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历程 (2)

  • 第478页
    无聊是万恶之源。然而,无聊的武库里有两件武器。第一,无聊是一种威胁,因为一切经验的本性都是过渡性的。正当审美主义者认为他的生活充满快乐的时候,花谢香消,曲终人散,瞬间的激情逝去,他又一次陷入内心的...
  • 第477页 克尔凯郭尔
    对立的生活概念和模式不断地在更高的水平上达到和解。 具有激情是用一个人的全部所是去关心某个事物,是拥抱一个人有意识地用于指导他生活的激发性价值。深深地关心某事物、自我反思和有原则地选择。 (每个人都...

同情感与他者 (2)

  • 第188页 受苦的意义
    佛教的“悲观主义”,其含义绝无任何一种愤慨、怨诉和归罪,甚至也不认为,这个世界也可能具有另一属性,即也可以是另一种样态,例如“更好”。莱布尼茨以为,这个世界是“一切可能会世界中最好的”;叔本华则以...
  • 第170页 受苦的意义
    人类所谓的较高的发展阶段常常掩盖了这些简单形式法则性关联,但是并没有突破它们。 尼采最接近真理:就某种意义而言,生命在快乐深度与痛苦深度之间的摆动幅度以及运动强度,“高于”快乐和受苦的情状本身(它们...

爱的秩序 (6) 更多

  • 第147页 爱与认识
    苏格拉底建立了他的以爱欲为哲学研究的阿波罗学说,和以教育为精神的助产术的学者。柏拉图的与对话的艺术形式密切相关的爱欲学说也并不否认它的这一起源,尽管它远远超过了苏格拉底的学说。无论无知者或是全知者...
  • 第160页
    受造物自然地渴求自己的造物主,这只是对创造性的爱的回应,他们本身出自上帝的爱。
  • 第123页
    产生恨的前提始终是对一种价值行为的是否发生的失望,人们曾经意向性地在精神上承担这种价值行为。
  • 第199页 论人的理念
    上帝是汪洋大海,精神和爱慕是一泻入海的百河千川。这些河川在其源头就预感到大海了。
  • 第99页
    思想必然要无限地超越一切有限的可见的集体而向前挺进,人类无限的冲动是没有穷尽的。 只有在上帝之中,只有通过上帝,我们才真正在我们当中以精神的方式结合起来。 这两种国家理论都从国家和民族中制造出一个偶...
  • 第111页
    现在及将来的这个思想必然是真正的,即基督教的个人主义那里,给诚挚的个人及自由和良心找到他们不可逾越的界限。基督教的个人主义也包含在基督教的集体理想之中,正是在这里,古典文化的集体理想不得不望而却步。

第一哲学的支点 (3)

  • 第206页
    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有智慧的哲学家,诸如黑格尔、马克思、海德格尔等,都在神学的“等待——来临”的框架内写作。每时每刻的存在不能直接显示存在的意义。 哲学家很难抵制概念的诱惑,尤其是那些带有完美性质的概...
  • 第59页
    意识哲学反对传统形而上学,但没有拒绝“未来的”形而上学,事实上,意识哲学就是一种更精致的形而上学。分析哲学才真正彻底反对形而上学,其激烈批评使形而上学的宏达叙事受到深刻的伤害。
  • 第57页
    维特根斯坦目光如炬,有一种近乎残酷的深刻。不过,幸福也许不可教,但幸福的条件却可以讨论,其实,幸福的条件才是幸福的关键所在。(赵拒绝维特根斯坦的神秘倾向,不过这种回答,幸福问题俨然就成了计算题,个...

恐惧与战栗 (3)

  • 第194页
    在成为彻底的不幸者之前,在深刻体验到生活之悲感并感叹“我的生活真的毫无价值”之前,一个人是不会需要基督教的。 只有在他需要基督教的时候,他的生活才能攀登到价值的顶峰。
  • 第155页
    倘若一个心智(精神领域)上的悲剧英雄以受难(即死亡)来将自己的英雄主义推向顶峰,那他临终前最后的发言已经令他成为不朽者,而普通的悲剧英雄只能在死后才得以不朽。 苏格拉底正好可以作为例证。他是一位心智...
  • 第92页
    这样的人(“讲师”、布道者、说教者等)为数众多,他们的日常事务就是辨别崇高,其辨别的根据就是最后的结果。如此对待崇高的方式暴露出某种自大与自怜的混合。自大是由于他们以为自己有资格作出判断,自怜是由...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9 2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