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hacspevivo对《亨利六世(中篇)》的笔记(1)

亨利六世(中篇)
  • 书名: 亨利六世(中篇)
  • 作者: 莎士比亚
  • 页数: 247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11-5
  • 亨利六世(中)

    第一幕第一场

    萨立斯伯雷 傲慢在前头走,野心在后边跟。

    约克 他们送掉的原是你的东西,而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海盗们把抢来的财富尽情挥霍,收买朋友,赏赐娼妓,直到花费干净,也毫不吝惜。而那不幸的物主却只能咳声叹气,搓手摇头,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眼看着自己的东西被人分配完毕,全都带走,自己只能忍饥挨饿,对自己的财产连碰都不敢碰一下。

    第一幕第二场

    公爵夫人 如果你看到的是那顶王冠,就盯住它看吧,你还该对准它爬过去,直到那王冠套在你脑袋上才停止。

    公爵夫人 如果我是一个男子,是一个公爵,是一个亲贵,我一定要把这些讨厌的绊脚石搬开,我一定要踩在他们无头的尸体上前进;可是,作为一个女人,我也不甘落后,我一定要在命运的舞台上扮演我自己的角色

    第一幕第三场

    玛格莱特王后 我满以为亨利王上一定是和你一样勇敢、潇洒、风度翩翩,谁知他却是一心倾向宗教,整天捻着数珠,诵经祈祷。他心目中的英雄是先知和圣徒,他的武器是经典里的箴言和圣训。他的书斋是他的比武场,他心爱的是圣僧们的铜像。我看最好由红衣主教最高会议选他去当教皇,把他送到罗马,把教皇的三角冕安在他的头上。

    第二幕第一场

    红衣主教 你的天堂却在这尘世上;你的一双眼睛、你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王冠上面,这就是你心上的珍宝。

    亨利王 这人重见光明,活在世上该是多么舒服,只怕他能看东西以后,造孽的机会反而会多起来

    葛罗斯特 如果你真是生来就瞎,你居然能说得出我们衣服的颜色,那你也不难说出我们的姓名了。

    第二幕第二场

    约克 事情是这样的:当年爱德华三世老王有七个儿子。长子是爱德华黑王子,封为威尔士亲王;次子是哈特费尔的威廉;三子是里昂纳尔,封为克莱伦斯公爵。下边一个是刚特的约翰,封为兰开斯特公爵。五子是爱德蒙-兰格雷,封为约克公爵;六子是伍德斯道克的托马斯,封为葛罗斯特公爵。温莎的威廉是第七个也就是最小的儿子。爱德华黑王子在他父亲生前就去世,留下一个独子叫理查,理查在爱德华三世驾崩以后,承袭王位。后来刚特约翰的长子及继承人亨利-波林勃洛克继承了兰开斯特公爵的世职。他起兵篡夺了王位,废弃了合法的君王,自己加冕为亨利四世。他把理查王的可怜的王后送回法国娘家,把理查王送到邦弗雷特,后来无辜的理查王就在那里被弑。(理查王即理查二世,被波林勃洛克夺去了空王冠的国王)

    约克 对于萨福克公爵的傲慢、对于波福的骄倨、对于萨穆塞特的野心,以及对于勃金汉和其他一帮人,都得暂时忍耐。要等候他们把那位牧羊人——那位好好先生亨弗雷公爵搞垮以后,我们再动手。

    第二幕第三场

    葛罗斯特 权杖吗?好,尊贵的亨利吾王,权杖在这里。当年你父王心甘情愿地将它付托给我,我今天也同样心甘情愿地把它交出来;当我心甘情愿地把它放到您的脚前的时候,大概会有别人跃跃欲试地想把它接受过去

    第二幕第四场

    公爵夫人 只怕有朝一日死亡的斧子会悬在你的头上,看来这日子是不远的了。……在你没有被他们捉住以前,你总是毫不介意,对你的敌人总是毫无戒备的。

    第三幕第一场

    葛罗斯特 这时代实在是太危险了。正人君子都被野心家扼杀了,存心仁厚的人都被辣手的人赶跑了。假誓假证到处风行,公理公道在您的国土上立不住脚。我知道他们的阴谋是要断送我的性命。如果我死之后,我们的岛国能够享受太平,他们的倒行逆施能被揭露,那我就死而无怨了。只怕我的死亡还只是他们所要演出的戏剧的序幕,他们还有无穷的诡计,暂时还未露痕迹,不等到一一搬演出来,他们所计划的悲剧是不会结束的。

    亨利王 你是什么恶星照命,以致满朝的王公,甚至我的王后,都非把你置于死地不可?你从未得罪过他们,你也从未得罪过任何人。犹如屠夫牵着小牛,绑起它,用鞭子赶着它,把它牵到血腥的屠场里,他们同样残酷地把他牵走了。我自己呢,就像一条老母牛,——地叫到东、叫到西,眼看着无辜的小牛被牵走,除了哀鸣以外,丝毫也无能为力,我对于葛罗斯特叔父就是这样,只能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没法解救,因为他的敌人是太强大了

    先前王后、萨福克、约克、红衣主教谋划要将葛罗斯特害死的时候

    萨福克 叫狐狸看守羊栏,岂不是糊涂透顶吗?一个被人控告的杀人犯,如果说他杀人未遂,就把他的罪名轻轻放过,那样做行吗?不行,必须叫他死。狐狸纵然没有咬出羊的血,但它生性就是羊群的敌人,同样,亨弗雷就是我们王上的敌人。要杀他就杀他,不必拘泥法律的条文

    约克 你必须做一个你所希望做的人,你目前的地位拚掉了也无所谓,那是不值得留恋的。面色苍白的恐惧只应归于出身微贱的人,在贵胄的胸中决不能掩藏恐惧。……我感谢你们,不过请你们相信,你们是把犀利的武器放到狂人的手中了。等我在爱尔兰培养成一支强大的军旅,然后我就要在英格兰掀起一场墨黑的暴风雨,那场暴风雨将把成万的生灵吹上天堂,或者卷进地狱。那掀江倒海的风暴将要变本加厉,直到那黄金的王冠落到我的头上,到那时才像辉煌耀眼的阳光一般,将那场狂飙平息

    第三幕第二场

    如今这些主谋的表现

    亨利王 不善不良的王后,你把萨福克叫作善良的人吗!不用讲下去了,我说。你如果替他讲情,你只能在我的怒火上添油。我如果说出了我的意见,我就要实行我的意见;我如果是发了誓,那就更加不能收回成命。

    第三幕第三场

    亨利王 见到死的来临就恐怖到这样地步,足见他一生的罪孽是多么深重!

    亨利王 不要对别人下断语,我们全都是罪人。把他的眼睛合上,把帷幕拉拢,让我们都反省吧。

    第四幕第一场

    萨福克 你以前不是替我牵过马、执过镫吗?你不是曾经光着头,跟在我的披着华丽马毡的健骡身边跑着,只要我摇一摇头你就感到无上的幸福吗?……我曾用我的手赐给你恩惠,现在我就用这只手来制止你的狂妄的舌头。

    船长 破落!破落老爷!大人!哦,破水桶、污水沟、泔水池,你肚子里的肮脏东西把英国人喝的清澈的泉水都弄脏啦。我现在要堵住你这张贪馋的嘴,叫你不能再吞噬我们国家的财富。叫你用吻过王后的嘴唇来扫地。叫你因亨弗雷公爵的死亡而得意的那张笑脸在无情的秋风里呲牙裂嘴,忍受秋风的嘲笑。

    萨福克 伟人们被卑贱的人杀害,那是常有的事。

    第四幕第二场

    乔治 成衣匠杰克-凯德打算把咱们的国家打扮起来,把它彻底翻新,面子上装上一层新的毛茸茸的呢绒。

    吾王凯德自述家世

    凯德 他们把无辜的小羊宰了,用它的皮做成羊皮纸,这是多么岂有此理?在羊皮纸上乱七八糟的写上一大堆字,就能把一个人害得走投无路,那又是多么混账?人家说,蜜蜂能刺人,我可要说,刺人的是蜂蜡,因为我只要用蜂蜡在文件上打一个指印,我就再也不属于我自己了

    第一件该做的事,是把所有的律师全都杀光

    论无产阶级政权如何对待知识分子

    可我要做他的摄政王

    我们只有乱到头才有秩序

    第四幕第四场

    玛格莱特王后 他的首级放在我怦怦跳动的胸前,但我想拥抱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却在哪里呢

    差官 他的军队是一群衣衫褴褛的粗汉和乡下佬,又粗野,又残暴。……他们说一切念书人、律师、大臣和绅士都是蠢虫,都该处死

    勃金汉 不要信赖任何人,以免被人出卖。

    赛伊 我唯一的信赖,是我的坦白的胸怀;问心无愧,就能坚强。

    第四幕第六场

    凯德 我此刻坐在这伦敦石础之上,发布命令:在我统治的第一个年头里,尿管子只准淌出冰红酒,费用由市政府开支。

    “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

    第四幕第七场

    凯德 去,去把国家的档案全烧掉今后我的一张嘴就是英国的国会。从今以后,一切东西都是公有公享。……你存心不良,设立什么文法学校来腐蚀国内的青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在棍子上面刻道道儿就能计数,没有什么书本儿,你却想出印书的办法;你还违悖王上和王家的尊严,设立了一座造纸厂。我要径直向你指出,你任用了许多人,让他们大谈什么名词呀,什么动词呀,以及这一类的可恶的字眼儿,这都是任何基督徒的耳朵所不能忍受的。你还任用了许多司法官,他们动不动就把穷人们召唤到他们面前,把一些穷人们无法回答的事情当作他们的罪过。你还把穷人们关进牢房,只是因为他们不识字,你甚至还把他们吊死,可是正因为他们不识字,他们才最有资格活下去呀。【撇开莎士比亚对民粹政治的恐惧不谈,请诸位见识一下中世纪无产阶级国家的美好蓝图:一切公有,独裁统治,屠杀文人,废绝教育。凯德的阶级成分不就是工人吗?我说,莎士比亚的无产阶级革命思想要比马克斯早多少年,这才是平民实验起义,不仅是理论先见。另外,你们独裁者肯定是对中世纪有什么特别的爱好。】

    赛伊 我赠送给学者们大量奖金,因为王上很器重我的学识,并且也看到上帝谴责愚昧,而学问则是人们借以飞升天堂的羽翼。(凡谴责知识的人,都与魔鬼为伍。这是真理,因为上帝是站在知识一边的。)

    凯德 这国度里最高贵的贵族也不能把脑袋戴在肩膀上,除非他向我纳贡。任何女子不准结婚,除非让我在她丈夫之先享受初夜权一切人的财产都作为代我保管的。我还规定任何人的老婆心里爱怎样就怎样,口里说怎样就怎样,丈夫不准干涉。(看看!看看!多么革命!多么!多么!容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领袖洪秀全先生……)

    第四幕第八场

    克列福 同胞们,你们打算怎样?你们是愿意改过自新、接受我们提出的宽恕呢,还是愿意听从一个逆贼把你们带到死路上去呢?谁要是爱戴王上、拥护他的宽大赦免,就把帽子抛向天空,并且说:“上帝保佑吾王陛下!”谁要是怀恨王上,也不尊敬王上的父亲,那位震动整个法国的亨利五世陛下,就向我们挥着兵器走到另一边去。

    众人 上帝保佑吾王!上帝保佑吾王!

    凯德 怎么,勃金汉和克列福,你们好大胆哇!再说你们这些下贱的黄泥腿子,你们相信他吗?你们要把赦免证套在脖子上去被吊死吗?我用宝剑打开伦敦的城门,就为的是好让你们在骚士瓦克的白鹿宫前背叛我吗?我原以为你们在恢复古老的自由以前决不会放下武器,可你们全是些胆小鬼、可怜虫,喜欢在贵族手下当奴隶。让他们压断你们的脊梁,霸占你们的房屋,当着你们的面奸淫你们的妻女吧。至于我,我去干我自己的事。就这样,叫上帝的惩罚落到你们众人的头上!

    众人 我们拥护凯德,我们拥护凯德!

    克列福 你们说要拥护凯德,难道凯德是亨利五世老王的儿子吗?他能带领你们攻进法国的心脏,把你们当中最卑贱的人封做公爵、伯爵吗?嗳哟哟,他连个家也没有,想逃也无处可逃;他除了抢夺你们的朋友,抢夺我们,靠抢来的东西过日子以外,他就不知道怎样谋生。若是正当你们闹事的时候,那些新近被你们打败了的可怕的法国人乘机渡海入侵,打败你们,那不是丢脸的事吗?在我们内战期中,我已经看见法国人在伦敦大街上昂头阔步,逢人便骂一声“懦夫”。宁可让一万个出身卑贱的凯德流产,也不该哀求法国人怜悯呀。到法国去,到法国去,把你们丢掉的东西夺回来;体恤体恤英国吧,这是你们的祖国呀。亨利王上有钱,你们众人有力有勇,上帝一定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必胜无疑。

    众人 拥护克列福!拥护克列福!我们跟从王上和克列福。

    凯德 (旁白)这伙群众真像鸡毛一般,风吹两面倒。一提到亨利五世的名字就能煽动他们干一切坏事,甚至使他们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撇下在这里。我看到他们交头接耳,大概想对我来个出其不意。让我的宝剑替我开路吧,眼见得这里是呆不下去了。不管什么魔鬼和地狱,我要从你们中间冲出去!老天和荣誉可以做见证,不是我没有决心,只是由于我的部下发生可耻的叛变,我才不得不脚底加油。(下。)

    勃金汉 怎么,他逃了吗?去几个人追他。谁能把他的首级献给王上,赏银一千镑。(群众中一部分人下)兵丁们,随我来,我来想个办法替你们向王上讨情。(同下。)

    第四幕第九场

    亨利王 我刚刚爬出摇篮,在九个月的幼龄就被放到国王的宝座上去。如果说有什么老百姓想当国王的话,我这国王却更巴不得去当老百姓

    亨利王 我们必须学会更好地处理国政,只怕在我这一段多灾多难的统治时期,臣民们是怨声载道的。

    第五幕第一场

    约克 让钟声敲得更响,让焰火燃得更旺,来欢迎伟大的英国的合法君王。赫赫王权哟,谁不愿意为你付出高贵的代价谁要是不能统治,谁就应该服从我的手生来就注定要掌握黄金。我的手中如果不持着宝剑或皇杖,我就不能将就的意志付诸实施。我既然具有一个灵魂,我就必须掌握皇杖,我还要把法兰西的百合花放在杖头玩弄。

    约克 我刚才把你叫做国王吗?不对,你算不得什么国王,你连一个逆臣都不敢管、不能管,当然就不配统辖万民。你的头不配戴上王冠,你的手只能拿一根香客的拐杖,不配掌握那使人敬畏的皇杖。

    亨利王 你已经到了风烛残年,还要干些罪恶勾当,自寻烦恼吗?还谈什么信义?说什么忠忱?如果两鬓如霜的老人都不忠不信,人世间谁还有忠信?……你活了一把年纪,怎么还缺乏经验?或者是你虽有经验,却还任性胡为?

    萨立斯伯雷 立誓去做坏事,那是一桩大罪;如果坚持做坏事的誓言,那就是更大的罪

    2020-04-06 19:56:51 回应

Inhacspevivo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85条 )

心理神探
1
賣淫的倫理學探究
1
性工作與現代性
1
消極之愛
1
BANANA FISH 全19巻 (フラワーコミックス)
1
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
1
同人的世界
1
BL進化論
1
夸西莫多抒情诗选
1
夸齐莫多 蒙塔莱 翁加雷蒂诗选
1
白桦:叶塞宁诗选
1
生活,我的姐妹
1
酷兒新聲
1
厌女
1
法国七人诗选
1
皮蓝德娄戏剧二种
1
色情無價
1
致未来的诗人
1
浪游者
1
孤独者的秋天
1
性地图景
1
地狱一季
1
性政治
1
谈美
1
小说修辞学
1
萨摩亚人的成年
1
故事
1
世界文学史
3
公正
1
何为良好生活
1
萨福抒情诗集
1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2
现代艺术150年
1
地下室手记
3
时间之书
2
问题与方法
1
阁楼上的疯女人
1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1
文心雕龙译注
1
图像与花朵
1
庄子的理想世界
1
人有病天知否
1
古希腊悲剧经典(上)(下)
1
所謂的知識分子
1
赌徒
1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
1
歌德与席勒
1
冷血
1
叔本华
1
什么是教育
1
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
1
博马舍戏剧二种
1
西方哲学史
1
康德
1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叙事学
1
叙事学
1
打开
1
三大师传
1
卡夫卡是谁
1
文学理论入门
1
审判
7
儿子与情人
1
加缪和萨特
1
追忆
1
西方美学史
1
少年维特之烦恼
1
阿达拉·勒内
1
包法利夫人
1
文学讲稿
2
曼斯菲尔德庄园
1
欧也妮·葛朗台
2
高老头
2
夏倍上校
3
冬天的故事
1
辛白林
1
暴风雨(中英双语)
1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1
高老头
1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全5册)
20
维纳斯与阿董尼
1
终成眷属
1
莎士比亚全集㈤
1
亨利四世
2
约翰王
1
理查三世
1
亨利六世(下篇)
1
九三年
1
亨利六世上篇
1
白鲸
1
堂吉诃德(上下)
1
巨人传
1
理查二世
1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
永别了,武器
1
阅读大师
1
太阳照常升起
1
红字
1
启蒙的冒险-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对话
1
新约概论
23
圣经导读(下)
1
大屠杀
2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
1
洛丽塔
1
坎特伯雷故事
1
荷马史诗·奥德赛
1
天路历程
1
德伯家的苔丝
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高加索灰阑记
1
緩慢
1
无知
1
洛丽塔
1
我不是来演讲的
1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1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1
鼠疫
1
分成两半的子爵
1
树上的男爵
1
看不见的城市
1
西西弗神话
1
铁皮鼓
1
第一个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