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 (5)

  • 第55页
    在他们日常谈笑之中,处处流露出竞争心、好胜心,再进一步说,他们也和平日自己痛骂的俗物是一丘之貉。
  • 第22页
    像主人那样表里不一的人,也许还有靠日记来暗地发挥他那不可见人的思想感情的必要;但我们猫类,一切行居坐卧,拉屎撒尿,都是真正的日记,用不着另找麻烦,来保存自己的真面目。
  • 第16页
    尤其是像缺乏同情心的主人这种人,连互相彻底了解乃是爱的第一义的道理都不懂得,更别提猫的问题了。主人很像一只乖癖的海蛎,整天黏住在书房里,从不向外面开一句口,反而借此摆出一副只有自己是十分达观的面孔...
  • 第10页
    当他夸夸其谈的时候,只要你在喉头里嗑咯嗌咯地响着表示敬听的话,他是很容易驾驭的。我跟他接近以后,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窍门。现在也是一样,要是不痛不痒地替自己辩护把形式越弄越坏,反而是最不聪明的。
  • 第9页
    他的眼珠比人类珍爱的琥珀还要更为美丽地闪耀着。

被讨厌的勇气 (21) 更多

  • 第85页
    基本上,一切人际关系矛盾都起因于对别人的课题妄加干涉或者自己的课题被别人妄加干涉。
  • 第82页
    请你记住,假如说你“不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而活”,那他人也“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期待而活”。当别人的行为不符合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也不可以发怒。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第81页
    如果一味寻求别人的认可、在意别人的评价,那最终就会活在别人的人生中。
  • 第71页
    人就是这么任性而自私的生物,一旦产生这种想法,无论怎样都能发现对方的缺点。即使对方是圣人君子一样的人物,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对方值得讨厌的理由。正因为如此,世界才随时可能变成危险的所在,人们也就有...
  • 第69页
    既没有自卑感也不必炫耀优越性,能够保持一种平静而自然的状态。真正的爱应该是这样的。
  • 第62页
    如果你认为自己正确的话,那么无论对方持什么意见都应该无所谓。
  • 第61页
    “忍耐”这种想法本身就表明你依然拘泥于权力之争。而是要对对方的行为不做任何反应。
  • 第56页
    “无法真心祝福过得幸福的他人”,那就是因为站在竞争的角度来考虑人际关系,把他人的幸福看作“我的失败”,所以才无法给予祝福。
  • 第55页
    竞争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即便不是败者、即便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处于竞争之中的人也会一刻不得安心、不想成为失败者。而为了不成为败者就必须一直获胜、不能相信他人。
  • 第52页
    价值在于不断超越自我。
  • 第49页 越自负的人越自卑
    哲人:“这种人其实是想借助不幸来显示自己“特别””,他们想要用不幸这一点来压住别人。
  • 第48页
    阿德勒明确指出"如果有人骄傲自大,那一定是因为他有自卑感。" 如果真正地拥有自信,就不会自大。正因为有强烈的自卑感才会骄傲自大,那其实是想要故意炫耀自己很优秀。担心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就会得不到周围的认...
  • 第40页
    困扰我们的自卑感不是“客观性事实”而是“主观性的解释”。
  • 第37页
    所谓的“内部烦恼”根本不存在。任何烦恼中都会有他人的因素。
  • 第33页
    考生会想“如果考中的话人生就会一片光明,” 公司职员则会想“如果能够改行的话一切都会顺利发展。” 但是,很多情况下即使那些愿望实现了,事态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 第27页
    应该去做——这一简单的课题摆在面前,但却不断地扯出各种“不能做的理由”,你难道不认为这是一种很痛苦的生活方式吗?
  • 第14页
    哲人:假如某个人的过去曾遇到过父母离婚的变故,这就如同18度的井水,是一种客观的事情吧?另一方面,对这件事情的冷暖感知是“现在”的主观感觉。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现在的状态取决于你赋予既有事件的...
  • 第13页
    所谓愤怒其实只是可放可收的一种“手段”而已。
  • 第9页
    人生不是由别人赋予的,而是由自己选择的,是自己选择自己如何生活。
  • 第9页
    决定我们自身的不是过去的经历,而是我们自己赋予过去的意义。
  • ,,,
    人并不是住在客观世界里,而是住在自己营造的主观世界里。你所看到的世界不同于我所看到的世界,而且恐怕是不可能与任何人共有的世界。

源氏物语 (18) 更多

  • 第174页 葵姬
    原来世间无论何事,都是实行不及预想之美。
  • 第169页 葵姬
    做父母的,即使子女庸碌粗蠢,也总觉得可爱。
  • 第168页 葵姬
    他回忆葵姬年来模样,想道:“为什么我一直认为将来自能得她谅解,总是满不在乎地任情而动,使她心怀怨恨呢?她终身把我看做一个冷酷无情的薄倖郎,抱恨而死了!” 他历历回想,后悔之事甚多,然而悔之晚矣!
  • 第168页 葵姬
    丽质化青烟,和云上碧天。夜空凝望处,处处教人怜。
  • 第164页 葵姬
    想不想时已是想,何不连不想也不想?
  • 第107页 紫儿
    如果这女孩子年龄更大些,懂得嫉妒了,那么两人之间一旦发生不快之事,男的便会担心女的是否有所误解而心怀醋意,因而对她隔膜。女的也会对男的怀抱怨恨,因而引起疏远、离异等意外之事。但是现在这两个人之间无...
  • 第94页 9紫儿
    惟愿永远同宿于暗夜之中。
  • 第75页 夕颜
    “柔弱,就女子而言是可爱的。自作聪明,不信人言的人,才教人不快。”
  • 第58页 空蝉
    她采取这样的态度,因此源氏公子虽然恨她冷酷无情,还是不能忘记她。至于另一个女子呢,虽然有了丈夫,身份已定,但看她的态度,还是倾向这边,可以放心。所以听到她结婚的消息,也并不十分动心。
  • 第52页 夕颜
    《古今和歌集》:“陋室如同金玉屋,人生到处即为家。”
  • 第34页 帚木
    "无论何事,如果不了解何以必须如此,不明白时地情状,那么还是不要装模作样,卖弄风情,倒可平安无事。无论何事,即使心中知道,还是装作不知的好;即使想讲话,十句之中还是留着一两句不讲的好。"
  • 第33页 帚木
    "不论男女,凡下品之人,稍有一知半解,便尽量在人前夸耀,真是可厌。"
  • 第25页 帚木
    “反之,真才实学之书家,着墨不多,外表并不触目;但倘将两者共陈并列,再度比较观看,则后者自然优胜。” “雕虫小技,尚且如此;何况人心鉴定。依我愚见,凡应时的卖弄风情、表面的温柔旖旎,都是不可信赖的”
  • 第23页 帚木
    目前虽有痛苦之事,但抛撇了深恩重爱的丈夫,不体谅他的真心实意而逃隐远方,令人困惑莫解。借此试探人心,这行径正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也可谓无聊之极了。
  • 第23页 帚木
    过后又说:“如此看来,还不如不讲门第高下,更不谈容貌美丑,但求其人性情不甚乖僻,为人忠厚老实,稳重温和,便可信赖为终身伴侣。”
  • 第18页 帚木
    自己懂得一点的,就拿来一味夸耀而看轻别人,这样令人厌恶的女子,也多得很。
  • 第4页 桐壶
    生前诚可恨,死后皆可爱。
  • 第4页 桐壶
    “眼看着遗骸,总当她还是活着的,不肯相信她死了;直到看见她变成了灰烬,方才确信她不是这世间的人了。”

面纱 (13) 更多

  • 第377页
    如今她明白了,假如她沿着眼前这条越来越清晰的小路前行——不是诙谐的老韦丁顿说的那条没有归宿的路,而是修道院里的嬷嬷们无怨无悔地行于其上的路——或许所有她做过的错事蠢事,所有她经受的磨难,并不全是毫...
  • 第376页
    过去结束了。让死去的人死去吧。
  • 第376页
    我要把女儿养大,让她成为一个自由的 自立的人。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爱她,养育她,不是为了让她将来和哪个男人睡觉,从此把这辈子依附于他。
  • 第361页
    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是多么奇怪!孩子年幼时是父母掌心里的宝贝,任何小病小恙都会让他们忧心如焚。这时孩子们对父母也是崇敬热爱,依赖有加。几年之后,孩子们长大了,跟他们毫无血脉关系的人取代了父母,成了...
  • 第331页
    她不恨他,而只是鄙视他,这让她颇感高 兴。
  • 第323页
    有时对人撒谎是不得不为之,但是自欺就不可饶恕了。
  • 第306页
    征服自己的人是最强的人
  • 第304页
    我有一种想法,觉得唯一能使我们从对这个世界的嫌恶中解脱出来的,就是纵使世事纷乱,人们依然不断创造出来的美的事物。人们描摹的绘画,谱写的乐曲,编撰的书籍,和人们的生活。而其中最为丰饶的美,就是人们美...
  • 第297页
    几缕烟雾在空气里盘旋了两圈,然后消失不见了。这就像人的生命。
  • 第281页
    那件事就应该像丢垃圾一样从她的脑子里清理出去,在它上面后悔不迭就太不值得了。
  • 第279页
    “只有一种办法能贏得众人的心,那就是 让人们认为你是应该被爱的。”
  • 第278页
    “有一个心爱的孩子也是种不幸。”凯蒂 微笑着说道。 “将这个孩子献给耶稣基督之爱是多么大 的幸运。”
  • 第239页
    "但是,重要的是爱一个人,而不是被人爱。一个人对爱他的人可以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如果他不爱她们,就只会觉得她们厌烦。"

雪国 (7) 更多

  • 第110页 雪国
    但是,这种情爱,远不如一匹麻绉那么实在,麻绉还能以确切的形式保存下来。在工艺品中,穿着用的布匹寿命最短,但只要保存得好,即便是五十年前的麻绉,都不褪色,仍旧可穿。然而,人间情爱竟不及麻绉来得持久。
  • 第79页 雪国
    "我才不呢。那么可怜巴巴的,我不干。叫你太太看见了也没要紧的信,写它干什么呢!多可怜!因为有所顾忌而言不由衷,何苦呢!"
  • 第39页 雪国
    他即使要找女人,总可以用问心无愧的方法,轻而易举就能办到,何至于来求她。她太洁净了。乍一见到她,岛村就把那种事同她分开了。
  • 第37页 雪国
    姑娘给人的印象,是出奇的洁净。使人觉得恐怕连脚丫缝儿都那么干净。
  • 第32页 雪国
    这时,在她脸盘的位置上,亮起一星灯火。镜里的映像亮得不足以盖过窗外这星灯火;窗外的灯火也暗得抹煞不了镜中的映像。灯火从她脸上闪烁而过,却没能将她的面孔照亮。那是远远的一点寒光,在她小小的眸子周围若明若暗...
  • 第31页 雪国
    镜子的衬底,是流动着的黄昏景色,就是说,镜面的映像同镜底的景物,恰似电影上的叠印一般,不断地变换。出场人物与背景之间毫无关联。人物是透明的幻影,背景则是朦胧逝去的日暮夜景,两者融合在一起,构成一幅...
  • 第29页 雪国
    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大地赫然一片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