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之谜 (2)

  • 第110页
    斯蒂芬金在写下第一本书之前是个英文老师,柯南道尔是医生,帕特里夏海史密斯写过戏剧剧本,博纳科夫是昆虫学家,卡夫卡是办事员,托马斯品钦给波音公司编写技术手册,莱奥巴埃拉是鞋厂的会计,恰克帕拉尼克在一...
  • 第55页
    一切都进行得不顺利。他已经到村庄四天了。四天来他跟踪、骚扰厨师,参加了一场弥撒,聆听一个男人的爱妻故事,认识一个当木匠的单亲妈妈,一个每次看到他就逃跑的疯子……还欺骗老婆。

平原上的摩西 (3)

  • 第25页
    对于生意上的朋友和对手,他很少在家里提及,我感觉,在他心里,这些人是一样的,他们互相需要,也让彼此疲惫。
  • 第204页
    可是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说,我明白了。其实心里想的是,就那么回事儿,人无论多小心翼翼地活着,也得损坏。
  • 第104页
    虽然我混得也不怎么样,可我不能同意他的说法,我告诉他这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苦难依然在民间流行,但是已经完全不是我们父辈经受的那种。而且我们都太渺小,都不配把整个时代作为对手。我们应该和时代站...

鱼王 (2)

  • 第456页
    劳改营逃犯,他们绕过了一座一座城市和一个个大乡镇,躲开了强盗、偷窃和抢劫。古人还守着条没写下来的西伯利亚规矩:“不问逃犯和流浪汉的来头,只给饭吃。
  • 第65页
    到天色渐渐昏暗下去,森林后面的一角天空像一个抹上了碘酒的烧伤的伤口那样,完全失去了光亮。

二手时间 (1)

  • 第49页
    我,我的儿子,我的母亲。。。我们是生活在不同的国家,虽然都是俄罗斯,虽然是一家人,但我们彼此之间是一种奇怪的关系。奇怪得可怕!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被骗了。。。

生活与命运 (6) 更多

  • 第555页
    真理只有一种。没有两种真理。没有真理,或者伴随着残缺不全的真理、破碎的真理、砍削过的或者修剪过的真理,是很难生活的。部分的真理,不是真理。在这美好的寂静的夜里,让毫无掩饰的完整的真理占据心灵吧。我们要...
  • 第304页
    “我根本不是富农,”巴甫柳科夫说,“也没有做过苦役犯人,不过我对共产党还是很不满意。不能自由地干什么事。种田由不得自己,娶老婆由不得自己。人变得像鹦鹉一样。我从小就想自己开一座商店,为的是在里面什么都...
  • 第278页
    大家都在争论什么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镜子,这镜子对于党和政府提出的问题“世界上谁最可爱、最好、最伟大?”回答说:“你,你,党,政府,国家,最好、最可爱。”
  • 第220页
    历来争论着一个问题:人是不是为星期六活着?答案就在这里面的什么地方。想着靴子,想着被扔掉的小狗,想着偏僻小村子里的房子,痛恨夺取心头所爱的同志,这些思想多么渺小阿。可是,人生的实质就在这里面。 人与人... (1回应)
  • 第188页
    索菲亚 奥西波芙娜甚至感到奇怪:走倒退的路,从人回到肮脏、可怜、失去名字和自由的牲口,只需要几天工夫:而从动物到人的路,却走了几百万年。
  • 第125页
    黎明渐渐近了。夜雾在伏尔加河上飘荡,似乎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有沉没在雾中。忽然跃出一轮红日,好像又迸发出希望。蓝天倒映在水中,阴郁的秋水呼吸起来,太阳也好像在浪花上雀跃。岸坡上夜里落了厚厚的一层白霜,红色...