 男人的盟誓是妇女的陷阱!因为你的变心,夫啊!一切美好的外表将被认为是掩饰奸恶的面具;它不是天然生就,而是为要欺骗妇女而套上去的

    伊摩琴 可怜的愚人们是这样信任着虚伪的教师;虽然受欺者的心中感到深刻的剧痛,可是欺诈的人也逃不了更痛苦的良心的谴责。

    伊摩琴第一时间怀疑的是同性而非异性,这是她被男权社会驯化最直接的证据:认为女性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看她的语气,贵族的优越感也是可能原因。

    伊摩琴 难道一切的阳光都是照在英国的吗?除了英国之外,别的地方都是没有昼夜的吗?

    第三幕第五场

    王后 也许她已经对人生感觉绝望,也许她驾着热情的翅膀,飞到她心爱的波塞摩斯那儿去了。她不是奔向死亡,就是走到不名誉的路上。

    克洛顿 要是你愿意弃暗投明,不再做一个恶人,替我尽忠办事,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无论叫你干些什么恶事,你都毫不迟疑地替我出力办好,我就会把你当作一个好人;你大爷有的是钱,你不会缺吃少穿的,升官进级,只消我一句话。

    制定了完备的计划

    第三幕第六场

    伊摩琴 富人们也难得讲半句真话,怎么能怪他们?被锦衣玉食汩没了本性,是比因穷困而撒谎更坏的;国王们的诈欺,是比乞丐的假话更可鄙的。

    长得美就连偷吃人家的东西都会被原谅

    第四幕第一场

    克洛顿 人类真是莫名其妙的东西!

    第四幕第二场

    伊摩琴 对于一个耽好孤寂的人,伴侣并不是一种安慰。

    阿维拉古斯 他用非常高雅的姿态,把一声叹息配合着一个微笑:那叹息似乎在表示自恨它不能成为这样一个微笑,那微笑却在讥讽那叹息,怪它从这样神圣的殿堂里飞了出来,去同那水手们所詈骂的风儿混杂在一起。

    吉德律斯 我只怕那些我所尊敬的聪明人;对于傻瓜们我只有一笑置之,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可怕。

    培拉律斯 一个浑浑噩噩的家伙,往往胆大妄为,毫无忌惮。

    吉德律斯 我们除了他所发誓要取去的我们的生命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法律并不保护我们;那么我们为什么向人示弱,让一个妄自尊大的家伙威吓我们,因为我们害怕法律,他就居然做起我们的法官和刽子手来?

    吉德律斯 无事而狂欢,和为了打碎玩物而痛哭,这是猴子的喜乐和小儿的悲哀。

    培拉律斯 悲哀啊!谁能测度你的底层呢?谁知道哪一处海港是最适合于你的滞重的船只碇泊的所在?

    歌 不用再怕骄阳晒蒸,/不用再怕寒风凛冽;/世间工作你已完成,/领了工资回家安息。/才子娇娃同归泉壤,/正像扫烟囱人一样。/不用再怕贵人嗔怒,/你已超脱暴君威力;/无须再为衣食忧虑,/芦苇橡树了无区别。/健儿身手,学士心灵,/帝王蝼蚁同化埃尘。/不用再怕闪电光亮,/不用再怕雷霆暴作;/何须畏惧谗人诽谤,/你已阅尽世间忧乐。/无限尘寰痴男怨女,/人天一别,埋愁黄土。

    伊摩琴把身边没了头的克洛顿的尸体当成丈夫,抱着他大哭并甘心亲自埋葬他。我想克洛顿泉下有知一定会非常欣慰

    【《辛白林》是巧合的集合,考尼律斯偷换药水,毕萨尼奥把催眠药水给临行的伊摩琴,克洛顿因为伊摩琴此前一句破烂衣服的话决意穿她丈夫的衣服前去侮辱她,吉德律斯杀克洛顿恰好是砍掉了他的头,克洛顿除了面目都和波塞摩斯一样,培拉律斯和养子们把尸体扔在以为死了的伊摩琴身边——如此,才让伊摩琴产生了“丈夫已经被人杀死,一切都是唆使我出走的毕萨尼奥的阴谋”这样的误会】

    第五幕第一场

    波塞摩斯 神啊!要是你们早一些谴罚我的罪恶,我决不会活到现在,干下这样的行为……有的人犯了小小的过失,你们就把他攫了去,这是你们的好意,使他以后不再堕落;有的人你们却放任他为非作恶,每一次的罪过比前一次更重,使他对自己的行为都怀着恐惧。

    第五幕第三场

    波塞摩斯 谁要是见了敌人溜走,我愿意和他交个朋友;因为他会向敌人逃避,他也会逃避我的友谊。

    第五幕第四场

    波塞摩斯 欢迎,拘囚的生活!因为我想你是到自由去的路。……在人与人之间,他们并不戥量着每一枚货币,即使略有轻重,也瞧着上面的花纹而收受下来;你们应该把我收受,因为我是你们的。

    波塞摩斯 他们全去了,正像来的时候一样飘忽;我也就这样醒来。那些倚靠着贵人恩宠的可怜虫,也像我一样做着梦;一醒之后,万事皆空。

    狱卒甲 这对于你是一回严重的清算,先生;可是这样也好,从此以后,你不用再还人家的债,也不用再怕酒店向你催讨欠账,人们在追寻欢乐的当儿,往往免不了这一种临别时的悲哀。你进来的时候饿得有气没力,出去的时候喝得醉步跄踉;你后悔不该付太大的代价,又恼恨人家给你太重的代价;你的钱囊和脑袋同样空洞,脑袋里因为装满空虚,反而显得沉重,钱囊里没有了货色,又嫌太轻了:这一种矛盾,你现在可以从此免去。啊!一根只值一文钱的绳子,却有救苦救难的无边法力:无论你欠下成千债款,它都可以在一霎眼间替你结束;它才是你真正的债主和债户;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总账,都可以由它一手清还。你的颈子,先生,是笔,是帐簿,也是算盘;不消片刻,你就可以收付两讫了。

    狱卒和死囚探讨生与死的问题

    狱卒甲 可笑一个人长了眼睛,最大的用处却是去赶这条黑暗的路程

    波塞摩斯 只有套活人的枷锁,没有关死鬼的牢门。

    第五幕第五场

    辛白林 我的眼睛并没有错误,因为她是美貌的;我的耳朵也没有错,因为她的谄媚的话是婉转动听的;我更不责怪我的心,它以为她的灵魂和外表同样可爱,对她怀疑也是一种罪过

    关键时刻不能忘记打老婆——虽是无心,可喜剧氛围也很浓

    摩根很好地为主上解决了他自己制造出来的问题

    预言者 一片温柔的空气就是你的贤德的女儿,这位最忠贞的妻子,因为她是像微风一般温和而柔静的。

    2020-04-22 20:53:36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