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歌对《彼岸书》的笔记(3)

夜深歌
夜深歌 (且共倾春酒,长歌登山丘。)

读过 彼岸书

彼岸书
  • 书名: 彼岸书
  • 作者: [俄] 赫尔岑
  • 页数: 208
  • 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6-12
  • 安慰
    “是的,可您忘记了我们愤怒的根源了吧?您在因为许多人们其实并未做过的事情而生人们的气,因为您认为人们能够表现出所有诸如此类的优良品质,而您教育自已或您被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具有此类优良品质——然而,在发展的多数情况下,人们其实并不具有此类优良品质。我不生气,因为我并未对人们有任何期待——只有人们日常所做的除外。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理由或是权利,要求人们做些什么,在他们所能做到的一切以外。而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他们日常所做的。要求他们做得更多,指责他们是错误的,也是一种暴力。
    引自 安慰
    2019-12-20 18:05:33 回应
  • 安慰
    这是一场使人民兴奋,由于饥饿引起的无声的骚动。假如无产者能稍微富裕一点的话,他也就不会想什么共产主义了。小市民都是些饱汉,他们的私有财产都得到了保护,所以,他们也就不再关心什么自由独立的事了。相反,他们想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权,当有人愤怒地对他们说,某个杂志被取了,某人由于发表意见被关进了监狱时,他们只会发出微笑而已。所有这一切只能让一小伙反常的人群暴怒和生气而已,其他人则依然会冷漠地从一边走开,他们都很忙,在做生意,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了,由此无论如何也不能得出结论,说我们无权要求更加完整的独立性,说我们没有权利生人民的气,即使人民对于我们的悲伤无动于衷。”
    引自 安慰
    2019-12-20 18:14:45 回应
  • 安慰
    ”是的,也就是说,这不是一种粗陋的彼岸的,在另一个世界把孩子们送进寄宿学校的那种宗教;而是一种此岸的宗教,是一种科学的、普遍的、氏族的、超越的、理性的和唯心主义的宗教。请您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信仰神祇可笑,而信仰人类就不可笑;为什么信仰天国愚蠢,而信仰尘世乌托邦就是睿智?
    引自 安慰
    2019-12-20 18:34:0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