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的笔记(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 书名: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 作者: 吉田 秋生
  • 出版社: 小学館
  • 出版年: 2003-09-10
  • 《Banana Fish/香蕉魚/戰慄殺機》全攻略(僅漫畫,吐槽向)

    前言:本來是書評,放進筆記裏,一方面是有敏感詞可以逃避審核,另一方面主要是害怕影響那些過於看重他人評價的熱情粉絲的心情(一定會有年齡較小的粉絲連這句話都看不進去)。劇版香蕉魚短評第一說「何必將本作歸爲耽美」,但綜合考察一番,不論是原著漫畫還是改編動畫,《Banana Fish/香蕉魚/戰慄殺機》非但沒能逃脫一般耽美的俗套,反而直接繼承耽美鼻祖、少女漫畫中描繪「少年愛」的代表《風與木之詩》中的劇情、人物套路。

    開始本文之前,引用幾位【知乎和微博的網友】對本作的評價(有可能是針對劇版):

    「我覺得香蕉魚有點四不像。搞笑不是很好笑,嚴肅不夠嚴肅,觸及一點社會陰暗又不繼續延續,bl又不夠gay,友情又太gay。」

    「根本不是人物活在世界中,而是世界圍繞人物來建設。」

    「如果把亞修去掉,英二減半,我想我會喜歡。」

    「因为我一眼看出作者的创作意图和重心就是那一个角色,挖空心思竭尽所能地费心血围着他一人转,其他角色如此,剧情如此,所谓虐的套路也是如此,没有真心实意的高光,体会不到作者的感情,所以就很无聊,观感犹如吃屎。」

    正文从此开始:

    (一)講了一個什麽故事

    一、故事線

    · 1970年,三個窮困潦倒的醫學院大學生,多森兄弟(亞雷西斯·多森、亞伯拉罕·多森,都是猶太人)和艾迪·弗列德在一次意外中製造出了「迷幻藥」,弗列德以身試藥,過强的藥效導致他直接死亡。亞雷西斯覺得不對勁,想把剩下的藥物和煉製記錄處理掉,但利欲熏心的弟弟亞伯拉罕偷藏了藥物並轉手賣給了蒂諾·格魯兹手下的科西嘉黑手黨組織裏的人。藥物控制人心的能力引起了格魯兹的興趣,他想把這種藥開發成具有戰略意義的生化武器。但苦於這種藥的副作用很大,而過少的樣本量讓博士們無法開展改良實驗並研發解毒劑。於是亞伯拉罕·多森與科西嘉黑手黨合作,開始了一項代號為「Banana Fish」的人體實驗計劃。實驗對象剛開始是北越俘虜,後來連參戰的美國兵都被包括在内,亞修的哥哥葛利夫就是其中之一。按照亞伯拉罕·多森的説法,他所以用美國兵做實驗,是因爲自己的猶太人身份曾經遭到美國人的歧視,某種程度上算公報私仇。他原本不想殺死葛利夫,但葛利夫撞破了事情的真相,必須被滅口。所以在英二被跟蹤導致據點暴露,跟隨前來的亞伯拉罕在看到臥室裏并沒死的葛利夫后驚恐萬分,當即開槍把他打死。亞伯拉罕·多森在第6卷被亞修槍殺,研究基地也在本卷被毀掉。

    · 主綫劇情嚴格來説,到第6卷就結束了。其實前6卷的表現非常不錯,劇情推進的節奏很快,伏筆更是俯拾即是,幾個重要的黑幫少年形象也基本豐滿起來。尤其可貴的是,這段故事把政治、歷史的背景和人物、情節有機結合在一起,誰離開了誰都無法單獨發展。往後的故事,包括政客孌童、人口販賣、白宮陰謀、股票投機等等,只是借了「宏大敘事」的殼子,看上去是要觸碰社會的黑暗面,但蜻蜓點水,一帶而過,最終還是讓人物(多半是亞修)「説出」這些敘事的内涵,讓人感到是爲了宏大而宏大,實則并沒什麽意思。

    二、人物線

    · 前6卷中最重要的人物綫是「翁肖達之死」,這件事為以後的人物關係奠定了情感基礎。從第7卷開始,作者想起來要渲染主角cp之間的感情,所以畫了很多日常相處鏡頭和大量讓人不明所以的賣腐場面。同時,爲了能讓故事繼續發展下去,亞修被安排主動出擊,操縱股票情報讓格魯兹老爹摔了個大跟頭,「被自己養的寵物反咬一口」,這樣大boss就有了持續追殺亞修的動機,故事也就可以陷入「拯救與被拯救」「抓了又跑了」的死循環了。我想很多人感到後半段劇情越來越扯淡/牽强, 或者總感覺前面還對味,越到後面格局越小,根源就在這裏。説實話第一波追殺時,亞修與歐沙在地鐵車廂、天橋鐵軌的激戰還是看得人心潮澎湃。但作者不知道是怎麽想的,每一段精彩打戲后都要跟上亞修與英二情話綿綿的鏡頭,轉得太快,令人無語。這個問題接下來還要講到。

    · 大家不妨數數,格魯兹先後派了幾個人去抓亞修:馬賓(監獄)、歐沙(地鐵)、馬納·海姆博士(國立精神病院)、李月龍-Sergei(自然史博物館)、雇傭兵福克斯(下水道和建築工地)。每一次抓捕行動構成單獨的故事單元,其展開無非是「落入險境-受盡凌辱-設法脫逃-槍戰流血-加深感情」,反派等級越來越高,亞修的智勇雙全也被刻畫到神乎其神的地步。到了後期,「Banana Fish」不見蹤影,整個NY歷險記圍繞美型化的亞修和他的情人奧村英二展開,所有boss精蟲上腦且智商下綫,主cp在缺乏感情基礎的前提下拼命抒情。開頭如此廣闊的格局,以爲是黑幫少年血與淚的成長史,沒想到作者只是想講個「終極配對神話」的浪漫愛情故事,實在讓人很是失望。

    (二)怎樣來講這個故事

    一、單個人物肖像

    1.亞修·林克斯

    (1)顔值進化論

    · 一定要整理這個是因爲圖片比任何文字都更直觀。作者并不是一開始就放飛自我,她對亞修的妄想症和失去耐心都有一個慢慢進化的過程。這一點從亞修的臉部素描可以直接看出來。

    這是他第1卷亮相時(1985年3月4日)的長相,不像美國人,倒像染了頭髮的日本人。主要是醜得讓人不敢相信是主角。或者像我一樣,從主角的長相推斷出這是一部不落俗套的寫實向bl大作。

    這是第3卷,鼻子已經開始變尖了,注意眉毛完全沒有弧度。

    這是第5卷,以蒂諾老爹為亞修請來高級造型師作爲分界綫,以露額頭劉海為基準向精緻方向發展:眼睛變細,眉毛變彎,鼻梁拔地而起,肌肉變纖細,頭髮變柔順。各方面都符合bl美型男主角標準。

    這是第10卷,我承认自己挑了一個特別誇張的鏡頭:風流男妓在綫賣藝,除了沒胸之外就是女孩子。亞修的臉變短,鼻尖開始上翹,更有幼齒的感覺,也更像金髮版李月龍。説這是黑幫老大我肯定是不信的。但其實這種形象相比開頭的元氣肌肉少年,是不是更符合腐女心中對男同性戀的幻想?什麽「長得這麽清秀肯

    這是第18卷被刺殺前的扮相,基本面目全非,全靠主角光環辨認。亞修終於man起來了,從李月龍走向Sergei,鼻尖和下巴都有突出的表現……

    (2)「阿修羅/野獸/娼婦/IQ 200/自由之鳥/需要救贖的靈魂……」:全世界圍著你轉

    · 簡單來講,就是「傑克蘇」。

    · 一般來説,作品中立得住的人物,要麽是「漏洞性格」——并非十全十美,有自己的缺點和成長,大部分人物都屬於這種;要麽是「黑洞性格」——謎一般的存在,光明與黑暗在他身上廝殺,如陀氏筆下那些半是瘋子半是聖人的主人公。像作者對亞修這種態度,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因爲把他捧得太高,導致他無法在人間繼續存活。」這是一種對人物的變態的愛:過於愛他,以至於扭曲了他,用自己的人格遮蔽他,把他從有血有肉的美國少年變成自己想要與之戀愛的對象(某種程度上也是自己),并把奧村英二當成自己在作品裏的化身,就這樣完成了一個自戀循環

    · 「因为我一眼看出作者的创作意图和重心就是那一个角色,挖空心思竭尽所能地费心血围着他一人转,其他角色如此,剧情如此,所谓虐的套路也是如此,没有真心实意的高光,体会不到作者的感情,所以就很无聊,观感犹如吃屎。」以上這段精當的評語來自一位微博網友。與福克斯的巷戰中英二捨命為亞修擋子彈,看到心上人受傷的亞修開啓狂暴模式,直接對手下開槍,勞延泰氣得大駡:「在他眼裏除了那個日本人,其他人還是人嗎?」這句話也可以套用在作者身上:「在她眼裏除了那個美國人,其他人還是人嗎?」所有角色沒有自身存在的意義,只是爲了襯托亞修而存在,且不同的人負責襯托亞修不同的性格側面。這種寫法,只能加速這個人物在讀者心中的死亡。

    2.奧村英二

    · 可分析的點并不是很多,因爲他從頭無腦到尾,基本沒什麽變化。除了從蒂諾眼皮子底下劫走亞修的一場戲中主動拿槍對準大boss(而且還打偏了)之外,剩下時候就是個拖油瓶,專門負責做飯、撒嬌、安慰、包紥、被抓。平常是亞修的私人保姆,戰時是被敵人抓住用來要挾亞修的第一人選。作爲和「山貓」相對的「兔子」,和「不良少年」相對的「好學生」,和「槍擊美利堅」相對的「和平國度日本」,奧村英二在這個熱血少年的世界裏廢得徹徹底底,廢到讓人懷疑亞修究竟爲什麽會愛上他。

    3.李月龍

    · 背負血海深仇的李家少爺,發誓要將李家血脈從地球上消滅乾净。全作除Sergei之外唯一能在智力和外形上與亞修匹敵的人,性格完全是亞修的對立面。按説塑造這種逐漸走向偏執瘋狂的美人角色是不錯的構思,因爲魅力反派違背世俗的行事方式、複雜的性格、純粹的動機和强大的行動力總是能給人留下好印象(某種程度上講,這屬於「黑洞性格」的變種),但作者在結尾匪夷所思地設計了一個李月龍在元氣正太辛舒霖的一番嘴炮攻擊(「愛的教育」)感化下主動承認錯誤,並發誓今後放下仇恨好好生活,乖乖做李氏集團的老大的情節。

    如图,請問迷途知返的反派還有資格做反派嗎?反派的存在,如果不是爲了成就「美的毀滅」的話,還是爲了什麽呢?下一個版面裏,辛舒霖大叫 :「不要老是愛記恨!」李月龍則回敬道:「覺得我討厭就不要管我啊!」我除了徹底的無語,已經不知道該説什麽:人物形象崩壞得一塌糊塗。

    · 這種設計犯了塑造反派的大忌,相當於往極性溶液裏滴了中和劑,效果是將這個人物一筆勾抹,將他的複雜性與悲劇性全部取消。正因如此,我不贊同有些人認爲作者這種設計是出於少女漫畫傢對世界的玫瑰色幻想,或出於想要挽救人物的心情。恰恰相反,不讓人物按自己的性格走自己的路,卻要他們發出作者的聲音,這正説明了作者對筆下人物的輕視和憎恨。如果不能承受塑造一個背德人物的心理負擔,乾脆一開始就不要讓ta出現在作品裏,而不是造出來了又將其毀滅。

    二、亞修與英二:主角cp令人反感的原因

    1.在缺乏有效互動的基礎上强行賣腐:同人熱度來自哪裏?

    · 我歸納了一下,作者認爲能聯係兩個男主之間情感的橋段無非以下三種:「戰時模式:亞修受傷,英二包紮」、「同居模式:亞修看報,英二做飯」、「聊天模式:亞修回憶,英二安慰」。場景之所以單調,根本上還是因為英二實在太過弱鷄,除去護士、厨師和人質,其他跟輸出、智謀有關的他一樣也幹不了,不僅不會,而且不學。所描寫的號稱是黑幫老大和單純的少年,其實根本是一男一女,而亞修越到後來也越發女性化,以至於變成上文那種「專門迷惑男人的怪物」。大家來看耽美,就是圖個區別於言情的新鮮感,作者的想像力逃脫不了男女夫妻模式,這對耽美cp就永遠煥發不出活力。

    或許換個思路,并不是誰「女性化」,而是女性一直以來在文學作品中背負的刻板印象,時至今日居然還有人奉爲圭臬,依葫蘆畫瓢去塑造自己的人物。這絕對不是個好主意,不光是因爲腦子裏綳著女性主義批評這根弦的讀者越來越多,還因爲將女性角色簡單化的同時,要冒著將所有角色簡單化的風險。

    · 其實就情感綫的發展來看,不僅僅是主角cp有欠缺,其他人物的情感發展也很勉強,但主角cp之所以格外令人噁心,還是因為他們在情感基礎不足的前提下還要服從作者的命令強行抒情。這種閲讀體驗就像被作者按頭吃糧一樣,讓人非常不爽。真正好的情感,不是靠詩朗誦說出來的,而是應該蘊藏在人物的動作和神態中,流露在每一個細節中,不露聲色,充滿暗示,讓讀者自己去猜。這樣有很多想像的空白,同人(这里姑且将其等同为读者的认同式想象力)才有生長的空間。正如同人文化研究者王錚在《同人的世界》當中總結的,「能让参与者们萌的作品,通常要有吸引力和出色的情节,还要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如果原作填得太满,故事太过完整,同人作者们找不到什么切入点,就会觉得无趣。」本作恰恰是作者用力過猛,不顧一切要突出兩個少年之間「超越愛情的相互救贖」,這種刻意强調在讀者心中激起的除了反感還是反感。

    2.黑幫老大愛上好學生:「幻想之愛」的破滅

    · 日本少女漫畫的愛情童話「我就喜歡這樣的你」是它們的原型,其他變種還有「霸道總裁愛上我」「倒數第一和校花學霸相愛了」等等。這些故事,除了讓人感嘆那個傻冒主人公真是幸運之外,就像《少女漫畫·女作家·日本人》裏揭示的那樣,「來自他人的認可」乃是廢物主角找回自信、面對人生的關鍵。所謂JUNE式,不過是把單向認同改成雙向,讓主角顯得不再那麽被動,也能給予別人一點關懷罷了。

    · 爲了凸顯愛情神話「凌駕於現實生活之上」的特點,相互認同的兩個人差別越大越好:越大,越能突出跨物種配對的奇跡性質。然而在表面極大的差別下,又要給雙方安排一個「共同的抽象追求」——在《風與木之詩》和本作裏都是「自由」——此爲二者必然產生心靈共鳴的證據。但這麽做最大的風險是,主人公之間完全喪失交流的可能,因爲接地氣的日常交流來源於實在而非抽象,就像人們生活中很少拿哲學當作聊天的主題。主角cp生長于不同的世界,不能認同彼此的價值觀,也沒有任何共同語言,如何進行真正深入心靈的對話?那些只有處於同一文化環境中的人們才懂的氛圍與暗示,能給愛情帶來踏實的溫暖感的要素,又如何展現?溫暖不存在於刻意堆砌的要素(看報做飯、受傷包紥、哭訴安慰)中,而存在於同一地獄的人們相互救贖或一起墮落的過程中。

    · 但也有例外,比如《風與木之詩》和《阿黛爾的生活》裏連接主角的都是「性」。阿黛爾與艾瑪吵架后在咖啡廳見面,對於艾瑪「生活一切如常」等等安慰話,阿黛爾劈頭就是一句:「那在床上呢?」這并非把自己降低到性愛動物的層次,而是寶貴的現實主義的態度。換句話説,即使像《風與木》那麽不着調的幻想作品,尚且懂得愛情是需要一些實在的東西(比如錢,或讓人無法自拔的快樂性事)去維護的。作爲對比,《Banana Fish》中主角之間休說發生性關係,簡直連親密的身體接觸都沒有。他們的情感交流,就靠幾次回憶童年的虛無飄渺的安慰,和討論「愛與自由」的抽象命題來產生。這與溫暖、踏實、細膩等情感刻畫的成功標準毫無關係。*

    (*《風木》和《阿黛爾》的可貴還在於,前者注意到吉爾貝爾「只是渴望愛撫,至於來自誰並不重要」這種與「終極配對神話」相抵觸的正常的人性;後者對「跨階級浪漫配對」基本上持冷眼旁觀的態度,中心思想也是這種愛情的毀滅。)

    · 説到底,「幻想之愛」能給人的頂多是一種華而不實的感覺,從心頭粗粗掠過,很難留下一點波紋。這種愛情的破滅或許可被視爲現實殘酷性的一種體現,因爲少女漫畫《風與木之詩》中賽瓊和吉爾貝爾逃出學院來到巴黎後的種種,描繪的就是浪漫愛情神話在現實擠壓之下的破裂。但這種破裂,與賽瓊或是吉爾貝爾的性格無關,根本上還是因爲作者一開始選定了跨物種配對的策略,到結局終於願意面對現實,敢於冷靜地旁觀他們直到死亡。相比之下,《Banana Fish》打著「寫實向」的幌子,對現實的逃避卻更爲徹底:派了一個蹩脚刺客把亞修送上西天,變成英二相機裏永遠年輕英俊的標本,在斷絕了發生肉體關係的可能性之後,讓這段現實中注定凋亡的愛情在主角一遍又一遍的講述中獲得永生

    3.男妓不做愛:「恐同」在「光説不做的男同志」中的折射

    · 作爲性的絕對客體的亞修,走到哪裏都是男人們的欲望對象(儘管現實中不是所有男同志都喜歡twink,但養眼的twink顯然是異性戀女性容易接受的類型)。七嵗被退伍軍人强暴,十幾歲被黑手黨頭目收為男寵,整個成長過程都與性暴力和性交易爲伴,亞修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厭惡性交。而且,本作中以亞修為主角的幾次隱晦的性描寫都發生在「壞人」——要麽用錢收買他,要麽用暴力壓迫他的人之間,而他與真心相愛的英二,恐怕除了朝夕相處的互相照顧,就只有傳紙條那次接吻了。對性的刻意排除,讓這部有意探討社會黑暗面的作品顯得比純情校園戀愛還潔癖,而作者對此似乎還很自豪。在「性的保守主義」態度上,它顯得比出生於上世紀70年代的《風與木之詩》都要倒退。

    此爲番外《光之庭》,曉問辛舒霖:「那…亞修是奧村的……情…情人嗎?」辛舒霖答道:「層次還要更高。我先聲明,他們完全沒有性方面的關係,近似戀愛的感情…或許是有。他們…靈魂深處是結合在一起的。」這種回答令人迷惑的點在於:情人的層次比柏拉圖式戀愛要低,是因爲被性方面的關係玷汙了嗎?

    · 性的保守主義態度,直接體現在作品對「真正的男同志」的呈現中:完全是負面形象。首個出場且被點明身份的男同志是「白豬」馬賓,肥胖而好色,同時是性暴力犯和戀童癖者。他曾在亞修青少年時將其强奸,并把過程拍成DV供日後享受,房間裏也藏著大量「專門給變態看」的男童色情雜志和光碟。隨著故事的進展,讀者發現,只要亞修走在街上,隨時都會因爲長得太漂亮而引來男同志的矚目,更有財大氣粗的同性戀者對他圖謀不軌——中國城的黑幫少年曾以「那些阿拉伯同性戀正缺金髮男孩」這句話威脅他。也許這跟作品的背景設置有關,在人口販賣和兒童色情產業發達的黑幫組織中,想找到正常的男同志的確不太容易。以男性為性取向的男同志,嚴格來説沒有,只有以暴力踐踏底層男性尊嚴的强奸犯,或是用錢買樂子的「男色家」。

    (三)技術問題

    1.人物爲什麽只有這幾個表情?(以亞修為例,因為他要算表情最豐富的,李月龍和他差不多。奧村英二則除了大喊大叫就只剩白癡相。)

    · 越到後面,表情的重複率越高,而它們幾個的表達能力其實相當有限。加上作者的分鏡技術有待提升:想把打戲和感情戲融合在一起,而表情、動作的重複出現讓人物顯得面癱又僵硬,害得讀者從畫面中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很少通過描繪人體細節的變化暗示人物的心情,人物說什麼想什麼,只能通過畫正臉表情給定基調,然後把人物的內心活動寫在旁白裡。這是少女漫畫慣用的技巧,因為少女漫畫是骨子裡帶著內面性的作品,抒情總是佔比很大,而這樣內面性的氣質和本作黑幫火拼的題材是完全不能結合的。

    · 回過頭來看少女漫畫,就發現很多作品的表現力真是令人失望。比如《風與木之詩》裏爲了美型,所有主角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表情。吉爾貝爾這個角色令人捉摸不透,我覺得最大的原因倒不是他做事隨心所欲、反復無常,而是他不管幹什麽,臉上都是「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生氣和開心沒區別,做愛爽到也和被强奸的痛苦沒區別。當然作爲最古早的耽美漫,《風與木》裏的美少年都不過是少女們扮男裝,這一點從他們做愛時從不采用後入式,而是像一般男女采取傳統的面對面性交體位就可以發現(這種體位用多了也很是無聊,不知性經驗豐富的吉爾貝爾爲什麽沒有厭倦)。

    2.旁白和「氛圍感」

    · 少女漫畫的局限之一,就是愛用漫畫當成文字的載體。有人說這是「名著般的敘述方式」,我並不贊同:一種體裁有一種體裁的標準。正因如此「名著」不見得就比「漫畫」高級,「哈佛演講」不見得就比「脫口秀」高級,關鍵要看作者在這種體裁的局限内將表現力發揮到了何種程度,而這正體現了對ta所從事的藝術的尊重

    · 放下先鋒派融合各種體裁(大多數情況下失敗)的嘗試不談,這種尊重和小心謹慎的工匠態度是作品成功的前提。通過光影、綫條、畫框、色彩來表現人物内心的情感變化,不到萬不得已不使用旁白,而旁白一旦使用就要達到電影畫外音般的效果。這對畫功有很高的要求。大量的暗示可以營造「氛圍感」,而氛圍正是所謂「同人的想象力」生長的溫床。大家看伊藤潤二的漫畫,看和山《對你着迷》或永井三郎《仿佛清新氣息》《深潭迴廊》,就能體會到那種「明明沒説什麽,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感覺。

    (待續)

    2021-01-22 00:04:08 1人喜欢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中篇)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