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京对《金蔷薇》的笔记(3)

金蔷薇
  • 书名: 金蔷薇
  • 作者: [俄]康·帕乌斯托夫斯基
  • 页数: 305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3
  • 第22页

    使命感是不可丧失的。无论是冷静思考还是文学经验都替代不了使命感。

    作家真正的使命感中绝不会咋有庸俗的怀疑论者所说的激发创作欲的那类东西,诸如虚假的激情,作家自负地认为自己起着非通常人的作用等。

    普里什文是个具有绝对的作家使命感的人。他一生听从这种作家使命感的支配。然而恰恰是他说了这样一句至理名言:“作家最大的幸福是,不把自己视作特殊的,独来独往的人,而是做一个和一起人一样的人。”

    2018-09-22 10:21:59 回应
  • 第23页

    在孩子看来,每一个大人,不论是提溜着一套发出刨屑味的木工工具的木匠,还是知道草为什么会是绿颜色的学者,都有几分神秘。

    诗意地理解生活,理解我们周围的一切——是我们从童年时代得到的最可贵的礼物。

    要是一个人在成年之后的漫长的冷静的岁月中,没有丢失这件礼物,那么他就是个诗人或者是个作家。说到底,诗人与作家之间的差别是不大的。

    2018-09-22 10:26:10 回应
  • 第26页

    狄德罗说过,艺术就是在平凡中找到不平凡和在不平凡中找到平凡。他说得对。

    2018-09-22 10:27: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